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14章 上官家的攻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14章 上官家的攻擊字體大小: A+
     
        白牧野站起身,微笑道:“段兄也是太客氣,上官家和段家合謀算計你,卻想用我來背鍋,活著的還不行,偏要殺我。若是連點像樣的反擊都沒有,那這活的也有點太過憋屈了。”

        “哈哈哈哈!”段勇忍不住放聲大笑起來,“兄弟,雖然你我中間,隔著無盡歲月,但現在認識你,同樣不晚!”

        白牧野等人將段夫人一路護送來到段勇這里,途中也遇到了一些小規模的攔截,但都被白牧野等人給化解掉。

        親眼見到母親平安無恙,段勇對白牧野的感激之情可想而知。

        他最欣賞白牧野的不僅僅是這份義氣,還有他的坦誠!

        換做一般人,肯定會拿這件事當個大人情……這也正常,算是人之常情。

        但白牧野卻并沒有,很坦誠的說出心聲——想要找段家和上官家的麻煩。

        原本只是一場相互利用的交易,但這交易的雙方偏偏都是性情中人。

        于是原本的交易,變成了朋友之間的互助。

        雖然看上去過程和結果都差不多,但意義卻大不同。

        就連不知為何會出現在段勇身邊的段飛星都忍不住在心中感慨,果然物以類聚人以群分。

        這兩人的人格魅力,都有點太強了。

        尤其白牧野,原本他覺得長這么帥的人,一定是個奸詐的小白臉。

        段夫人被安頓下來,那些活下來的“玫瑰”和其他人,也都在這里得到了段勇的最高禮遇。

        這世上,錦上添花者多,雪中送炭者少。

        這群人能在他母親危難之際,奮不顧身前來營救,搭上性命也在所不惜……著實令人欽佩!

        遙遠的古時候有一諾千金,到了現如今,很多人不但不講一諾千金,甚至還會嘲笑這種人傻。

        只能說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這群玫瑰和曾經在段夫人身邊待過的人能做到這種地步,簡直如同一股清流。

        “兄弟,我已經讓人準備好酒宴,今天你我兄弟,和諸位一起,要一醉方休!”段勇爽朗的笑著,邀請白牧野一群人參加宴席。

        跟隨白牧野來到這里那十余名天湖星的年輕天驕,也被段勇秘密隱藏起來。

        愿意跟著他的人,他都會想方設法的將他們保護好。

        就在這時,突然有人來報,說檢測到有大量星艦橫在此地上空,星艦中出現不計其數的小型飛行器,正往這邊飛來。

        段勇臉上露出一絲無奈,道:“喝個酒都不叫人安生,上官家的人,來的好快!”

        隨后,房間里的光幕上,投影出外面天空的景象。

        高天之上,不計其數的小型飛行器,鋪天蓋地的往這邊飛來。

        “打!”段勇吩咐一聲。

        這座城里,大量的城防能量炮瞬間開火。

        頓時有大量小型飛行器被打爆,里面的人基本上都在受到攻擊前就已經沖出來。

        身上都帶著各種飛行裝備,高速往下撲來。

        段勇冷眼看著光幕上那不計其數的人,對著一旁的白牧野道:“兄弟,看來這頓酒,要再等等了!”

        白牧野笑笑:“叫人把酒溫好了,咱們出去打完架再回來喝!”

        “哈哈哈哈,兄弟要效仿關公溫酒斬華雄嗎?我喜歡!”段勇笑著,大聲吩咐:“把酒溫好!”

        說話間,兩人向外走去。

        林子衿等人跟在后面。

        單谷剛起身,衣角被身邊一只小手拉住,他回頭看了一眼,歐陽星琪可憐巴巴的看著他:“還去呀?”

        “你在這等著!”單谷道。

        “我怕你受傷。”歐陽星琪低聲道。

        那邊六只葫蘆娃都把臉別到一旁,心里面千瘡百孔的。

        自己家的小白菜,哥七個誰都沒舍得拱,結果就這樣,被外人給拱了。

        他們甚至到現在都沒弄明白,歐陽星琪到底喜歡那個光頭小子什么?

        為什么人家輕輕撩了幾次就給騙走了?

