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36章 符師道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36章 符師道祖字體大小: A+
     
        “真是的,我還以為是無休無止的訓練,弄半天是給傳承,那早點給不就好了嗎?弄那么多人來打我算什么?考驗嗎?好累呀!累死我了!”司·單谷·音躺在地上,蘑菇頭下一張精致的小臉寫滿了生無可戀。

        她剛剛得到了一份只能出現在神話中的傳承。

        名為共工氏。

        作為一個學霸,司音對遠古神話自然也是有所了解的。

        共工怒撞不周山。

        這神話她當然知道。

        可問題是,她從沒想過,有朝一日,這個神話故事,會照進她的現實生活當中。

        她竟然還獲得了這份明明共工氏的傳承。

        其實就像單谷沒能想到他會獲得名為后羿射日的箭術傳承是一樣的。

        這群人都對自己的收獲充滿了疑惑跟不解。

        想想都覺得特別離奇。

        這不是個次元空間嗎?

        他們來到這里的目的,不是為了拓荒給學校賺取一點積分嗎?

        如果進來的時候有人跟他們說會獲得這樣的傳承,包括小白在內,沒有人會相信的。

        即便是氣運之子……即便是氣運本運,恐怕也都不敢往這上去想。

        這完全就是不敢相信的一件事。

        但它偏偏就這樣發生了。

        而且發生得毫無征兆。

        姬彩衣獲得了八九玄功,單谷獲得了后羿射術,司音獲得了共工氏傳承,林子衿獲得了鳳凰傳承……神話照進了現實。

        那小白呢?

        他這會兒在干嘛?

        他在跟老道士下棋。

        跟其他人一樣,他也是莫名其妙闖進這個神秘空間的。

        一株老松樹下,一個石刻的棋盤,棋盤是一盤沒有下完的棋。

        嗯,是個殘局。

        他本來沒想坐在那里下棋的。

        萬一這一局下完外面過了幾十上百年,那他豈不是虧死了?

        畢竟他馬上就二十歲了,林哥再有兩年,也十八了。

        雙宿雙飛不好嗎?為什么非要讓子衿等他幾十年?

        可沒想到的是,當他出現在這的一瞬間,那邊的石凳上面就出現了一個穿著破舊道袍的老頭。

        看見他,還沖他呲牙一笑:“來,小子,陪我下棋。”

        “我不!”白牧野毫不猶豫就給拒絕了。

        現在的套路都這么深了嗎?

        我不主動坐在那,居然就有人冒出來勾引我?

        我才不會上當!

        老道看他一眼,然后笑瞇瞇的一揮手,空氣中頓時出現四幅畫面。

        畫面一。

        姬彩衣正在跟那條藍色小蛇戰斗。

        義無反顧的跳進那條清澈無比的奔騰大河,像是一條魚一樣拼命往前游。

        那條藍色小蛇瞬間冰封大河,恐怖的冰封瘋狂追趕著彩衣。

        接下來,就是彩衣不斷往下游,直到沖進那可怕的瀑布當中……

        畫面二。

        林子衿不斷的擊殺著各種各樣的兇悍鳥類。

        看著她被那些鳥抓傷,白牧野心疼不已,眉頭都皺起來。

        畫面三。

        是一道身影站在山巒之上,張弓射日……

        畫面四。

        司音被一群龐然大物給圍住,她身子高高躍起,輪著手中的大錘,瘋狂擊打著那些巨大的人形生靈。

        小白同學有點懵。

        看著老道:“這里不是什么次元空間?”

        老道笑呵呵一指棋盤:“過來陪我下棋!贏了我就告訴你!”

        “你這盤棋,該不會一下就是一百年吧?”白牧野嘴角抽了抽,看著老道。

        “哈哈,你這小子,好沒耐心,一百年很長嗎?”老道笑呵呵看著他。

        “當然很長,我今年才十九好吧?我還要在年底趕回去參加兄弟登基加冕儀式呢!”白牧野撇著嘴說道。

        “才十九么?”老道呵呵一笑,微微搖搖頭,“放心吧,這盤棋,不會很久,這又不是什么神仙局……不過是老頭無聊,找你這小子下盤棋。”

        “你要騙我,我可是會翻臉的。”白牧野小心翼翼坐下,然后不時的看著那四幅畫面中的進度。

        發現似乎也沒什么問題,這才放下心來。

        然后,他看了看棋盤上的形勢,問道:“我是執白還是執黑?”

