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21章 回歸祖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21章 回歸祖龍字體大小: A+
     
        一群上官家的人全都敢怒不敢言,畢竟這位是整個家族輩分最高的老祖宗了,別說年輕的,就連很多老輩人物都沒見過這位出關。

        如果不是這一次家族面臨生死劫,別說上官風這種輩分高得嚇人的老祖宗,就算兩三百年前的一些老祖都不會輕易出關。

        上官風深吸一口氣,看著下面那群人,一臉失望的道:“你們都是我的子孫后代,我沒奢求我的后代能優秀到天際去……畢竟我本身也不是那種優秀到冠絕一個時代的人物。但我希望你們都能有最起碼的智商!”

        下面一群人全都嘴巴緊閉,不敢多說什么,但心中卻多少是有些不以為然的。

        關鍵他們真的沒見過一尊帝出手是什么樣的,更想象不到帝之威到底有多可怕!

        莫說帝級,就連準帝這個境界的人出手,他們都幾乎沒見過。

        什么翻天覆地,移山倒海……這種事兒大家都跟聽神話故事似的。

        沒有見過,自然就很難生出那種法子內心的敬畏。

        所以白楚月這尊女帝降臨,他們怕歸怕,但在最后發現沒事兒的時候,心里面都在所難免的,會生出一些怨念來。

        這實際上,也是人之常情了。

        畢竟每個人的心里面,都有一股十年河東十年河西的不平氣。

        遇到羞辱和欺負又不敢反抗的時候,這股不平氣總會輕而易舉的爆發出來。

        上官風這群老輩都是見過世面的。

        他們沒見過帝出手,但至少都清楚一尊準帝有多強。

        那白家女帝身上一點氣息就壓制得他們連喘息都費勁,還敢對人家動手?

        簡直就是個笑話!

        “罷了,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以后莫再說什么報復這種話。”上官風嘆息一聲,擺擺手,有些意興闌珊。

        他現在突然間理解過去很多老朋友,為什么在踏入神級之后,基本上都會離開家族。

        原以為那些人是出去尋求突破的機會,可現在想來,未嘗不是想要跟家族割裂開來!

        有家族作為羈絆,一旦遇到類似今天這種事情,是出現還是不出現?

        不出現,心中那股氣難平,念頭不通達。

        出現?出現一個不小心,幾百上千年苦修瞬間毀于一旦!

        命都搭進去了還談什么成帝?

        尤其像他們上官家這種,千百年來,不知毀掉了多少驚才絕艷的年輕天驕,毀掉了多少曾風光一時的家族。

        白家女帝降臨這種事,如果不能迅速解決,一旦這消息被那些仇家知道,他們還會有好?

        “老祖宗,難道我們家族,就這樣任由人家欺負嗎?”一個嫡出的家族晚輩,突然間忍不住大聲喊道。

        其他人盡管都沉默著,但可以看出,他們對這句話是認同的。

        因為沉默,很多時候都代表著默認。

        上官風呵呵一笑:“任由人家欺負?那你們想要怎樣?等人家走了在這里叫嚷?說要報復?”

        他的神色漸漸轉冷,銳利的目光掃過眼前這群家族的嫡出子弟:“我們這個民族,有一句非常古老的話,叫會咬人的狗不叫。你們很多人,連狗都不如。”

        “你們更不明白一尊帝意味著什么!”

        “想報復?行啊!在心里想就可以了啊!”

        “有朝一日,你們成帝,大可以找上門去,將今天所受的一切恥辱,全部報復回來!”

        “到那時,你們可以很驕傲的說一句,當年我的先祖們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做到了!”

        “那個時候,你是整個家族最大的驕傲,是最耀眼的那個存在!”

        “可現在……”

        上官風瞇著眼,望著遠方天穹:“現在你們還是先想著,要怎么面對接下來,不計其數仇家的報復吧!”

        白楚月的星艦在離開的時候,收到了一條神圣皇室發過來的信息。

        是一段文字信息,措辭非常溫和,像是生怕一不小心就激怒了這尊女帝似的。

        大意是歡迎女帝降臨神圣帝國,皇室那邊想招待一番,略盡地主之誼。同時詢問是否有人激怒了女帝,神圣皇室這邊有什么可以效勞的。

        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白楚月看過之后,理都沒理,直接讓星艦進行空間跳躍,離開了這里。

        雖然沒回應,但神圣皇室這邊卻是一點都沒有生氣。

        反倒所有人,全都松了口氣。

        神圣帝國的皇帝,一個看上去很英俊儒雅的中年人,看著身邊一個虎背熊腰的健碩青年,輕輕說道:“感覺怎么樣?”

