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17章 搬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17章 搬空字體大小: A+
     
        尋常的寶庫,大家也是見過的,可像段家這種如同一個小世界的巨大寶庫,他們還真的是第一次見。

        白牧野之前雖然也曾在遠古遺跡里面見過藏寶的地方,但同樣也沒見過這種規模的。

        人說富可敵國,那里面終究還有一個“可”字。

        段家這寶庫,分明就是國庫!

        太充盈了!

        堆積如山的靈石自不必多說,這種消耗型的戰略物資價值要比等重的黃金貴重多了。

        大量稀有的礦石,很多甚至就連博學多識的地質學家都未必能認出成分。

        這些礦石,在這里被硬生生堆積成一座座上千米高的大山!

        這一看還以為是天然形成的石山。

        遠處還有一排排,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木架。

        光是制成這些木架的木材,就是最為頂級的木料。材質堅硬無比,萬年不朽!

        木架上,有各種古老的典籍,各種生靈的血液,各種強大生靈的筋骨皮……都是制作頂級符篆的材料。

        按照段無涯的想法,這群年輕人,估計會對靈石和古老典籍以及這些符篆用品感興趣。

        雖說每一樣都是珍品,被拿走了肯定也會心疼。但一共也就六個人,能拿走多少?

        歐陽星琪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進入到這種地方,見識到這種場面。

        整個人都徹底看呆了,站在那里,有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進來之前她就在心里面一遍遍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做讓人看不起的事情。

        這個看似精明又厲害的少女,實際上最怕人家看不起她。

        尤其她心里面對單谷的確有著一種好感。

        當初那一瞥,可不僅僅是單谷對她一見鐘情。

        所以緣分這東西,當真奇妙無比。

        誰能想象,兩個原本不應該發生任何交集的人,在某時某刻某個地方,會相遇到一起,又會相互心生愛慕?

        單谷看著歐陽星琪,低聲道:“歐陽,你真的不用客氣,看好什么就拿什么,哪怕你裝滿空間指環,也沒什么問題!”

        “不行,那太過分了,我不能那么不識好歹,能進到這里看一看,開開眼,我就已經很開心了。”歐陽星琪說道。

        司音在那邊的兵器架上,看見了一柄重型大錘,三尺多長的錘柄上,連接著一個西瓜大的錘頭。

        她的眼中頓時露出興奮之色!

        自從血脈力量覺醒,境界提升,之前那柄裂天錘已經多少有些輕了。

        當然,所謂的輕了,也是對司音這種天生神力的人來說,換做其他的高級宗師,依然會覺得這種武器非常適合。

        司音一雙超萌的大眼睛頂著這柄大錘,快要流口水的模樣,讓身邊的彩衣忍不住暗中伸出魔爪,在司音腦袋上快速揉搓兩下——這種機會如今已經不多了,大家都珍惜。

        “呀!”

        司音氣鼓鼓看了彩衣一眼。

        “喜歡就收起來嘛!”姬彩衣面不改色的收回自己的爪子,一本正經的說道。

        “可是……好嗎?咱們這算不算是……搶人家的東西呀?”司音有些糾結。

        這時候,正在到處看的白牧野瞥了一眼司音這邊,道:“你們看好了什么,就盡快啊!以裝滿自己的儲物空間為第一要素。錯過這次機會,下次是什么時候就不知道了!”

        “真的可以隨便拿嗎?”就連彩衣都忍不住看向白牧野那邊。

        “什么真的假的,你們不覺得段家很過分嗎?”林子衿看著彩衣道。

        “過分是過分,可我總覺得,這是兩回事啊……呀……”彩衣正說著,突然間看見了架子上,很是隨意的放著十幾顆靈珠!

        要是不認識的人,甚至會以為這些靈珠就是普通的珠子。

        正常情況下,靈珠這種寶物,怎么著也是要有個盒子的。

        “這么多靈珠!”彩衣一邊說,一邊走過去,仔仔細細的看著,道:“都是品相極好的下品靈珠呢!”

        “你說這靈珠既然有下品,是不是還有中品和上品?”單谷在那邊問道。

        白牧野道:“自然是有的,不過中品和上品,即便在上古年代,也很少見。”

        彩衣這時候已經把那些靈珠數量查清,道:“竟然有十二顆靈珠!”

