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33章 89玄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33章 89玄功字體大小: A+
     
        彩衣看著眼前那瀑布,一肚子火。

        這條該死的蛇!

        眼前這一段的懸崖的確沒多高,三百米左右,以她的實力跳下去也不會有什么。

        可問題是,下面那段懸崖高啊!

        不到大宗師,無法御空飛行,那么高的懸崖跳下去,就算能僥幸不死,這一條命也得去了十之八九。

        但眼下的情況也由不得她多想,那條藍色小蛇似乎故意在把她往這個方向逼,想讓她自己跳崖。

        左右也只剩這一條路。

        跳就跳,誰怕誰呀?

        小破蛇——

        i jump!

        you jump?

        姬彩衣一縱身,提著一口氣,身上靈力高速運轉,身形如同一片被狂風卷著的落葉,迅速往下落去。

        這點高度,對她這種境界的靈戰士來說,還是沒問題的。

        但就在她往下落的過程中,那藍色小蛇竟然再次出現!

        媽的!

        真跳啊?

        藍色小蛇在空中猶如一道藍色閃電,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不斷向彩衣發起沖擊。

        不但試圖用尖銳的毒牙去咬,還釋放出大量的冰箭。

        那冰箭威力遠比尋常箭矢大得多。

        光是散發出的那股寒氣就讓人有種渾身哆嗦的感覺,仿佛置身于冰窖。

        彩衣人在空中,自然沒有在地面那般自如,只能加快速度往下落去。

        一條胳膊被冰箭擦了一下,鮮血直流。

        眼看著就要落到地上那一瞬間,彩衣瞥了一眼那條奔騰咆哮的河流,當下一咬牙,加快速度,一頭朝那條河扎去。

        這是人在危難當中的本能反應。

        反正怎么著也是打不過這條藍色小蛇,與其被它逼得跳下更深的懸崖,莫不如跳進這條河水當中。

        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彩衣跳進來的一瞬間,就感覺到這條河不但很深,而且水相當涼。

        她知道那條藍色小蛇十有八九不會放過對她的追殺,所以入水之后,整個人便如同一條靈動的魚,瞬間向著前方……那不遠處的大瀑布沖去。

        她的猜想沒錯,那條藍色小蛇的確無比難纏。

        眼看著姬彩衣一頭扎進河水當中,藍色小蛇身上突然間釋放出無盡冰冷的寒氣。

        下面那條極深、且涼,奔騰咆哮的大河……從姬彩衣入水的那個點,竟然直接被冰封住!

        瞬間冰封!

        里面所有一切生物,都在這一刻被強行變成了雕塑。

        然后這冰封以一種極快的速度,在瘋狂向著上下兩端蔓延著!

        從高空看去,這一幕實在太過震撼!

        即便彩衣自己看見,也一定覺得這一幕太過壯觀,令人心旌搖曳。

        這水本就涼,再加上那藍色小蛇用法力封河,即便她游動的速度已經跟魚一樣,但身后冰封依然迅速追趕上來。

        身在水中,彩衣心里明白,再往前……就是那落差高得令人絕望的瀑布了!

        可她此刻已經完全沒有了任何退路。

        只能咬著牙,繼續瘋狂的向前沖去。

        從高天看去,這清澈的山間大河中,一條美人魚,如箭一般在水底疾馳,身后滾動的河水迅速凝結成冰!

        彩衣根本沒有心思去想任何事情。

        當她游到瀑布邊緣那一刻,心一橫,直接往前一沖!

        整個人就這樣沖了出去。

        是死是活,交給命運吧!

        實際上,她身上是帶著那種高科技飛行裝置的,只要眨眼之間就能將其激活。

        但那東西的飛行速度實在太慢了,要用那玩意兒飛,肯定會被藍色小蛇直接當成固定靶去打。

        身子飛出的一剎那,仿佛整個世界都變慢了。

        她身子隨著洶涌瀑布翻騰,面朝上的瞬間,甚至看見了那條藍色小蛇依然不依不饒地追了上來。

        我這是怎么得罪你了?

        最近沒吃蛇羹呀!

        彩衣心想。

        轟!

        她的身體,隨著那巨大的瀑布一起,急速往下墜落。

        如果那條蛇不追上來的話……在距離地面百米時,啟動飛行裝置,應該還是有機會逃走的!

        所以現在還沒到真正絕望的時候,彩衣心里面一點放棄的意思都沒有。

        這懸崖太高了,彩衣在不斷往下墜落的過程中,恍惚間仿佛看見一棵樹從下面的瀑布里長出來。

        瀑布里怎么會有樹長出來?