        “孩兒長見識了!”青年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笑意,“之前還是有些坐井觀天想當然了,沒想到一尊帝的威勢,竟然如此之強!父皇,咱們皇族不是有個祖先……也早已經?”

        “哎,那位先祖,已經離開太多年。他沒回歸,我們就不能當做自己有這樣一個后盾。”神圣帝國的皇帝微笑著,看著青年,“所以,我兒繼續努力吧,父皇等待你一鳴驚人的那一天!”

        青年點點頭:“有父皇給孩兒做后盾,孩兒肯定一往無前!”

        神圣皇帝哈哈大笑起來:“朕等著那一天的到來!”

        青年猶豫一下,嘆息道:“可惜了這一屆聯賽冠軍的成員。”

        “不可惜。”神圣皇帝微微一笑:“那些人即便沒有離開,也不是我們的人。”

        “父皇的意思是上官家……”青年的眼里,閃過一絲寒光。

        神圣皇帝搖搖頭:“何須我們?你難道沒聽說過落井下石、墻倒眾人推?”

        “父皇的意思是?”青年看著神圣皇帝。

        “朕哪里有什么意思?呵呵,萬般因果,都是他們自己種出來的。朕這些年來放任他們,就是在等著這一天的到來!不讓他們瘋狂的膨脹,哪里會有今天?這些古老的世家隱族,早就該被歷史所淘汰掉了!在神圣帝國的疆域內,只能有一個聲音是有效的,那就是皇室的聲音!”

        青年聽了,認真點點頭,他知道,自己出了不斷突破之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所以,必須要加倍努力才行!

        “那白牧野,難道真的已經進入宗師境了?”青年突然想到什么,看著神圣皇帝問道。

        “這個不好說,根據我們在天湖星那邊傳遞回來的消息看,應該是這樣。他所表現出的那種戰力,不像是高級符篆師駕馭宗師級符篆能達到的層次。”神圣皇帝沉吟著說道,然后看了一眼青年,“不過這些你無需想太多,只要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

        “我明白,父皇!那孩兒先退下了!”青年沖著神圣皇帝一躬身,然后退下。

        就連神圣帝國的人都不清楚,他們的帝國中,竟然存在著這樣一個皇子。

        關長生,神圣帝國沒有注冊的一名皇子,知曉他身份的人,整個帝國加起來,不超過一百人。

        其中絕大多數都還是皇族人。

        他生下來,就是一個天賦卓絕到令人恐懼的頂級天驕!

        過妖易折。

        關長生從小就多災多難。

        很多甚至都是那種無妄之災。

        但他所表現出的天賦,也太過驚人。

        在被皇室藏了二十幾年之后,終于成長起來。

        今年二十六歲,已經是一名宗師級的符篆師!

        全系!

        幾乎所有知道他的人,都在等待著這個絕世天驕的崛起。

        當他真正成長起來的那一天,所有人,必將因為他的存在,而感到震撼!

        上官家出事的消息,終究還是沒能瞞得住。

        有神圣皇室、滄海帝國以及不計其數當年曾經被他們坑過的家族和個人在暗中推波助瀾,想安生下來都難。

        原以為終于渡過了女帝這一劫,可沒想到,白家女帝那一劫,對上官家來說,不過是災難的開始罷了。

        就像是走霉運一樣,整個上官家開始了倒霉之路。

        先是跟上官家有關的那些家族,一個個受到猛烈的攻擊!

        這種攻擊并非單純的來自于武力上的攻擊,更多的……是來自商業上的兇猛打擊!

        仿佛有一條條看不見的大鱷魚,正在圍著整個上官系。

        歐陽星琪和那六只葫蘆娃……嚴格的說是七只,還有死去的包銳……他們背后的家族,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了什么的時候,就已經遭遇了接連的打擊。

        不過很快,打擊他們這些家族的人,便停下手,將目光轉向其他跟上官系有關的那些勢力。

        這股風波,也迅速蔓延到了上官家族內部。

        上官風當天所料一點都沒錯,他們這個家族,多年來積累的無數仇敵,精準的抓住了這個空檔,對他們發起了猛烈到難以想象的攻擊。

        “他們以為死幾個人就能平息一尊女帝的怒火,顯然是太天真了。”

        已經回到祖龍帝國疆域的星艦里,白牧野正在拍著老祖宗的馬屁。

        白楚月看了白牧野一眼,淡淡道:“這明明都是你干的事情,怎么往我身上推?”