        她說著,回頭看了一眼人數:“見者有份,我們五個靈戰士……”

        那邊歐陽星琪連連擺手,“不要算我,不要算我!”

        林子衿笑道:“彩衣,你們四個人分,我不要!”

        彩衣道:“那怎么行……”

        林子衿笑笑:“我有的是。”

        彩衣:“……”

        歐陽星琪:“……”

        單谷:“……”

        司音:“這錘子好漂亮!”

        萌妹子壓根就沒注意這邊的情況。

        眾人:“……”

        白牧野看了一眼歐陽星琪:“歐陽,你們這些人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嗎?”

        歐陽星琪愣了一下,臉上表情變得認真起來,但卻有些猶豫的看了白牧野一眼,低聲道:“我們不想回神圣帝國了……”

        “要反出神圣帝國?”白牧野頓時有了興趣。

        “不不不,沒有,怎么會呢,那畢竟是我們的祖國……”歐陽星琪像是被嚇了一跳,隨后說道:“這一次我們的舉動,無疑是背叛了上官家……”

        “你們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白牧野擺擺手,打斷了她的話,“如果你們單純是擔心這個,那大可不必放在心里,上官家剛剛的遭遇你們應該都看在眼里,連準帝都死在這,你們覺得他們還有精神頭找你們麻煩?知道這個消息,他們整個家主從上到下,保證都被嚇得魂飛魄散,他們有對付你們這些人的功夫,還不如好好考慮考慮,要怎么面對接下來各路敵人的報復。”

        “啊,會這樣嗎?”歐陽星琪看著白牧野,一臉虛心的樣子。

        實際上,這些問題,她已經考慮過,可她還是覺得不靠譜,上官家的做事風格,尤其上官家那女人的做事風格,她這些年經常有所耳聞。

        尤其上官文平居然死在了天湖星這里,那女人瘋狂之下,不遷怒他們這些人就見鬼了。

        “不過你如果有什么擔憂的話,也可以暫時跟我們一起,畢竟大家都是自己人。”白牧野說道。

        “是啊歐陽,你既然是單谷的女朋友,和我們就是自己人,跟我們一起吧!”彩衣說著,沖著司音那邊喊了一嗓子:“司小音你說呢?”

        “啊?啊!是啊是啊!”司音一臉茫然的轉回頭,那模樣能把人萌出一臉血,心說彩衣說的什么呀?

        姬彩衣忍不住道:“你快把那錘子收起來,大宋家出品的極品裂天錘是你的了,哎呀……真是受不了,愁死了!”

        大宋家出品這五個字,讓在場幾個人全都呆了一呆,繼而目光全都往兵器架那邊看過去。

        大宋家啊!

        太誘人了!

        彩衣看了一眼林子衿:“你真不要靈珠?”

        林子衿笑著搖搖頭:“你們幾個分了吧,我真不要。”

        “那行,不跟你客氣。”彩衣現在也真的有點習慣了。

        隨手將靈珠分給歐陽星琪三顆,歐陽星琪連連拒絕,最后還是彩衣硬塞在她手里,并意味深長的說了句話。

        “你也不要一味的拒絕,更不要怕因此而有人瞧不起你,你的心思我們都很理解,但我不給你解釋太多,慢慢的你就什么都明白了。還有,看好什么就裝什么,趕緊的,不然一會某些人真動手的話,就沒咱們什么事了。”

        彩衣能說出這樣一番話,也是徹底想通了。

        他們原本覺得小白是個普通人,后來發現他是個高手,再后來覺得他是個妖孽……直到這種時候,大家都還覺得接受小白好處心里有愧。

        直到他們最終發現小白原來是個傳奇!

        是個活著的神話!

        而他們這些人,就是距離這傳奇跟神話最近的人!

        是可以一路看著……不,是一路伴隨他成長的人!

        尤其這次天湖星之旅,發生的這些事情,更是讓他們明白了這個道理。

        想要跟上一個傳奇的步伐,就必須得不顧一切的拼命成長!

        他們特別在意的那些東西,小白是真的沒怎么在意過。

        那么,還矯情個什么勁兒?

