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31章 那鹿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31章 那鹿呢?字體大小: A+
     
        那就……再摸一下!

        司音的小手,輕輕撫摸著大青狼的腦袋。

        大青狼兇戾而又緊張的眼睛里,漸漸變得充滿了疑惑。

        這只兩腳怪在干什么?

        她竟敢這樣摸我?

        狼王不要面子的嗎?

        不過……怎么有點挺舒服的?

        大青狼感覺內心充滿了羞恥。

        它居然會覺得被人撫摸腦袋挺舒服?

        這太丟狼了!

        而隨著司音的撫摸,大青狼那繃緊的身子,也漸漸松弛下來,到最后,居然情不自禁的瞇起了眼睛。

        甚至有點想要隨著她的手,動一動自己的腦袋。

        想蹭是怎么回事?

        大青狼努力睜開眼,心中充滿不解。

        可最終,還是放棄了探究。

        因為被摸頭,確實很舒服。

        司音也很開心。

        她從來都是被摸頭的那個,現在終于可以翻身做主了!

        這種感覺簡直不要太痛快。

        “喂,大青狼,要不……你跟我走吧?”

        司音想到小白哥家里那只大鵝,心說如果我帶著一頭狼回去,會不會顯得更威風一點?

        跟你走?

        我是狼王啊!

        有靈智,且智商不低的大青狼第一時間理解了這只從未見過的兩腳怪話里表達的情緒。

        它其實很想拒絕的。

        喉嚨里低吼一聲。

        “哇,你答應了?真好!”司音頓時一臉開心,小手拍了拍大青狼的腦袋,“走吧,咱們一起去拓荒!”

        這只大青狼自己都沒搞明白,它為什么會心甘情愿的跟著這個兩腳怪走了。

        或許是因為對方身上的血脈力量它無法抗拒?

        或許是因為如果不聽話對方就會殺了它?

        嗯。

        反正不是因為被摸頭摸得舒服。

        司音拎著大宋家打造的極品裂天錘,帶著這頭大青狼,繼續朝著那個方向深入。

        同時也在很認真的做著各種記錄。

        當然,記錄這些東西不難,身上都有隨身智腦。

        看上去,這拓荒之旅,似乎也沒多可怕嘛。

        司音想著。

        與此同時,距離她不到三百里的一處山坳里面。

        一群青年拓荒者,正在跟一群可怕的生靈對峙著。

        準確的說,是這群青年拓荒者,被一群他們從來沒在次元生靈圖譜上見過的生靈包圍著。

        乍見到這群生靈的時候,這群青年都很興奮。

        他們一共有十二個人,為首的一人,是一名強大的盾戰,一身修為,已經到了高級大宗師境界。

        有這樣一個跟坦克似的盾戰守在身邊,他們簡直無所畏懼。

        除非遇到神級生靈,否則沒什么東西能突破這個強大的盾戰劃下的防御線。

        除此之外,他們還有四個中級、四個初級大宗師,另外還有三個,都是高級符篆師!

        他們并非是飛仙星人,這次來飛仙,是為了另一個任務,正好趕上古琴城發現新的次元空間,于是打算順便過來賺點錢的。

        一般的次元空間拓荒,收入并不會特別高。

        但作為外快,大家也都不會拒絕。

        可一旦發現新物種……那種次元生靈突破上面沒有的東西,那價值可就大了!

        要是這些新物種還有很大的價值——比如身上材料可以制符,比如肉質鮮美,那么他們能拿到的獎金,絕對會讓他們這群人開心半年!

        所以一開始,這群人都非常興奮,將視頻、照片、文字介紹等資料,第一時間做好了標記!

        就算之后可以別人也發現,但離開次元空間之后,大家將資料上交之后,最大頭的獎金,肯定會發給第一個發現的人。

        這也是次元空間拓荒的規則。

        但這,同時也是造成很多拓荒者相互殘殺的原因之一!

        因為只要干掉了對方,那么……不管是不是你先發現的,都變成了我先發現的。

        太多人沒辦法拒絕這種誘惑。

        所以那軍官才會在小白他們進來之前專門提醒一下。

        這種生靈,外形很像是麋鹿,看上去似乎人畜無害的樣子,可它們的身上長滿了黑色鱗片,頭上的角也鋒銳如刀。

        關鍵這并不是一群擅長物理攻擊的東西,這群可怕的生靈,竟然是一群噴火怪!

        最初一個中級大宗師境界的靈戰士上去試探,結果被一頭“黑鱗麋鹿”嘴巴里吐出來的一股火差點直接燒死!