        白牧野笑嘻嘻的道:“沒有老祖宗給我當后盾,我就算這么干,也得有人信啊?”

        沒錯,在神圣帝國的短短時間里,白牧野一點都沒閑著。

        讓身上的高級智能入侵到了上官家的網絡當中,然后精準的找到了他們的那些仇敵。

        這件事說起來挺好笑的。

        上官家的絕密檔案里,竟然無比詳細的記載了他們無數年來做過的每一件見不光的事情!

        或許從來就沒想過那些東西會被人給破譯掉,所以那些檔案詳細到令人頭皮都有些發麻。

        簡直太特么秀了!

        最遠的,可以追溯到八千多年前的戰爭年代,當年的上官家,就是依靠發戰爭財起家。

        最近的,就是這次針對白牧野和段家世子的這個局。

        記載這些東西到底有什么用?白牧野很快就發現了。

        并不是留著炫耀的,而是每一個這樣的局里面,幾乎所有幸存者的名字,藏身之地,甚至聯系方式……全都清楚無誤的顯示在那上!

        也就是說,上官家憑借超強的情報能力,這些年來,始終監控著幾乎所有敵人的一舉一動!

        而且每一個檔案都不是徹底封閉的,都是實時更新的!

        直到他們徹底干掉那份檔案上面的最后一個人,那份檔案……才會被暫時封存起來,打上另外一種標簽和記號。

        最近這份,關于白牧野和天湖世子段勇的局,給每一個人的結局,也已經做好了預設。

        在那上,七只葫蘆娃跟歐陽星琪八個小可憐,就是用來犧牲的!

        因為底子太干凈!

        因為他們從來沒有曝光過!

        所以,如果這樣一群年輕的帝國聯賽冠軍,跟祖龍帝國聯賽冠軍以及那群假的滄海帝國聯賽冠軍發生混戰……三方死傷慘重,甚至全軍覆沒,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歸來的路上,白牧野就把這份檔案,單獨發給了歐陽星琪。

        歐陽星琪看過之后,什么都沒說,只是默默的將這些資料又傳給了其他六只葫蘆娃。

        那六人看了之后,全都變得沉默異常。

        然后對上官家和他們自身所在的家族,徹底失望了。

        星艦進入到祖龍疆域之內,白牧野同樣也接到了不少祖龍這邊的消息。

        身邊人那些消息自不必多說,最有意思的,則是關于段元新的那個消息了。

        消息是小顧發過來的。

        還讓白牧野小小的意外了一下。

        因為在他印象中,皇帝應該挺不了這么久才對。

        他們這一趟天湖圣地之行,前前后后算下來,也接近兩個月了。

        眼看著就要到大學的開學季了。

        小顧應該正忙著如何做好一個新君的準備,怎么有時間處理這種事兒?

        “老大,你這是看不起我還是咋的?你要抓人,怎么不讓人通知我一聲?弄得當時差點打起來!不過還好,誤會很快就解開了。老大,下次再有這種事情,你一定要通知我一聲。即便我登基稱帝,但在我心里面,你永遠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的老大!”

        看到這消息,白牧野笑了笑,傻孩子,等你稱孤道寡一段時間,估計就不會這么想了吧?

        不過小顧居然也知道了段元新的事情,讓他多少有些奇怪。

        隨后接到老宋發過來的消息臭小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給我找活干,跑到天湖圣地也不安生,怎么還插手到人家家族內部事務當中去了?你是不知道,那個叫段元新的段家家主,對你簡直就是血淚控訴!說你們一群人,用陰謀詭計顛覆了他們段家,還要跟皇室申請政治避難……擦,被我們拒絕之后,又威脅說要毀了帝都。當時就我跟你師母兩人在場,差點就沒控制住他,幸好太子殿下得知星艦歸來,派人過來迎接,發現問題不對及時聯系了人。下次再有這種破事兒,你給老子說清楚!

        白牧野有些無語,給老宋發了個消息過去:“老師,我已經回來啦,段元新的事情,多謝老師了。”

        “謝個屁!回來就趕緊滾過來見我,跟我講講到底發生了什么!你不知道,現在就連皇室那邊都是一頭霧水,而且太子私下里讓人告訴我,說你回來就第一時間告訴你,已經開始有人在暗中上書,說你們隨意插手天湖段家內務,要讓帝國制裁你們呢!”

