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18章 不,還不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18章 不,還不夠字體大小: A+
     
        這特么叫不干涉我家族的事情?

        都快要騎到我們頭上拉屎了吧?

        小家伙,仗著有一個女帝老祖宗就這樣真的好嗎?

        你那女帝老祖難道真的就吃飽了撐的沒事兒干,天天跟在你身邊護著你?

        真要把人必到狗急跳墻……比如段元新那小畜生,你當他不敢天涯海角追殺你還是沒有那個能力天涯海角追殺你?

        段無涯心中充滿憤懣,但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白牧野一群人,上了那架飛行器離開。

        看來段家的家主,還真就得落到段勇身上了。

        往開點想想,不管怎么說,那終究都還是段家血脈不是?

        這時候有負責看守家主寶庫的人戰戰兢兢過來,看著段無涯道:“老祖宗,寶庫要不要……要不要檢查清點一遍?”

        段無涯皺了皺眉,多少有些煩躁的道:“這點小事,你去做就是了,還來煩我作甚?”

        看守寶庫的人頓時低下頭,說道:“那老祖宗您忙,我自去了……”

        段無涯沒理會,依然在想著段元新可能會藏在哪里。

        他并不是想要弄死段元新,哪怕他犯了大錯,可終究都是段家的血脈后人。

        他只想把這人給廢掉,然后軟禁起來。

        憑借他和青衫青年兩個人的面子,應該會讓段勇放他一馬。

        再怎么說,名義上那也是你段勇的父親!

        除非真的什么面子都不顧了,直接承認自己是太上長老的兒子。

        正想著,剛剛進入寶庫那個段家人屁滾尿流的沖了出來,撲通一聲跪在段無涯面前大哭起來。

        “老祖宗啊……不好了啊!咱家的寶庫……被洗劫一空了!”

        “什么?”段無涯先愣了一下,隨即怒道:“你放屁!就那幾個人,身上即便都有儲物空間,又能拿走多少?你們這群眼皮子淺的東西,要不讓人家拿痛快了,你當一尊女帝是擺設?這種時候,還跑來搬弄是非,真當老子不敢殺人是嗎?”

        段無涯這一怒,身上那種可怕的威嚴頓時爆發出來,讓管理寶庫的人頓時一哆嗦,不過還是哭道:“老祖宗,您去看看,您去看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看就看!”段無涯怒氣沖沖的轉身進了寶庫。

        這種情況下,反正也沒心思繼續閉關修煉,莫不如一次性把這件事處理利索。

        眼前微微一變,段無涯出現在寶庫所在的小世界里面。

        下一刻,他的目光瞬間僵住。

        整個人的表情,變得無比呆滯。

        放眼望去,眼前空蕩蕩一片!

        就只剩下那光潔的大理石地面上,還留存著曾經泛著大量木架的痕跡。

        那些原本一排排一列列,壯觀無比,一眼望不見盡頭的木架……已經徹底消失了!

        再往遠處看,原本一座座特殊礦石堆積成的大山,都特么矮了半截兒!

        “我……”段無涯只說出一個我字,一股巨大的怒火,沖擊得他大腦都變得麻木起來,五臟六腑,猛然間一陣翻騰。

        噗!

        一口鮮血,順著他口中噴出。

        “白家……你欺人太甚!”

        隨后他身子晃了兩晃,差點就暈倒在當場。

        跟在他身后進來,拼命抽噎的寶庫看守差點再次嚇暈過去。

        這要老祖宗被氣出個好歹,他也不用活了。

        “老祖宗,您沒事吧?您可不能有事啊!”

        段無涯一雙眼變得赤紅,身上那恐怖的氣勢正在不斷向上攀升當中。

        女帝很了不起嗎?

        女帝就可以這樣欺負人嗎?

        就算你說的那些都是真的,就算我段家后人真的要對你白家后人下手,可那終究是晚輩之間的爭斗,我也已經表達了足夠的誠意,讓你們進入我段家寶庫……進入我段家最核心的區域隨便挑選,難道還不夠嗎?

        寶庫倒是沒有徹底空,但至少,五分之一的寶物是沒了!

        而且甚至不用寶庫看守去清點,段無涯心里面也清楚的很,沒的那五分之一……絕對都是品質最好的各種寶貝!

        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啊!

        段無涯腦子里嗡嗡作響,在這一刻,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他甚至想要去家族閉關之地,將所有人全部喚醒,跟那白家女帝拼了!