        電光石火間,彩衣腦子里閃過這樣一個念頭。

        然后,她本能的伸手去抓——

        抓向這棵樹上伸出的一根樹枝!

        這一瞬間,彩衣突然想到,什么樣的樹,能禁得起自己這么一抓?

        但在本能的驅使下,她還是一把抓住這根樹枝。

        很滑!

        但彩衣卻一把死死抓住!

        這根樹枝隨著她的身體,猛的向下一墜……在這過程中,彩衣另一只手,也抓了過來。

        接著,這根樹枝將彩衣的身子高高反彈上去!

        那恐怖的瀑布激流沖擊在身上,即便是彩衣這種境界的靈戰士,也依然有種渾身欲裂的感覺。

        太疼了!

        但從始至終,她死死抓著那根樹枝。

        就像一個溺水的人,抓著那根稻草。

        當她被反彈回來的一瞬間,透過清澈的瀑布,依稀看見,那后面仿佛有一個洞穴。

        來不及多想,彩衣抓著那根樹枝,身子輕輕一躍,穿過沖擊力極強的瀑布水流,直接跳進那洞穴當中。

        直到此刻,她才放開手中抓著的那根樹枝。

        兩只手掌一片鮮紅。

        彩衣面色有些蒼白的打量著這洞穴里面的景象。

        這里看起來似乎是天然形成的,縱深很淺,不到十米。

        高約七八米,寬三四米的樣子。

        洞穴盡頭處,有水滴滴答答往下滴落,正好落到那下面一個天然形成的蓮花型小池子里面。

        小池子正中,生長著一株通體碧綠的植物。植物也就一尺多高,葉片如劍,劍葉上長著金色斑點,中間的一根主莖上面,結著一顆牛眼大的紅色果子。

        果子嬌艷欲滴,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即便完全不知道這是什么植物,又是什么果實,但看它這生長環境和聞著那味道,也能猜到這果子肯定不是普通的東西。

        就在這時,一股極為強烈的危險氣息,瞬間襲來。

        彩衣身形一閃,一個幽靈閃現,出現在了那株植物近前,手中暗月之刃抵在那鮮紅的果子上,冷冷盯著已經沖到她眼前,但卻沒有像之前那樣發動攻擊的藍色小蛇。

        “你要是敢動一下,我就把這果子直接毀了!”

        姬彩衣冷冷說道。

        她這真的就是在試探了。

        天知道這條藍色小蛇究竟是因為這果子才攻擊的她,還是因為單純的就是腦抽。

        反正看這樣子,似乎就是因為這顆果子。

        可隱藏得如此隱秘的一顆果實,如果不是這條蛇瘋狂的逼迫她,她又怎么可能找到這種地方?

        這條蛇該不會是想要讓我吃了這果子吧?

        彩衣的腦子里突然間出現了一個相當可笑的念頭。

        隨后苦笑一下,這太不現實了,根本就不可能嘛。

        藍色小蛇沖她吐了吐信子。

        彩衣這會才看清楚,這條藍色小蛇的一雙眼竟是紅色的。

        如同兩顆米粒大的紅寶石,鑲嵌在三角狀的蛇頭之上。

        接著,一股冰冷的意念,直接傳進彩衣的精神識海當中。

        “吃了那果。”

        彩衣在這一刻真的被震撼到了。

        這太離奇了!

        一條藍色小蛇,智慧竟然高到了這種地步?

        如果這條蛇沒讓她吃這果子,她百分之百認定這紅色朱果是寶貝。

        可現在……她突然有些猶豫了,不這么想了。

        “為什么?”

        “你通過了我的考驗,有資格吃掉它。”

        啥玩意兒?

        剛剛那種瘋狂的追殺是考驗?

        能別鬧嗎?

        你這蛇還敢不敢更扯淡一點?

        姬彩衣冷冷看著藍色小蛇:“你還考驗過別人嗎?”

        姬彩衣直接用的是說話,她想知道,這條藍色小蛇會不會也會說人話?

        但藍色小蛇依然用精神意念回應她:“你是唯一一個接受我考驗的人,也是唯一一個成功的人。”

        擦!

        這不廢話嗎?

        就我這么一個接受你考驗的,要能出來兩個成功者就見鬼了好嗎?

