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10章 勇哥就是這么敢作敢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10章 勇哥就是這么敢作敢當字體大小: A+
     
        大殿里,除了段元新的聲音之外,寂然無聲。

        那白發老者弓上還搭著兩支箭,雖然是垂下來的,但很顯然,只要聽到一個不同聲音,那兩支箭當中的一支,必然會射殺那個發出不同聲音的人。

        沒見這里最有權威的大長老都閉上嘴巴頹然坐在那里?

        段家不是沒人,長老會的這群長老之上,還有很多閉關多年的超級強者。

        那些人隨便哪個,應該都能將這白發老者干掉在這里。

        但那些人根本不管事!

        一心沖帝。

        除非到了整個段家生死存亡之際,不然他們是不會出來的。

        “沒有人贊成彈劾家主嗎?”段元新大聲問道。

        他那洪亮的聲音中,也聽不出多少得意來,但在場這些長老會成員心里面都清楚的很,這一仗,家主贏了。

        “好,沒有人贊成。”

        段元新輕嘆一聲:“那,有人反對嗎?”

        大殿里一片死寂。

        同樣沒有人回答他這個問題。

        即便是原本非常支持他的那些人,那些應該在這時候,其聲附和——我們反對的人,也都沒有出聲。

        段元新呵的笑了一聲。

        聲音中,帶著幾分譏諷。

        “好,整個長老會,一人反對,零人贊成,所以,我宣布,彈劾無效!”

        說完,整個大殿里面,傳來一陣輕輕嘆息聲,很多人都忍不住看向白發老者那邊,卻驚訝的發現那白發老者,已經不知何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時候,大長老抬起頭,看了一眼段元新,沉聲道:“請來了上官家最接近帝的存在,你開心嗎?”

        段元新看了大長老一眼,一臉恭敬的道:“大長老,即便他是上官家最接近帝的存在,可終究還不是帝。這天湖,到什么時候,都終究是我段家的!”

        這句話說得斬釘截鐵,倒是讓很多人的臉色多少緩和了一些。

        段元新看了一眼眾人:“我知道,最近發生了不少事情,讓大家對我有些失望了。不過我要說的是,任何事情,都不要只看眼前利益,目光要放長遠。”

        “會既然已經開完了,可以結束了吧?”一名長老淡淡說道。

        “別著急,我還有幾句肺腑之言,不吐不快!”段元新道。

        一群長老紛紛抬頭看向他。

        段元新道:“我為什么要這么做?我在這里,用最簡短的方式,跟你們說一遍,信不信,隨你們。是否在心里面暗暗嘲笑我,我也無所謂。反正你們也不是嘲笑一天兩天。”

        眾人全都沉默著。

        段元新道:“段勇不是我兒子,我不可能扶植一個非我血脈上位。”

        眾人依然沉默著。

        這個傳言,早已經在天湖星傳了不知多少年。

        但從段元新嘴里說出來,還是讓大家心中充滿感慨。

        畢竟,這對一個男人來說,沒那么容易說出口。

        “他是太上長老的兒子。”

        “當年太上長老將一個已經有了身孕的女人送給了我,實話說,你們都懂,他希望那個女人的孩子,能夠成為未來的家主。”

        “當然,我也是拿了好處的,這好處,就是這家主之位了。”

        段元新沉默了一會,自嘲的一笑:“為了當上家主,我認了。”

        “但我要問在座諸位一句,這些年來,我這家主當的怎么樣?”

        “我不需要你們現在回答我,但每個人心里都有桿秤,即便成年人的世界沒有對錯,但終有一個基本認知吧?”

        “我覺得,我做得不錯!”

        “我在這個位置上,為段家帶來了太多過去從未有過的好處。”

        “所以我希望能將這位置,傳給跟我一樣優秀的孩子,這沒問題吧?”

        “外面都在傳言,說我跟親妹妹如何……呵呵,簡直一派胡言!”

        段元新忽然有些激動起來,他面色猙獰的道:“那是我母親從外面撿回來的孩子!她身上跟我段家沒有半點血緣關系!這個問題到底有多簡單?以現代的技術,想要知道真相很難嗎?”

        “所以不要人云亦云,不要選擇去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東西!”

        “用不了多久,我就會將這個驗證過程,在陽光下……當著你們所有人的面……給你們看!”

        大殿里,回蕩著段元新壓抑著憤怒的低聲咆哮。

        “我為了成為家主,我不擇手段了,我對不起他們娘幾個,但我敢拍著胸脯說,大長老那女人,這近三十年來,我從未動過她一下!而且一直跟她相敬如賓!一直很尊重她!那個孩子,生下來就被太上長老推動,封為了天湖世子!這些年來,我依然沒動他一下!”

