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32章 藍色小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32章 藍色小蛇字體大小: A+
     
        小白挺滿意的,因為最后,他還是放走了一頭黑鱗麋鹿,再頭鐵的平頭哥,也總會恐懼的。

        當他的劍符毫不猶豫的穿過一群黑鱗麋鹿尸體的時候,最后剩下那一頭,是真的怕了。

        尥蹶子跑。

        一溜煙就不見了。

        跑就跑了吧,總得留個種不是?

        就是不知道這會不會是唯一一頭,要是唯一一頭,那可就是即將絕種的珍稀動物了,還是很有價值的。

        不過也沒關系,人類擅長無性繁殖……直接基因復制就行了。

        白牧野心里面泛起亂七八糟的想法,甚至想到天湖葬地里面那些大佬,肯定也是有辦法的。

        畢竟他們都能讓老段這個家伙沒有爹就生出來。

        白牧野溜溜達達的離開,壓根就沒去想過爭什么首次發現黑鱗麋鹿這種事兒。

        就像那軍官說的,拓荒者跟學生之間的形勢準則,還是有很大區別的。

        這要換做一些強大的拓荒者,即便不會干掉那群人,至少也會逼著他們把做好的資料交出來。

        但對小白來說,大家為了恰飯,都不容易,只要不來招惹他,他才懶得去招惹其他人。

        再說他來是為了給飛大賺積分的,又不是為了來賺錢的。

        他又不缺錢。

        所以那群拓荒者們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也只能將這一切,歸于人家一個神級大佬,根本就不在乎這些。

        是一個有前輩風范的大能!

        道德模范!

        反正怎么好聽就怎么夸。

        多夸兩句又不要錢。

        畢竟他們的首次發現保住了。

        ……

        ……

        林子衿一刀砍翻一頭二十多米高的巨大棕熊。

        叫這東西棕熊,似乎有些不太貼切,因為這玩意兒身上也長滿了棕色的鱗片。

        準確的說,是鱗甲!

        雖然是鱗片形狀,但卻堅硬無比!

        次元生靈,幾乎都是被神族改造出來的特殊品種。

        像這種身上長滿鱗片的東西,根本不足為奇。

        這頭巨大的棕熊有著大宗師境界的戰力,力大無比,但動作太慢了!

        面對林子衿這種身手靈活的人完全反應不過來。

        但林子衿也沒用速度欺負它,反倒是通過正面對決,很快就把它給解決掉了。

        當這棕熊龐大的身軀倒在地上那一刻,林子衿的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

        又可以標記一種次元生物了。

        這種生物雖然不是首次發現,但數量十分稀少。

        在次元生物圖譜上,屬于那種極為稀罕的類型。

        她想了想,準備將這頭棕熊收進儲物戒指里面。

        因為這玩意兒應該挺好吃的。

        大宗師級別的生靈,除了黑幽靈那種辣雞,大多數都挺好吃。

        關鍵吃了之后,對修為還有很大的提升,血液也可以讓大宗師以下的人淬煉身體。

        說起來,每一個宗師級以上的次元生靈,都可以用渾身上下都是寶來形容的。

        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間傳來一陣輕微的能量波動。

        林子衿面無表情的一閃身。

        一支箭貼著她的臉頰急速飛過。

        直到這支箭已經消失了蹤影,空氣中才傳來一聲凄厲的破空聲。

        咻!

        林子衿皺起眉,眼神中露出冰冷之色。

        對方這一箭,明擺著是沖著要她命來的。

        至于么?

        一頭大棕熊罷了。

        雖然很值錢,但在林子衿眼中,為了這種東西殺人,對方肯定不是什么好東西。

        十有八九是那種殺人成性的家伙。

        所以,她沒去動這頭大棕熊的尸體,在閃過對方這一箭之后,身形瞬間消失在原地。

        轟隆!

        一道劍氣,在半道想要攔截住她。

        林子衿反手就是一刀。

        天雪寒風刀!

        一道寒氣驟然爆發出來,直接將方圓幾十米范圍內的一切凍成了冰雕!

        林子衿怒了!

        “啊!”

        一聲慘叫!

        那個在半道偷襲她的人,直接被她這一刀將胳膊給剁掉。

        那只胳膊頓時凍成冰塊,掉在了柔軟的泥土地上。

        若是掉在堅硬的地面上,非得摔個四分五裂不可。

        那人的身體,同樣也被徹底凍住了!