        可以說,這群人當中,就連性子看起來更加開朗,實際卻很敏感的單谷都沒有徹底反應過來。

        但也快了。

        從他跟歐陽星琪之間對話就能感受出來。

        至于司音……這丫頭倒不是有多糾結,純粹就是個天然呆。

        覺得這樣拿人家東西不大好而已。

        姬彩衣念頭通達,開始毫不客氣的往自己空間指環里面裝東西。

        他們這些得自巨人城試煉場的空間指環原本儲物空間就不小,所以每個人都能裝不少東西。

        歐陽星琪被單谷拉著,強行往她懷里塞了不少好東西。

        單谷的眼光也挺毒,不好的東西他也看不上眼。

        歐陽星琪有些忐忑,又有點無奈,更多是一種莫名的興奮,就這樣被單谷一路拉著,在這寶庫里面挑選起來。

        這寶庫太大了!

        至少有數百里方圓!

        各種各樣的資源簡直多到讓人不敢相信。

        這群人一開始挑選的那些,到后面被逼著放棄了不少。

        因為越是寶庫深處,好東西也就越多!

        不過靈珠和神像似乎很少,目前為止,還就是彩衣之前發現的那十二顆。

        想想也能理解,段家掌控的可不是一個普通大家族,而是一顆巨大的星球!

        不但要培養自家的人才,同時也要兼顧整顆星球的那些年輕天驕。

        其實對宗師境界以上的人來說,靈珠和神像固然還很重要,但其他那些修煉資源也同樣重要。

        比如說各種強大野獸的血,經過藥劑師調配之后,用來錘煉身體。

        比如說各種頂級的礦石,經過鍛造師的手,可以變成各種各樣的極品屬性武器和盔甲。

        還有各種名貴的蠶,它們吐出來的絲,可以編織成各種極品的戰衣。

        而對于符篆師來說更是如此,符篆師對各種符篆材料的渴求,通常來說,并不遜色他們對神像的渴求。

        好東西太多,多到最后就連歐陽星琪的空間指環都裝滿了。

        當然,她的空間指環最小。

        因為兩人之間有相通的職業,所以單谷還幫她裝了不少。

        不過歐陽星琪的職業,可比單谷復雜太多。

        她的主職業是弓箭手,但棍法也相當不錯,除此之外,還擅長刺術,同時,她還是一個精神力極高的符篆師,在從來沒有使用過神像的情況下,精神力已經超過兩百,是一名高級符篆師!

        所以大家都覺得,單谷這一次,真的是撿到寶了。

        等到這群人都心滿意足又帶著幾分遺憾的停下來之后,白牧野看了一眼眾人:“你們都好了?”

        單谷:“反正我好了。”

        白牧野微笑道:“那好吧,那我開始了。”

        歐陽星琪有些奇怪的偷偷問身邊單谷:“白公子怎么不和我們一起選?平時他也是這么高風亮節的嗎?他對你們可真好!”

        單谷看了他一眼,有點無語的道:“他?他高風亮節是真的,對我們好也是真的,至于為什么不跟我們一起選……你馬上就明白了。”

        歐陽星琪一臉好奇的看著白牧野,漸漸的,她的目光變得呆滯起來。

        接著她又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因為她懷疑自己看錯了。

        白公子所經之處,什么什么都沒了?

        那些架子呢?

        那堆積如山的礦石呢?

        怎么什么都沒了?

        然后,這個馬尾少女,偏頭看向身邊的單谷,吃驚的問道:“這……這是什么情況?白公子的空間指環……”

        “呵呵,他的空間指環里面,還放著一艘星艦呢。”姬彩衣在一旁微笑著說道。

        語氣充滿自豪。

        看著歐陽星琪瞪圓的眼睛和微張的小嘴,她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知道這件事時候的震撼。

        似乎,也沒比歐陽強到哪去。

        所以,還是不笑話她了。

        畢竟,這種離奇的事情,誰敢信?

        白牧野就這樣,快速穿行在段家的寶庫當中。

        他所經之處,所有一切,什么都沒了……除了那堅硬的大理石地面。

        姬彩衣一點都不懷疑,如果那地面不是大理石,而是換成某種名貴的礦石,小白肯定掘地三尺,把地面都給一起挖走。

        正想著,那邊傳來白牧野和林子衿的對話。

        “丫頭,你有沒有發現,他這寶庫的地面挺不錯?”