        “隨意。”老道士點點頭,淡淡說道。

        “哦,那我就隨意了。”小白說著,從一旁拿起一枚白子,隨意下在棋盤上。

        老道嘴角抽了抽,持著黑子的手都忍不住輕輕哆嗦一下,抬起頭,看著白牧野:“你不會?”

        小白一臉坦然的點點頭,理直氣壯地道:“當然!”

        老道:“……”

        你不會你坐下來干什么?

        小白一雙眼特別純凈的看著老道,眼神特坦然——不是您叫我陪您下棋的?

        老道士的眼神也非常無語——可是你不會啊!

        小白:但您也沒問啊!

        老道:!!!

        他想了想,把手中黑子扔了回去,然后并沒有如同小白預料中那樣,不下棋了,大家開心的聊天,而是從身上不知什么地方摸出一本棋譜,扔給小白:“看,看會了再陪我下。”

        小白:!!!

        不帶這樣的啊大佬!

        我還要找我那群同伴們啊!

        你看彩衣她……好吧,她現在不危險了,居然獲得了八九玄功?

        這可是了不得,好像學會了就擁有七十二般變化吧?

        到了九轉之上,更是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不過這玩意兒真的存在于世上?

        有點了不起!

        彩衣沒危險,我得找我家丫頭啊!

        呃……

        我家丫頭好像也沒什么危險,那些鳥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單谷呢?

        嘖嘖……他還在看著山巒那人射日。

        話說,那是后羿?

        司音呢?

        呃,她還在打地鼠。

        好吧好吧。

        真是個難纏的老頭。

        小白拿起那本棋譜,一目十行的看著。

        從頭翻到尾,感覺自己好像會了。

        他收起之前胡亂下的那枚白子,擼起袖子:“來吧,我現在已經很厲害了!”

        老道:我怎么覺得我拉這小子下棋是個錯誤?

        啪!

        白牧野將白子重新落在一個位置上。

        老道眼中頓時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他剛剛扔給白牧野一本棋譜,實際上也不過是一個玩笑罷了。

        萬古滄桑,無盡歲月,好容易見到一個活生生的生命。

        還是帶著造化氣運而來的人族晚輩,如果單純送出傳承,就顯得太無趣了點。

        就像畫面中那四個人一樣,都是一頭霧水,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么。

        這種感覺,老道并不喜歡。

        他當年就很喜歡提攜晚輩,甚至對一些動物都特別好。

        大青牛自不必多說,就連那只在他面前上躥下跳的猴子,他不也沒把它怎樣,甚至還送了它一場造化?

        如今面對這長的如此英俊的年輕晚輩,自然會生出那種愛才之心。

        至于說考驗……也沒什么可考驗的了。

        從小白踏入這次元空間那一刻起,他的一切便都已經落入到老道眼中。

        所以他才會有點惡作劇似的拉著小白下棋。

        結果對方居然不會。

        他也只是玩笑一般的扔給對方一本棋譜,結果卻沒想到,這小子……竟然在這么短的時間里,居然就學會了下棋?

        而且,下得還不錯!

        雖然跟他心目中的套路不太一樣,但卻仿佛給這盤殘局諸如了一股新鮮的活力!

        而這,不正是他們等待萬古,最想要的東西嗎?