        但彩衣的心里面也充滿震撼。

        說實話,她不相信這條蛇的鬼話。

        如果說這地方是一處遠古遺跡,多少還好理解一點。

        畢竟遠古遺跡屬于前人的文明,里面存在前輩的考驗也并非不能理解。

        可這地方,是次元空間啊!

        神族制造出這些次元空間是為了殺戮,不是為了訓練晚輩!

        這樣一條實力可怕的蛇,隨時都有重創甚至擊殺她的能力,卻在那里說什么考驗……誰敢信?

        叫我吃了這朱果?

        我才不吃呢!

        我就算從這瀑布跳下去,摔死,淹死,也不吃!

        姬彩衣冷眼看著藍色小蛇,一臉不屑的冷笑道:“是不是吃了這么紅色朱果,我就成了神族生靈了?”

        藍色小蛇一雙鮮紅的眼睛盯著姬彩衣,蛇沒有臉,眼神也沒有波動,所以也沒辦法知道它此刻的情緒。

        但它的精神波動中,卻是充滿了費解:“神族?什么是神族?神族和我有什么關系?”

        一條有思想且狡詐的蛇!

        可惜——

        禽獸之變詐幾何哉……

        所以小樣的,想騙姐?

        沒門!

        姬彩衣心中冷笑,看著這條蛇:“這是神族制造出來的次元空間,這里面的所有生靈都是神族制造出來的……當然也包你這條蛇。神族是你們的主人,你敢說自己不知道神族?真是笑話!”

        “讓我想一想。”這條藍色小蛇似乎在認真思考著什么,過了半晌,才給彩衣傳遞精神意念道:“我明白你說的是誰了,你說的是三眼族吧,那個種族的確很厲害,在我的記憶中,他們確實很可怕。不過我的記憶隱約告訴我,我背后的主人,要比三眼族高貴太多!”

        得,這條蛇瘋了,都開始胡言亂語了。

        姬彩衣一臉無語:“你主人是誰呀?神嗎?”

        藍色小蛇又思索了半天,然后道:“你說的神,應該是一種可以制定法則的存在,如果我的理解沒有錯,那么是的,我的主人是神!”

        “哈哈!”

        姬彩衣忍不住大笑起來,覺得這是一條神經蛇。

        “我感覺自己的記憶是被封印的,有太多事情想不起來,但我的任務,就是考驗每一個來到這里的人。如果他們通過考驗,就可以得到這枚朱果!”

        姬彩衣樂不可支地問道:“那如果在我之后,還有人通過考驗,你上哪弄第二個朱果出來?”

        這一次,藍色小蛇很快回答道:“沒有朱果,也會有別的獎勵。”

        這能編!

        彩衣翻了個白眼。

        “嘿,小長蟲,那你說說,這朱果有什么用?”

        彩衣看了一眼面前這枚仿佛閃爍著熒光的朱果,笑著問道。

        “妙用無窮。”藍色小蛇道。

        沒了?

        沒了。

        “你這回答,也太敷衍了吧?”姬彩衣一臉無語。

        “可我就只有這么一個回答。”藍色小蛇說道。

        “所以呢?”彩衣那份緊張倒是少了很多,不過警惕卻絲毫沒有放松。

        這條陰險的藍色小蛇分明就是想害她!

        刁蛇!

        “所以你快吃吧。”藍色小蛇的精神波動依舊平穩。

        “不,我不吃。”彩衣一臉堅定,她打定主意,說什么都不會吃的。

        “你不信任我?”藍色小蛇似乎才想清楚。

        “真是笑話!”彩衣忍不住冷笑起來,“你處心積慮把我逼迫到這地方來,不就是為了害我嗎?”

        “外面那棵樹,不是誰都能抓住的,甚至它都不是時刻出現在那的,需要很強的氣運。”

        藍色小蛇難得的解釋了一句。

        但不解釋還好,這么一解釋彩衣更不信它。

        “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是不會吃它的!”彩衣一臉義正辭嚴。

        “那,我可以吃嗎?”藍色小蛇那雙紅寶石似的眼里,仿佛閃過那么一絲渴望,盯著那枚嬌艷欲滴的紅色朱果。

        還想騙我?

        太幼稚了!

        “你整天守著,還不是想吃就吃?問我干什么?”她冷笑。

        “不行,我的任務是看守,所以我不能吃,除非你答應。”藍色小蛇用精神力跟彩衣說這話的時候,一雙眼卻是一直盯著那枚朱果的。

        “我……為什么要答應?”彩衣話鋒一轉,變了意思。

        因為她在剛剛那一瞬間,有種感覺,似乎只要她說一句“我答應”,這條藍色小蛇就會瞬間撲過去。

        藍色小蛇沉默一下,說道:“想要得到,就得付出,這的確很公平,你當我想想……”

        演!

