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20章 上官家低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20章 上官家低頭字體大小: A+
     
        別說,被白楚月這無比接地氣的女帝用這種玩笑的方式調侃幾句,眾人心中的那種緊張情緒頓時緩解了許多。

        因為接下來即將面對的場面,就連彩衣這幾人心中都忐忑的很。

        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這邊就這么幾個人,面對的卻是上官家這種龐然大物。

        關鍵身邊這位女帝剛剛還干掉了人家的準帝!

        現在卻帶著他們一群年輕人上門問罪……這種場景,放在過去,在夢里都不會出現。

        星艦的艙門開啟之后,眾人才突然發現距離地面還有一段距離呢,都在心里面嘀咕,這要怎么下去啊?

        一兩百米高,以眾人的修為,跳下去都輕而易舉。

        但這樣一來,那種氣場也就沒了。

        白楚月隨手一揮,天地間瞬間能量翻涌。

        然后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星艦開啟的艙門下面,開始出現了一道道純白的階梯。

        宛若實質!

        “走吧。”白楚月就這樣,牽著林子衿和歐陽星琪,身邊帶著姬彩衣和司音這四個少女,身后跟著白牧野一群人,就這樣一步一步,從那階梯走下來。

        酷斃了!

        這一瞬間,別說跟在白楚月身邊的這群年輕人,就連下面列隊迎接的那群上官家從老到少,心中全都忍不住泛起了滔天巨浪。

        這就是帝!

        若我也能……該多好?

        上官家這邊一群站在最前列的老祖感觸最深。

        他們是距離帝最近的一群人。

        但他們不是帝。

        所以此刻他們站在這里,面帶笑容的迎接著一尊帝的降臨。

        即便他們心里面都清楚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么,但在這一刻,卻依然得把全部的禮數做足了。

        不能有半點馬虎。

        上官家最古老的一名老祖,同樣是一名準帝境的大能看著走下來的白楚月,躬身施禮:“上官風,見過白家女帝!”

        沒有口稱前輩,因為實在叫不出口!

        論年紀,他比白楚月大太多了。

        白楚月輕輕點點頭,道:“你們上官家,倒是有心了。”

        “帝尊降臨,豈敢怠慢。”上官風一臉恭謹的道。

        “罷了,本來還想著找你們點麻煩,現在卻突然有種特別無趣的感覺。”白楚月撇撇嘴,然后道:“你們可認識我身邊這兩個小姑娘?”

        上官風一臉茫然,他肯定是不認識的。

        將頭轉回去,問道:“你們誰認識?”

        人群后面,有人低聲道:“其中一個,是歐陽家的姑娘,曾經……曾經在我上官家學習。另一個不大熟悉。”

        隨后又有人說道:“另一個,是祖龍帝國今年的帝國聯賽冠軍成員,叫林子衿的。”

        哦,明白了,這就是興師問罪的主角之一了!

        人家并沒有第一時間把自家晚輩推出,而是選了另外兩個。

        不過歐陽家那位什么情況?

        上官風一臉茫然,看著白楚月:“白帝有什么吩咐,盡管說就是,是我上官家做錯了的,我們都認。”

        白楚月看了一眼歐陽星琪:“你要不要自己說?”

        歐陽星琪抿著嘴,紅著眼圈,輕聲道:“上官家倒也沒有多對不起我們這群人,只有這一次……給了我們任務,要我們殺符龍戰隊這些人,后來知道,是把我們當成了棄子。”

        來了!

        上官風一陣頭大,心中怒罵那些后代。

        不過臉上卻帶著溫和的笑容:“不要怕,有什么事情,我來給你做主。”

        歐陽星琪低聲說道:“上官家培養我們這群人多年,我們心中也有感激。但這一次,的確被傷了心。所以希望從今后脫離上官家,我們的家族雖然也早已放棄了我們,但我們同樣不希望家族會因為我們,而遭遇任何不測。”

        上官風愣了一下,看著歐陽星琪:“就這些?”

        “是的。”歐陽星琪點點頭。

        心說這些還不夠多嗎?

        若我身邊沒有一尊女帝護著,你們會答應我哪條?

        恐怕我連您這種身份的老祖宗面都見不到吧?

        要敢貿然上門提要求,不被當場打死都算是開恩了。

        “沒問題,這次本身就是我們做錯了。”上官風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對于家族生死存亡來說,這么一點小要求,真的完全不算是什么要求了。

        隨后,他看向林子衿:“敢問這位姑娘,您有什么要求?”