        林子衿飛起一腳,直接就將這偷襲者踹得四分五裂!

        終究難逃一死。

        嗖嗖嗖!

        這時候,又有三支箭,急速向她射來。

        林子衿身形連閃。

        很難想象,她這樣一個強攻型的靈戰士,竟然有著如此敏捷伸手。

        對方那弓箭手也徹底看呆了。

        怒吼著:“殺了她!”

        又有幾道身影,同時撲向林子衿。

        一個人高馬大的盾戰,手持大盾,狠狠砸向林子衿。

        林子衿上去就是一刀。

        哐!

        那一聲巨響,簡直驚天動地。

        在山谷當中回蕩不已。

        咔嚓!

        那盾戰手中堅固無比的大盾竟被林子衿這一刀直接斬碎。

        連帶著他這個人,都被林子衿一刀給劈了。

        動了真怒的林子衿刀刀帶著無盡的寒氣。

        就連白牧野都沒太注意過,林子衿的屬性攻擊,遠比人們想象中恐怖太多倍!

        那盾戰被林子衿一刀劈成兩半,然后變成冰雕,就連血都沒有流淌出來一點。

        這才是真正的速凍。

        一個刺客,暗戳戳的在旁邊,一刀刺向林子衿肋下。

        這一手,彩衣在戰斗中經常使用!

        刺客刀順著肋下刺入,直接刺進心臟,力求一招斃敵。

        林子衿剛剛雙手持刀去劈那盾戰,看上去面對刺客這一擊已經無能為力。

        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完全徹底的超出了這刺客的認知。

        因為林子衿在須臾間,竟然消失在他的眼前!

        這太不合常理了!

        怎么可能有人移動得如此之快?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他的一顆頭顱就已經飛上天空。

        “呀!”

        一聲驚呼,在一旁發出。

        那是一個持著刀的女子,她真的是被嚇到了。

        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她看得更加清楚!

        在刺客的刀即將刺到林子衿身上的那一刻,林子衿是憑空消失的!

        她甚至完全沒能看出對方做出任何動作。

        這詭異的一幕,徹底嚇呆了這個刀客。

        咔嚓!

        林子衿面無表情的一刀將這女子砍翻。

        隨手一揮,直接用手再次拍飛一支箭。

        大步流星的朝著那且戰且退的弓箭手沖過去。

        還想跑?

        林子衿的眼神中露出無盡冰冷之色。

        這群人簡直就是一群毫無人性的殺手。

        拓荒者都是這樣的嗎?

        為了一頭棕熊,不問青紅皂白,毫不猶豫的就要出手殺人?

        此刻那弓箭手已經徹底懵逼了。

        他真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強大。

        能干掉那頭棕熊,說明那少女實力相當強勁,怕是有大宗師級的戰力了。

        倒是沒想到林子衿有這么年輕,畢竟修為高深的人,大多看上去都不老。

        尤其女人。

        修煉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自己那張臉。

        可他們隊伍當中,無論那盾戰,還是劍客,還是刺客……全都是初級大宗師啊!

        這種境界的強者,竟然被人家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一刀一個?

        太可怕了!

        弓箭手現在哪里還有什么心思,一心想著逃離。

        可身后那人,卻是距離他越來越近了。

        幾乎眨眼之間,林子衿就已經追過來。

        弓箭手嚇得一聲大叫,扔掉手中的弓和箭,連轉身都來不及,背對著林子衿跪在地上:“饒命……”

        后面的話還沒等說出口,一顆頭顱就已經被斬落到地上。

        頭顱跟身體迅速的變白,眨眼之間,變成了冰雕。

        林子衿一口氣干掉對方一支小隊,眼中的冰冷緩緩退去。

        沖著那弓箭手的尸體呸了一聲,轉身就走。

        回到那頭大棕熊身邊,將它裝進空間指環。

        指環里面有點擠,但還好,這段時間他們這些人都消耗掉了一些物資。

        然后又將各自身上相對較差的那些東西,存放在了小白剛剛買的那座莊園下面……小白用機器人挖出的一個巨大庫房當中。

        他們將那些資源分給身邊人不少,但還是有很多。

        現在這群人,都是不折不扣的超級富翁。

        這時候,林子衿回頭看了一眼弓箭手那個方向,幽幽說道:“你既然從一開始就沒出手,那就不要在那猶豫了,我沒殺你,只是因為你沒出手。不然的話,你早就死了。”

        密林中,一個身形有些瘦弱的青年男子頓時冷汗直流。

        他是隊伍中的符篆師,高級巔峰,今年三十五歲,一身精神力已經達到三百九十九。

        想要沖擊宗師境界,但太難了!

