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09章 誰贊成?誰反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09章 誰贊成?誰反對?字體大小: A+
     
        侍女發出一聲驚呼,本能的下意識一把推開夫人,然后須臾之間,掌中多出一把短劍,斬向那刺來的一劍。

        鏘!

        一聲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響起。

        侍女手中那短劍應聲而斷,那一劍,直接刺在侍女胸口。

        “玫瑰!”

        段夫人顫抖著聲音驚呼一聲。

        那侍女卻用雙手,死死抓住那把劍,口中噴出鮮血,艱難轉頭,大聲喊道:“夫人快走……玫瑰……沒辱沒……這名字!”

        那持劍的手,用力一抖。

        叫玫瑰的侍女一雙手頓時被攪爛,胸前也被攪出一個大洞。

        當場氣絕斃命。

        這時候,另外幾個侍女,還有其他那些下人,瘋了一樣的朝著這持劍的人沖過來。

        同時紛紛喊著:“夫人快走!”

        “夫人趕緊離開!”

        “老爺要對您動手!”

        “快跑啊夫人,千萬不要留在這里!”

        這群段元新的死忠心腹,從始至終都應該站在段元新那邊的人們,在認識夫人短短數月之后,徹底轉變了心態!

        在危機來臨的瞬間,這群人,毫不猶豫的出賣了他們原本的主人。

        轟隆隆!

        這群人竟然實力都不弱。

        最差的,也都有宗師修為。

        那持劍人大概也沒想到段家的后宅里,一群下人竟然有著如此強悍的實力。

        更沒想到的,是這群人竟然會拼死保護段夫人。

        持劍人黑衣蒙面,里面則是高科技的護體裝置,即便黑衣蒙面被摘掉,也看不清他的臉。

        但此刻他身上,卻有一種無邊的怒火傾瀉出來。

        手中長劍一掃,一道恐怖的劍氣,轟然爆發出來!

        可就在他這劍氣即將掃到這群人的時候,那邊那個手里面還持著剪花的園藝剪刀,臉上帶著驚慌失措表情的段夫人身上,卻突然間飛出了一張符。

        這張符出現的太快,也太突然,甚至沒有人看清楚它到底是從什么地方飛出來的!

        啪!

        這張符在持劍人即將大開殺戒的一瞬間,拍在他身上。

        然后,他動不了了!

        后宅這群侍女和下人們可不管那個,當下對這持劍人發起瘋狂的攻擊!

        持劍人雖然很強大。

        甚至可以說,他非常強大!

        在上官家,也是能排的上號的高手。

        雖然沒到神級,卻也踏入巔峰大宗師超過十年了。

        但在這一刻,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情況下,面對這群段家后宅的侍女下人,生出了一股絕望的情緒。

        當所有的攻擊落到他身上那一刻,他的身體……怦然碎掉!

        四分五裂!

        空氣中,爆發出一篷血霧。

        身份?

        鐵定是查不出來了。

        但是,誰在乎呢?

        一群下人驚魂未定,這時候他們才突然間想到一個問題,那張符是哪來的?

        誰在幫他們?

        這時候,段夫人已經撲到死去的侍女玫瑰身上,她滿臉自責,淚如雨下。

        雖然她身邊的人每年都會輪換兩次,每一波人她都只能相處半年,之后就再也看不到。但這并不妨礙她和這群人之間的關系處的都非常好。

        她也從不把這群人當下人,不管是誰,有什么事,她都會盡心竭力的去幫忙。

        夫人是個好人。

        這句話幾乎是每一個離開后宅的人,都會經常掛在嘴邊的。

        這些年來,下人們走馬燈似的在她身邊輪換,就連貼身侍女也是如此。

        但她這里,有一個規矩,不管來的貼身侍女是誰,只要到了后宅,就只能有一個名字——玫瑰。

        因為她喜歡玫瑰。

        “夫人,快走吧!老爺要對您下手了!”

        “夫人,嗚嗚,我對你起您,我們這些人,全都是老爺找過來看著你的。”

        “對不起夫人,我也是老爺吩咐監視您一舉一動的,但您是好人,嗚嗚……您快走吧,我們幫您擋著!”