        “不為別的,只是因為我需要積蓄力量!”

        “我要做,就做到絕!”

        “今天我就把話公開放在這,我說的每一句,都是真心實意的!”

        “我就是不甘心!”

        “我不是好人,但我沒坑過段家!”

        “那百分之三十給上官家的股份,是落在上官文平和上官文清兩個孩子身上的!”

        “你們只看見了這個協議!”

        “那兩個孩子,都是我的兒子!”

        “跟我一樣,上官家的家主,我最好的朋友……他為了幫我,為了保護我的女人,把她娶為妻子……這些年同樣沒進過她的房間半步!”

        “你們可以嘲笑我,可以嘲笑他,但這是我們為了未來所作出的犧牲!”

        “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落在我兩個孩子名下,但真正的分紅,要給上官家一百五十年!”

        “我的,這的確讓我上官家受到了一定損失,但這損失,我個人來填!不用你們!”

        “段勇,他是太上長老的種,太上長老,已經被我干掉了!他已經死了!”

        “上官文平、上官文清,接下來就要認祖歸宗,分別改名段文平,段文清!這名字,當年就是我起的!”

        “我的話說完了,至于信不信,怎么選,看你們了。”

        段元新說完之后,看著沉默下來的眾人,冷冷一笑,轉身欲走。

        就在這時,突然間有人從外面急匆匆進來,來到段元新身旁低聲耳語了幾句。

        這人明顯也是急了,給段元新發消息,段元新正在慷慨激昂的演講,聽到提示也沒在意,只能親自進來說了。

        在座這些人境界都不低,一旦他們想要豎起耳朵聽點什么,還真沒人能攔得住。

        他們聽見,那人在段元新耳邊說了一句:“夫人那邊出事了。”

        段元新臉色頓時大變,當下也不理會長老會這群人,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來到門口,有人把門徹底打開,溫暖的陽光刷的一下照射進來。

        像是一把刺穿黑暗的劍,一直延伸到他們開會的圓桌附近。

        一群長老瞇著眼,向外望去,段元新的身影,沐浴在那陽光中,仿佛披著一道神光。

        不過——

        他夫人那邊出事了?

        呵呵。

        段元新來到外面,面色陰沉似水,看著身邊人問道:“怎么回事?”

        “夫人那邊似乎發生了激烈的打斗,隨后有一輛府上的飛車離開,我去到那里的時候,后宅里面的所有下人全都不見了……哦,對了,我看了一下監控,里面所有的畫面,在兩天前就已經被調換成了事先錄制好的畫面。”

        身邊這人盡量客觀的陳述事實,并沒有往里面添加任何個人情緒。

        但段元新還是聽出了一絲不同尋常,他一邊快步走,沒用別人開門,自己打開車門上了車,沉聲道:“兩天前就已經被人替換了?”

        “對。”

        段元新這時候還不相信他親自選定的那些心腹手下會出賣他,所以瞇著眼道:“夫人……她一個弱女子,時時刻刻被人盯著,自然是不可能做什么的。所以說,很可能是兩天前他們就已經潛入到那里,然后今天動手……劫走了夫人……”

        身邊這人微微皺眉,有些遲疑的說道:“不太像。”

        “還有什么事?”段元新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這心腹手下。

        這人道:“我剛剛來的路上得到一個消息,說城衛軍那邊有消息傳來,有人持二級家主令牌出城了,是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兒,我讓他們把當時的畫面發給我了,應該馬上就收到了……”

        這人一邊說一邊解釋:“我是發現這件事情之后,一點都沒停留,立即趕過來的……”

        他說著,拿起通訊器,這時候,城衛軍那邊正好將畫面發送過來。

        畫面中,帶著墨鏡的侍女百合一臉冰冷的扔過那面令牌。

        段元新只看了一眼,眼中露出不可思議之色:“百合?”

        身邊這名心腹也是驚呼一聲,顯然,他也是認識百合的。

        “怎么可能是他?”段元新顯然無法理解。

        夫人身邊的那些人,都是他從天湖星各地收養過來的孤兒,然后通過各種資源,包括天湖悟道,盡心盡力的培養他們。

        真的是孤兒,不是那種硬生生從人家父母身邊搶走的孩子。

        所以段元新始終覺得,這世上什么人都能背叛他,甚至他深愛的那個女人都有可能會背叛他,唯獨這些孩子們,永遠都不會背叛他這個爸爸!