        白牧野愣了一下,這個他是真的有些沒想到。

        制裁我們?

        制裁我們什么?

        白楚月在一旁冷笑道:“這還不簡單?那天湖段家這么多年,在三大帝國這么可能連個據點都沒有?十有**是段元新通過一些手段,聯系到了他們在祖龍帝國這邊的人。”

        白家這位女帝老祖,強大的不僅僅是她的修為。

        智慧那也是一等一的。

        因為星艦距離紫云星還有很遙遠的路,白牧野直接聯系了小顧。

        “太好了,你終于回來了!”

        看見白牧野的投影出現在自己面前,身在皇宮,穿著一身常服的小顧眼中露出驚喜之色。

        白牧野在這邊,看著小顧道:“你那邊現在怎么樣了?”

        小顧眼神有些哀傷,聲音低沉的道:“父皇已經不在了,你們走后不久,他便徹底離開了。但齊王叔說,現在還不是公開的時候,畢竟這邊剛剛分封完畢。如果現在公開,我恐怕連帝位都坐不穩,那些親王們很可能順勢直接就各自建國了……”

        “老大,先不說這件事,等你回來再詳細說。天湖段家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小顧看著白牧野:“我們現在也只是把他軟禁起來……”

        白牧野微微一怔:“我當時給我老師發消息,應該都已經說清楚了啊?還有,你們在天湖段家那邊,莫非沒有情報來源?”

        小顧說道:“這個肯定是有的,但那些情報并不是特別詳細,也不是特別精準,只說了白家女帝降臨天湖星……你也知道,情報人員再強,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輕易進去的。”

        白牧野點點頭,然后將天湖圣地那邊發生的事情,跟小顧講述了一遍。

        小顧聽了之后,一臉震撼,看著白牧野:“不愧是我老大,你們簡直太威武了!好可惜,我不能跟你們一起……不過老大放心,我在后方給你守著,一些腦子有病的家伙最近上躥下跳,想利用這件事攻擊你們,都被我擋回去了。”

        白牧野看著他道:“你現在是太子李英,不是那個小顧了,說話注意點。”

        小顧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這不就在老大你面前嘛!對了,我能見見咱們那位女帝老祖宗嗎?”

        小顧的眼中,充滿期盼,他甚至一點都沒有掩飾自己心中的想法:“齊王叔還跟我說,只要她老人家肯說句話,我登基稱帝肯定就沒人敢反對了。”

        白牧野眉頭微微一皺,很是認真的看了一眼小顧:“太子殿下……”

        “老大你……”

        白牧野看著他:“你認真的嗎?”

        小顧愣了一下,隨即苦笑道:“老大我……”

        白牧野再次打斷他:“是你王叔的主意?”

        小顧苦笑了一下,卻是搖搖頭,道:“是我沒想那么多。”

        白牧野卻是根本不信,瞥了小顧一眼,道:“你告訴他,等我回去,我要找他談談!”

        “呃……好吧,也應該談談了。”小顧小聲道:“趁著你們家老祖宗在。”

        掛斷通訊器之后,白牧野有些感慨,小顧終究還是變成李英了!

        不管那試探是他的本意,還是齊王的意思,他肯定明白那句話意味著什么,但他還是說了。

        不過,說了也好,終究比憋在心里要好很多。

        而且小顧也算坦誠,沒有隱瞞帝國在情報方面的能力。

        白家女帝出現在天湖星,雖然算不上什么絕密,但這么快就被祖龍皇室這邊知道,也只能說,帝國的情報能力……很強!

        白牧野隨后去找白楚月說了這件事。

        “這沒什么好意外的,很正常,我既然公開現身,就是想要讓某些人以后少打你的主意。誰打你主意,誰死。”白楚月聽了之后,淡淡說道。

        “所以您不會為太子說話是吧?”白牧野問道。

        “我當然不會為他說話!我說話算怎么回事?”

        白楚月冷笑道:“一群小東西,還想利用我?他們又不是我的子孫后人,我憑什么要管他們?小白,你也不要管,即便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但想坐穩那個位置,還是要靠他自己!我憑什么站出來給他背書?那齊王也未必安的什么好心!怎么,我白家女帝一言可定祖龍帝位?那我為啥不干脆把你推上去?想要把白家拖下水!呸!”

        還好,這位女帝老祖宗也不是那種只懂修煉的人。

        白牧野放心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
    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天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