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15章 我是你姑奶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15章 我是你姑奶奶字體大小: A+
     
        那光芒太璀璨了,甚至壓過了太陽的光芒!

        所有人的眼睛在這一刻,全都像是被耀瞎了,根本看不清楚那地方發生了什么。

        地上的林子衿一刀砍翻一個上官家的宗師,在那只大手凝結的瞬間,就已經縱身飛向高天。

        身為大宗師,她非常清楚那是什么。

        而且她有種直覺,那只大手,是沖著哥哥去的!

        決不能讓哥哥一個人去面對。

        白牧野的那張劍符,是他在晉升大宗師境界之后制作出來的。

        這是他制作出的第一張大宗師級、大師品質符篆!

        那華光,并非劍符所化,而是劍符刺穿那能量大手的瞬間,能量大手土崩瓦解,爆發出的璀璨光芒!

        外太空中,上官家的準帝猝不及防之下,被這股威勢的反噬力量給沖擊的心神一顫。

        他沒受傷,但被嚇一跳!

        這是什么情況?

        即便一個大宗師級的符篆師,也不可能有這種能力!

        下一刻,他那原本又驚又怒的眼睛里,露出無盡的興奮之色。

        果然是最頂級的上古文明傳承!

        那符篆術也是最高級的那一種!

        即便他不是一個符篆師,但在這一刻,也有種興奮到極致的感覺。

        上官家族里面,天賦好的年輕符篆師大把抓!

        可這種恐怖的、堪稱神術的上古符篆術,卻是從未有過。

        這一瞬間,這位多年來心靜如水,古井不波的準帝境界大能,心頭一片火熱,甚至興奮到頭皮都跟著有些微微發麻。

        他忍不住發出一陣歡快的笑聲!

        接著,他身形一閃,竟然親自下場了!

        白牧野一張劍符刺破那只能量大手之后,整個人也有種神清氣爽的感覺。

        天湖悟道四十天,讓他的境界變得更加深邃。

        雖然沒有提升境界的高度,但卻提升了修為的廣度。

        那原本已經不可能繼續橫向擴充的修為,在這種頓悟之下,硬生生又拉長了三分之一!

        也就是說,白牧野如今的境界雖然是滿值的初級大宗師,但他的實際戰力,卻早已經遠遠的超過了這個層次。

        至少進入到中級大宗師的領域!

        再加上至尊權杖的加持,他的精神力強度,已經高出正常的高級大宗師。

        跟巔峰大宗師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所以,即便面對一尊準帝,他也沒有窘困到被壓制著打的地步。

        眼看著那道身影從高天深處,宛若瞬移一般出現在他面前,白牧野身上瞬間出現數百張符,朝著對方一股腦的拍了過去。

        轟!

        上官家這名準帝神級的場域轟然而至。

        這種場域,面對低境界人的壓制,就如同一座巨大神山當頭壓下。

        依然被凝結在虛空中的那些上官家大宗師級強者,即便被這場域力量給刮到一點點邊,一個個也全都忍不住口中噴血。

        眼神中露出無盡駭然之色。

        這可不是玩游戲,還帶編組攻擊的。

        這是現實!

        但凡在場域范圍之內,這種攻擊就是無差別的!

        就像一枚炮彈落入到人群中,哪里會分敵我?

        上官家這群大宗師魂兒都快被嚇丟了!

        他們根本不清楚這位準帝境界的老祖宗到底發了什么瘋?

        為什么要用這種攻擊方式?

        殊不知,在上官家這位準帝心中,這群一個能頂一支軍團的大宗師強者,全都加起來,也不如一個白牧野!

        他釋放這種恐怖的場域,就是不想讓白牧野從他眼皮子底下給溜了!

        那樣他會悔死!

        所以,即便現在不小心傷到一些自己人,也沒什么關系。

        反正又死不了。

        大宗師,也沒那么脆弱的!

        林子衿出現在白牧野身邊,兩人相互對視一眼。

        白牧野根本沒有任何時間去埋怨林子衿為什么要跑上來。

        在感知到林子衿出現的一剎那,他身上飛著的各種輔助系符篆就已經奶在林子衿身上。

        同時也奶在自己身上。

        那鋪天蓋地拍向對方的符篆,幾乎絕大多數都被對方的場域力量給擋在外面。

        還有一少部分頑強的,沖過上官家這名準帝的場域,打了進去。

        但卻被這名準帝隨手一擊,便給打破。

        不過其中有幾張符篆,還沒等這名準帝去打,就自行爆開。

        咔嚓!