        因為他對那些人,是真的好!

        真的將那些孩子當成自己孩子一樣看待,用了極大心血去培養。

        而且也從不讓他們去執行什么特別危險的任務。

        這么多年,他收養的孩子,是零死亡!

        以他這種身份地位,對他們又這么好,只要留在他身邊,甚至不需要去努力什么,起點就已經高得離譜,對無數別人眼中的成功者來說,他們的起點,是那些人終其一生拼命奮斗的終點!

        所以,這群孩子有什么理由會背叛他?

        根本沒道理啊!

        可這畫面,以及后面百合說的那些話,根本不像是一個被挾持的人說出來的!

        所以,為什么?

        段元新到現在都不敢相信。

        但他的臉色,卻已經變得極度陰沉。

        他低聲道:“立即傳訊各州府,將這些人的照片和資料,傳遞到每一個我們的人手上,一旦發現這群人,立即……殺……算了,立即把他們都給我抓回來!另外,一定要交代好,千萬千萬注意,不可以傷到夫人!”

        身邊這心腹頓時一臉嚴肅的點頭,心中卻在感慨,那明明是太上長老的女人啊!您這樣……又是何必呢?

        不過對于必須把夫人抓回來,這個他是認同的。

        因為無論如何,也決不能讓夫人逃到段勇那邊去。

        “另外,我要知道,后宅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段元新聲音冰冷的問道。

        這時候,他的通訊器,驟然響起。

        段元新看了一眼,微微一怔。

        這時候,飛車已經來到后宅的花園里。

        段元新看了一眼已經被機器人清洗過的現場,隨手接通了通訊器。

        一道低沉的女聲,隨后響起。

        “文平呢?”

        段元新皺了皺眉,沉聲道:“我不是不讓你在這個時候聯系我?”

        “我問你,文平呢!”那低沉的女聲提高了一些音量,但聽起來,還是很克制的。

        “他在天湖圣地!”段元新道:“但是段勇出來了……”

        “段勇出來了,文平卻沒出來,你不著急?你告訴我他還在天湖圣地?”那邊的聲音,已經處于爆發邊緣。

        “不是,你是不是背著我,偷偷做了什么?”段元新想到某種可能,開口問道。

        他有些茫然的看著被機器人清洗得干干凈凈的花園,眼神像是失去了焦距一般,催促道:“回答我!”

        那邊沉默半晌,才低聲說道:“我,我只是想讓他親手殺了那個孽種!這是一種儀式!哥,這意味著我們這么多年遭受的屈辱,從那一刻起……”

        “你他媽糊涂!”段元新當場暴怒。

        整個人像是一頭暴躁的獅子,憤怒無比的咆哮著:“我之前是怎么跟你交代的?我是不是讓你告訴咱們的孩子,進去之后,什么都不要做,只要在天湖里面一呆,安心修行便是!他身邊還有上官家的神級高手護衛。出手殺段勇的人,是他身邊的那些護衛!我早都已經安排好的事情!你為什么不聽?”

        那邊興師問罪的姿態在這一刻,瞬間慫下來,聲音也變得有些驚慌起來:“文平,文平他會不會出事?”

        “哥,你告訴我,文平一定還在對不對?”

        “他一定會沒事的……是吧?”

        段元新仰天長嘆,然后一臉痛苦的搖頭:“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現在得不到天湖里面的任何消息!”

        “那你趕快,趕快派人去找,文平可不能出事,他不能出事的,哥,你答應過我……”女人在那邊,已經徹底慌了。

        聲音中帶著哭腔,隨后忍不住抽噎起來。

        她是個狠人,也是個非常厲害的人,可這件事情關系到她的兒子,就算再冷靜的人,面臨這種情況,怕是也都難以平靜下來。

        “我知道了,我會立即派人,去天湖,你放心,我一定把他找回來……”段元新說著,沒有再去聽那邊女人說什么,隨手掛斷了通訊器。

        然后,突然像是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一樣,一屁股坐在路邊的一塊石頭上,抬頭看了一眼身邊同樣一臉擔憂的心腹。

        “段勇把咱們在門口設下的埋伏,全都干掉了,一個沒剩是嗎?”

