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12章 玫瑰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12章 玫瑰們字體大小: A+
     
        單谷也的確是飛出去好遠才突然想起自己還有個女朋友,想了想,一咬牙,又掉頭飛回來了,拉起張開雙臂在那咋呼的歐陽星琪,對其他人道:“你們慢慢飛!”

        六只葫蘆娃:“……”

        其他人:(?`?Д?′)!!

        歐陽妹妹剛被拉起來的瞬間還是有點小不滿的,嘟著嘴巴打算給這家伙一點顏色看看。

        不過轉念一想,這是去打架啊!

        說不定還很危險的打架,他情急也是正常的。

        再說,這不是也回來拉上自己了么?

        算他還有點求生欲!

        “扔下他們……”歐陽星琪一張嘴,被疾風灌了一肚子,頓時又把嘴巴閉上了。

        單谷拉著歐陽星琪的手,感受著那只小手帶來的溫潤,腦子里想的全都是趕緊追上兄弟們,不然一會可能就得從天上掉下來,壓根就沒聽清。

        “你說啥?”

        呼!

        單谷也被灌了一肚子風。

        看他那模樣,歐陽星琪嫣然一笑,也不開口了,只是輕輕搖搖頭。

        前面幾個人見單谷回去,也都放慢了一點速度,等單谷追上來之后,也不說話,就這樣沿著山巒一路朝著那些飛行器消失的方向飛去。

        段夫人那里。

        大戰已經爆發了!

        這群人其實都挺敬重段夫人,但沒辦法,家主下了死命令,而且就在剛才來的路上,又接連幾次接到消息——不惜一切代價,必須把夫人帶回來……無論如何!

        雖然沒說生死不論,但這命令,已經可以讓人生出很多聯想了。

        再加上來到這里之后,看見那幾架飛行器,去沒有看見自己人,要是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那來的這群就是純粹的蠢貨了。

        一方面要抓人,另一方面不從,除了打,還有什么別的辦法?

        原本在這群人眼中,段夫人是最沒有威脅的,覺得自己干掉那幾個背叛了家主的叛徒,一切就沒問題了。

        可雙方短兵相接那一霎,當大量符篆從段夫人身上飛出來的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

        也就是那一瞬間,這群追兵吃了大虧!

        即便他們再怎么小心謹慎,也不敢相信段夫人竟然是個符篆宗師啊!

        而且段夫人真的是個天才,只經過之前那一戰的她,在此刻的表現,絕對堪稱亮眼!

        對各種符篆的運用技巧,也在迅速提升著。

        他們一群人被圍了半天,竟然沒人受傷!

        她的防御符補防太及時了!

        “快,趕緊把夫人是符篆師的消息傳遞回去!”

        “快點出去個人……把這消息傳遞出去!”

        那群追兵當中,很多人都在大聲怒吼著。

        這片區域所有信號被屏蔽,他們的信息同樣也發送不出去。

        段夫人抿著嘴唇,她知道,這一次是真的瞞不住了。

        而且看這樣子,段元新那邊也是不把她帶回去誓不罷休。

        如今她要是不想給兒子添亂,唯有死戰!

        她一臉從容的對百合等人道:“如果被活著抓回去,包括我在內,其實都不會有任何好下場。”

        百合一邊跟那群人戰斗,一邊道:“夫人,我們跟您一起,死戰到底!”

        追兵當中有人勸說:“夫人您誤會了,家主不過是擔心您有什么危險,這兵荒馬亂的,出來不安全……”

        回應他的,是段夫人一張控制符,外加一張劍符!

        就像小白也喜歡用這種套路一樣,控住再砍,怎么砍怎么有。

        終于被逼到絕路的段夫人即便再怎么不想殺人,也不得不恨起心來。

        說話那人,被控制符控住之后,眼睜睜看著一張劍符急速飛來,嚇得心膽俱裂。

        還好身邊人太多了,有人一把將他拉到一旁,閃開了隨后而至的劍符攻擊。

        但后面卻有人倒了霉,直接被劍符給刺穿了胸膛,慘叫著倒下去。

        這群人當中的帶頭者,終于失去了所有的耐心,怒吼道:“殺!”