        一陣狂雷,朝他劈去!

        “劈死你個老狗!”

        白牧野怒吼一聲,身上再次飛出大量符篆,有些符篆專門轟擊對方的場域。

        只要制造出片刻場域混亂,其他那些符篆便能趁亂飛進去。

        雷電的速度太快了!

        即便是一名準帝,也難以閃躲。

        但這種神級絕巔的大能真的是太恐怖了!

        數道雷電加身的情況下,身體竟然只出現了不到一秒鐘的僵直。

        不過有一點,他那原本披散在肩上的柔順黑發,瞬間被雷劈得一下子根根倒立起來。

        整個人的形象再不復之前的仙風道骨,看上去特別滑稽。

        而且,趁著他這不到一秒鐘的僵直,至少有七八種不同的符篆拍在這名準帝身上。

        同時還有幾十張……排著隊在那等著!

        控制符!

        大宗師級,大師品質的控制符!

        終于在這名準帝身上炸開。

        林子衿跟白牧野之間的默契程度,早已經到了一種連眼神都不需要的程度。

        她怒喝一聲,沖向對方,手中大刀轟然劈下!

        嗡!

        整片天空,一陣輕微顫抖。

        林子衿這一刀斬出的寒氣,被上官家那準帝身上飛出的一面鏡子給擋住,不但如此,那面只有巴掌大的小鏡子,竟然將林子衿斬出的這一道寒氣給完完整整反彈了回來!

        沒人能想到會發生這種情況,林子衿也完全沒想到。

        但她的反應速度,也快到無與倫比!

        眼看著那道可怕的能量沖她飛來,林子衿身子瞬間一個瞬移。

        堪堪躲開這道自己打出去的攻擊。

        而此時,卻見上官家那準帝,哇的一下,噴出一股鮮血!

        因為被控制符控著,強行使用神器,他也受了點傷。

        雖不嚴重,但這對他來說,宛若一個天大的笑話!

        一個在數百年前就已經成名的超級天才,一個只差半步便可晉升帝級的頂級大能,竟然在兩個小毛孩子面前,吃了這么大的一個虧!

        “臭丫頭……給我去死!”

        上官家這名準帝一掌拍出,那股宛若星河傾瀉的力量,轟然打向林子衿。

        白牧野不能殺,但這水靈靈的小姑娘,殺就殺了!

        這名上官家準帝咆哮著,身體有無盡的光芒迸射,真正的散發出神威來。

        白牧野所有打過去的符篆,竟然被他身上爆發出的這股力量,紛紛崩碎!

        雙方的境界,差距實在太大了!

        以白牧野目前的修為來說,即便是一個神級中階的大能,一對一的戰斗,也很可能會吃個意想不到的大虧。

        但上官家這位,卻是一個實打實的神級巔峰!

        那一身靈力簡直如同汪洋大海一般!

        太強了!

        也太恐怖了!

        隨著他的這次爆發,周圍虛空中那些距離近一點的上官家大宗師級強者,身體紛紛崩碎!

        沒能死在敵人手里,卻死在了自己老祖宗手上。

        這群人到死都憋悶無比。

        距離更遠一點的段勇,此刻已經將那數百名僵尸老者全部召喚上來。

        他咆哮著,讓那群人再快一點,更快一點!

        段勇雙目赤紅,失去了往日淡定。

        如果今天白牧野在這里出事,那即便他最終計劃成功,但這一生,也無法原諒自己!

        這種亙古未有的絕世天才,若真隕落在此,那是整個人類的劫難!

        而上官家,就算被鏟平千萬次……也難辭其咎!

        林子衿身上的防御符和被動激活防御符在這一瞬間,同時爆發出無與倫比的防御能力。

        但面對上官家準帝境界大能這一擊,依然顯得有些不夠看。

        兩道防御光幕,沒能撐過三秒鐘!

        林子衿身體周圍的空氣,像是被徹底封印一般。

        白牧野目眥欲裂,一連串打出十幾張身上的最強符篆!

        各種元素屬性的攻擊符篆,一股腦的轟過去,即便一個準帝,也不由色變,他大吼著,向后退去。

        暫避鋒芒,不敢正面攖峰!

        但林子衿那邊,卻眼看著就要遭逢劫難。

        因為上官家這名準帝的一擊已經打出去,就在這時,一只不知從哪伸出來的纖纖素手,一把拉起林子衿一條胳膊——

        這種感覺,活像是有人從一張照片里面,嗖的一下,拽走了一個人!

        整片天地幾乎都在那準帝的封印當中,就連他們上官家自己的那些大宗師全都動彈不得。

        可竟有人,能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將林子衿給救走?