        剩下三個侍女,四個下人,全都跪在段夫人身邊失聲痛哭。

        段夫人伸手抹了一把臉上的淚痕,看著他們,一臉欣慰,輕聲道:“我走不了的,他不會讓我走,你們莫要說胡話,這殺手肯定不是他派來的。你們趕緊去找老爺報信吧,無論如何,這件事都不能連累了你們。”

        “夫人您……您都知道?”一個名為百合的侍女梨花帶雨的看著段夫人。

        段夫人輕輕一笑:“每年換兩批人,從不重復,我又沒那么傻……但這殺手,肯定不是他派來的。你們就說,這殺手來到這,被你們給殺了,趕緊去匯報吧。”

        “不,夫人,不管這殺手是不是他派來的,您都不能繼續留在這了!難道您還不知道嗎?世子已經跟老爺他……公開決裂了!”一名下人一邊哭,一邊將光幕投放出來,那上面密密麻麻,各種各樣的新聞。

        身邊另一個下人道:“夫人,您太好了,您就像是高山上的雪蓮一樣,而我們……我們都做了許多對不起您的事情,您不能再這樣被欺瞞下去了啊!”

        段夫人有點嗔怪的皺皺眉,沖他說道:“不許你們這么說自己,你們不過是奉命行事,平日里對我有尊敬又照顧,哪有什么對我不起?好了,都別哭了,這里深宅內院,暫時沒人知道,但瞞不了多久的……”

        “夫人,我們這兩天,就已經把監控系統調成了錄制好的畫面!”

        侍女百合給玫瑰雙眼合上之后,站起身,一臉堅決的看著段夫人:“我們早就看不慣老爺的做法了,他不是人,對不起您!根本不配有您這樣好的妻子!所以,這兩天外面一出事,我們幾個就商量好了。我們要救夫人您出去!不能讓您成為老爺要挾世子的籌碼!”

        “你們,你們……唉,你們這是不要命了啊!聽話,他不會把我怎么樣,趕緊把監控調整回來,千萬不要被他發現,不然你們就危險了!”段夫人焦急的說道。

        “夫人,您別再說了,老爺是不會把您怎么樣的,但老爺的妹妹……她不會放過您的!還有,您在這里,世子的喉嚨終究就被人掐著。世子有多孝順,夫人您是知道的!”侍女百合看著段夫人:“我們甚至連逃走的路線都給夫人您規劃好了!趁現在老爺被叫去開長老會,快走!”

        “是啊夫人,別猶豫了!這不是您的家,您是在坐牢啊!”

        “夫人,時間容不得浪費了,快走吧!”

        “夫人……”

        段夫人看著這一張張或年輕、或不算年輕的臉,輕輕嘆息:“我走了,你們怎么辦?”

        “我們都是一群孤兒,自然跟著夫人您走!您放心,不管有任何危險,我們都會拼死護著您!不為別的,只為在您這里,我們感受到了從未感受過的……母愛!”百合說著,淚如雨下。

        其他那幾個人眼圈也都又紅了起來。

        段夫人呆了呆,然后輕輕點點頭:“既然如此,那咱們走!”

        她說著,看了一眼滿是血腥的后宅花園,忍不住嘆息一聲:“讓機器人過來,把這里打掃干凈了。”

        這不是什么難事,不過是一道指令的問題。

        但看著夫人眼中對這里的留戀與不舍,其他這些侍女下人們全都難過不已,心如刀絞。

        這么好的夫人,老爺真是瞎了眼!

        十五分鐘后,一輛普通的飛車,緩緩駛離了這里,升空之后,向著城外飛去。

        天空中的飛車并不多,所以這輛車即將出城的時候,遭到了攔截。

        四輛飛車,將這輛飛車圍在當中。

        其中一輛飛車的車窗降下,露出一張冷漠的臉,道:“家主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城……”

        那輛飛車的窗子降下,露出百合帶著墨鏡的一張臉,冷冷喝到:“瞎了你的狗眼!”

        同時,一塊令牌直接砸了過來。

        這邊的人手忙腳亂,好容易才將那枚令牌給接住,忽然嚇出一頭冷汗來。

        這特么是在天上啊!