        那火焰并非凡火,極為可怖。

        因為正常情況下,到了中級大宗師這種境界,普通的火焰根本就不可能傷到他。

        高級大宗師級境界的盾戰上去用盾牌硬抗了一下,那盾牌瞬間被燒得通紅,若不是盾牌的把手耐受高溫,他甚至可能直接把盾牌給扔出去!

        隨后那頭噴火的麋鹿被盾戰狠狠砸了一下……當時那面盾牌還燒的通紅。

        盾戰滿心以為能一下子把對方給砸死,可沒想到,當他盾牌砸過去的一瞬間,對方竟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橫過身子,用那長滿黑色鱗片的屁股硬生生承受了他盾牌一擊。

        結果……屁事兒沒有!

        只是被砸得退出去幾十米遠,發出一陣憤怒的叫聲。

        接著就又蹬蹬蹬跑回來,朝著他噴火。

        還是隊伍中所有人一起努力,好容易干掉一頭黑鱗麋鹿,這才讓這群可怕的生靈暫時停止了進攻。

        但卻依然包圍著他們。

        很顯然,這群看著人畜無害但卻十分恐怖的生靈,都很憤怒,而且都記恨上了他們!

        這就讓人有些頭疼了。

        如果一直被圍在在這里,他們這群人十有八九沒有好下場。

        “想辦法殺出一條路,咱們沖出去。”盾戰看了一眼被燒傷那位中級大宗師,“你怎么樣?”

        “沒事,上藥之后好多了,放心吧,我不會扯后腿的。”中級大宗師聲音有些低沉的說道。

        拓荒的過程中,總會出現這樣或是那樣的意外,他們其實也早都已經習慣了。

        “好,那我數一二三,然后大家同時朝著兩點鐘的方向沖!”盾戰低聲道。

        這時候有人問到:“那個方向,是高山啊!”

        另一個人罵道:“廢話個屁,那座山上有一大段懸崖,只要我們占領那處高地,就可以居高臨下對付這群怪物了!”

        這支團隊也不是才組建,最后加入的隊員也已經超過五年。所以彼此都特別熟,也非常信任。

        小小的爭議了幾句,盾戰小聲道:“一、二……三!沖!”

        轟的一下,他身上猛然間爆發出一股可怕的氣勢,高級大宗師的場域轟然散發出來,朝著兩點鐘方向,黑鱗麋鹿看上去最密集的地方直接沖了過去。

        那邊十幾頭巨大的黑鱗麋鹿幾乎在一瞬間,就開始沖著盾戰瘋狂噴火。

        盾戰手中的大盾再次展開,如同一面大傘,第一時間將那些火焰當中。

        接著,弓箭手、刺客、符篆師……同一時間出手!

        其中一個符篆師專門負責輔助,將各種輔助系的符篆打在這群人身上。

        另外兩個符篆師,則打出控制、遲緩等符篆,試圖去影響那些黑鱗麋鹿。

        在這群人協同合作之下,盾戰第一時間將黑鱗麋鹿形成的包圍圈撕開一道口子。

        大聲怒吼道:“沖!”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緊跟在盾戰身后,瘋狂的往外沖去。

        轟隆!

        轟隆!

        這群大宗師的攻擊,也想當兇殘。

        黑鱗麋鹿那一身鱗片的防御雖然無比強大,但它們還沒到那種刀槍不入的地步。

        而且被人發現,它們的弱點在脖子那里。

        那地方的鱗片看上去顏色有些淺,若是強力攻擊那個點位,很快就會破防!

        “它們的弱點在脖子上,看那鱗片顏色不同的區域,打那里!”盾戰大聲厚著,雙手持盾,拼命擋著那恐怖的高溫,同時也瘋狂拍擊著那些黑鱗麋鹿。

        就在這時,隊伍后面,突然間發出一聲慘叫,一個高級符篆師,稍微慢了兩步,被七八頭黑鱗麋鹿圍著噴火!

        他身上雖然打了防御符,但在那恐怖的火焰之下,高級的防御符連三秒鐘都沒能撐過去,就被破掉。

        接著那高級符篆師整個人一瞬間就成了個火人,在火焰中發出凄厲的慘嚎。

        有兩人想回頭救援,沖在最前面的盾戰怒吼道:“不要命了嗎?快沖!沖出去!”