        老道忍不住認真起來。

        落了一枚黑子。

        其實,這盤棋誰輸誰贏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跟他對弈的人是誰。

        這盤殘局,小白同學毫無懸念的輸掉了。

        “這小小棋盤,有人將它比作天下大勢……”老道笑呵呵的將棋子一個個又擺回到之前殘局的樣子,看著小白說道。

        “棋就是棋,哪來那么多說道?”輸了棋的小白同學撇撇嘴,又看了一眼那四幅畫面。

        彩衣跟著那條狡詐但卻終究不如人的藍色小蛇祭拜那位真君去了,林子衿正在接受鳳凰傳承,單谷終于勇敢的對著那道身影射出了一箭,司小音也剛剛停止打地鼠的游戲。

        “那你說說,為什么沒有那些說道?”老道問道。

        “那是下棋的人厲害,胸中裝著天下,故可以在棋盤上演繹天下。若下棋的是個山野村夫,沒有絲毫眼界,即便棋下得再好,也不過是一個厲害的棋手罷了。”白牧野道。

        “你這說法,倒是清新脫俗。”老道贊了一句。

        “哪清新,哪脫俗?萬古歲月以前,就有人這么說了。”白牧野十分耿直的道。

        老道哈哈大笑起來,將還沒有擺好的棋盤隨手打亂,站起身道:“你有什么問題,現在可以問了。”

        “不需要我贏了?”

        “你已經贏了。”

        小白點點頭:“我就喜歡你們這種讓人聽不明白的說話方式!”

        老道忍不住又笑起來,一雙眼中,露出幾分慈祥,看著小白:“你覺得這里是一個次元空間嗎?”

        白牧野想了想,道:“先前覺得是,畢竟這里面發現的各種生靈,跟次元空間生物圖譜上幾乎一樣,雖然有些是沒有的,但總的來說,這里還是符合次元空間特征的。不過現在不這么看了,我從沒見過哪個次元空間,會像這里一樣精彩,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感覺這些傳承,仿佛就是在等待著我們這群人一樣……”白牧野道。

        老道點了點頭,道:“這些傳承,的確是在等待著后人的繼承,不過卻未必是你們,但來的是你們,那就是你們了。”

        “還有更多故事可以給我講嗎?我洗耳恭聽。”白牧野看著老道說道。

        他的表情也十分嚴肅,并不輕佻。

        原因很簡單。

        因為無論畫面中他的幾個伙伴所獲的傳承,還是眼前這老道,都跟他所知道的上古文明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倒是更加接近他從小了解到的那些人類遠古神話!

        彩衣的八九玄功,神話中那是闡教的第一神功,二郎真君便是憑借此種神功縱橫天下。

        單谷面對那人,同樣大名鼎鼎,神話中后羿射日的后羿嘛!

        子衿的傳承倒是有些陌生,不過看見那只浴火而生的鳳凰,也同樣有種親切的感覺。

        司音那份傳承……哦,看見了,共工氏!

        怒撞不周山的共工!

        這個同樣也很了不得。

        看來司小音以后就是要專門往坦克那個方向發展了呀。

        可惜身材不像是坦克。

        就沒見過這么萌的坦克。

        至于這老道會給自己什么樣的傳承,或是不給,都已經不重要了。

        對小白來說,他更希望聽到那些故事。

        “沒有更多故事,就是你看見這些。”老道笑呵呵的看著白牧野:“有些事,可以做,但是不能說。”

        擦!

        無趣!

        這種先賢大能,前輩高人一個個都這么無聊嗎?

        想到大漂亮,想到她的那些不能說的故事,小白比看了一百遍又一百遍后羿射日的單谷還惆悵。

        不能說您拉著我跟您下棋?

        不能說您把這架勢拉得如此之足?

        簡直太坑人了!

        老道一雙仿佛看盡世間滄桑的眼睛,看著白牧野道:“很多事情,都需要你們自己去一點點發掘,不然,這漫漫人生,豈不顯得很無趣?”

        “不,我喜歡凡事盡在掌握的感覺。”小白覺得還是要抗爭一下的。

        “我送你傳承。”老道很生硬的轉移話題。

        說著,他一伸手。

        然后——

        小白身上的符篆師寶典飛出來了。

        小白緩緩的瞪大雙眼,看著自己的符篆師寶典飛到老道面前。

        那本來就是我的東西啊喂!

        對了,上官驍龍那個準帝老東西的精神體還在那里封印著呢,好像還有那個神族小青年?

        叫啥來著?

        紫光神子?