        要接不住,這令牌豈不是就掉下去了?

        只看了一眼,這人眼中頓時露出震撼之色,臉上冷漠之色收起,畢恭畢敬道:“對不起,不知您是家主身邊近衛,打擾了……”

        這人一邊說,一邊將車子緩緩靠近過來,將令牌交換回去。

        段家家主隨身二級令牌,僅次于最高級的一級令牌,如假包換!

        他得罪不起。

        “行了,我們要出去執行一件特殊任務,不知者不怪。”百合冷冷說著,接過那面令牌,就要關窗走人。

        這時候,剛剛那人又有些糾結的道:“這個,還有個流程……就是您的車里面……”

        “你什么意思?”百合本就因為玫瑰的死而一肚子火氣,這會兒毫不猶豫的發泄出一部分來。

        “哎,哎,算了算了,您肯定是沒問題的,快走吧!”他說著,沖著百合擺擺手。

        百合面無表情的升起車窗,不慌不忙的駕駛著飛車往城外飛去。

        很快,這輛看似普通,但性能頂級的飛車便消失在茫茫天際。

        ……

        ……

        段家主城正中的那座大殿里,氣氛壓抑沉悶。

        一張巨大的圓桌,一群人正吵得不可開交。

        因為段勇拋出來的那些證據,讓長老會里面原本很多支持段元新的人,全都改變了主意。

        你跟自己的妹妹有情況也好,你要扶植你在外面的野種也罷,這都沒關系。

        反正野種也是段家的血脈不是?

        只要給足利益,大家就自當看不見。

        什么公正什么是非?

        成年人的世界里,哪有那么多對與錯?

        無非是利益和立場。

        段勇太年輕,底蘊跟段元新根本沒法比,而且還是段元新的兒子,兒子憑什么跟老子斗?

        所以沒人看好他。

        可現在大家突然發現,段勇有兩下子啊!

        而且這小子也真夠狼的!

        從他拿出的那些證據來看,分明是很多年前就已經開始布局。

        難道說,那個時候他就已經預感到今天了?

        若不是,只能說段勇的城府更深。

        當然,這些和他們這群長老沒什么關系。

        段元新也好,段勇也好,誰上都沒問題。

        但上官家上不行啊!

        誰都沒想到,段元新竟然會將天湖的收益,分給上官家三成?

        哦,錯了,不是收益,是股份!

        媽的是股份!

        也就是說,一旦這件事成了,從今以后,這天湖星就不完全是段家的了!

        還有三成是屬于上官家的!

        這是他們完全無法容忍的,也是段元新走的最爛的一步棋。

        但問題是,段元新在做這件事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任何人在場。

        只有他跟上官家的老祖宗兩人啊!

        這個決定,他原本打算在一切塵埃落定之后,強行推行下去。

        反正到那時候,這群人就算想反對,也沒力氣反對了。

        實在反對的太兇的,就找個時間干掉就是了。

        就像太上長老那樣,死了的人,就是完全沒意見的人。

        誰想到這件事也被段勇給扒了出來。

        這等于是在這群長老的身上吸血了!

        他們能答應才怪!

        即便是目前依然站在段元新這邊,替他說話的長老,也只是因為跟段元新的糾纏太深,已經深陷進去,無法轉換陣營罷了。

        不能說他們肚子里面就沒有氣。

        “都別廢話了,”精神矍鑠的二長老突然一拍桌子,大殿里眾人紛紛向他看過來,二長老淡淡道,“今天的議題,是對家主的彈劾……你們剛剛都在吵什么?吵那些有意義嗎?”

        段元新冷冷看著二長老,心中憤恨無比,沒想到這個平日里跟他關系最好,對他也最支持的人竟然站到了他的對立面上。

        那段勇,到底許給了你怎樣的好處?

        二長老清朗的聲音繼續傳來:“因為半數以上的長老,都同意發起這次彈劾,所以……我……”

        噗!

        一支箭,霍地從二長老對面射來,直接插在二長老的胸口處。

        那個位置,正是心臟。

        利箭穿心。

        二長老當場氣絕!

        整個大殿瞬間就炸了!