        這一聲令下之后,這群人瞬間變陣。

        盾戰舉著大盾將這群人牢牢包圍起來,后面弓箭手各自放箭。

        還有一些符篆師,一邊給自己人加持狀態,一邊尋找著機會。

        除了少數人被拖著沒能退回去之外,更多人……迅速圍成了一座殺陣。

        一股肅殺的氣息,瞬間籠罩下來。

        追兵中的為首者甚至沒有再勸說什么。

        夫人是世子的親生母親,剛剛說的那番話也沒有瞞著他們,所以想要勸降,是根本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殺了!

        咻……咻咻咻!

        一連串的箭矢破空聲,仿佛響在人的心頭,令人心頭沉重且壓抑。

        箭矢射在防御符形成的光幕上,蕩起一道道漣漪。

        沖?

        沖不出去的!

        防?

        又能防多久?

        段夫人瞥了一眼天空,她身上其實是有飛行符的。

        可看這架勢,即便有飛行符,也不可能逃出這群人的圍追堵截。

        難道……今天真的要死在這里了嗎?

        就在這時,從遠方開始有人趕來!

        人不多,只有六七個。

        在那六七個人后面,遠遠的,還有人從飛行器上跳下,朝著這邊狂奔而至。

        自己人還是追殺自己的人?

        這時候,就連這群追兵都有些迷茫。

        但還是很快有人迎上去,想要問問對方身份。

        結果迎上去的人,被這群趕來的人瞬間出手給殺掉。

        得!

        這肯定不是自己人,是來救夫人的!

        “夫人莫怕,玫瑰來了!”

        “夫人,玫瑰來救你!”

        “夫人,我是玫瑰!”

        “我是玫瑰啊夫人,還記得我嗎?”

        一連串銀鈴般的清脆女聲,接二連三響起。

        這群追兵直接驚呆了,心說這是什么情況?夫人身邊,從來不都是只有一個玫瑰?

        這突然間冒出來的一群是怎么回事?

        遠方的天空中,更多的玫瑰朝著這邊沖過來。

        這是一群明知跟著夫人危機重重,甚至隨時可能會死的女人。

        她們原本在離開夫人之后,已經獲得了不錯的職位,也擁有了不低的地位。

        有些特別優秀的“玫瑰”甚至已經獲得了住在主城的資格!

        可她們……還是來了。

        追兵當中的最大首領怒吼道:“尋求增援,二組掉頭,干掉他們!”

        一場大戰,就在這片略顯荒涼的山地,就此展開。

        這是一場玫瑰和其他人的戰爭!

        當然,來營救段夫人的,也不僅僅只有玫瑰,還有曾經在她身邊服侍過的其他人。

        這群人無一例外的,都是聽見夫人危險的消息之后,立即毫不猶豫的就來了。

        沒問為什么,也沒問要面對誰。

        那兩個被打發出去報信的人,駕駛著一架飛行器,往信號屏蔽區外飛著飛著,突然間看見幾個會飛的人,從天空中飛過來。

        “這什么情況?”其中一人一臉驚訝:“人怎么能會飛?這得啥境界?大宗師了?這是來幫咱們的?”

        一連串的問題,身邊人自然是沒法回答他的。

        還沒等他們想太多,那邊正在飛行中的單谷,突然對歐陽星琪大聲道:“抱緊我!”

        歐陽星琪:???

        “快點,抱緊我!”單谷這時候,另一只手上,已經出現了他的后羿弓!

        歐陽星琪這會也突然反應過來,紅著臉,繞到單谷身后,伸出雙臂抱著單谷的腰,雖然很害羞,但下一刻,卻忍不住把臉輕輕貼在單谷背上。

        因為很莫名的,一下子有了一種特別強烈的安全感!

        原來這里沒風奧。

        早知道,早就抱了。

        單谷被歐陽星琪這么一抱卻差點從天上掉下去,小心臟砰砰亂跳——帶球撞人啊!

        這是犯規!

        他迅速讓自己冷靜下來,拉開弓,對著那架飛行器,直接就是一箭。

        論遠程攻擊,單谷的箭目前是團隊中最強大的!

        嗖!

        面對對方突然間發起的攻擊,飛行器里面那兩人差點把魂兒都嚇掉。

        都不問問是敵是友嗎?

        指望飛行器自動駕駛功能躲開這一箭是做夢。

        坐在駕駛位上那人瞬間手動,想要做出一個規避動作。

        但卻忘了他已經很久沒有試過手動駕駛,動作一下子做得太大,不但沒能躲開這一箭,反倒還讓這飛行器瞬間失控,直接撞向旁邊一座小山。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這架小型飛行器,墜毀了。

        那兩個人倒是沒摔死,被摔得七葷八素,從廢墟中爬出來,各自都是一頭一臉一身血。

        嗖!

