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37章 小王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37章 小王爺?字體大小: A+
     
        從前那些,都是符篆術,而如今,寶典上面記載的,卻成了符道。

        從術升級為道。

        小白默默感知了一下,發現以他現在的能力,理解起來尚有困難,想要實際操作,根本不可能。

        術還好說,根據自身的修為,只要學會了,便可以制作,可以操控,可以施展。

        最終爆發出那種強大的威力。

        但道……太高深了!

        符之道,已經接近對這世間本源的認知。

        再聰明的人,沒有達到一定境界之前,根本就理解不了什么是道。

        知道,跟懂,永遠不是一回事。

        比如說火。

        在火系的符篆術中,可以通過各種各樣的排列方式,將火屬性的能量封印在符紙之上。

        激活之后,一張符上面也就只有一種符篆術。

        永遠不可能從火球變成一條火龍。

        但符道卻可以。

        千般變化,萬種神通,隨心所欲也。

        小白默默在心里面計算了一下,按照他現在的修為,恐怕就算到了神級,都沒辦法真正使用寶典上的這些符道。

        唯有成帝。

        唯有真正成道,才可以使用。

        看來這老道,還真是一條超級大粗腿。

        就是這相遇的時間,有點不大對呀……現在遇到,太早了!

        雙方差距怕是太大,以至于關于修行,小白竟然沒什么可問的!

        而下次見到,卻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再一看上官驍龍的精神體,早已經被磨滅掉。

        堂堂準帝,居然沒能在寶典上面留下什么頂級的功法?

        或許有,之前沒注意,然后被老道當成垃圾給抹掉了?

        倒霉的紫光神子還在,但也已經陷入了沉睡當中。

        白牧野想了想,沒有去驚動他,將符篆師寶典收起。

        然后繼續自己的拓荒之旅。

        這個空間,至少從表面上看,的確就是神族留下來的。

        至于這些傳承之地,其他人是否還能進入,小白也不知道,估計要看機緣了。

        數日后,白牧野已將他負責的方向基本標記完畢。

        積攢了很多資源,各種材料也收集到不少。

        雖然欣喜,但不是特別在意。

        在接連掃蕩了天湖圣地和上官家的寶庫之后,小白和他的隊友們全都富得流油。

        這些資源至少可以支撐他們進入神級巔峰。

        隨后小白朝著眾人早約定好的地方趕去。

        途中并沒有再遇到其他拓荒者。

        這次元空間的等級很高,也當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這里如魚得水的。

        又過了兩天,白牧野終于看見了林子衿。

        一見面,林子衿便迫不及待的撲過來,興致勃勃的跟小白說起自己這些天的神奇經歷。

        “哥哥哥哥,我給你帶了好多鳥!我們可以……呀,哥哥你鳥沒了……怎么回事?之前明明還在的。”

        白牧野一臉惆悵的看著林子衿,無力吐槽。

        “哎哥哥你怎么看上去不是很興奮?難道你什么都沒有遇到?這不應該啊?我才三分……都有這種奇遇,哥哥不可能什么都沒遇到吧?”

        “沒有啊,很為你高興啊,鳳凰一族的傳承呢,說不定我家丫頭,就是鳳凰轉世呢!”白牧野笑呵呵的道。

        “咦?你怎么知道?哥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什么了?”林子衿皺著眉頭,有些不滿的看著白牧野,往前頑皮的一跳,緊了緊身上萬禽羽衣化成的風衣,“你一定是我跟你說之前就知道了!”

        “是呀,知道了又能怎樣?”

        “呀,哥哥你挑釁,不服打一架呀?”

        “打就打!”

        十分鐘后。

        “哥哥你賴皮,憑什么火力全開用控制符?”

        林子衿一臉你快來哄哄我的小郁悶。

        沒想到施展出鳳舞九天,又有萬禽羽衣護體的情況下,依然不是哥哥對手。

        白牧野聳聳肩,揉了揉林子衿腦袋,笑著轉移了話題:“的確是看見了,不但看見你的,還看見了彩衣、單谷和司音的……”

        “哇,他們也都得到新的傳承了?太好了,快跟我說說!”林子衿一臉興奮。

        “彩衣是八九玄功……”

        林子衿頓時愣住,喃喃道:“那不是神話中的道門第一神功嗎?”

        白牧野點點頭。

        “可以萬般變化的?”林子衿眼睛漸漸瞪大。

        “好像是。”白牧野道。

        “天吶……這看起來,比我的厲害多了呀!”林子衿覺得自己有點羨慕了。

        “哈哈,各人有各人的緣法。”白牧野說道。

        “說的也是,我覺得鳳凰傳承就很適合我。”林子衿又開心起來,“那單谷和司音的呢?”