        單谷沖著歐陽星琪笑了笑:“我明白,來的是你們的背后主家,他們畢竟培養你們一次,你們出去打他們的確不太合適,但我們不一樣!他們既然挖坑給我們,就要做好被我們反噬的準備。所以……你就安心在這等著哥!”

        單谷說著,伸出手,摸了摸歐陽星琪柔順的頭發,轉身出門。

        歐陽星琪猶豫著,看了一眼其他那六只。

        那邊六只都沉默著沒出聲。

        即便上官家這一次是要將他們當做棄子,可如果讓他們出門迎戰上官家的人,心理上終究是有些過不去那道坎的。

        更不要說他們背后各自的家族,還要依靠上官家生存。哪怕家族對他們這些人來說,感受不到半點溫情,可那里面,也終究都是他們的親人啊!

        他們沒出去,也沒人強求他們什么。

        段勇跟白牧野出來之后,相互看了一眼,隨后,各種往身上拍了一張飛行符。

        “比試一下?”段勇看著白牧野:“能堅持四十天的超級天才?”

        白牧野微笑道:“好的,能堅持三十二天的還算可以的天才。”

        段勇撇撇嘴,隨后往高天飛起。

        白牧野緊隨其后。

        林子衿、彩衣和司音、單谷幾個人只能眼睜睜看著白牧野飛上高天。

        心說白哥這是要火力全開嗎?

        白牧野一直到現在,從來沒有在身邊幾個伙伴面前挑動火氣。

        可實際上,他心中對上官家的憤怒,已經積累到了一定程度。

        你們想謀算段家就謀算,想殺段勇就殺段勇。

        竟然能從隔著無盡星河的祖龍帝國挑選背鍋的……這也真的沒誰了。

        打的好算盤,一石數鳥。

        可問題是,你那石頭,真的能打到鳥?

        難道就不怕你打的不是鳥,而是一只金翅大鵬?

        就不怕受到反噬不怕被報復?

        看起來,人家是不怕的。

        既然如此,那還有什么好猶豫的?

        白牧野手里面抓著至尊權杖,身子在飛上高天之后,幾乎是一頭就扎進了那群正在下降的上官家人群當中。

        當下就有十幾道攻擊,瞬間向他斬來。

        屬性攻擊!

        熾熱的火光,寒冷的劍氣,各種各樣可怕的攻擊,一股腦轟過來。

        同時伴隨著的,還有那些暗戳戳……想要直接控住他的控制符。

        轟!

        剎那間,他場域全開!

        在至尊權杖的加持之下,他一身精神力已經接近高級大宗師那個境界。

        即便不用飛行符,他也可以在這天空中自由飛翔。

        至少數百張符,繞著他的身體,如同野蜂飛舞一般。

        此刻如果有人彈奏一曲野蜂飛舞,肯定特別應景。

        符篆很簡單,全都是控制符!

        白牧野現在別的沒有,各種各樣常見的符篆材料,簡直多到用不完!

        他這境界,太罕見太高級的符篆術也使用不了。

        再說打架這種事兒,適合的就是最好的!

        當圍繞著他身體上下翻飛的大量控制符飛出去的瞬間,原本像是跳水運動員的那些上官家高手,頓時變成了下鍋的餃子!

        身子全都直挺挺往大地栽去。

        這一幕,實在他令人感到震撼了。

        所有拍向白牧野的那些符篆也好,打過來的各種強大的屬性攻擊也好,面對他身上那層防御符形成的光幕,難以寸進!

        可白牧野打出去的那些符,卻一下子將這片天空給清空了!

        至少上千米的高度,就算是大宗師這樣摔下去,不死也得重傷,更別說這群基本上都在宗師境界的精銳戰士。

        在地上的無數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高天之上那些人不斷掉落下來……大頭朝下的基本當場就掛了,身子摔在地上的也當場就廢了。

        因為很多人根本沒看到白牧野出手,所以全都滿心震撼——

        “這是神跡嗎?世子順應天道?敵人直接自殺?”

        “天吶,這……太驚人了吧?那些人怎么自己掉下來送死啊?”