        林子衿一臉清冷的道:“你們上官家的人,各種謀算,坑我跟我哥哥白牧野,這筆賬的確是要好好算算!”

        這個不好搞啊!

        上官風頓時明白了。

        這位就是白家女帝袒護的后人的小女朋友了。

        果然是漂亮啊!

        唉。

        他不由在心中一嘆,自家布局那后人,也就是上官文清的爺爺一群人,的確很厲害。

        那個局就連他看了,也不由得在心中贊嘆。

        可以說,如果沒有白家女帝的強勢接入,十有八九真的能被上官家給做成了!

        別說什么謀算白林兩家后人就是找死。

        富貴險中求,仔細扒一扒那些豪門大族的發家史,就會發現很多令人瞠目結舌的秘密。

        這一次只能說是上官家倒霉。

        倒霉透頂了!

        天湖段家那么牛逼,還不是在女帝面前老老實實的跪下?

        所以,這不丟人!

        上官風隨后一聲吩咐:“來人,把那些孽畜給我押解上來!”

        隨后,上官文清,他那來自天湖段家的母親,還有他爺爺以及另外幾個上官家的長老,全部被鎖著靈力,全身封印著,押解上來。

        上官風心中還殘存著最后一絲希望,沖著林子衿道:“我現在就把他們全部處死,給您一個交代!”

        林子衿點點頭:“好啊。”

        上官風:“……”

        這么小的一個小姑娘,難道不應該心軟說算了嗎?

        那邊上官文清和他那位段家公主母親也全都傻了,下一刻,來自段家的女人沖著林子衿嘶吼道:“賤人!我那大兒子,是不是已經被你們害死了?”

        上官風腦子嗡的一聲,怒道:“處死她!”

        這時候,他完全顧不上天湖段家那邊會不會因此而怪罪過來了。

        反正段元新也已經失勢了,人都不見了蹤影。

        天湖段家換了新主,正好還是跟這女人有仇的。

        處死她說不定正合了段家新主的意呢。

        天湖段家,其實同樣也是上官家不愿招惹也招惹不起的存在。

        來自段家的女人瘋狂的咆哮著,沖著林子衿大罵:“小賤人……我問你,我兒子是不是……”

        林子衿冷冷看了她一眼:“是的。”

        段家這女人在這一瞬間,直接閉上了嘴巴,整個人像是全身力氣被抽空一般,一屁股坐在地上,沉默瞬間,頓時嚎啕大哭起來。

        上官文清沉默著,一句話都不想說。

        對他來說,這絕對就是一場無妄之災。

        他招誰惹誰了?

        不過是在黑域中跟大魔王打了一架,可問題是,眼前的白牧野跟林子衿是大魔王和小妖女嗎?

        就算到今天,上官家從上到下,也都沒人敢確定吧?

        所以,憑什么殺他?

        但他此刻,別說掙扎,就連辯解一句的心思都沒有。

        因為這會兒,他的心都已經死了。

        做了這么多年的上官家嫡子,卻突然間發現,他跟上官家一毛錢關系也沒有。

        這個甚至不用別人去說,隨便檢驗一下自己的基因就什么都明白了。

        母親倒是親生的,問題是,父親竟然是他的親舅舅!

        這更是讓他完全接受不了的一件事。

        搞什么?

        自己的母親怎么能做出這種不要臉的事情?

        最后竟然還試圖帶著他們回歸天湖段家?

        還要讓他哥哥成為段家世子?

        臉呢?

        反正他是沒臉再活下去了。

        這些天他連屋子都不敢出。

        生怕被別人用異樣的眼神看著。

        但現在無所謂了。

        因為他就要死了。

        一個將死的人,還有什么好怕的?

        這時候,上官家這邊,已經有人準備對這些人動手了。

        布局那幾個老者,全都早已經接受了這一結果。

        雖然心中依然不平靜,雖然還有無盡的不甘和怨念。

        但他們都清楚,唯有他們的死,才能換來家族的平安。

        要怪就只能怪白家有帝,而他們上官家沒有。

        “等一下。”林子衿看了一眼那邊渾身死氣的上官文清:“殺他做什么?”

        上官風頓時愣了一下,心說什么意思?

        難道你們不想要斬草除根嗎?

        還想要留著一個練手不成?

        你們殺了他的母親,又要干掉他的父親,還殺了他的哥哥……然后留下這樣一個禍患?

        就連上官風都想不通。

        但他對上官文清的死活并不在乎。

        因為那是段元新的鐘。

        所以他看著林子衿道:“姑娘您是想?”

