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38章 刻意挑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38章 刻意挑釁字體大小: A+
     
        無論是白牧野還是林子衿,包括彩衣、司音和單谷這些人,沒一個人想到飛仙星上的另一個王爺——那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郡王。

        存在感的確是有點太低了。

        說起來,帝國分封,還是六大親王更加引人注目一些。

        那些郡王雖然身份地位也都不低,但跟六大親王比起來,差距著實有點大,再加上刻意的低調之下,知道他們的人也就更少了。

        所以聽說眼前那位被眾星捧月般擁簇在中間的年輕人是什么小王爺,大家都有點懵。

        甚至以為這又是哪個齊王的兒子,從外星球跑過來嘚瑟的。

        不過,管他是誰,離遠點就是。

        白牧野對這群皇親國戚一點興趣都沒有。

        身份地位賊高,怕倒是不怕,但一旦沾染,就是一堆麻煩事。

        楚王那件事雖然看似了結,可實際上暗中會有多少皇室子弟恨他,只有天知道。

        林子衿的脾氣依然還是那么火爆,有點想發火,但見白牧野一副不愿惹是生非的模樣,也就忍了下來。

        冷冷看了一眼對面那群人,對白牧野道:“那咱們走吧哥哥。”

        一群人剛走出去幾步,突然再次被人叫住:“站住!”

        這下就連單谷跟彩衣都有些怒了。

        白牧野沒停步,依然朝著繞開這群人的方向走著。

        剎那間,那邊至少有二十幾個弓箭手,彎弓搭箭,對準了他們這邊。

        那聲音也變得憤怒起來:“我叫你們站住,都聾了嗎?”

        林子衿看向白牧野,她想打人了。

        姬彩衣和單谷眼神中也都閃著憤怒的光芒。

        小王爺怎么了?

        太子我們都打過!

        白牧野依然沒停,朝著遠離這些人的方向走去。

        “攔住他們!”

        這時候,那憤怒的聲音大聲道。

        嗖嗖嗖……!

        一連串的箭,直接射在這群人面前不足三米的地方,顯示出了極好的控制能力。

        畢竟隔著一百多米呢,一旦哪個弓箭手手滑,說不定箭就射向人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那邊,說道:“你們還想做什么?”

        嘴上說著,腳下卻是一點都沒停,繼續朝前走去。

        這時候,至少有二十幾個人,從隊伍中脫離出來,眨眼間就來到五人面前,將他們攔在這里。

        “拿下!”其中一個人冷冷喝到。

        這人正是剛剛說話那位。

        “我看誰敢動。”林子衿手中瞬間出現一把門板似的大刀。

        這群人面面相覷,都猶豫著,沒敢上。

        白牧野卻轉頭看向那邊被擁簇的年輕人:“幾個意思?”

        那年輕人卻一臉高傲,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個方向,一點回答白牧野的意思都沒有。

        仿佛跟白牧野說句話都會跌了他身價一樣。

        賊高傲。

        剛剛說話那人則冷冷道:“沖撞了小王爺,就想這樣一走了之?想的倒是美!”

        說著就準備繼續下令,讓身邊人將白牧野這群人給拿下。

        白牧野有點煩了:“子衿,把他抓過來。”

        “大……”這人剛剛說出一個字,就感覺眼前一黑,下一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狠狠扔在地上,摔得他差點背過氣去,剛要爬起來,卻被人一只腳直接踩在身上,動彈不得。

        那把門板一般的大刀,就橫在他的脖子上。

        那些人想要沖上來,卻有些投鼠忌器。

        這時候,那邊更多人往這里涌來。

        百多米距離,著實不算什么,一眨眼功夫,一大群人,倒是把這五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那年輕人終于冷眼看著白牧野道:“放開我的人。”

        “還不趕緊放了我?你們想要造反嗎?”那人雖然被林子衿踩著,但依然色厲內荏的大聲叫嚷著。

        他不信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這五個人敢把他怎樣。

        白牧野來到這人面前,居高臨下,看著這人。

        “小東……”這人剛想破口大罵,猛然間感覺到自己的臉就像是被一座大山給撞過似的,頓時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白牧野雖然在靈戰士方面幾乎沒有任何建樹,可好歹也是一個四級靈戰士。

        這毫不留情的一腳,狠狠踹在這人臉上,頓時將這人一張臉踹成染坊。

        “你大膽!”那邊年輕人終于急了,也不高傲了,怒視著白牧野,厲聲喝道:“還不快放了我的人!”