        其中一個,被當場釘死在那里。

        剩下那個頓時大聲道:“誤會……我不認識你們啊!”

        “段夫人在哪?她有沒有危險?”白牧野不愿廢話,直接上來問道。

        “什么段夫人……我們不認識啊!”剩下這人迅速回道。

        “殺了吧,咱們接著走。”白牧野說著,直接又祭出幾張飛行符,毫不猶豫打在眾人身上,根本就不想跟這種人浪費半點口舌。

        這人正待說什么,突然間感覺身前一道影子閃過,然后他捂著喉嚨,雙眼往外凸出,身子一軟,倒在地上。

        單谷放下手中的弓和箭,回頭看了一眼回到他身后,老老實實從后面抱著他的歐陽星琪:“你這又何必?”

        “我也行的。”歐陽星琪低聲道。

        隨后,眾人再度從地面飛起,不大一會功夫,前方戰場便映入眼簾。

        其實還沒看見戰場的時候,眾人就已經聽見了那激烈的打斗聲。

        隨后再一看……真是不得了!

        戰場分成兩部分,其中一部分,圍得跟個鐵桶陣似的,瘋狂往里面傾瀉著攻擊。

        另一部分,則是針對從另一個方向遙遠天空源源不斷趕來的那些人。

        雙方就在這不知名的荒涼山區,直接打出了一場兩軍交鋒的氣勢來。

        白牧野目光落到鐵桶陣那邊,沉聲道:“就在那邊,應該快頂不住了,走!”

        一群人,轟然飛出。

        追兵中的首領一眼看見他們,怒吼道:“那邊又有人過來,快,攔住他們,干掉!全部干掉!”

        他已經是怒不可遏了。

        如果說這些人都是世子派來的,他沒話說。

        畢竟世子也在天湖星經營多年,不可能連點心腹死忠都沒有。

        可問題是,這些自稱玫瑰,不管不顧沖上來送死的女人……可全都是家主培養出來,放在夫人身邊半年輪換一次的人啊!

        僅僅半年的時間,就全都叛變了?

        而且叛變的人數之多,之徹底……恐怕就連家主都不敢相信吧?

        夫人這是有妖法嗎?

        還是徹底將這群人的精神識海給洗了?

        太他媽邪門了!

        不但那些個“玫瑰”,還有其他諸如什么“香草”“梅花”“蘭兒”“綠竹”之類的年輕漂亮姑娘,前赴后繼,不斷趕來送死。

        也不完全是趕來送死,準確的說法,應該是不顧一切的和他這邊的人同歸于盡!

        抓一個夫人而已啊!

        今天能聚集這么多人過來,一方面是因為家主那邊下了死命令,另一方面,卻是人人都想爭功。

        之前他心中還很怒,因為來這么多人,功勞自然會被分走大半。

        但現在他只剩下慶幸。

        這場面,簡直他媽的詭異!

        手無縛雞之力的夫人突然間成了宗師級的符篆師,那些原本應該呆在自己崗位上,最多因為夫人的消息而默默傷感一會的人拼命往這趕……

        如果不是他們這邊有數百人之多,今天這一戰,真的拿不下啊!

        正想著,被他派去干掉另一個方向飛過來那幾個人……咦?那幾個人怎么是飛過來的?這念頭只在這追兵首領腦子里過了一下就沒了。

        因為那些人,這會兒已經干掉了他派去的人,徑自朝著鐵桶陣這邊飛了過來。

        “射殺!射死他們!”

        追兵首領怒吼著,親自拎著一把長刀,朝著白牧野這邊沖過來。

        一群能飛的人!

        也只有他這種大宗師才能與之對抗!

        轟!

        他沖天而起,狠狠一刀,斬出洶涌刀氣,那刀氣如龍,帶著無盡凌厲,斬向飛在最前面的白牧野。

        因為這人長得太帥了!

        非常顯眼!

        恰好,他就不喜歡長得帥的。

        林子衿身形一閃,手中那把門板似的大刀猛的掄起,一刀斬向這追兵首領。

        哐!

        高天之上,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林子衿的身影依然朝著鐵桶陣的方向飛去。

        隨后白牧野幾個人也直接飛過去。

        那追兵首領,卻徑自往地上掉落。

        撲通一聲,摔落塵埃。

        嗖嗖嗖嗖……!