        他能有這么高的精神力,還是因為這些年弄到了很多精神系的果實。

        可宗師那道桎梏,卻始終堅固得讓他絕望。

        為了尋求突破的機會,他臨時加入到這支隊伍中來。

        對于這群人見誰都想偷襲的理念他很是不認同。

        所以在剛剛的戰斗中,他一張符都沒放。

        一方面是他不想這樣偷襲別人,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他根本沒機會!

        林子衿的速度簡直太快了!

        如同妖孽一般。

        他根本就沒有得到任何有效的出手機會。

        以至于一群同伴全都死了,他還活著。

        這人眼睜睜看著林子衿說完那句話之后,越走越遠,身形漸漸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這才長出一口氣,臉上忍不住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

        他已經認出林子衿的身份了。

        高冷超兇,迷倒萬千少男的符龍戰隊絕美少女林子衿!

        但之前對她的了解,只局限于比賽。

        今天才突然發現,她是真高冷,也是真兇殘!

        殺人不眨眼啊!

        嘆了口氣,這符篆師一臉失落的站起身,將那些人挨個掩埋,同時自然拿走了那些人的空間指環。

        他決定離開了。

        這里太危險,根本不是他一個高級符篆師能混的地方。

        還是離開好了。

        只是林子衿大殺四方那一幕,一直留存在這人的腦海中,時常被噩夢所驚醒。

        永遠都沒法忘記了。

        這個秘密,他也一直沒有說出去過。

        因為他知道,對方當時,真的是因為他沒出手,在放他一馬的。

        ……

        ……

        彩衣感覺自己天生就是干這個的。

        她這一路走來,幾乎沒有遇到任何危險。

        各種各樣的次元生靈,包括從來沒有出現在圖譜上的那種,她全都遇到了。

        他們來這里,還真不是為了戰斗,純粹就是為了拓荒給學校賺積分的。

        當然,如果有戰斗的機會,彩衣也不太介意。

        但作為一個刺客,更應該磨礪的是她的藏匿和潛行的本領。

        雖然經常莽,但彩衣并不是一個沒腦子的姑娘。

        莽是因為可以莽。

        不可以的時候,當然還是要做回她的刺客的。

        當天晚上,彩衣選擇了一個安全的地方,鉆進睡袋休息一晚。

        第二天一早,她繼續上路。

        她選擇的這個方向,看上去似乎并沒有任何人踏足過。

        繼續深入的過程中,她突然間感覺有點不對勁。

        身為一個刺客敏銳的直覺,仿佛有一種淡淡的危險氣息籠罩著她。

        這讓姬彩衣感覺到有些奇怪,如果這危險氣息來自旁人的話,她早就應該發現才是。

        她走的這個方向,至少在她來到這里的時候,還是并沒有前人踏足的。

        所以,這危險,應該來自于這次元空間本身。

        做出這個結論之后,彩衣整個人都變得更加謹慎起來。

        她身形飄忽,緩步游走于這片山區中,尋找著那危險氣息的源頭所在。

        但并不好找!

        那種危險的氣息,雖然始終籠罩著她,但想要把它找出來,卻非常困難。

        這時候,前方有隆隆水聲傳來,那邊像是有一個瀑布。

        姬彩衣小心翼翼的往那邊接近過去。

        攀上一座山頭之后,眼前豁然開朗!

        這座小山從她來的方向看起來一點都不高,可到了山頂之后,往前一看,卻是有一種輕微的眩暈感!

        因為她的眼前,是一片幾乎垂直下降的懸崖!

        那懸崖距離地面,足有七八千米!

        往遠處看,蒼茫大地,映入眼簾。

        一道巨大的瀑布,就掛在她腳下不到三百米的地方,一條河流,從另一個方向流淌過來。

        那隆隆的水聲,就在她的腳下!

        彩衣有些不敢置信的回頭看去,一片綿延起伏的群山,就是她來時的路。

        再回過頭,看看腳下三百米的巨大瀑布,讓她有種如同站在兩個世界中間的感覺。

        就在這時,心頭的那股危險變得更加清晰起來。

        嗖!