        白牧野轉頭沖著那年輕人笑笑,那年輕人在這一瞬間,竟不敢跟白牧野眼神對視,不自然的別過臉去。

        “你應該是認出了我們的身份。”白牧野看著這年輕人,淡淡說道:“我跟你無冤無仇,你確定要替別人強出頭?”

        年輕人有些心虛的看著白牧野:“我不懂你什么意思。”

        “我不管你懂不懂,看年紀你比我還大點,長點心吧,別強出頭,你確定你爹比楚王還難搞?”白牧野表情平靜的說道。

        “你敢這樣威脅我?”年輕人臉色終于有些變了。

        “嗯。”白牧野點點頭,直接承認了。

        “你……”年輕人眼中露出憤怒。

        “既然早就認出我們身份,還要讓手下人強行上來找麻煩,你這小心思挺多的呀?”白牧野打斷他,“年輕氣盛沒什么,平白無故給自家招禍就是腦子有病了。人家都說豪門子弟多紈绔,我不這么看,你們從小受的教育,應該不是這樣的。之所以這么干,要么被人蒙蔽了,要么就是腦子一熱,太把自己當回事,也太不把別人當回事。”

        說著,白牧野往前走了幾步,年輕人有些色厲內荏的道:“你要做什么?”

        唰唰唰!

        年輕人身邊的幾個人瞬間全都把武器抽出來。

        白牧野卻面不改色的來到這年輕人面前,伸出手拍了拍他肩膀。

        “好好當你的小王爺,腦子里少去想那些與你無關的。殿下即將登基,你們這些皇族子弟,最好都安分一點。不然,我不介意替我那太子兄弟當一次刀,好好收拾收拾你們。”

        白牧野說著,一雙眼中露出厭惡之色:“知道嗎,我最煩你們這群人!”

        年輕人身邊一群人全都看傻了眼。

        囂張!

        太囂張了!

        他到底知不知道眼前這年輕人到底什么身份?

        郡王世子!

        而且是擁有封地的郡王世子!

        以后是有土地有兵權的小王爺!

        你一個區區百花城出來的少年,仗著自己有幾分實力,仗著跟太子做了幾天隊友,憑什么敢這么狂妄?

        年輕人身邊的這群護衛一個個全都氣得臉色漲紅,只要主子一聲令下,他們就敢沖上來狠狠教訓白牧野這群人一頓。

        讓這些人知道,在這地方,誰才說了算。

        可這位郡王世子,卻像是有些被嚇呆了似的,面對這個相貌超級帥,但卻無比強勢霸道的年輕人,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走了。”白牧野看了一眼依然踩著那人的林子衿。

        林子衿這才把腳松開,那人被白牧野這一腳差點把臉給踹爛,當真是一點都沒腳下留情。

        從地上連滾帶爬跑到一旁,膽子都快要被嚇破了。

        眼看著白牧野一群人已經走出幾十米,那年輕人身邊一個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咬牙道:“世子,咱們就這樣眼睜睜看著他們五個人羞辱了我們一百多個?”

        那年輕人像是終于回過魂來,看著這位大宗師道:“那你……意思是?”

        “他們估計已經將這里徹底拓荒出來了……”一旁另一個人低聲道。

        年輕人想了想,還是搖搖頭,眼神中露出一絲恐懼:“還是……算了吧,他說得對,咱們畢竟無冤無仇的……”

        唉!

        這位郡王世子身邊一群人全都忍不住在心中嘆息。

        他們這位世子小王爺……太慫了呦!

        但這年輕人心中卻暗自想道:果然跟傳說中一樣,特別囂張!這種人,應該非常好設計才是,也就楚王愚笨,才會被這種人給坑了!

        一直到走遠,那位不知來路的小王爺依然沒讓人追上來。

        姬彩衣有些奇怪的道:“小白,他們真的就只是為了過來讓我們羞辱一番?”

        “那不然呢?”單谷在一旁道:“分明是發現形勢不對認慫……”

        司音道:“他們認識咱們。”

        “嗯?”