        “單谷是后羿射術,司音是共工氏傳承。”白牧野道。

        林子衿想了想,有些不可思議的道:“這豈不是說,每一種傳承,都是根據他們各自的屬性來的?”

        白牧野再次點頭。

        “還真是……神奇!”林子衿一臉驚嘆,隨后看向白牧野,“那哥哥你呢?你是怎么看到這些的?你又獲得了什么傳承?”

        “我遇到了一個老道,可賊了……”白牧野一臉郁悶的講起來。

        “啊?就這?”林子衿聽了之后,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誰能想到,在這種空間,居然會遇到一個活生生的上古大能。

        或許說上古都有點近了,那老道恐怕來自遠古,甚至是太古。

        “是啊,就這。”白牧野道。

        “感覺似乎有點……虧呀!”林子衿有些替哥哥不開心。

        “傻丫頭,那是道啊!”白牧野笑著道。

        這時候,單谷從遠方趕來,遠遠的看見白牧野跟林子衿,便忍不住大呼小叫起來:“哈哈,你們兩個都到了啊?白哥,我這次可是賺大發了,哈哈哈,你都想不到我遇見了什么。真的,絕對是神話照進現實,太不可思議了,我到現在都有種自己是在做夢的感覺……”

        單谷從遠處就開始巴拉巴拉的說,一直到兩人跟前,將自己這些天的神奇經歷幾乎說了個遍。

        然后發現兩人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單谷撓撓自己的一頭寸發,略尷尬:“咋的了?你們沒有收獲嗎?”

        “不,而是在你說之前,我就已經都知道了。”林子衿微笑著打擊道。

        “都知道了?知道什么?”單谷一臉莫名其妙。

        這種裝逼沒裝成的感覺很憋屈。

        “知道你獲得了什么傳承啊,知道你看后羿射日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林子衿笑吟吟的。

        單谷:“……”

        他有點自閉。

        隨后彩衣跟司音也先后從遠方趕過來。

        兩人的臉上,也都帶著跟單谷差不多的興奮之色。

        不過沒像單谷那樣,遠遠的就開始炫耀。

        沒炫耀是對的。

        因為一見面,林子衿便對彩衣笑嘻嘻的道:“來,彩衣,給我變個哥哥的樣子看看!”

        彩衣:“……”

        心說什么鬼?

        你怎么知道我會變化之術?

        林子衿催促:“快點嘛!”

        單谷很吃驚:“彩衣會變?”

        司音有些茫然,問道:“變什么?”

        彩衣說道:“我現在境界太低了,施展一次,消耗巨大,而且只能持續幾秒鐘。”

        單谷:!!!

        他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彩衣:“真會變?開玩笑吧?”

        嘭!

        彩衣消失在原地,一個一模一樣的小白出現在眾人面前。

        單谷當場就呆住了。

        就連子衿也忍不住愣住。

        她雖然聽白牧野說了八九玄功種種玄妙之處,可終究是沒親眼見過的。

        如今看見一個一模一樣的哥哥就站在那,整個人的表情看上去特別可愛。

        彩衣往前走了幾步,來到林子衿面前,伸出一根手指,挑在林子衿下巴上:“小妞,什么時候給大爺侍寢?”

        林子衿:“……”

        這句話剛說完,彩衣就變了回來,然后虛弱得差點把自己摔個跟頭。

        林子衿哈哈大笑道:“侍你個大頭鬼!不過彩衣,你這本事真的絕了啊!以后我們豈不是想冒充誰就冒充誰?你剛剛變成哥哥樣子我差點都沒分辨出來!”

        白牧野站在一旁,心中也充滿震撼。

        別說子衿了,就算是他自己,看著一個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面前,整個人都是有些發懵的。

        有種照鏡子的感覺。

        單谷和司音就更不用說了,兩人都有點被嚇住了。

        “這玩意兒是邪術吧?”單谷喃喃道。

        “邪你妹!這是正宗是道門神功!”彩衣瞪他一眼。

        “哇,好厲害!”司音道。

        “你們兩個,你們兩個得到什么傳承了?快點展示展示……”彩衣看著單谷和司音,然后又看向小白跟子衿,“還有你倆……”

        一群人在這里十分歡快的掩飾著。

        林子衿那一雙鳳凰羽翼著實太過驚艷,就連得到八九玄功的彩衣都羨慕不已。

        而鳳舞九天的傳承,更是讓人感到震撼。

        子衿也坦言,目前她這種狀態,別說鳳舞九天,就連鳳舞一重天她都無法全部施展出來。

        估計到神級,差不多能施展鳳舞一重天。

        說到最后,大家發現似乎小白這次得到的收獲是最少的。

        即便是得到了“符道”這種神奇的傳承,可終究不是眼前能用得上的。

        眼前用不上的,就是無用的。

        單谷還好心安慰道:“白哥,你也不用傷心,你看,之前天湖圣地閉關,你一口氣就是四十天,還有啊,你這精神力已經高的離譜了,還不到二十歲,就已經是大宗師了,你這要再繼續這樣突破下去,還叫不叫別人活了?”

