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35章 鳳舞9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35章 鳳舞9天字體大小: A+
     
        一天過去,兩天過去,三天過去。

        林子衿整個人已經變得十分憔悴,但她的一雙眼,卻是前所未有的明亮!

        身上雖然傷痕累累,但卻血氣沖天!

        整個人如同一尊女武神般,手中那把大刀,依然鋒利如初。

        這把刀,并非來自祖龍帝國第一鍛造世家宋家,具體來歷,她也不清楚,是姑奶奶林采薇不知從哪弄到然后送她的。

        三天的時間里,林子衿已經不知自己到底殺了多少的各種鳥類。

        除了最初第一波的那群人之外,剩下的,全都是鳥。

        各種各樣的鳥。

        五花八門的鳥。

        以至于現在她看見帶羽毛的東西,都有點反胃。

        甚至不敢去想戒指里面裝著的那些麻雀了。

        因為一想,就有點惡心。

        如果不是沒時間,她甚至想把那些麻雀全都扔出去。

        她本來是挺喜歡鳥類的,可卻被這三天接連不斷的殺戮,硬生生弄出了一點心理陰影。

        那片山林,依然神奇如初。

        依然還有鳥類無休無止的冒出來。

        林子衿身上的氣勢,已經攀升到了一個頂點。

        但卻并沒有沖開那層桎梏。

        從中級大宗師到高級,沒有那么容易突破。

        但這么打下去,也快。

        終于,又是幾只可怕的巨大飛禽被她斬殺。

        那山林中,出現了短暫的平靜。

        嗯,一定還有的。

        這只不過是暫時的休戰罷了。

        林子衿已經很有經驗了。

        三天時間里,認識的不認識的,她已經殺了太多太多。

        不過這一次,那山林中……卻遲遲沒有鳥類飛出。

        終于……結束了嗎?

        林子衿瞇著眼睛,看著那片山林。

        十分鐘過去。

        沒動靜。

        二十分鐘過去。

        還是沒動靜。

        她一口氣等了半個多小時。

        那片山林,像是終于恢復了平靜。

        如果不是地面上早已經鋪了一層……浸泡在鮮血中的鳥尸,甚至會讓人覺得之前發生的不過是一場夢。

        如果繼續等下去,她身上的這種勢,恐怕會漸漸消失。

        所以,林子衿拎著大刀,虛空踏步。

        一步步走向那片山林。

        不管那里面有什么,她都想要一刀劈過去!

        嚶!

        霍地!

        一聲清脆動聽至極的鳴叫,在那山林背后的遙遠山脈深處傳來。

        終于,又來了嗎?

        林子衿一雙眼中,再次爆發出強烈無比的戰意。

        這就是林哥!

        永遠都不可能被擊敗的林哥!

        但這一次——

        林子衿一雙眼隨著遠方山脈深處出現那東西而凝住。

        這是???

        她整個人都有些懵。

        因為那遠方山脈深處,首先有一片火光沖天而起!

        接著,是兩只巨大無匹的金色羽翼,在火光中緩緩展開。

        展翼……千里!

        隨后,一頭只在神話故事中見過的巨大鳳凰,竟然一點一點的,在那沖天的火光中飛出。

        林子衿一顆心,瞬間陷入無盡的絕望。

        這還怎么打?

        不說別的,就那只能在神話中出現的體型,就已經足夠令人無法喘息了!

        那只火焰中飛出的巨大鳳凰,并沒有任何威壓釋放出來。

        但這種神物,用得著釋放威壓嗎?

        它朝著林子衿慢慢飛來。

        雖說是慢慢飛來,但也不過是輕輕一震翅膀的事情。

        眨眼間,這龐然大物直接籠罩了林子衿的頭頂。

        雖然可能沒什么用。

        但林子衿還是拿出了一張被動激活防御符。

        一雙明亮的眸子里,蒙上一層水霧。

        就這樣死去嗎?

        太令人感到意外了。

        我都沒能跟哥哥告別。

        霍地!

        這巨大無比的金色鳳凰,瞬間化作一道金光,沖進林子衿的眉心。

        一道金色鳳凰的標志,在林子衿眉心處一閃即逝。

        還想奪舍?

        林子衿勃然大怒。

        剛想反抗,但卻有些茫然的發現,她的精神識海中完全沒有任何暴虐的能量生出。

        反倒是有一只很小的金色鳳凰停留在那里,然后砰的一下散開,化成無數的金色神秘文字,消失在她精神識海當中。

        “鳳凰古經?”

        林子衿喃喃輕語:“這是什么?”

        接下來,她便沉浸在鳳凰古經那神秘而又強大的世界當中。

        不知過了有多久,林子衿才緩緩睜開雙眼,她的眼里,露出一抹奇異之色。

        這竟然是一份傳承!