        一連串的箭,瘋狂射向他們幾個。

        飛在天空中,跟個靶子也沒什么分別。

        可問題是,這些箭,竟然連他們的防御都無法擊穿!

        那銳利的箭射在防御符形成的光幕上面,只能蕩起一點點輕微的漣漪。

        被圍困在當中的段夫人遠遠的,就看見白牧野那張臉。

        雖然不認識,但她卻一下子知道了來人是誰!

        因為她聽玫瑰和百合她們說過,來了一群祖龍帝國的高中生聯賽冠軍,其中一個男生長的超級帥,前所未有的帥。

        之前她還很難想象,那是怎樣的一種帥。

        直到看見小白,她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不清楚這群祖龍年輕天驕為什么來這里,但很顯然,是沖她來的。

        而且看上去,是要救她。

        這時候,白牧野在那邊說道:“夫人不要擔心,我受段勇之托,前來救您。”

        段夫人眼睛微微一亮,隨即又生出幾分疑惑,但這種時候,即便這群年輕人存了其他心思,也顧不得了。

        總比死在這群人的攻擊之下強。

        白牧野看著圍成鐵桶陣的那群人,道:“你們趕緊離開吧,回去告訴你們家主,人,我們帶走了,他不會為難你們。”

        “休想!”

        “干掉他!”

        “弄死他!”

        這群人都是段元新的心腹手下,而且他們有家有小,沒有退路,豈敢背叛?

        林子衿頂著防御符形成的光幕,直接沖了上去。

        “哥哥和他們廢話什么?殺了便是!”

        轟!

        就一下!

        就像剛剛一刀砍死那個大宗師級境界的追兵首領一樣。

        這鐵桶陣,被林子衿一刀下去,直接就給打破了。

        首當其沖的那些人,瞬間被重創,鮮血狂奔的倒下。

        林妹妹其實還是手下留情了。

        她并不愿意在這種地方大開殺戒。

        畢竟他們的目的只是救出段夫人。

        根本用不著剩下幾個人出手,段夫人那些人利用這機會,直接沖了出來。

        白牧野看向那群依然在殺“玫瑰”的人,大聲喝道:“還不趕緊滾!”

        林子衿這先后兩刀,確實有點把這群人的膽子給嚇破了。

        不過……走?

        往哪走?

        這群人仗著人多勢眾,在一群人的鼓動下,又咬著牙沖了上來。

        單谷跟彩衣都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瞥了一眼那群瘋狂的人:“殺!”

        一聲殺,單谷手中的流星箭雨直接射出!

        姬彩衣跟司音身上撐著防御符光幕,也直接殺了出去。

        對方的攻擊?

        面對白牧野那堅不可摧的防御符,他們還有什么攻擊可言?

        追兵身上的防御符,根本擋不住單谷這群人的攻擊。

        眨眼間就有十幾個人死在流星箭雨下,至于姬彩衣跟司音還有同樣跟著沖出去的歐陽星琪那邊……硬生生被殺出了三條通路!

        尤其頂著蘑菇頭超級萌的司音,幾乎是閉著眼睛輪著錘子一路殺進殺出。

        所經之處……人仰馬翻。

        她這一次,是真的收著力氣在打。

        所以那些人雖然被她擊倒,也都受了不輕的傷,但并沒有死。

        林子衿跟彩衣還有歐陽星琪這邊,可是不一樣。

        有了小白那一個字,她們下起手來,毫不留情!

        跟這群人,的確是無冤無仇,可這是戰爭!

        你心軟,敵人可不會心軟。

        戰場上,玩個屁的同情心?

        至于誰對誰錯,誰是誰非,都特么已經打死打生了,那些還重要嗎?

        他們要救段夫人,那群人不讓他們救……矛盾就是這么簡單。

        那些前赴后繼的“玫瑰”們,這會兒也終于得以喘息,全部朝著段夫人這邊聚攏過來。

        幾乎眨眼間,就把段夫人牢牢護在了當中。

        段夫人這群人雖然沒有受傷,但經過剛剛的那一番苦戰,基本上也全都被累得精疲力竭了。

        此刻見到昔日曾經跟在她身邊的這群侍女和下人,段夫人淚水一下子就流出來,跟那些玫瑰抱頭痛哭。

        “你們傻呀,來做什么?”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
    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穹頂之上諸天劇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