        彩衣的身形驟然一閃,直接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她剛剛站立的地方,被一股寒氣直接凍成白色!

        鏘!

        彩衣手中的暗月之刃直接斬在一個極為堅硬的物體之上。

        雖然根本沒看清楚那是什么,但彩衣卻是確信,那東西,絕對就是剛剛襲擊她的。

        也是造成她心頭警兆的根源!

        那是一個什么玩意兒?

        彩衣這一刀斬上去之后,整條手臂都被震得有些發麻。

        一個幽靈閃現閃出很遠之后,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手中這把暗月之刃,心中猛的一震!

        這把產自小宋家的極品武器,竟然被崩出一個豁口來!

        之前在天湖圣地,她也得到了兩把大宋家出品的刺客專用武器。

        但因為她更喜歡暗月之刃的造型,感情比較深,一直也就沒舍得更換。

        結果沒想到,以她目前這種境界跟實力,一刀斬下去,不但沒能傷到那東西,居然還讓暗月之刃崩了個豁口……

        嗖!

        這時候,那道細小的影子再次向她電射而至。

        那速度真的是太快了!

        快到彩衣這種以靈敏見長的刺客都幾乎沒能回過神來。

        好在關鍵時刻,之前積累下來的戰斗經驗,還是讓她本能的一閃身。

        就在這一瞬間,身上的被動激活防御符竟然直接被激活了!

        嗡!

        白牧野最近剛剛給她們更新的大宗師級、大師品質的被動激活防御符發揮出了恐怖的威能。

        電光石火間,彩衣根本來不及想別的,狠狠揮動手中兩把暗月之刃,猛的往下一切——

        鏘!

        鏘!

        又是兩聲金鐵交加的巨響。

        這兩刀,就如同斬在了最為堅不可摧的金屬上一樣。

        彩衣一雙手臂震得幾乎就要不能動彈了。

        這種感覺簡直太糟糕了!

        她不但兩條胳膊生疼,就連五臟六腑都跟著翻騰起來。

        竟有種想要吐血的感覺!

        她突然間想起小白說過那句話:不行就趕緊跑……

        這種時候,如果繼續遲疑下去,她很有可能會吃大虧!

        趁著被動激活防御符還在時效期內,彩衣轉頭就跑。

        轟!

        一股可怕的寒氣,瞬間往她身上籠罩過來。

        即便有被動激活防御符爆發出的光幕,彩衣依然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哆嗦。

        這生物太恐怖了!

        她從空間指環里面,又取出了一張被動激活防御符。

        雖然早就知道這符篆的作用神奇,但徹底認清楚這符篆的價值,還是第一次。

        這時候,她也已經看清楚攻擊自己的那東西是什么了。

        一條只有筷子長的藍色小蛇!

        次元生靈生物圖譜上面,從來沒見過它的身影。

        也就是說,這又是一個新物種!

        而且還是一個強大無匹的新物種!

        以彩衣目前的境界跟戰力,完全無法與之匹敵。

        轟轟轟!

        那藍色小蛇似乎知道她要跑,竟然接連在彩衣前方布下三道帶刺的冰墻!

        彩衣整個人都有些呆住了。

        這算是什么?

        神通?

        法術?

        一條藍色小蛇,竟然擁有這種手段?

        會神通,防御還強大得離譜……這究竟是一條什么蛇?

        彩衣嘗試著對那帶刺的冰墻揮出一刀。

        一道刀氣瞬間而至。

        轟!

        強大而又凌厲的力量,劈在那帶刺冰墻之上。

        咔嚓!

        裂開一道淡淡的縫隙。

        彩衣當下再無猶豫,一個幽靈閃現,就轉向了另外的方向。

        一道冰墻想要破開,都至少需要十幾道剛剛那種攻擊,更別說三道了!

        而她剛剛那種攻擊的強度,如果落在一座小山上,差不多能一刀削平一座小山的山頭!

        那條恐怖的藍色小蛇,實在太可怕了!

        轟轟轟!

        又是幾道帶刺的冰墻,接連出現在彩衣幽靈閃現的路上。

        彩衣也是怒了,被這條藍色小蛇激發出了全部的潛力。

        終于從兩道冰墻之間的縫隙,鉆了出去。

        然鵝……

        她所面對的方向,是那瀑布所在的……懸崖!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劍王傳說
    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我的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