        眾人都是一愣,看向司音。

        司音輕聲道:“他們遠遠就把我們認出來了,他們甚至連大青都沒看一眼,就是沖我們來的。”

        “行啊司小音,越來越優秀了呢!”彩衣迅速出手,憑借八九玄功之威,偷襲得手,成功摸了下司音的腦袋。

        司音忍不住皺了皺鼻子,無奈的看了一眼彩衣。

        林子衿在一旁點點頭:“大概是來試探的吧。”

        “小白,你覺得呢?”彩衣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點點頭道:“嗯,是來試探的,別看那位小王爺表現得好像很怕咱們,可實際上,他的精神波動始終非常穩定,也就是說,在內心深處,他并沒有多少恐懼。”

        “呵呵,這群人還真是不肯安生,不過也挺好的。”林子衿冷冷道:“沒有他們這樣上躥下跳,小顧那邊想要集權,怕是也不容易呢!”

        隨后,眾人出了這處次元空間。

        司音身邊帶著的大青狼嚇了那些城衛軍一跳,不過在白牧野親自出面擔保肯定沒問題之后,也就揮手放行了。

        實際上從次元空間往外帶這種活物,正常情況下是絕對不允許的。

        不過面對符龍戰隊這群國民偶像,面對這種不算多嚴重的事兒,這群城衛軍也就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白牧野順便問了一嘴那年輕人的身份。

        “你們相遇了?”城衛軍首領問了一句,然后道:“那是咱們飛仙星如今僅存的一位王爺,飛仙郡王唯一的兒子……”

        說著他嘆息一聲:“唉,帶著一大群人,非要進去做什么拓荒者,你說這不胡鬧嗎?就他們那群人,真遇到危險情況,給人送菜都嫌弱!不管了,反正這都是他們自己的事情了。”

        白牧野笑笑,心說那群人雖然不怎么樣,但還真不是送菜的,隊伍中光是大宗師境界的高手就有七八個。

        這也足以說明那年輕人剛剛并沒有想要動手。

        畢竟,外面是不了解符龍戰隊究竟有多強的。

        身邊七八個大宗師,在任何人眼中,用來對付符龍戰隊,怕是都綽綽有余。

        一群人很快回了飛大,將帶回來的各種資料第一時間交上去。

        負責這一塊的老師大致看了一眼之后,又問了幾個問題——

        “確定整個次元空間都沒有遺漏?”

        “確定。”

        “確定你們做出來的生物圖譜,包含了那處次元空間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生物?”

        “基本確定。”

        畢竟還有很多微小的生物,肉眼都很難看見那種,誰也不敢說自己的生物圖譜上包含百分之百的生物。

        這名飛大老師隨后欣喜若狂的將消息報給上面的領導,上面領導一番了解之后,又欣喜若狂的報給更高層……

        很快的,一份由飛大學生拓荒出的完整次元空間資料,便被遞交上去。

        完整的地形圖,接近完美的生物圖譜和分布……甚至包括一些地方的小氣候,都被完美的呈現出來。

        這種拓荒,已經可以被稱之為是完美的拓荒了。

        一旦經過核驗,一切真實的話,飛大至少可以積到十分!

        如今的飛大,距離前五十的名校差距,也不過就是三四十分的樣子。

        也就是說,如果飛大這邊,再完成幾次這種任務,再加上一些其他可以獲取幾分的渠道得個幾分,到明年的時候,十有八九,會重新回到前五十名的陣營當中!

        這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難怪當時那么多校領導說什么也要把白牧野這群人給挖過來,有他們的加入,飛大這所偏遠星系的名校終于再次回到了祖龍帝國人們的視野當中。

        再加上于秀秀他們那群大二學生在聯賽上的優異表現,飛大在接下來這幾年當中,甚至可能會有更加亮眼的表現。

        此時。

        網絡上。

        不知從什么地方,竟再次冒出針對白牧野針對整個符龍的負面言論。

        “誰知道他們之前究竟是怎么成為帝國聯賽冠軍的?”

        “呵呵,聽說特別高明的易容師,可以制作出以假亂真的人皮面具,說不定符龍戰隊那群人全都是假的!”

        “我看他們就是找人代打的,不然為什么上了大學之后就不敢參加大學生聯賽了?”

        看著網絡上的這些評論,白牧野跟林子衿一群人全都有種特別無語的感覺。

        心說這都哪跟哪?

        完全不挨著好嗎?