        他問道。

        心腹點點頭:“我已經派人過去查,根據那邊反饋回來的消息,說那些人死狀凄慘……您還是別看了。”

        “怎么個凄慘,你跟我說說。”段元新面無表情的道。

        “據說,很像是被人暴力撕開,每個人都被撕成了碎片。”心腹嘆息著說道。

        段元新卻瞇著雙眼,猛然間怔住,他的眼中,也露出了濃濃的恐懼之色。

        “您沒事吧?”心腹關切的問道。

        “你現在,立刻,馬上……把那些照片發給我!”段元新一把抓住心腹的手腕。

        心腹感覺自己的手腕骨頭都像是要被捏折了一樣,忍不住吃痛的叫了一聲。

        段元新下意識松開,道:“快!”

        心腹不敢去揉手腕,只能快速的尋找起來。

        段元新喃喃道:“那個白癡女人,竟然讓文平親自去刺殺段勇,我的那些人都失敗了,如果文平真那么做了,那么……”

        他有點說不下去了。

        上官文平……不,段文平,那是他親生兒子!

        他現在最怕的就是,猜測成真。

        段勇的確是個天才,這毋庸置疑。

        他從小到大得到的資源,也是整個天湖星最好的。

        沒有之一。

        無人可比!

        但就算他再怎么厲害,就算他真實境界已經是宗師,可那又如何?

        段勇身邊的那群侍衛,全都是他的人!

        所以,在段元新看來,段勇根本不可能活著走出天湖圣地。

        前兩天各種消息集中爆發的時候,他甚至認為那是段勇手下在搞事情!

        不過最終,他得到了一張段勇出來之后的照片,以及段勇身邊突然間出現的那支近衛軍團的照片,他也都看見了。

        他一直覺得,那些人不過是段勇這些年來四處暗中網羅的手下,一群烏合之眾罷了。

        直到天湖圣地入口處那邊傳來失利的消息,段元新才真的有些被驚到了。

        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就算他心里面再怎么不愿承認,再怎么痛苦,也都必須得承認一件事——他真正的兒子段文平,危險了!

        這時候,身邊的心腹已經把照片發給了段元新。

        段元新看了一眼,頓時兩眼一黑,差點暈過去。被心腹趕忙扶住:“您沒事吧?”

        “我沒事,走,立即傳訊給各位長老,召開長老會,就說……家族生死存亡的時候到了!讓他們準備好喚醒那些閉關的老祖宗們。另外,傳訊各州府,一旦發現夫人的蹤跡,立即不惜一切代價,抓住他們……能不傷夫人,盡量不傷!”

        心腹心中充滿震驚,心說這么一會的功夫,怎么就變卦了呢?

        剛才不是還說,千萬不能傷到夫人么?

        他雖然跟在段元新身邊很多年,眼界見識也都有,但這件事,他真的有些想不通。

        段家的那群長老也想不通,家主剛剛離開一會兒的功夫,就又要召開長老會。

        這是干什么?

        拿我們尋開心嗎?

        我們即便是暫時妥協了,可也不等于就怕了你段元新吧?

        你本身就是嫡子當中最不成器的一個,不然太上長老會扶植你?

        殺了太上長老還沾沾自喜,一點愧疚的情緒都沒有,將無恥演繹得淋漓矜持……這種涼薄之人,早晚遭報應!

        可不管心里面如何腹誹,這群長老依然如期來到了大殿里。

        會議桌那里,已經沒有了二長老跟九長老的尸體,早就被人收拾干凈。

        甚至連血腥味都聞不見半點。

        段元新大步進來,沒等其他那些長老們開口,隨手一揮,半空中一道巨大的光幕出現。

        那光幕上,到處都是殘肢碎塊,看著就令人深度不適。

        有幾個多少年都沒動過手的長老甚至當場干嘔起來。

        其中一個老嫗忍不住怒罵道:“段元新,你夠了!用這個來惡心威脅我們嗎?你已經如愿以償了!如今整個段家盡在你手中掌握,你還想怎樣?”

        段元新沒跟她一般見識,沉聲道:“有誰見過圣地禁區中死的那些人的狀態?”

        這時候,其中一名長老抬起頭,看著段元新:“我見過,家主問這做什么?”

        段元新用手一指光幕:“像不像?”

        “什么像不像?這不就是嗎?被暴力撕成碎塊,然后精血被吸走……剩下一些雜血……嗯?家主這照片,何處得來?這地方怎么像是……”

        血肉模糊的血腥照片,沒人愿意多看一眼。

        所以一開始根本沒人注意到那照片拍攝的場地。

        不過經這一提醒,很多人頓時怔住,看向那張照片的目光,都變得凝重起來。

        段元新咬牙道:“我在天湖圣地的入口處,讓人布置了大量法陣符,當時想的是段勇一出來,就激活法陣把他干掉!可現在你們也知道了,他毫發無損的出來了,身邊還突然多了幾百個我們從未見過但實力卻深不可測的高手。然后,這些照片,就是我們的人,剛在天湖圣地入口處拍下來的。”

        他說完之后,看向眾人:“你們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嗎?”