        好像是。

        已經好久都沒有跟他聊天了呢。

        不過跟那個家伙也沒什么可聊的。

        能從他身上榨取的關于神族的材料也榨取得差不多了。

        十八位諸侯王,上面一尊神族天帝。

        哦,還有三十六個神子。

        還剩下三十五個,紫光神子同學就在這本書里封著呢。

        老道看了一眼符篆師寶典,眼神中露出一抹淡淡的親切之意。

        小白看著他,心說您別說這是您的。

        “想不到,當年心血來潮煉制出的這件法寶,居然依然還在人間,而且落到你手。”老道似乎有些感慨,“如今你來見我,這應該就是一種天意了。”

        雖然想到這種可能,但小白還是有點被震撼到了。

        “符篆師寶典……是您煉制出的東西?”

        老道笑笑:“里面只是一些細化的小道而已,將能量灌注于符篆當中,以特殊的筆墨紙承載,便可發揮出超越自身境界的威力……也不失為一種戰斗方式。”

        這算是遇到真正的祖師爺了嗎?

        小白很干脆的跪在老道面前:“徒兒見過師父!”

        老道整個人都愣了。

        這小子長得這么帥氣,怎么臉皮還能這么厚?

        昔年他身邊就只有長得丑的才這么厚臉皮吧?

        比如那只沒事就來討寶貝丹藥的猴子……

        老道一臉無語的看著白牧野:“你可知,你這一聲師父,要承擔多大因果?”

        “徒兒一身所學,皆來自這本寶典,既然寶典是您所著,又是您親手煉制了這件法器,那您不是我師父,又算是什么?”承擔多大因果小白不知道,反正這聲師父即便他不叫,因果恐怕也不會小。

        “那你是否知道,我若是你師父,你的輩分將有多恐怖?”老道看著白牧野繼續問道。

        還有這好事兒?

        小白臉上露出驚喜之色,他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老道一看小白這表情,頓時氣樂了。

        用手指了指他:“你這憊懶模樣,倒是跟那猴子有著幾分相似。”

        “您說孫悟空?我比他不帥多了嗎?”

        白牧野頓時不干了,跟誰比不好,跟猴兒比?

        “罷了,這是天意,你且起身。”

        “您答應了?”

        老道點點頭:“既如此門,得我傳承,自然就是我的弟子了。”

        白牧野松了口氣,認真對著老道士磕了仨頭,必須得坐實這段關系啊!

        雖然到現在,他對老道的身份依然停留在猜測上,但不管怎么說,這都絕對是一尊至高無上的超級大佬!

        這才是大腿好吧?

        隨后他站起身,一臉開心。

        老道看著他:“既然的得我傳承,也不求你弘法揚道,只希望你能在這一世,好好的活著,當劫降臨那一刻,有能力自保便好。”

        老道的語氣并不如何沉重,但白牧野心中卻是微微一沉,他抬起頭,忍不住問道:“師父,您現在……”

        “非生非死。”老道似乎明白他想問什么,隨手在符篆師寶典上面輕輕一抹,道:“拿去吧!”

        那符篆師寶典又飛回到了白牧野的空間指環當中。

        “這就……完了?”

        白牧野看著老道,心說法寶呢?

        金剛圈,八卦爐……隨便給一樣啊!

        實在不行,把您那頭青牛師兄送來給我護道也行啊!

        老道哈哈一笑:“世間萬法,已盡出此書,你還有什么不滿的?不要學那猴子,什么東西都想要,最后卻落得……呵呵。”

        落得啥?

        人家不是成佛了?

        白牧野看著老道,剛想問點什么,卻突然間發現,老道不見了!

        眼前那株老松也消失了。

        老松下面的棋盤、石凳……全部消失不見。

        “這就走了?還真是……不負責啊!”

        白牧野看著眼前恢復了闖入之前的場景,忍不住輕輕嘆息一聲。

        他本來想要問的那些問題,實際上老道士竟然一個都沒回答!

        這也太狡猾了吧?

        既然這樣,還不如像子衿和彩衣她們那樣,什么都不說,干脆點,直接考驗,然后給傳承呢。

        為啥還非要現身出來見這一面?

        有必要嗎?

        小白這刻,無語到極致。

        默默的將符篆師寶典取出,用精神力探知了一下,整個人瞬間呆住。

        因為這書,已完全變了內容。



    上一頁 ←    → 下一頁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
    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絕品仙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