        “我就隨便問問。”林子衿道:“沒事了。”

        所有人在這一刻,全都徹底無語了。

        不過上官文清自己,倒是從始至終,連頭都沒有抬過一下。

        仿佛對所有事情都已經徹底麻木了,一心求死。

        林子衿小心的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沖她笑笑。

        隨后,上官文清一群人,被當著眾人的面,當場處死。

        在那一瞬間,上官家這邊幾乎所有人,心中全都如同堵著一塊巨大的石頭!

        就算上官文清不是上官家的子弟,可依然有太多人為他抱不平。

        這種感覺,實在太屈辱了。

        “很難受,是嗎?”白楚月看著那幾人被處死,沒人能在一尊帝面前做任何手腳。

        包括天湖段家那女人,全都死的不能再死了。

        她一點都不介意當個壞人惡人什么的,給自己一群晚輩留下一堆禍患?她才沒那么傻。

        所以她發現林子衿剛剛動了一絲惻隱之心,頓時就想阻攔。不過還好,林子衿很快就想通了。

        白楚月那張絕美的臉上,冰冷無比:“感覺到特別屈辱對吧?”

        “被人打上門來,然后不得不自己處死自家的人,換做誰,都會很難受。你們甚至會在心里面抱怨你們的老祖宗們無能,為什么就不敢和我剛一下,對吧?”

        接連幾個問題,讓上官家這邊一群人完全說不出話來。

        上官風等一眾家族的老祖也都面紅耳赤。

        “不要覺得憋屈,感謝你們的老祖宗反應快,做的這一系列補救行動吧。”

        白楚月冷冷說道:“如果不是你們做了這些補救措施,現在的你們,已經沒有能力去思考是否被羞辱,因為你們早就都已經死了!”

        “我這次過來,本身就是想要直接鏟平你們這個家族!”

        “在我的那個時代,你們上官家做事就不怎么地道。想方設法從三大帝國那些天才身上尋找上古文明的傳承,能坑一個是一個,被你們打殺的頂級天才有多少,用我給你們數一數嗎?”

        “可以說,你們這個家族的成長史上,沾滿了無數無辜天才的鮮血!”

        “所以,即便我今天把你們所有人都擊殺當場,也不會有誰真的是無辜!”

        “剛剛死的那個上官文清,他無辜嗎?好像挺無辜,因為他什么都沒做,就因為受到牽連,然后被處死了。可你們敢不敢拍著自己胸脯說一句,自己沒有喝過別人的血?”

        白楚月冷冷注視著眼前這群上官家的人,說道:“所以,你們別覺得憋悶,也不要覺得無辜,我不是一尊圣母,與我無關的人,我不會去給他們討什么公道。不然你們以為今天還能站在這朝覲我?”

        一番話說得包括上官風在內的所有人全都滿頭冷汗。

        即便是上官風,在此刻也不太明白,白楚月這一番話,對他們上官家究竟造成了怎樣的影響。

        是沒在這里大開殺戒,但白楚月一番話,卻是斷絕了上官家所有人的未來!

        他們這群沒有接觸到帝級門檻的人永遠也不會懂,哪怕他們當中也有跟上官驍龍一樣的準帝,也依然想不到白楚月剛剛做了些什么。

        神級成帝,是要凝聚出一顆道心的!

        她剛剛一番數落,引動上官家這里的所有負面氣運……祖祖輩輩,無數年坑了無數人的上官家,一看開始走背運的時候,那種反噬而來的負面氣運,是相當可怕的!

        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那種:倒霉都是有征兆的而且是連續的。

        人也好,家族也好,氣運旺盛的時候,沒有什么東西是能影響到你的。

        所以在氣運旺盛的時候,即便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也沒什么大礙。

        可一旦走了背運,再試一試,不用別人說,自己就什么都明白了。

        白楚月剛剛那番話,就等于是將這種負面氣運全部溝動出來,讓這氣運籠罩了整個上官家。

        這些準帝們原本成帝希望就極其渺茫,被白楚月這么折騰了一下,那條路更是徹底斷絕。

        以后再無可能踏入到帝級領域了。

        “哦,對了,讓你們的人,帶著我們這群孩子們,去你們上官家的寶庫開開眼界。”白楚月十分自然的說道。

        上官風心中充滿苦澀,這些天已經轉移不少了,將一些真正頂級的東西都給轉移了出去。

        怕的就是這個!