        這時候,又有一個初級宗師,因為猶豫要不要救人,被三四頭黑鱗麋鹿給盯上。

        結局自然不用多說,這個初級宗師,也被燒死了。

        剩下十個人,好容易沖到山頂上,面對窮追不舍的一群黑鱗麋鹿,占據了制高點的這群人瘋了一樣向下傾瀉攻擊。

        饒是如此,雙方依然對峙了兩個多小時。

        等到最后黑鱗麋鹿退去的時候,剩下這十個人全都已經累得精疲力竭。

        如果黑鱗麋鹿再堅持一會,說不定真能打上去!

        這群人全都沉默著。

        氣氛十分凝重。

        他們不是從來沒有死過隊友,但那也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

        而且當時的情況跟現在也不一樣。

        這次進入次元空間拓荒之前,誰都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

        區區一群麋鹿一樣的生靈,竟然讓他們損失了兩個弟兄。

        其中一個還是高級符篆師!

        “看來我們這次拓荒,還是有些太大意了。”盾戰緩緩開口,看著眾人,“這件事,責任在我,回頭他們的家人撫恤金,我一個人來出。”

        “老大,你說什么屁話呢?沒人愿意看見這種情況出現,而且進來拓荒也是我們大家所有人一起決定的。憑什么讓你一個人掏錢?我們大家一起!”

        “是啊老大,別這么說,我們都很難受,但這件事不能說是誰的錯。”

        “是咱們所有人都大意了,覺得古琴城這種城市上空發現的次元空間,不可能有什么危險。”

        盾戰眼圈微紅,長嘆一聲:“我們都犯了經驗主義的錯誤,都以為這種城市上空出現的次元空間沒多危險,可卻忘記了,這次元空間,已經在這里存在了八千多年了!像這種不為人知,也沒有被神族激活的次元空間恐怕還有很多。”

        “老大,要不咱們放棄吧。”一個高級符篆師建議道:“這才兩天不到,咱們就損失了兩個兄弟,而且咱們現在,恐怕連整個次元空間的百分之一都沒有探索清楚。我覺得,咱們很可能是遇上那種傳說中的硬骨頭了。”

        盾戰看了他一眼,沉聲道:“放棄……你甘心嗎?就拿著一個被我們命名為黑鱗麋鹿的資料出去領賞金?你們大家甘心嗎?”

        盾戰的目光在每一個人臉上掃過,將每個人的神態盡收眼底。

        很顯然,大家都不怎么甘心。

        畢竟以他們這支團隊的實力,完全可以做得更好!

        甚至交出一份完美地圖,完美生物圖譜,得到拓荒的最高獎金也不是不可能。

        “所以大家都別慌……”

        這盾戰正說著,突然間聽見山下一陣大亂。

        他們已經很熟悉的黑鱗麋鹿的憤怒叫聲接連不斷的傳來。

        “有人來了!”盾戰頓時站起身。

        “下去看看!”有人建議道。

        “不行!”盾戰瞇著眼,沉聲道:“現在下去不合適!”

        “為什么?難道那些人還能跟我們打起來不成?”

        “我怕我們再度被黑鱗麋鹿給包圍了!”盾戰看了那人一眼,道,“這首次發現人的記錄,一定是我們的,沒人拿得走,所以,你們慌什么?”

        那人撓撓頭,想想也是。

        這群人坐在山崖上,都在心里想著,不知是哪支團隊也發現了黑鱗麋鹿,估計用不了多久,也會朝著這座山上跑吧?

        只要對方的隊長不傻,就一定會往這邊跑!

        至于說打?

        這位盾戰和他的一群兄弟們根本不信。

        除非說來的人是神級大佬。

        可整個拓荒者的群體都沒有幾個神級大佬,那種境界的大能,哪有這么閑?

        山下。

        白牧野皺著眉頭看著這群跟平頭哥似的黑鱗麋鹿,他看見了一頭黑鱗麋鹿尸體,甚至看見兩具燒焦的骸骨,準確的說,是只剩下極少部分的骸骨。

        如果不是地面上有燒焦的人形黑印,他甚至不能第一時間認出那是兩個被燒焦的人。

        “看來在我之前就已經有人來到過這里,并且跟這群怪物打了一架,好像……還吃虧了?”

        白牧野嘴里嘀咕著,然后看著不遠處剛剛被他幾張劍符干掉的七八頭黑鱗麋鹿,以及依然圍著他準備隨時噴火的三四十頭。

        有些不耐煩的說道:“給你們一個機會,趕緊滾,我不想標注了你們,回頭人家一進來,發現你們整個群族都絕種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騙人呢。到時候第一個發現你們的人回頭被質疑的時候,還不得哭啊?”