        她通過了這地方的考驗,得到了這份不可思議的傳承!

        鳳凰古經當中,只有一種功法,名為鳳舞九天。

        這功法,對林子衿這種好戰分子來說,實在契合不過。

        只是在腦海中推演一下鳳舞九天的招式,就已經讓她有種躍躍欲試的沖動。

        好想找個人打一架啊!

        只有這樣一份傳承,沒有說明傳承來自何人……應該就是鳳凰族吧?

        林子衿猜測著。

        她看了一眼身上的通訊器,發現她進入到這個地方,竟然已經超過了半個月!

        “哎呀!”

        她有些慌,心說哥哥這么多天見不到自己,不得急壞了?

        當下趕忙往外走去。

        來到記憶中的結界那里,伸手一摸……發現一層柔軟的能量擋在那,她的手,可以輕而易舉的穿過。

        也就是說,我繼承了這里的傳承,這地方的結界,已經不會再阻擋我了嗎?

        林子衿眼中閃過一抹驚喜,她想要第一時間離開這里,找到哥哥,跟他分享自己的喜悅。

        可就在這時,之前被她殺過的不計其數的鳥……那些浸泡在血湖當中的鳥尸,竟然開始生出了變化。

        林子衿有些驚訝的回頭看去,只見那些鳥的尸體,正一點點的消失。

        包括因為這場戰斗形成的血湖,也在一點點的減少。

        她沒有急著離去,靜靜看著這神奇一幕。

        不到十分鐘,那些鳥尸和血湖,竟然消失得一干二凈!

        接著,林子衿發現空氣中,出現了一顆很小的血珠。

        “這是……”林子衿微微皺眉,“那些東西凝聚出來的?”

        她看著飄到自己面前的這顆血珠,剛要伸手去拿,這血珠卻突然間往她嘴巴這里飛過來。

        林子衿瞬間閉嘴。

        到現在她對有羽毛的東西還有陰影呢,想著這血珠很可能就是那無數鳥類的血液凝聚出的東西,頓時有點反胃。

        那血珠就懸停在她的嘴邊。

        非要我吞了你?

        我才不吃!

        林子衿把精致的小臉別到一旁。

        那血珠也跟著飛到一旁。

        她又把臉扭到另一個方向,那血珠也跟著飛過來。

        “你沒完……”

        林子衿終于忍不住,開口怒斥。

        可沒等她說完,那顆血珠嗖的一下,直接飛進她的口中。

        瞬間進了她的肚子。

        轟!

        一股難以想象的氣息,瞬間自林子衿身上爆發出來。

        接著,從林子衿背后,居然生出了兩道金色羽翼!

        鳳凰之翼!

        雖然沒人告訴她這是什么,但她本能的一下子就知道了這對羽翼的來歷。

        兩道金色羽翼都是以光芒的形勢存在,但看上去卻無比真實。

        就連林子衿自己,都忍不住伸手去摸了一下。

        她的手,從這金色羽翼中穿過。

        接著,她心意一動,兩只金色羽翼輕輕煽了一下,帶動著她的身體,直接飛上了高天。

        “天吶……這!”

        林子衿簡直被這種變化驚呆了。

        她無法想象,這是一種怎樣的傳承。

        不但有鳳舞九天這種無比神奇的功法,甚至還送了她一對鳳凰羽翼?

        但事情到這里,并沒有結束。

        原本空無一物的天空中,突然間又出現了一件五顏六色的羽衣!

        “萬禽羽衣!”

        同樣是沒有任何人告訴她,但她卻一口叫出了這件羽衣的名字。

        這件如同風衣般的羽衣實在太漂亮了!

        甚至讓林子衿一下子忘記了她對禽類的陰影!

        萬禽羽衣像是一個活物,飛到林子衿身后,輕輕披在她身上。

        那種完美的契合感,讓她忍不住生出一種錯覺,仿佛這件萬禽羽衣,天生就應該是為她量身定制的。

        “就是有點太顯眼了,要是能低調一點就好了。”

        林子衿輕聲自語。

        下一刻,讓她目瞪口呆的一幕便發生了。

        這件萬禽羽衣,竟然隨著她的心意,一點一點的……變成了一件收腰的風衣。

        雖然是個妹子,但林子衿在這一刻,還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口。

        “我靠!”

        這已經不能用神奇來形容了。

        一對神奇的金色翅膀,一件心意相通的萬禽羽衣。

        這就是苦盡甘來嗎?

        林子衿一雙漂亮的眸子,閃爍著光芒。

        她輕輕一笑,喃喃道:“不,這是造化的力量。”

        這樣一處被人誤以為是次元空間的地方,進來探索拓荒的人并不少,可為什么偏偏是她得到了這種傳承?為什么不是別人?