        彩衣有些無語的看了一眼單谷:“行了,你就別安慰小白了,咱們這群人當中,也只有他才能走得最遠,帝級也不是他的終點。”

        單谷道:“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

        眾人說說笑笑,準備從這里離開。

        如今整個次元空間基本上都已經探明,大家綜合一下資料,在高級智能的合成之下,一張大地圖,連同生物圖譜和分布,很快就被做出來。

        “有了這個,我們應該能為學校賺取到不少的積分,不過現在我倒是有個問題,”白牧野看著幾人,“這傳承之地,我們報不報?”

        “不報啊!當然不報!”林子衿看著他道,“哥哥你這么想,我們一旦把這個報上去,若是核實,積分獎勵肯定會更多,甚至可能拿到特殊獎勵。但那些獎勵,我們并不在意,至于積分……我們可以繼續探索次元空間幫助學校賺取。用這些來換取我們得到傳承的曝光,我覺得得不償失。”

        彩衣也在一旁說道:“不錯,我也這樣認為,曝光之后,我們就一定是要解釋自己到底接受了什么傳承的。萬一別人得不到,到時候……”

        單谷道:“不報!”

        司音:“我聽大家的!”

        白牧野點點頭:“我也不想上報,只是征求一下你們的意見。這件事上報弊大于利。那我們就這么決定了。”

        “好的!”眾人異口同聲。

        將來如果真有其他人在這里面得到機緣,然后傳揚出去,那也只能說人家運氣好。

        他們這些人,如今身上光環都已經太過耀眼,低調點有好處。

        回去的路上,彩衣看著依然興奮得隨時展示后羿射術的單谷,忍不住潑了一盆冷水過去。

        “單谷,你真覺得咱們能得到這些傳承,只是咱們運氣好嗎?”

        單谷笑呵呵地道:“難道不是?”

        “當然不是!”彩衣一臉肯定。

        “那你說是因為什么?”單谷一臉奇怪的看著彩衣。

        “因為小白。”彩衣道:“你覺得小白得到的傳承是最差的,可實際上,那份傳承才是真正最頂級的!看著現在沒什么用,但卻決定了他未來的高度。”

        “呃,這個我懂,但你剛剛明明是在說……”單谷雖然承認白牧野厲害,也認可他在團隊中的領袖地位。

        可如果非要說每一件事都是跟小白有關,每一次機遇都是小白帶來的,他多少也是有些不服氣的。

        就不能是我自己運氣好嗎?

        彩衣看著單谷一臉不服氣的樣子,似乎想說點什么,可最終卻發現,這件事,好像沒什么可解釋的。

        這時候,司音在一旁說道:“是因為每次跟小白哥出來,我們都有很大的收獲,而換成我們自己的話,并沒有。”

        單谷撓撓頭:“是這樣子嗎?”

        想了想,才道:“別說,好像還真是!”

        彩衣這才笑起來,她倒不是想要強迫單谷認同這種觀點,只是希望單谷不要太膨脹。

        這人啊,一旦膨脹起來收不回去,那就只能越脹越大,到最后砰的一下爆掉。

        單谷最近就是有點太順了!

        感情如意——

        跟歐陽星琪已經開始學會撒狗糧了。

        學業如意——

        不但學習成績依舊好,在飛大校園里也是一號響當當的風云人物。

        修為如意——

        年紀輕輕,踏入宗師領域,如今又獲得了后羿射術這種神話中才有的傳承。

        幾乎是個人就能看出來,單谷的前途跟未來,已是不可限量!

        雖然單谷心里面清楚他有今天都是小白帶來的,但彩衣就怕升米恩斗米仇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伙伴當中。

        還好,單谷只是有點膨脹,稍加提醒他自己很快就回過神了,應該不至于發生那些她不愿看見的事情。

        眾人在路上,司音忽然說道:“對了,我有一個新認識的伙伴,可以把它帶回到飛大嗎?”

        “新伙伴?”

        大家都是一愣,看著司音:“誰啊?”