        可惜他的話沒什么力度,哪怕他一眨眼的攻擊就干掉了對方七八頭,但這群黑鱗麋鹿依然死死的圍著他。

        并且隨時可能會向他噴出火焰。

        不得不說,這些火焰挺恐怖的。

        一開始他用的是大宗師級大師品質的無屬性防御符,在被火焰包圍的一瞬間他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因為那火焰的高溫竟然隱隱透過他的防御符,雖然傷害不到他,可卻有點嚇到了他。

        于是小白很是干脆果斷的給自己補了一張水系激流盾符,又覺得不太靠譜,加了一層冰霜護甲。

        這下感覺終于沒問題了,然后從容的用劍符干掉了對方好幾個。

        激流盾符和冰霜護甲依然在他身上,但這兩種符篆的品質說起來并不是特別高。

        雖然是大宗師級,但品質全都是下品。

        只要被對方的火焰多燒一會,還是會被破掉。

        所以白牧野決定速戰速決,既然不退,就都干掉好了。

        至于會不會因此絕種……絕就絕吧,反正次元生靈殺入人類世界也是一個災難。

        隨后,小白往自己身上奶了一張速度符、一張力量符、一張敏捷符、一張飛行符、一張耐力符、一張攻擊增強符、一張激流盾符、一張冰霜護甲符。

        那群會噴火的傻憨憨就這么呆呆的看著白牧野身上不斷亮起一道道光芒。

        都不知道趁機對他發起個攻擊啥的。

        “一群白癡,絕種了也活該。”白牧野嘴里嘀咕著,瞬間發動攻擊。

        因為不想引起太大的動靜,他這一次用的是劍符,目標就是這群黑鱗麋鹿的脖子。

        作為一個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白牧野的精神感知能力遠勝過那些靈戰士。

        他見到這群黑鱗麋鹿的第一眼,就看出那它們的脖子是弱點。

        因為這群黑鱗麋鹿總是習慣把下巴往下壓得低一點,很明顯就是在護脖子。

        接下來小白就像是一個人形坦克一般,猛然間沖向黑鱗麋鹿最多的方向。

        渾身上下翻飛著的十幾張劍符,頓時化作一道道光芒,朝著這群黑鱗麋鹿,發起了絕殺式的攻擊。

        山上那群人這會全都有點懵,他們竟然聽見了山下一群黑鱗麋鹿在哀嚎,在慘叫?

        這特么是什么情況?

        難道真有神級大佬出現了?

        一群人臉上都露出驚疑不定的目光來。

        他們突然有點緊張起來。

        他們曾在那里留下大量的戰斗痕跡,來人不可能不知道有人捷足先登。

        如果來的真是一個神級,想要獨占這“首次發現”,他們可就危險了。

        “咱們走,從這邊下去,趕緊離開這!”盾戰一臉嚴肅的豎著。

        其他人這會兒也全都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沒人出聲反駁,一個個站起身,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山下黑鱗麋鹿的慘叫聲停止了。

        原本喧囂的場面一下子安靜下來。

        靜得讓人有些心悸。

        這群人頓時都有點害怕起來。

        如果山下的戰斗結束了,對方想要追蹤他們,那么就算他們現在立即就跑,恐怕也是跑不出多遠就會被人給追上。

        他奶奶的,山下那群人那么厲害嗎?

        一群人都覺得有點頭皮麻煩。

        盾戰的臉色無比凝重。

        可等了半天,一點動靜都沒有。

        并沒有人上來找他們的麻煩。

        這是遇到一個講究人?

        一群人面面相覷,相互對視一眼。

        “要不……下去看看?”有人建議道。

        盾戰想了想,點點頭:“下去看看吧!如果人家想找咱們麻煩,早就上來了。還不如我們主動一點。”

        隨后他叮囑道:“一會見到人家,大家都客氣點。”

        “放心吧老大。”

        “知道。”

        “要真神級大佬,必須客氣啊!”

        一群人猶豫著,慢慢的下山。

        等到他們下山之后,一個個卻全都傻眼了。

        因為這山下,一個人也沒有不說,那些黑鱗麋鹿的尸體……也全都不見了!

        地面上有大量血跡,證明了剛剛的戰斗有多慘烈。

        配合他們印象中那凄厲的慘叫聲,可以判斷出那群黑鱗麋鹿基本上都被人干掉了。

        那鹿呢?

        被吃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鋼鐵皇朝農家小媳婦我的老千生涯小青銅你別慫我家後門通末世
    劍王傳說大明最后一個狠人神級大魔頭聖者降臨權少,你老婆要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