        說是機緣和氣運也可以,但說到底,林子衿相信,這是造化!

        是她身上那十分之三滴造化液的功效!

        就是不知道,擁有十分之七造化液的哥哥……又會遇到怎樣的傳承呢?

        林子衿一雙眼中,露出無比好奇的神色。

        她從天而降,收起金色翅膀,隨便將身上的米色風衣打了個結,邁開兩條大長腿,朝著結界外面走去。

        ……

        ……

        司音有些惆悵,她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闖進這樣一個地方。

        她明明已經道過歉了,可這些龐然大物,為什么就是不肯放自己離去呢?

        不但不肯放她離開,還要逼著她戰斗。

        她已經超兇的了!

        輪著大宋家鍛造的極品裂天錘大殺四方!

        將很多龐然大物都給砸翻了。

        可她還是出不去。

        都已經快半個月了,她也不知砸翻了多少這種龐然大物。

        但就是沒辦法離開,她的心里面都快要急死了。

        想著小白哥和彩衣他們那些人,肯定特別擔心她。

        “他們不會丟下我不管,一定會到處找我的。”

        “可他們找不到我,該怎么辦呀!”

        “會不會很擔心我?”

        她強忍著不哭,還是沒忍住,哭了一次。

        可惜她的眼淚在這里沒人會在意。

        這地方只有一尊尊巨大的人形生靈。

        這地方只有永遠無休止的戰斗。

        她被逼著,吃了一些靈珠,又用掉了大量的靈石。

        但她身上的靈珠沒有那么多,所以也沒辦法將靈力提升到更高。

        不過還好,這些巨大的人形生靈在她靈力徹底枯竭的時候,會停止對她的進攻。

        任由她坐在那里不斷恢復,一直到她好了為止。

        可這并不是她想要的,她想離開這,想要去找小白哥,想去找彩衣,去找子衿,去找單谷……她甚至特別想她的媽媽。

        轟!

        又是一聲轟然巨響!

        體內血脈力量爆發的司音,再次將一尊巨大的人形生靈給砸翻。

        氣鼓鼓的沖著天空怒道:“為什么不肯放我離開?等我小白哥找到這里,你們都會倒霉的!”

        天地無聲,四面八方再次出現了一大群龐然大物。

        司音的蘑菇頭都快氣炸了。

        她瞪起眼睛,大聲的道:“你們一直這樣,我真生氣了!”

        ……

        ……

        單谷看著前方山巒上站著的那人,看著他張弓射落天空中九顆太陽……整個人都是蒙圈狀態的。

        這場景,他已經反反復復的看了好幾百遍了。

        從一開始的震驚,到后來的茫然,再到后來的麻木,再到如今的蒙圈。

        他也曾試著去領悟,但卻發現根本沒什么可以領悟的。

        因為對方射落天上的太陽雖然很驚人,可就箭術本身來說,根本談不上什么神奇之處。

        那么大的一顆太陽,只要你有足夠的力量,只要你有一張神弓,肯定能把它給射下來的好吧?

        這是很牛逼,可這又有什么技術含量呢?

        后羿射日。

        單谷當然聽說過這古老的人類先民神話。

        源自于銀河系那個時代。

        如今很像是神話照進現實。

        可那又怎么樣呢?

        一遍一遍的給我放電影呢這是?

        他也嘗試過接近那座山,想親自來到那人面前跟他好好談談。

        “大哥你到底想嘎哈,有話直說行嗎?”

        “你這一百遍啊一百遍的,我都看膩了,能換點新鮮花樣嗎?”

        “幾個菜啊,就把您給喝成這樣?”

        你看,嗑他早就準備好了,可實力不允許啊!

        他根本就無法走到那人跟前!

        甚至往前走一百步都難!

        山巒上那人就這么給他看了七八天。

        單谷終于有些火了,沒完沒了是吧?

        他操起后羿弓,張弓就是一箭。

        嗖!

        其實他只是泄憤而已。

        因為他距離山巒那道身影,足有幾十里!

        即便他如今境界也很高,可要說一箭射出幾十里去,還是有點夸張了。

        等什么時候到了大宗師那境界,興許可以百里之外,一箭命中對方。

        現在,還差得遠呢!

        可偏偏的,隨著他這一箭射出,他面前原本的空氣中,竟然像是有無數的晶體被他這一箭擊碎!

        單谷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這一箭造成的破壞。

        下一刻,他那支箭,竟然不知怎的,就出現在了山巒那人的手中!

        那人終于不射日了……而是看了看他射過去那支箭,然后,搖了搖頭。

        靠!