        單谷手中后羿弓不斷拉開,一支支銳利的箭被他射出,一些僥幸逃過白牧野攻擊的漏網之魚,很快又做了單谷的箭下亡魂。

        但死的一點都不冤。

        踏上戰場的那一刻,他們就應該有這種自覺的。

        上官家這邊的人沒想到會出現這種情況,全都有點懵的同時,忍不住勃然大怒!

        因為他們透過星艦上強大的監控裝置,已經看見了出手的人是白牧野!

        “是祖龍帝國的那個姓白的小子!”

        “他竟然沒有死?”

        “繼續聯系文平世子,盡快弄清楚發生了什么!”

        上官家這邊一群人全都是又驚又怒。

        本以為是一趟輕松愉快的旅行,本以為可以躺著就把那些驚人的利益拿到手——無非是給段家家主段元新站個臺罷了。

        經營了家族無數年的天湖段家家主,在已經干掉太上長老這個最大敵人之后,還有誰能攔住他?

        可來到天湖星系之后才突然發現,事情遠沒有他們想的那么簡單。

        這里面最可怕的一件事就是,他們上官家的世子……也是未來的天湖段家世子……聯系不上了!

        接著他們發現段勇完好無損的出來了!

        再接著他們發現家族的那個神級高手錢老……同樣也不見了!

        接到段元新要求他們攻打段勇傳訊的時候,上官家這邊都還在幻想著:說不定世子是被別的事情給耽誤了,世子那么聰明的一個人,怎么也不可能栽在這種地方吧?

        直到他們剛剛看見了白牧野!

        這群直到內情的人,終于有些絕望了。

        上官文平來到這里,那一石數鳥中的一鳥……就是要從白牧野身上拿到上古符篆術啊!

        這對上官家來說,也是極為重要的一件事情。

        看看白牧野剛剛那種控符的手段,還有他使用的那些符篆,多么令人眼饞啊!

        可他為什么會出現在這?

        為什么沒死?

        他沒死……那么文平世子……

        外太空中,星艦之上的一群上官家長老,都慌了。

        更多的高手,順著星艦飛出。

        他們都沒有乘坐飛行器,而是直接往下飛!

        這是一群大宗師!

        也是上官家多年來培養出的真正骨干力量。

        上官家的老爺子經常一臉自豪的說:我們上官家這群大宗師,每個可抵一支軍團!

        這也上官家最大的底氣之一。

        不然,他們憑什么成為神圣帝國的豪強?

        憑什么成為就連神圣皇室都要尊重的一股勢力?

        不是憑借家族中那幾個神級大佬!

        而是這群年輕的……大宗師!

        白牧野在這邊,段勇在另一邊。

        在看見白牧野簡單粗暴的用控制符直接把人控住,然后任由那些人自由落體,掉在地上摔死之后,段勇這上古老靈魂,也忍不住罵了一聲草,然后打消了跟白牧野比一比的念頭。

        因為他突然間發現,白牧野的精神力,十有八九比他想象中高得多!

        他奶奶的,就算老子那個時代,也沒有這樣的妖孽吧?

        如果非要找個能跟他對標的……四仙子那種?

        似乎……就連四仙子,少年時代也沒那么可怕呀!

        幸虧我是一個正直的人。

        段勇一邊擊殺天空中落下那群人,一邊在心中暗自想著。

        來勢洶洶的上官家就像是一個笑話。

        至少前面這段時間里,他們真成笑話了。

        三五百個宗師境的“空降兵”,就這樣被白牧野跟段勇兩人給打的落花流水。

        連人家一片衣角都沒能碰到的情況下,損失慘重!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里,至少有半數以上,都是自己掉在地上摔死的。

        直到那群大宗師境界的高手下來,戰局這才發生了一點點變化。

        但并不大。

        場域全開氣勢驚人的這群上官家大宗師們是想要一波就把白牧野跟段勇兩人給帶走的!

        多大的膽子?

        竟敢用著飛行符,跑到這天空撒野?

        難道不知道,天空是大宗師以上境界強者的地盤嗎?