        五分鐘后,他終于有點冷靜下來。

        一尊帝的戰力,到底有多可怕,他是知道的。

        段元新勾結來的那個上官家準帝,被白家女帝輕而易舉的就給干掉了。

        雖然沒能看見那過程,可從他感知到那邊有大戰,到趕過去,這中間一共也沒多少時間。

        可戰斗卻早已經結束。

        這足以說明那白家女帝的可怕。

        所以,即便他去把閉關之地所有段家老祖宗都喊出來,即便有十幾尊準帝境界的大能……對上那尊女帝,依然毫無勝算。

        良久,段無涯聲音沙啞而又低沉的道:“那白家女帝,當時有沒有進來?”

        “未曾。”寶庫看守這會兒也終于勉強平靜下來。

        “那她可有將身上的什么東西,交給那些年輕人?”段無涯又問道。

        “這個,當時有老祖宗交代,晚輩沒看到。”寶庫看守答道。

        “罷了,你回頭輕點一下,然后……就先將這件事,爛在肚子里吧。”段無涯幽幽說道:“家族無帝,實力不如人,被人欺壓之恨,只能先記下。”

        “是,老祖宗。”寶庫的看守淚水又涌出來。

        身為這里的看守,他比誰都清楚那群該死的強盜從寶庫里面帶走了多少好東西。

        那些寶貝,就連他都從來未曾擁有過!

        每次清點的時候,只要能多看幾眼,心里都會獲得巨大滿足。

        可如今……全沒了!

        段無涯出來之后,正好看見那青衫青年也回來了。

        同樣是一臉怒色。

        “段元新那小畜生……竟然真的被他給跑了!我差點找遍了這顆星辰,都沒能找到他半點蹤跡!”青衫青年怒氣沖沖的道。

        不過隨后,他便發現段無涯臉色有異,瞥了一眼跟在后面低著頭那寶庫看守,微微一皺眉:“發生什么了?那白家女帝走了?”

        段無涯嘆息一聲:“咱們段家寶庫,被那些人,生生搬空了五分之一……”

        “什么?”青衫青年先是愣了一下,隨即頓時怒不可遏:“白家欺人太甚!”

        不過這一聲怒吼,卻是低沉的很,并沒有驚動更多人。

        說完之后,冷眼看著段無涯:“這就是你做得好事!”

        這不是潑臟水,只是憤怒之下的問責,段無涯也沒什么好推脫的,只能一臉恨意的道:“定然是白家女帝,將自己的空間指環給了自己的后人……”

        青衫青年喃喃道:“那種如同一個小世界的空間指環嗎?只聽聞過,未曾見過。”

        說著,他看了一眼段無涯,說道:“這個仇,先記下吧,有朝一日,我段家有帝,誓要報仇雪恨!”

        “那是自然。”段無涯一雙眼中,綻放出無盡的仇恨光芒。

        對那白家女帝,以及白家上下所有人,恨之入骨。

        段無涯道:“段勇上位,幾乎已成定局,他既然能跟那些上古大墓中的無上存在溝通,就給他一個任務!”

        青衫青年看他一眼:“什么任務?”

        “讓他去找那些上古存在,那些存在,當年很多不是超越帝的嗎?要他們指點我們這群人!只要那群上古存在答應,從今后,我段家就算把這顆星辰還給他們,又能如何?”

        青衫青年的眼睛猛然間一亮,喃喃道:“沒錯……只要能成帝,區區一顆星球又算得了什么?”

        段無涯咬牙道:“聯系段勇!”

        ……

        ……

        段勇接到家族這邊聯絡的時候,白牧野一群人還沒到他這呢。

        反正聽說小白一群人回來,他這邊也非常高興。

        這說明白家那位女帝老祖愿意給他站臺背書!

        這樣一來,他成為段家家主的計劃,基本上也就徹底成了。

        段元新逃走的消息,段勇也已經知道了。

        他一邊讓人暗中把這消息散布出去,一邊也派人四處尋找。

        這人不除掉,終究會成一個禍害。

        身為一個上古老靈魂,斬草不除根這種錯誤,他是不會犯的。

        沒想到這么快就能接到段無涯的聯絡,段勇多少有些驚訝,但還是接通了,恭恭敬敬的打著招呼。

        “見過無涯老祖!”

        “你想名正言順的成為段家之主嗎?”

        “當然。”

        “好,只有一個條件,你若答應,到時候我們這群老祖宗,全部都會支持你!”