        “嗯,哥哥的空間指環里面,沒有裝修地面吧?要不我們把這些也挖走?”

        “那個,有點不太好吧?不大合適!總得給人家留下一點什么。”

        “說的也是,不然他們會哭的!”

        姬彩衣這些跟在后面不遠處的人一臉呆滯。

        你們兩個是魔鬼嗎?

        說起來,段家這寶庫小世界實在太大了!

        即便白牧野的空間指環超級能裝,但想要把這里面的所有資源全部裝走,也幾乎是不可能的。

        但挑好的裝總是沒問題的。

        剛剛小白看上去是跟在他們身邊看他們選,實際上卻是在默默計算那些寶物的價值呢。

        大約二十多分鐘之后,再看這寶庫里面,已經變得有些空了。

        幾乎所有頂級的有價值的東西,被白牧野一股腦的連窩端。

        非偷非搶!

        光明正大的拿賠償。

        這種感覺特別舒服。

        白牧野心中也十分感慨,這段家的財富積累,恐怕一點都不遜色那些以星球為單位的上古宗門。

        甚至因為還在活躍當中,收藏比那些星球級的上古宗門還要多!

        這一趟天湖圣地之行,徹徹底底吃了個飽。

        從寶庫里面出來之后,白楚月都快在秋千上睡著了。

        一群年輕人看見那個秋千上打瞌睡的小姑娘也都無語的很。

        “你們選好了?”白楚月看了一眼眾人,然后道,“等他們抓住那個膽敢害人的敗類,公開處決了他,咱們就走吧。”

        呃,不是拿了賠償?

        而且都快把人家寶庫給搬空了呀,您都不知道嗎?

        歐陽星琪很想告訴白楚月事情的真相。

        不過想想人家一尊女帝,肯定不在意這種事兒。

        女帝的后人,是誰都能欺負一下的嗎?

        這時候,段無涯黑著一張臉,從外面回來,看見在那蕩秋千的白楚月,嘴角輕輕抽了抽,不敢怠慢,一臉恭敬的躬身施禮:“道友,真對不起,那小畜生不知藏到什么地方,我們找了這么半天,竟然沒能發現他的蹤跡。”

        白楚月微微蹙眉,白牧野在一旁說道:“老祖宗,依我看,這事兒就先這樣吧,畢竟段家也給了我們賠償,也算拿出了誠意,得饒人處且饒人,您說呢?”

        段無涯一顆懸著的心,頓時放下來一點,心中對這超級帥的年輕人充滿了好感。

        剛剛這么半天,不但在尋找段元新,同時也在了解事情的真相。

        他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為什么白家這女帝會直接打上門來?

        找到了一個段元新身邊的絕對心腹,事情也了解了七七八八。

        大致了解了這件事情之后,段無涯心中的怨念也少了很多。

        這種事兒,換做是他,恐怕也會忍不住要出手的。

        女帝的后人也敢招惹算計,嫌命長么?

        如今看見這年輕人又如此通情達理,段無涯更是有種羞愧難當的感覺。

        看看人家這孩子,再看看自家的——

        唯有一聲嘆息。

        白楚月瞥了白牧野一眼,不知這小子葫蘆里賣的什么藥,但總感覺,這小家伙有點不懷好意,想了想,懶洋洋的從秋千上下來,隨著她的離開,那秋千自行緩緩消失,又重新化成靈氣,歸于天地間。

        一群人全都看得呆住,就連段無涯都愣了一下,他原本還在想,自家寶庫門口,什么時候多了一架秋千?

        “咱們走吧,”白楚月說著,看了一眼白牧野,“還有沒有想說的?”

        白牧野想了想,一臉認真的看著段無涯:“我們不會干涉你們家族的事情,但段勇是我兄長。”

        說完之后,轉身帶著一群人,跟白楚月一起,上了那架飛行器。

        段無涯有些無語,問道:“道友要去哪里?”

        白牧野道:“去看我兄長!”

        段無涯:“……”

        ()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
    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銀狐都市無上仙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