        這時候,一些漏網之魚,已經降落大地面的城里。

        段勇那邊早已埋伏好的手下呼嘯著沖上去。

        還有因為沒有飛行符而一肚子怨念的單谷跟彩衣,司音沒多少怨念,她跟著砸就行了。

        彩衣也沒有,因為她會飛。

        但她并沒有飛上天。

        沒有飛行符,一個十六歲的小丫頭拎著一把大刀直接飛到天上跟人打架……她怕把人活活嚇死。

        但到了地面,她還在乎什么?

        砍就完了!

        敢坑哥哥?

        敢給我們挖坑?

        我們身上的上古傳承就那么吸引人?

        你們上官家很棒棒嘛!

        砍死你!

        林子衿施展天雪寒風刀,釋放出的場域寒冷無比,隨著她進入大宗師領域,屬性攻擊的威力愈發恐怖了。

        現在她一刀斬出去,就算不能將對方劈成兩半,但那無比寒冷的氣息,也足以讓對方瞬間被凍得渾身僵硬。

        哪怕宗師境的靈戰士,一旦被她場域籠罩,那么甚至不需要被她攻擊到,根本挺不了幾秒鐘,人就會變成一具冰雕。

        所以她的周圍非常干凈,就連同伴都離她遠遠的。

        天空中。

        白牧野面對對方撲下來的十幾個大宗師,眼中光芒一閃,正好出符,心頭卻突然一陣警兆傳來,仿佛有一雙冰冷的眼睛,正在頭頂注視著他。

        并且隨時可能出手。

        轟!

        大量的控制符,被他駕馭著,拍向這群大宗師。

        同時,白牧野迅速往自己身上分別奶了速度、力量和敏捷幾種符篆。

        下一刻,他像是一條魚,無比靈活的從這群大宗師身邊閃過,順便用劍符干掉了一個。

        霍地!

        在那無盡的高天之上,一股難以想象的恐怖力量,剎那間壓迫下來!

        這種壓迫,完全讓人喘不過氣的那一種。

        仿佛整個空間……就連空氣都跟著一起凝固了一般!

        須臾間,幾乎所有人,身體全都像是凝固在空中,放眼望去,天空中的景象離奇而又詭異。

        白牧野感覺周身的空氣,原本感受不到半點阻力的空氣,在這一刻變得變得粘稠無比,讓他寸步難行!

        他知道,這是遇到真正的大敵了!

        他甚至懷疑對方是不是帝級的生靈。

        只是這樣一場戰爭,上官家……會派出帝級生靈么?

        而且……他們有嗎?

        無需懷疑,他們并沒有,但上官家,卻有一個準帝!

        這一次,也來到了這里。

        原本這人來的目的,是想要進入天湖感受一下,試試能不能得到一些靈感。

        但卻不成想趕上了這場戰斗。

        當看著那些大宗師都完全攔不住白牧野的時候,上官家的這位準帝,也就是靈力值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的超級強者,終于忍不住出手了。

        這很欺負人。

        實打實的欺負小孩兒。

        洗都沒的洗那種。

        可如果他再不出手,上官家的損失只會變得更大!

        總不能到最后就剩他一個光桿司令然后再出手吧?

        他并沒有想要一下子殺死白牧野,而是想要將他生擒活捉!

        一個如此年輕的大宗師境界的符篆師?

        這是啥?

        這是人類最大的寶貝!

        國寶級算個屁?

        這是史詩級的!

        人類史上從來就沒出現過這個年紀這種境界的符篆師!

        即便算上上古時代,也沒有過!

        所以,就連段家許給上官家那驚天的利益,在這位準帝大能看來,都不如一個白牧野值錢。

        “所以,這算是意外收獲嗎?”

        這名準帝,身形一閃,出現在星艦外面,這個看上去封神如玉的青年,伸出一只手,虛空一抓——

        天空中無盡能量瞬間匯聚在一起,迅速形成一只遮天般的大手!

        這大手,像是捏螞蟻一樣,向著被困在虛空的白牧野抓過去。

        這尼瑪……酒是不是都已經熱了?

        白牧野身上猛然間爆發出一股恐怖的精神威能,剎那間,他沖開了這道可怕的封鎖。

        一張劍符,從他身上飛出,猛然間刺向那只能量凝結而成的、遮天蔽日的大手!

        轟!

        高天之上,華光綻放。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
    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穿成女配媽媽怎麼辦?逆天戰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