        真能演!

        拜托你只是一條蛇,戲再好有什么用?

        你會打籃球嗎?

        “這樣吧,你讓我吃了這枚朱果,我可以跟在你身邊,守護你成長,直到帝級,怎么樣?”

        過了一會,藍色小蛇十分認真的說道。

        “哈哈哈哈你簡直太……”

        彩衣一邊說著一邊一把摘下那顆紅色朱果,在藍色小蛇的注視中毫不猶豫地扔進自己的嘴巴。

        咔咔咔。

        嚼了。

        “不!”

        藍色小蛇瞬間弓起身子,身上釋放出恐怖的寒氣。

        在姬彩衣精神識海中一聲咆哮。

        卻是終究沒有對彩衣發起攻擊。

        朱果入喉,一股冰涼香甜的味道瞬間順著彩衣的味蕾散開。

        那是一種怎樣的人間美味?

        彩衣形容不出來。

        但這絕對是她有生以來吃過的最好吃的水果了。

        “真香!”

        彩衣滿臉都綻放著歡喜。

        看著藍色小蛇:“還有嗎?”

        藍色小蛇沒好氣地道:“沒有了,天上地下,僅此一枚!想吃,在等一百萬年吧!”

        “這玩意兒一百萬年才能成熟一次?”彩衣用一種你唬誰呢的眼神看著藍色小蛇。

        “愛信不信。”藍色小蛇沒能騙到這枚朱果,形象一下子就崩了,也不裝什么高冷了,就像個沒能得到玩具的小孩子。

        彩衣吃掉這枚朱果之后,除了對它的味道完全無法忘懷之外,卻并沒有什么其他的感覺。

        所以對這小蛇的失望也完全沒辦法去體會。

        “那,我現在可以走了嗎?”彩衣從這小蛇身上已經感受不到那種敵意,于是試探著問了一句。

        “還不行,你需要消化掉這枚朱果里面的所有藥力之后才能離開。”小蛇硬邦邦地說道。

        “怎么消化?”彩衣一臉茫然。

        “運行這個功法。”小蛇很不情愿地從口中吐出一枚古老的白玉扳指,緩緩飄到彩衣面前。

        彩衣看了一眼,便被這枚扳指的精美給震撼到了。

        小小的一枚白玉扳指上,竟雕刻著一條活靈活現的龍!

        精細到龍軀上的那些鱗片都清晰可見!

        小龍頭尾相連,正好繞扳指一周。

        頭角崢嶸,鱗甲鮮明。

        如果剛剛藍色小蛇拿它來換那枚紅色朱果,說不定彩衣真的會答應!

        彩衣看著這枚白玉扳指,忍不住問了一句:“作為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通過這里考驗的人,我是不是還有別的好處?不要什么都等著我問,你可以主動拿給我的!”

        藍色小蛇:mmp!

        是我表現得太想趕緊把她打發走了嗎?

        想到隱藏于靈魂深處那個古老的誓言,藍色小蛇心里面一陣膩歪。

        “沒有了。”它冷冷的說道。

        彩衣笑呵呵的點點頭,也沒繼續問,伸手抓過那枚白玉扳指。

        就在觸碰到白玉扳指的一瞬間,彩衣的身體轟然爆發出一股難以形象的驚天氣息。

        仿佛有一條龍在她身體中飛出來,又仿佛她自己,就是一條龍!

        那股氣息壓制得對面那條藍色小蛇bia嘰一下掉在了地上,身子瑟瑟發抖,一動都不敢動。

        接著有一篇經文,直接進入到彩衣的腦海當中。

        直到這一刻,彩衣才真正明白,那枚紅色朱果是什么,也明白為何藍色小蛇沒能吃到朱果會那么失望,更明白自己剛剛差點錯過一個怎樣的機緣。

        這哪里是什么普通的次元空間,這分明就是一個高級到不可思議的上古文明傳承地!

        那枚朱果只是一個類似藥引子功效的東西,但這并非說它沒價值,相反,沒有它,也就沒有后續的一切。

        所以朱果很重要。

        但更重要的,卻是那篇名為“八九玄功”的經文!

        那才是真真正正的,頂級上古神通!

        電光石火間知悉了這一切的彩衣,眼里閃著亮晶晶的光芒,我這算是——

        氣運爆棚?

        人品爆發?

        主角光環?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
    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道之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