        “您請說。”

        “你不是能跟葬地里面的上古存在溝通嗎?讓他們指點我們這群人成帝!”段無涯說著,心中有些緊張,但臉上卻古井不波,看著段勇,“這件事說起來,對我們整個段家都有好處。只要我們當中有人能夠成帝,段家的勢力必然暴漲!地位也將變得更高!屆時開疆辟土,直接建國……也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而且,我可以代表其他老祖承諾你,到了那天,你,段勇,必將是段家第一代開國君王!”

        段勇眼中恰到好處的閃過了一絲驚喜,雖然一閃即逝,但卻正好被段無涯給捕捉到。

        段勇微笑著道:“這件事并不難,交給晚輩便是,老祖還有什么別的要求嗎?比如說,先指點誰,后指點誰?是平均呢……還是需要晚輩協調一下?”

        還可以這樣?

        段無涯心中猛然間一動。

        看著段勇,目光中露出幾分探究之色:“你這話,屬實?”

        “晚輩怎敢欺瞞?再說,晚輩若是欺瞞老祖,豈不是當場就被拆穿?”段勇低眉順眼的回到。

        段無涯能猜到段勇那點小心思,這小東西明擺著是怕他被卸磨殺驢,在現在就開始找靠山了,而且找的靠山,就是他!

        不然不可能當面說出這種話來。

        不過這提議,還真是有誘惑力啊!

        只要他點頭答應下來,那么在未來,面對上古大能的指點,他就可以比其他人更占優勢!

        段無涯在段家老祖的序列當中,當屬晚輩,所以地位并不高。

        沒見那青衫青年都可以對他進行呵斥?

        這真沒辦法,孫子到什么時候都是孫子,想要當爺爺,也只能給他孫子當爺爺去。

        可如果他先成帝了呢?

        這念頭,一旦在腦海中形成,就不可遏制了。

        段無涯假裝沉吟一下,道:“行,既然你有這能力,那你就去溝通吧,到時候有什么事情,我會跟你說!你當家主這件事,板上釘釘了!”

        段勇深施一禮:“如此,孩兒感謝老祖宗!”

        段無涯微微一笑,就連寶庫被人給劫了的郁悶都消了好多。

        只要段家能有人成帝,運氣好的話,若是有兩三尊帝,白家那位女帝,會不會被嚇個半死?

        會不會屁滾尿流的跑回來跟他們道歉求饒?

        什么人間謫仙子……到時候還不是要跪在他們面前老老實實道歉認錯?

        掛斷了通訊器,段勇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露出一抹譏誚之色:“想要成帝?當帝是什么?誰指點一下就可以踏入到帝級領域?也活了那么多年,還真是天真。”

        隨后,有人來報,白牧野他們已經進城了!

        段勇立即帶人出門迎接。

        用的禮儀,也是最高規格的!

        不僅僅因為那尊女帝,更因為,他此番能如此順利,很大程度上,是他兄弟白牧野帶給他的!

        所以,他的心里面,最感激的人,非白牧野莫屬!

        白楚月來到這邊之后,并未現身,留在飛行器里面,讓白牧野自己去應酬。

        白牧野也沒強求,此時他接到祖龍帝國那邊的傳訊,那邊表示,如果他再無回應,就要提前起航離開了。

        小白看了看高級智能傳遞給自己的消息,毫不猶豫的就給拒絕了。

        隨后,祖龍帝國那艘巨大的星艦,也果真沒有再繼續在這里等待,緩緩升空,然后迅速飛走了。

        星艦上那些人認為他們并沒有做錯什么,到時候就算被陛下和太子追問,他們也可以拿出無數次聯絡白牧野的證據。

        明明應該收到,卻沒有任何回應。他們又沒有能力接入到天湖段家的內戰當中去,當然,就算有能力也不能輕易介入。畢竟他們代表著祖龍帝國。

        所以,他們只是按章辦事,并沒有做錯什么。

        當那艘星艦即將進行空間跳躍的時候,一道身影,幽靈般的閃進了一個控著的休息艙內,熟練的開啟,躺進去,然后關閉,等待著飛船開始跳躍。

        沒人敢相信,段元新這位段家家主,竟然孤身一人,神不知鬼不覺的混進了祖龍帝國的星艦中去!