        哪怕是林子衿,也沒去理會網上那些聲音,他們此刻,正準備出發。

        前往帝星,準備參加太子李英的登基加冕儀式。

        這幾天,白牧野那棟如同莊園的新居里,多少有些亂。

        因為司音不是很方便將大青帶回自己的住處,便讓它暫時住在白牧野這里。

        結果鵝哥不高興了。

        第一天一見到——

        “天吶!姓白的你個沒良心的貨,你竟然從外面帶了狗子回來!”

        “這特么是狼!”

        “是狼還是狗很重要嗎?重要的是,你竟然變心了!以前你把人家帶回來的時候叫人家小鵝鵝,還給人家做牛排,結果轉頭你就找了新歡……”

        “丫頭,我鍋呢?去把最大那口鍋拿出來,燒水!”

        “你個死沒良心的!”

        大鵝沒能從白牧野這里占到便宜,就把怒火撒到了大青身上。

        大青智慧不差,知道自己是寄人籬下,所以一開始對鵝哥的挑釁,還是很克制的。

        可直到鵝哥扭動著它那肥碩的大屁股試圖把吐沫星子都噴到它臉上那一刻,大青徹底怒了。

        它一只爪,就把鵝哥給按在那,呲著牙,那尖銳鋒利的獠牙甚至閃爍著冰冷的光!

        尼古拉斯·高貴·鵝差點被嚇個半死,當場認慫。

        可轉頭站起身來就施展出了鵝族最牛逼的招數——擰!

        這一招對大鵝來說,簡直就是專精技能,這一招對其他種族來說,簡直是神技。

        大青狼猝不及防之下,也被擰了。

        隨后打成一團。

        大青狼知道大鵝的地位,也不敢太過分,但揍大鵝一頓總是沒問題的吧?

        大鵝雖然打不過,但每每都能擰到大青狼。

        然后兩個家伙就開始了每天鵝飛狗跳的日子。

        把個原本清凈的莊園給弄得烏煙瘴氣。

        小白不由懷念起那只蚊子王來,還是大蚊子好,境界高,蚊狠話不多。

        這次飛仙星受邀出席典禮的人不少,除了那位飛仙郡王之外,還有一級主城城主,還有飛大里面的很多高層,一些諸如老宋和方晴這種身份地位的教授。

        除此之外,還有符龍戰隊的五個人。

        在外界眼中,符龍戰隊能夠收到邀請,純粹是得益于之前太子化名顧英俊在符龍戰隊的那段時間。

        真正理解他們關系的人其實沒幾個。

        那位飛仙郡王,并不在那少數幾人當中。

        此刻,他的郡王座駕——一艘巨大而又奢華的星艦,正無聲無息在飛仙星系中航行著。

        要找一個最舒適的區域進行空間跳躍。

        他的兒子,那位之前跟白牧野等人發生過一點不愉快的郡王世子陪在身邊。

        “這么說,那白牧野其實是一個狂妄自大的人?之前就聽不少人提過他,對他評價不高,”飛仙郡王捻起一粒葡萄,放在嘴里嚼了嚼,然后連皮帶籽吐在一旁漂亮侍女伸出的白生生手上,淡淡說道,“若是真這樣,那我們這次的成功率,又大了很多。”

        “其實白牧野和符龍戰隊那群人,孩兒真沒怎么擔心,孩兒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那位。”

        當日將一個膽小怕事的紈绔子弟演繹得入木三分的飛仙郡王府世子,此刻看上去卻是一臉冷靜,身上又哪有半點浮躁之氣?

        “那位?”飛仙郡王呵呵一笑,“別把那位給神化了,那位也是人,不是神。不然他當年不會輸掉那個位置,后來也不會挖個坑把他自己給埋了,怕是他做夢都想不到,有朝一日,他會被封為攝政王,呵呵……所以,他也不過是身邊有一群人幫襯,然后這么多年下來,被很多人給神化了,覺得不可戰勝。其實……”

        飛仙郡王又吐了一個葡萄皮,身子靠在座椅上:“這一次帝星之行,十有八九……就能見證他的死亡!以及……”

        以及什么,這位飛仙郡王沒有說,但他身邊那年輕人,平靜的臉上,卻忍不住露出一抹淡淡的潮紅。

        那個以及,才是他心中最大的訴求啊!

        至于白牧野他們那群人?

        當日不過是偶然碰見,試探一下深淺,準備在太子登基的儀式上,順便除掉給楚王報仇的一些小人物罷了。

        跟那個“以及”比起來,他們,真算不得什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
    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小小逃妃震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