        現在果然來了。

        但因為時間上來不及,他們家族的寶庫里面,依然有大量價值不可估量的寶物。

        如今看來免不了,是要被人狠狠宰上一刀。

        白牧野卻皺了皺眉,低聲道:“沒東西裝啊。”

        白楚月微微一笑,隨手往面前一排,一堆空間指環,出現在白牧野等人面前。

        那邊上官風等一群上官家的人哭的心思都有了。

        帝級大佬拿出來的空間指環,里面的空間可能會小嗎?

        這群人會不會把家族的寶庫給直接搬空啊?

        看著面前這一大排空間指環,白牧野數了數,居然有十二個。

        “他們也有份,畢竟是在這家族成長起來的,對這里有感情。”白楚月淡淡說道。

        那邊六只葫蘆娃也全都一臉呆滯,他們完全沒想到,居然自己也都有份?

        上官家這邊很多人心中忍不住怒罵,這說的是人話嗎?

        可惜他們也只敢在心里面罵兩句,甚至心里面都不敢罵得太過激烈,不然一旦被感應到,說不定會被那恐怖的女帝一巴掌給拍死。

        其實對六只葫蘆娃和歐陽星琪來說,心里面都復雜的很。

        如果這一次上官家不是將他們當做棄子,完全不顧他們死活,要讓他們叛出上官家,也不太可能。

        只能說,再厲害的棋手,也不敢保證自己每一盤棋,都能贏。

        既然把活生生的人當成棋子,面對他們的生死毫不在意,那被棋子反噬,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如今,下棋人已經死了,上官家認慫認得干脆徹底。

        所以,就算他們今天什么都不拿,上官家也絕不會感激他們。

        但如果他們拿了……他們各自背后的家族,恐怕就算有上官風的保證,也一定會被上官家所拋棄。

        嗯,那就拿!

        歐陽星琪面無表情的,拿過一枚空間指環,對著白楚月深深施禮。

        六只葫蘆娃還在猶豫著,歐陽星琪看了他們一眼:“如果你們不拿,就都回家去吧,相信經過這件事,你們各自的家族,也不會怪罪你們。”

        回家?

        六個人當場下了決定,一人拿了一枚空間指環。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這輩子都不回去!

        那個沒有半點感情,將他們當成交易籌碼的家族,在他們內心深處,從來都不是他們的家!

        他們沒家。

        隨后,一群人進入到上官家的寶庫,各自挑選起來。

        白楚月給他們的空間指環,其實不算多夸張,最多也就幾百個立方這樣。

        當然,這已經超級大了!

        如果十二只空間指環全部裝滿,那么對上官家來說,也絕對是傷筋動骨的一件事。

        所以,為什么不裝滿呢?

        眾人出來,全都裝了個盆滿缽滿。

        上官家這邊不像段家當時根本沒人看,他們是好幾個人陪同,眼睜睜看著自家寶庫里面的東西大片大片的減少。

        一個個心都在滴血。

        隨后一群人出來,白楚月看著上官風道:“你很聰明,你保全了自己的家族。”

        上官風終于長出一口氣,然后一躬到底:“感謝白帝開恩!”

        滅頂之災,終于……挺過去了!

        寶庫里面損失了什么,他不關注,即便全都沒有了,也可以繼續積累。

        可如果人都死了,還有什么未來?

        白楚月看了上官風一眼:“就這樣吧。”

        那群上官家的人,松了口氣的同時,心中在這一刻,終于忍不住升起無窮的恨意——

        白家女帝,這個仇,我們上官家記在心里了。

        總有一天,我們上官家的子弟會將這筆債討要回來!

        到那時,你們白家的所有人……都要死!

        不知有多少上官家的人在心中暗暗發誓。

        以至于這股念力,被白楚月輕而易舉的給感知到了,她淡淡的看了一眼這群人,輕輕一笑,隨手一揮,那階梯再次出現。

        帶著一群人,宛若九天仙子,一步步登臨九霄。

        上官風依然帶著笑臉,恭送著白楚月一群人登上星艦,像條老舔狗似的。

        直到那星艦緩緩升空,消失在上官家這群人的視線中。

        還不等那群站在后面的人說出任何抱怨的話語,上官風轉回頭來,像條老瘋狗一樣,勃然大怒。

        “你們一群腦子進水的白癡!不止是眼瞎,心也都瞎了!當著一尊帝的面就敢心生怨念暗自發誓!是想害死所有人嗎?”

        一聲怒吼,振聾發聵。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
    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最強抽獎系統諸天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