        上官家那名剛剛被白牧野符篆給逼退的準帝大能不由發出一聲驚疑不定的驚呼聲。

        “什么人?上官驍龍在此,誰在多管閑事?”

        “你算個什么東西?”隨著一道幽冷聲音的響起,那只剛剛拉走林子衿的纖纖素手,竟不知為何,出現在了上官家這名準帝眼前。

        掄圓了——

        啪!

        狠狠一巴掌抽在他臉上!

        “臭不要臉的狗東西!”

        “自己什么境界不知道?差一點成帝的人,親自下場對付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孩子?”

        “那你也就被怪我欺負你這小娃娃!”

        啪!

        啪!

        啪!

        那幽冷的聲音,每說一句,便抽上官家這準帝一耳光。

        抱著突然被人塞在懷里的林子衿,白牧野嘴角都在劇烈抽搐著,心說我的姑奶奶呦,您要是再來晚一點,我跟您這超可愛的玄孫媳婦可就都要交代在這了!

        上官家那位準帝硬是被抽傻了!

        如此的奇恥大辱,生平從未受過!

        可此時此刻,他的靈魂都在顫抖!

        別說出聲喝罵,他甚至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生恐惹惱這只手的主人。

        能打他像是打孫子一樣的存在,只能是帝。

        而且,他幾乎一下子就猜到來人的身份了。

        目前這世間已知的女帝,恐怕也只有她了……沒想到,她真的回來了,更沒想到,她真的成帝了!

        “白楚月……”

        上官家這名準帝聲音哆嗦著,叫出了這個名字來。

        啪!

        回應他的,是又一記耳光。

        又脆又響。

        看得白牧野都有些手癢,忍不住問道:“我可以打兩下嗎?”

        “你老實一邊待著!準帝也是你能羞辱的?”

        那幽冷的聲音這一次變得清脆一些,但說出來的話,卻讓上官家這名準帝想哭。

        準帝不容羞辱,可您在干嘛?

        要殺就殺呀!

        何必這樣辱我?

        但他不敢說這句,因為這位白帝,真的會殺他。

        白牧野撇撇嘴,小聲嘀咕道:“不讓就不讓唄,脾氣那么暴躁……”

        “上官驍龍,你想死還是想活?”幽冷的聲音再次響起。

        事實上,能聽見她聲音的,整片天空之下,除了她自己之外,也有三個人。

        上官家這名準帝上官驍龍,白牧野和林子衿。

        其余人,在這一刻,大腦全都是一片空白的,不是遇到了什么,只是這片時空,被帝真正封印了。

        這是道。

        簡單一點去理解,這,是帝的場域。

        “白……白帝!”上官驍龍兩邊臉頰被拍得又紅又腫,鮮血順著嘴角往外滴滴答答流淌,“這是個誤會。”

        “你不用跟我說廢話,我只問你一句,想死想活。”

        “想活。”

        “想活的話,來,我教你一個血誓,不用謝我奧,對著那個超帥的小朋友發誓,終生做他奴仆!”幽冷的聲音道。

        “白帝,你這是欺人……”

        “我只問一遍,同不同意?”幽冷的聲音打斷他。

        “我不……”

        噗!

        一顆人頭,瞬間高高飛起。

        熱血順著上官驍龍的脖子猛然間高高躥起,如同一股噴泉,徑自沖向更高的宇宙虛空。

        外太空中,幾艘星艦也完全被禁錮在那里,星艦中的人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自家的準帝被人一劍斬首。

        林子衿看得一雙美眸中神采奕奕!

        對!

        要的就是這種感覺!

        這樣的狗賊,收他為奴仆都嫌棄!

        一刀砍了他,干凈利落!

        整個世界都跟著清凈了!

        上官驍龍被斬了腦袋,精神體剛想逃走,卻突然間看見一本書徑自朝他精神體飛來。

        我草!

        殺人不過頭點地啊!

        不等他的精神體掙扎,直接就被符篆師寶典給收了。

        這時候,從虛空中走出一個看上去也就十四五歲的小姑娘。

        小姑娘長相絕美,披肩長發,穿著一身白裙,赤著雙腳,雪白的肌膚細膩到極致。

        那一身出塵脫俗的氣質,完全不像是這人間中人。

        宛若九天來客。

        小姑娘一步步踏著虛空,往白牧野這邊走來,一邊走,一邊忍不住瞪了一眼白牧野。

        道:“你這便宜撿的倒是干脆利落,人死如燈滅,放走他的精神魂體又能如何?”