        原本看段元新百般不順眼的大長老直接抬起頭,淡淡說道:“你想說明什么?段勇跟圣地禁區中的那些存在相互勾結了?”

        這話一般人都不敢說,但大長老性情耿直,有一說一,他看著段元新繼續問道:“圣地禁區里面,我們段家祖祖輩輩,經過無數年的摸索,早已經弄清楚那里面的一切,那里面的超然存在,根本不可能出來!所以,這些照片,雖然看起來像,但究竟是不是,還有待商榷。”

        段元新皺了皺眉,卻也沒反駁,因為這的確是猜測,可那照片,跟之前一些人在圣地禁區的死狀實在是太像了!

        并不是所有人進了禁區都死了,最初期的那段時間,通常都是一群人沖進禁區,然后一部分人被從墳墓中伸出來的那些枯瘦撕碎。

        所以這場景,對外人來說可能陌生,但對段家人來說,卻也算不上什么稀奇。

        大長老見段元新沒反駁,語氣稍微緩和了一點,沉聲道:“不過這件事,的確是有些蹊蹺,我現在就問問勇小子,問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讓他給個交代!”

        “大長老,您是不是糊涂了?就算真是,他能承認嗎?”另一個長老苦笑著道。

        大長老怒道:“他是我看著長大的!他是個男人,敢作敢當!為什么不敢承認?”

        到現在,整個段家,包括段元新在內,依然沒人敢相信,段勇這個眾所周知,從太上長老塞給段元新的女人肚子里出來,一點點長大的孩子,身體中,竟然會藏著一顆來自無盡歲月之前的上古老靈魂!

        說奪舍,人們還是知道的,可說到這種直接靈魂轉世到母體,經過孕育之后以嬰兒狀態出生……這個實在太驚悚!

        沒人相信。

        大長老是個雷厲風行的急性子,這邊說著,那邊就直接打開了通訊器,聯系起段勇來。

        “他不會接的。”

        “唉,事已至此,他怎么可能接?”

        “是啊……”

        一群長老,都在那小聲議論著。

        就在這時,通訊器,竟然被接通了。

        段勇那熟悉的聲音從里面傳出——大長老,您怎么會聯系我?

        依然很尊敬,依然很客氣。

        大長老忍不住嘆息一聲。

        即便段勇真的是太上長老的孩子,可那也是段家的種啊!

        既然是段家的種,為什么就不能成為家主?

        他段元新當年,也不是段家的世子啊!

        在場的不少長老,聽見段勇聲音那一刻,心中全都涌起一股五味雜陳的感覺。

        段勇……真的挺合適的。

        “勇小子,我問你一件事,你跟我說實話!”大長老一臉嚴肅。

        “嗯,您問吧,我一定跟您說實話。”段勇聲音誠懇。

        “我問你,你身邊突然間多出來那幾百近衛軍,到底什么來頭?還有天湖圣地入口,你爹……咳咳,天湖圣地入口埋伏你的那群人,是不是你身邊那群人干掉的?”

        段元新在一旁臉色漆黑,心說大長老,您一定是故意的吧?

        段勇在那邊略微沉默了一下,然后輕松的笑起來:“段元新在天湖圣地入口處埋伏的那群人,的確是我的人干掉的。”

        一句話,讓大殿里面鴉雀無聲!

        大長老也有些瞠目結舌。

        這小子,真他媽有種!

        而且他直接口稱段元新,這分明是完全不把段元新這個名義上的父親放在眼里了。

        段元新臉色極其難看。

        這時候,通訊器里面,傳來段勇爽快的聲音,“至于這群人的身份,我想你們不是已經猜到了嗎?”

        靜!

        死一般的沉靜!

        空曠的大殿里面,一點聲音都沒有!

        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片慘白。

        就連大長老,在這一刻,似乎都忘記了自己究竟應該再問點什么。

        段勇的聲音卻依然從通訊器中傳出:“經過這么多年的努力,我終于成功的跟葬地里面的一些超然存在進行了成功的溝通和交流,他們愿意支持我,成為段家家主,并且……”

        通訊器那邊,段勇翹著二郎腿,嘴上叼著一根雪茄,眼中閃著異樣的光彩。

        是的,你們的勇哥,就是這么敢作敢當!

        ()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
    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宅之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