        其他所有人全部都爆發出強大的場域,又驚又怒的望向那一箭射來的方向。

        在那邊高高的窗臺之上,坐著一個滿頭白發的老者。

        看上去他似乎在這里坐了很久,可問題是,在場這么多人,竟然沒有一個發現他的存在!

        老者手中握著一張弓,那弓上還搭著三支箭。

        “剛送出去了一支,還剩下三支,你們誰想要?”

        頭發花白的老者笑瞇瞇看著眾人。

        “你是誰?”

        “你怎么進來的?”

        “你敢在段家長老會當場行兇……”

        白發老者笑呵呵的打斷了這群人:“行了,都別再那嚷嚷了,叫的人腦袋疼,有什么可吵的呢?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要學會溫和淡定的去看問題。不要自己的利益受到一點點影響,就頓時指天罵地,弄得跟這世界都欠你似的。合作共贏,懂嗎?都什么時代了……還守著那根僵化的腦筋。”

        那邊九長老站起身怒道:“你算個什么東西?是誰……”

        嗖!

        白發老者又一支箭射出來。

        所有人都看見他張弓了,所有人也都看見他這一箭射出來。

        包括有著大宗師巔峰境界的九長老,他也看見了。

        但他就是沒躲開。

        一支箭,釘在九長老的喉嚨上,將他的脖子射了個對穿。

        九長老用手捂著喉嚨,一雙眼瞪的老大,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看著那白發老者。

        然后撲通一聲,趴在了會議桌上,那支原本就已經將他脖子射了個對穿的箭,箭羽磕在桌上,后面的箭頭,又往外多冒了一節。

        家主段元新,則始終安靜的坐在那里,臉上掛著幾分淡淡的嘲諷。

        這時候,一個始終保持著沉默,甚至沒有參與剛剛爭吵的老者,終于忍不住,一拍桌子站起來,先是指著段元新大罵道:“引狼入室的狗賊!今天老夫在這里,家主這位置,你想都別想!”

        說著看向那白發老者,怒道:“上官老賊,真當我段家無人不成?”

        白發老者哈哈大笑起來,道:“段兄何出此言?天湖段家,即便三大帝國都要高看一眼,我這小小上官家,豈能入得了你段家法眼?段兄心里面應該很清楚才對,這些人死就死了吧,反正他們活著,也早晚是禍害。其實還有幾個……不過這終究是你段家,所以我一共就準備了這么四支箭。也算給段兄面子。”

        “你是在作死。”老者冷冷看著白發老者。

        “你看,我都已經解釋得這么真誠了,段兄為何還是不信?唉,說起來,神圣帝國的那些風景名勝區也真是好,那才是真正的人間仙境……相信你的那些子孫后代們,一定是特別特別喜歡那些地方,所以一個個才都不肯回來。”

        老者深吸了一口氣,眼中露出一抹疲憊來。

        原來,當年的那些殷勤主動,各種諂媚各種送禮,為的……只是今天這兩支箭。

        上官家的布局,的確了不得。

        他當然可以不顧一切的動用段家的力量擊殺這白發老者,甚至可以動用段家的力量將上官家徹底鏟除掉!

        但他在神圣帝國的那些子孫后代們,也一個都跑不了。

        年輕人,去了三大帝國那花花世界,哪里肯輕易回來?

        其實不止是他,今天在場這些人當中,大部分的子孫后代,都是如此。

        所以最終,這老者只能頹然坐下。

        段元新這時候面無表情的站起身來,淡淡道:“彈劾家主,既然已經啟動了程序,那就繼續下去吧,免得讓人說我這家主獨斷。”

        二長老倒在地上,尸體為冷,死不瞑目。

        九長老趴在會議桌上,那支銳利無匹的箭,沾血的箭頭上,寒光閃爍。

        在場這些人全都保持著沉默,望向段元新的眼神,無比復雜。

        空曠的大殿里面,段元新洪亮的聲音響起,形成回聲迅速反彈回來,震得人耳膜都有些不舒服。

        “彈劾家主,誰贊成?誰反對?”



    上一頁 ←    → 下一頁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
    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十里紅妝:明妧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