        這時候,司音突然召喚了一聲:“大青,大青……”

        姬彩衣、單谷、林子衿和白牧野四個人面面相覷。

        大青是誰?

        單谷:“這名字有點像條狗!”

        司音:“才不是!”

        就在這時,遙遠山林深處,驟然間傳來一聲高亢的狼嚎。

        單谷瞬間彎弓搭箭。

        這種反應速度,也的確比之過去要快很多。

        “不要……”司音迅速阻止。

        看著同樣一臉戒備的幾人,低著頭,像個犯了錯的孩子:“它就是大青啊!”

        一道青色影子,像是一道閃電,以極高的速度奔跑在山林之間,遇到一些深淵,輕輕一躍,無比輕松的便跳躍過去。

        “這是一頭狼?”

        單谷滿臉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看那頭沖過來的大青狼,再看看超級萌的司音,有點搞不清楚這究竟是什么情況。

        “我把它們都打敗了,然后它就跟著我了。”司音低聲道:“我想帶它出去。”

        這時候,大青狼已經沖到眾人面前,在司音面前停住。

        一雙冷厲的眼睛,帶著幾分防備和審視,打量著其他幾人。

        “大青不要怕,他們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呢!”司音走過去,伸出小手,在大青狼的腦袋上拍了拍。

        又揉了揉揉。

        然后摸了一下。

        兩下。

        三下。

        眾人:“……”

        林子衿笑道:“我有點明白為什么司音要帶著它了。”

        彩衣笑著點頭:“我也明白了!”

        司音:“哼。”

        白牧野想了想,道:“帶著吧,反正身邊帶著強大猛獸的人也不是沒有,只是平日里稍微低調一點就好,不然容易嚇到人。”

        這不是容易嚇到人,這是能把人給嚇死!

        一頭大宗師境界的猛獸,一旦大開殺戒,在一些小城甚至可以屠城了!

        只不過在這幾個人看來,這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就像鵝哥一樣,不照樣成為飛大的明星鵝么?

        大青狼雖然看著嚇人了點,但也有很多手段可以讓它變成一只網紅狼。

        只要去掉它身上令人恐怖的標簽,會有很多人覺得它很萌的。

        前提是,這家伙別突然發狂。

        “不會的,大青是一頭有智慧的狼!”面對大家的擔憂,司音認真的解釋,“大青你說是不是啊?”

        被司音撫摸著腦袋,大青狼眼神漸漸柔和下來,沖著眾人輕輕點點頭。

        這下大家都看出來,這頭大青狼,的確擁有著很高的智慧。

        眾人繼續上路,就在他們快要接近這次元空間入口的時候,前方突然冒出來一群人。

        這群人的數量有點多,足有上百人!

        以至于遠遠的就被單谷給發現。

        “咱們要不要繞開那些人?”單谷問了一句。

        “沒必要,大家沒交集。”彩衣說了一句。

        白牧野想了想,如果繞開那些人,怕是要繞很遠的路。

        他們這一趟進來的時間也不短了,估計出去之后,就要立馬啟程,去參加李英的登基典禮。

        “直接過去吧。”白牧野說道。

        又過了一會,對方那群人顯然也看見了白牧野他們,一百多人,直接朝著他們這邊靠攏過來。

        同時對方也發現了跟在白牧野這群人身邊的那只大青狼,不少人眼中都露出忌憚之色。

        這種大家伙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他們這些天也遇到了不少次元空間里面的猛獸,雖然仗著人多沒出什么大事,但卻也吃了一點小虧,折損了幾個人。

        這一百多人隱隱的將一個人擁簇在中間,多少帶著點眾星捧月的架勢。

        這種陣型,在資深的拓荒者眼中,其實是很傻逼的。

        野外什么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像這樣一群人護著一個,陣型又松松垮垮亂七八糟,一旦遭遇猛烈攻擊,肯定瞬間潰敗。

        所以這種陣勢,一看就是哪個豪門子弟吃飽了撐的,想要過過冒險的癮。

        “站住!”

        就在雙方距離還有一百多米的時候,對方人群中有人高聲道:“說你們呢,還不趕緊站住!”

        單谷翻了個白眼,這哪來的白癡?

        姬彩衣也是面無表情。

        白牧野先把腳步停下。

        姬彩衣跟單谷看了一眼白牧野。

        這時候,對方那邊再次傳來剛剛那人的聲音:“小王爺出行,無關人等速速退避!”

        小王爺?

        林子衿跟白牧野相互對視一眼,眼神中都帶著幾分奇怪之色。

        楚王不是已經廢掉了嗎?

        飛仙星上,還有哪個小王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
    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覆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