        白牧野看著這小姑娘,“您就是我老祖奶奶?”

        “我是你姑奶奶!”

        小姑娘眉毛一挑,強調道:“祖姑奶奶!”

        白牧野笑笑:“這么好看的小妹妹,誰敢相信您是我祖姑奶奶?”

        “臭小子少貧嘴,給我老實點,”小姑娘看著他,“你不要打岔,我問你,為什么要連他精神體都給收了?”

        白牧野聳聳肩:“他要殺我,我為什么要放過他?您要再晚來一步,我跟您可愛的小玄孫媳婦都要倒大霉……”

        林子衿在一旁紅著臉。

        “算了,收就收了吧,他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收了免得他精神魂體跑出去奪舍害人,”白楚月嘆息一聲,“可惜當年也是一個風華正茂的有志青年,貪念起,竟變成這樣。”

        “你們認識?”白牧野有點意外。

        “這有什么好奇怪的?”白楚月看了白牧野一眼,“就像你們現在認識的那些同代天驕一樣,我雖然比他大很多,但按照修行者的說法,我們勉強也能算是一個時代的人。”

        壽命長的人就是這么驕傲,一張嘴就是一個時代。

        唉!

        啥時候咱也能這樣?

        揮斥方遒,指點乾坤,談笑間看風云起落?

        我的酒,應該都特么涼了吧?

        這個十三裝的真叫一個失敗。

        白牧野看了一眼段勇那方向,又平衡了點。

        老段和他召喚過來拼命的那群僵尸老者都還在半空中卡著呢。

        管你什么境界,都一動不能動。

        就跟系統出BUG了似的。

        帝……對這人世間來說,可不就是活生生的BUG么?

        這種境界,已經完全超出了武技和能量的范疇。

        徹徹底底的入道了。

        “臭小子,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來了?所以才會那么放松警惕,失去了以往的那些計算?”

        白楚月并沒有立即解開這片天地間封印的意思,而是來到白牧野面前,一雙黑漆漆的純凈眼睛盯著他。

        “祖姑奶奶好。”林子衿在一旁突然一臉乖巧的打了個招呼。

        “嘻嘻,小姑娘不錯!”看起來比林子衿還小的白楚月沖著林子衿一笑,想了想,從自己手腕上,摘下一個亮白色的手鐲,“喏,初次見面,也沒什么好送你的,以后你們結婚,我也未必能參加,就當提前送你們新婚禮物了!”

        林子衿臉色緋紅,看著那個手鐲,雖然完全看不出它的材質,但帶在一尊帝手上的東西,怎么可能是凡品?

        “太貴重了……”林子衿一邊說著,一邊接過了手鐲,笑瞇瞇帶在自己手腕上,還舉起來給白牧野看了一眼,“哥哥你看,好看不?”

        白牧野:“……”

        您這是在客氣嗎?

        嘴上說著太貴重了,手卻誠實得一塌糊涂啊!

        “哈哈,我就喜歡你這種性子的人。”白楚月開心的笑著說道。

        然后隨口傳了林子衿一段法訣,又對她說了幾句話——是用精神力直接傳到林子衿精神識海中。

        林子衿愣了一下,連忙把手鐲摘下,有些惶恐的道:“這,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

        白楚月一瞪眼,看上去很萌。

        “剛說你性子爽快討人喜歡,怎么就變得婆婆媽媽?你這么好看,配得上這手鐲,關鍵,我喜歡你這孩子!”

        說著,她又一招手,將同樣選在天空中那面巴掌大的小銅鏡給招過來,扔給林子衿,“這小東西也不錯,妙用不少,關鍵時刻可以陰人一下。”

        林子衿都有點不會了,臉色緋紅,看著白牧野求助。

        “你看他干啥?他敢做我的主不成?”小姑娘說道。

        “我,我呢?”白牧野指了指自己。

        “我還沒訓你呢!你一符篆師,要這些做什么?”小姑娘瞪著白牧野。

        雖然明知這是輩分高到嚇死人的老祖姑奶奶,可這一副天真爛漫小仙女形象,用這種老氣橫秋的語氣說話,叫人特別出戲。

        反正小白真的很難把她當成一個老祖宗看待。

        林子衿一臉糾結,白牧野想了想,道:“老祖宗賞的東西,拿著吧,長者賜,不敢辭。”

        “就你心眼多!我問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來了?”小姑娘瞪著白牧野問道。

        又來了!

        白牧野忽然有點頭疼。

        這問題繞不過去了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
    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蜀漢之莊稼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