        幾個意思啊!

        單谷怒了!

        即便隔著幾十里,他的箭正常情況下到不了那么遠,可他宗師級的目力卻是極強的,非常清楚的看見了對方搖頭的動作。

        瞧不起人是吧?

        單谷大怒之下,也顧不得那么許多了。

        當下抓出一大把箭,一招流星箭雨就朝那人射了過去。

        這一下,空氣中被擊碎的晶體更多了!

        稀里嘩啦的碎開,但卻不見有晶體碎屑掉落下來。

        幾十支箭眨眼間就到了那人近前。

        山巒上面那道身影,站在那里根本沒動。

        那幾十支箭到了他身邊,全部停止不動,仿佛時間在那里……被凝固了一般。

        然后,那人又再次搖了搖頭。

        單谷徹底暴怒了。

        忍不住咆哮道:“啥意思?瞧不起我?覺得我不配出現在你面前?那放我走啊!為啥還要把我留在這?真是,要不你壓制境界,跟我一樣層次,咱倆打一場!看我是不是直接把你射成刺猬!”

        這一次,那人終于有了反應。

        下一刻就出現在了單谷面前。

        讓單谷心中震驚甚至有些恐懼的,不是這人一瞬間就出現在他面前——能把天上太陽都射下來,在他面前演繹遠古神話的存在,一下子出現在他面前沒什么好奇怪的。

        而是這個人的樣子,竟然跟他特別像!

        不能說是一模一樣,但至少……有著九成以上的相似度。

        這人身上穿著的衣服超級古老,不過并不會給人一種很土的感覺,反倒令人覺得這人身上氣質出塵。

        “你到底誰呀?我祖先嗎?”單谷驚疑不定的看著這人。

        這人只是靜靜看著他,然后伸出一只手,用食指對著他輕輕勾了勾。

        挑釁是吧?

        單谷明白了,這是叫他出手呢。

        可兩人離著這么近,三米都不到,這不一活靶子嗎?

        “你讓我這樣對你出箭?”單谷看著這人。

        這人再次對他勾了勾手指。

        單谷深吸一口氣:“行,這可是你自找的,跟你說,這可不是什么虛擬世界,要是真被我射成刺猬了,您可別怪我下手狠毒啊,不過話說回來……”

        正說著,單谷突然發現這人皺起了眉頭,似乎嫌他話多。

        所以我這是……被嫌棄了?

        單谷二話不說,張弓便射。

        到他這種境界的弓箭手,別說三米,就算只有一米,他也可以將箭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嗖嗖嗖嗖!

        一連四支箭,直接射向這人。

        這一次,箭矢沒有懸停在這人身邊。

        單谷只感覺到這人應該是動了。

        但卻又像是沒動。

        反正他這幾支箭,全部落空!

        下一刻,這人突然張弓,弓上搭著原本屬于他的那支箭,指向了他。

        剎那間,單谷感覺到自己頭皮一陣發麻。

        他腳步快速移動,不斷進行著閃避,想要逃開對方的這種鎖定。

        可無論他如何移動,對方都能死死的鎖定住他。

        他甚至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對方身上的場域——宗師初級。

        比他現在的高級宗師境界要低得多。

        可他卻完全躲不開對方的這種鎖定。

        到最后,單谷一臉頹然的放棄,看著這人耍賴皮道:“要殺就殺,皺下眉頭算我輸,來吧!十八年后,哥還是一條好漢!”

        這個跟單谷相貌十分接近的人靜靜看著他,然后第三次……輕輕搖搖頭。

        單谷這一次,徹底炸毛了。

        “不是,你到底要干啥?”

        “能不能說句話?”

        “你跟我長這么像,是我的祖先嗎?”

        “你如果選定我是你的傳承者,就痛快利索的把傳承給我!”

        “如果你看不上我,就趕緊讓我滾蛋!”

        “我也沒見你傳承牛到什么程度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呀?”

        “我白哥都從來沒有嫌棄過我天賦差,從來都是鼓勵我,激勵著我前行,你要真是我先祖,居然如此看不起自己的子孫后代,只能說你的血脈也不怎么樣!”

        “養不教父之過,后代無能,也是你這祖宗的鍋!”

        “要殺就殺!”

        “趕緊的!”

        “皺下眉頭我就是你孫子!”

        這人似乎有點被驚到了,眼神中流露出一抹很明顯的驚訝情緒。

        不過隨即,輕輕點點頭。

        然后伸出一指,在單谷眉心處輕輕一點。

        想了想,又將手中那張弓,放在了單谷手上。

        下一刻,這人如同風化一般,徹底消失了。

        單谷整個人呆立在那,如同一尊雕像。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
    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單兵為王主神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