        這位段家家主,如今看上去倒是年輕的很,看著也就三十幾歲,跟之前的形象完全不同。

        他心里面多少有些遺憾,白家那小畜生怕是沒登船,不然的話,在半路上就可以把他們那群人都給干掉。

        不過,只要我到了祖龍,未來就一定還有無數次機會,不是嗎?

        段勇這邊。

        準備了無比豐盛的晚宴,正在招待白牧野一群人。

        那邊六只葫蘆娃有些憂傷但又有些激動的圍在歐陽星琪身邊,想要知道歐陽星琪跟白家女帝走這一趟,都有什么收獲。

        白牧野他們這邊,段勇微笑道:“賢弟,太感激的話,哥哥就不多說了,你們在這邊多住一些時日,回頭等哥哥坐穩了這家主之位,到時候,寶庫里面的東西,任由你們挑選!”

        “那樣,豈不是會讓段家老祖宗們對你印象惡劣?”白牧野喝了一口水,是的,他是不喝酒的,一杯倒的英雄,喝酒天影響形象了。

        “不會的,他們有求于我。”段勇淡淡說道。

        對未來,他早已有規劃,心中胸有成竹。

        “還是不大好,畢竟剛剛當上家主,就吃里扒外,會失去民心的。所以,為了體恤兄長,我已經提前把這件事給做了。”白牧野微笑道。

        段勇一擺手:“女帝跟段家要的賠償嗎?哈,那能拿走多少?段家寶庫你們進過吧?各種寶物琳瑯滿目,堆積如山的!就你們那點小空間指環……”

        這話一出,司音、單谷、彩衣和子衿四人,全都有些怪異的看了段勇一眼。

        就連那邊另一張桌上的歐陽星琪,都忍不住用帶著幾分同情的目光瞥了段勇一眼。

        “怎么了?我說的不對嗎?”段勇微微皺眉。

        “嗯,不對,我搬走了段家寶庫五分之一的庫存,把好東西都拿走了。”白牧野平靜的道。

        段勇當場一臉呆滯,傻傻的看著白牧野,突然一拍腦門,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我懂了!兄弟,你牛!哈哈哈,有個厲害的老祖宗,真好!”

        白牧野露出一個微笑來。

        大家這樣認為,也挺好的。

        對于段家寶庫的遭遇,段勇并不在乎。

        就像白牧野說的那樣,這件事發生在他成為家主之前,對他來說是好事。

        至少那些人不會把屎盆子扣到他頭上來。

        “所以,我們明天就會離開,不然呆久了,怕是以后這件事一旦傳出去,對兄長也會有不好的影響。”白牧野說道。

        “那些根本不需要擔心,我也不在乎,賢弟就在這里多留一些天不好嗎?天湖圣地……隨便感悟!”段勇似乎還想留白牧野這群人多住一陣子。

        “四十天呢,夠了。”白牧野微笑。

        段勇頓時一臉無語,能不能別提這四十天了?知道你是最頂級的天驕還不行嗎?

        對白牧野的決定,段勇也表示理解。

        該干掉的仇人也幾乎都給干掉了,該獲得的感悟也得到了……四十天呢,不該得到的好處,也一點沒少。

        既然如此,還繼續留在這里做什么?

        “好,那今天晚上,咱們在這里聊個盡興!將來賢弟若是想要把人送來,只需要跟為兄聯絡一下,打個招呼便可!等什么時候,為兄的實力境界徹底恢復,到時候自會去找賢弟!”

        “好,一言為定!”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一群人,帶著歐陽星琪和六只葫蘆娃,乘坐一艘飛行器,跟祖姑奶奶白楚月一起,離開了天湖星。

        到了外太空,白楚月隨手一揮,一艘星艦出現在那里,眾人的飛行器進了那艘不大的星艦。

        眾人都從飛行器里面下來之后,白楚月看著這些人道:“走,咱們先去神圣帝國轉一圈!”

        歐陽星琪和六只葫蘆娃差點嚇暈過去。

        兜兜轉轉,上了這白家女帝的星艦,竟然要去神圣帝國?

        天吶,去干嘛呀?

        白牧野也很是意外:“咱們不回家嗎?”

        “回家,忙什么?”白楚月淡淡道:“那上官家才是害你的主謀,是真正的罪魁禍首,欺負了我白家的孩子,難道就這樣算了不成?”

        白牧野:“他們連準帝都死在這里,不是已經很慘了嗎?”

        白楚月:“不,還不夠慘,他們顯然沒有意識自己犯下的錯誤,不然,為什么他們不來道歉?”

        白牧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
    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峽谷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