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08章 天湖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08章 天湖之戰字體大小: A+
     
        白牧野不清楚段勇是怎么知道這些消息的,但看上去他并沒有說謊。

        也沒那個必要。

        剛剛提到他母親精神力不低,等于是告訴白牧野,即便沒有他們,他母親也有機會脫身。

        有他們的話,則可以更順利的離開。

        還有就是,就算他們順利救出他母親,人家也不是沒有自保能力。

        甚至有機會偷襲他們,從而從容脫身!

        段勇這番話,等于坦誠告訴小白,最初那個階段,也就是兩人擊掌為誓的時候,他其實還是想要利用白牧野這群人。

        利用他們制造混亂,方便他母親脫身而已。

        但現在對他說出來,是已經把白牧野當成了朋友。

        而不是利用的對象。

        不愧是上古時代的老靈魂,心機是真的深沉!

        雖然即使他不說,白牧野這邊也能猜到一點——

        一個能讓段家太上長老找來生下段勇的女人,怕是也未必那么簡單!

        但那終究也只是猜測而已。

        “其實之前,我也沒想要坑你們,但卻多少隱瞞了一些信息,所以,對不起。”段勇認真的看著白牧野。

        “所以你現在對我說這些,是因為發生了什么變故?”白牧野問道。

        段勇點點頭,笑笑:“嗯,可能要正面硬拼了。”

        白牧野看著他:“有把握?”

        段勇搖頭:“哪有那么簡單……他準備了這么多年,如今一經發動,也肯定是做了萬全之策,沒那么容易被擊敗。首先,他在這外面就設了埋伏,不過,破解這個并不難。”

        段勇輕嘆一聲:“難的是,他把我營救母親的計劃給徹底扼殺了。如今你們即便跟我一起出去,是不會有機會接近她的。原本我們可以用另一種方式,以雷霆手段迅速解決的問題,現在卻有可能會被拖延很久。”

        “所以小白,這件事和你們無關,你們就不要跟著參與了。我知道你的真正實力不弱,但你沒有必要參與到這樣一場沒頭沒腦的戰爭中來。”

        “這……是天湖的內戰!”

        “如果還能見面,到時候再與你把酒言歡!”

        段勇說著,抬起手,輕輕拍了拍白牧野肩膀,然后道:“保重!”

        正說話間,遠處大地突然傳來一陣輕微的震動。

        接著——

        一大群身上散發著腐朽氣息的僵尸老者,足有數百人之多,從各個方向,以極高的速度往這邊狂奔而來。

        站在另一邊等待著的天湖星年輕天驕以及公主與騎士戰隊那些人全都看得呆住。

        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他們到現在甚至分不清這到底是人還是其他的什么……

        段勇道:“讓白公子帶著你們,重回天湖修煉一陣子吧!”

        他說完之后,深深看了一眼白牧野,毫不猶豫的踏出這道“門”,身后那數百僵尸老者,也跟著蜂擁而出。

        林子衿來到白牧野身邊,問道:“發生了什么?”

        姬彩衣、司音和單谷也走過來。

        那邊歐陽星琪也忍不住過來。

        六只葫蘆娃猶豫著,磨磨蹭蹭,想過來又有點不大情愿的樣子。

        白牧野看了林子衿一眼,輕聲道:“天湖內戰。”

        “那咱們?”姬彩衣看了白牧野一眼。

        白牧野想了想,道:“等一會。”

        等一會兒是什么鬼?

        幾人全都一臉疑惑的看著白牧野。

        “外面十有八九有法陣,先等等,等法陣破了,咱們就出去。”

        白牧野看了一眼姬彩衣和林子衿:“出去之后找個機會,看能不能救出他娘。若有機會,咱就下手;若沒機會,那就……創造一個出來。”

        見白牧野這么說,林子衿和姬彩衣等人都明白他的意思了。

        小白這是想幫段勇!

        其實正常情況下,很多人都會對上古生靈有一種天然的抵觸情緒,畢竟雙方有著巨大的時代差距。

        不過在跟段勇接觸一段時間之后,會發現這人身上其實有著很多值得交往的優點。

        而且仔細想想,段勇也并沒有主動去害過什么人。

        他是想要利用小白他們幾個,但他也沒有因為怕走漏風聲就把其他人全都干掉。

        天湖星的那些年輕天驕們雖然看上去都挺怕他,但更多的還是一種尊敬。

        還有就是,接受一個上古生靈成為自己的朋友,對別人來說可能挺難,但對白牧野來說卻是沒有什么障礙。

        畢竟他從十幾歲開始,就一直有個上古靈魂陪在身邊。

        這些天跟段勇談及一些上古時代的見聞時,段勇也偶有提到昔年名聲顯赫的四仙子。

        言辭中也是充滿敬意。

        最后嚴格說來,段勇他雖然是個老靈魂,可如果他自己不說,根本沒人會相信!

        所以他確實是把白牧野當朋友了,足夠坦誠。

        ……

        ……

        當段勇帶著一群渾身散發著腐朽氣息的僵尸老者來到外面之后,早已經布下的法陣在第一時間就被激活了。

        轟隆隆!

        一道道可怕的攻擊,一股腦轟向段元新。

        各種各樣的攻擊如同雪崩,瘋狂傾瀉下來。

        段勇身上,剎那間出現了一道藍色光幕,這一次,那光幕顏色要更深一些!

        依然是被動激活防御符!

        無數的攻擊打在他的防御光幕上,竟都沒能讓這防御光幕出現多少波動。

        而那些僵尸老者則對法陣中的各種攻擊,視而不見,任憑那些攻擊打在他們身上,枯槁的臉上,竟不見一絲表情。

        絕大多數的攻擊落到他們身上,根本無法造成傷害,極少數的攻擊,打在他們身上之后,會讓他們的身體出現一絲絲細小的傷口。

        但完全沒有影響!

        就像一刀砍在金屬制成的骨頭上,刀刃都卷了,卻很難傷及骨頭分毫。

        這群僵尸老者那干枯的身體,就如同這宇宙中最為堅硬金屬一般,幾乎沒什么攻擊能夠傷害到他們。

        所以,這群僵尸老者就這樣,硬扛著洶涌如潮的可怕攻擊,徑自沖出法陣,殺到外面!

        數百個實力深不可測的僵尸老者殺出去,給外面埋伏著的那些人帶來的震撼與壓力簡直是難以想象的!

        大家都清楚天湖圣地里面有恐怖的存在,隱藏在那些禁區中,一旦接近就有生命危險。

        可大家也都知道,那些禁區中的存在,是不可能出來的!

        這是無數年血與淚的斗爭中積累下來的經驗,已經深深的印在他們腦海中。

        所以,當看見一群破破爛爛,形容枯槁,跟僵尸差不多的人形生靈從法陣中殺出來,所有埋伏在這里的人,全都被驚呆了。

        雖然不認識,但這群人還是一下子想到這群恐怖人形生靈的來歷。

        “戰斗!”

        “趕緊報信……”

        “他們殺過來了!”

        一時間,天湖圣地入口外面,雞飛狗跳,人仰馬翻。

        法陣內,各種恐怖的攻擊依然如同洶涌的巨浪,瘋狂攻擊著段勇。

        段勇卻一臉坦然,頂著藍色的防御光幕,一步步往外走去。

        他臉上甚至都看不出太多的表情,每一步都走的非常從容,也很認真。

        眼眸深處,卻露出一絲淡淡的譏諷。

        這法陣他再熟悉不過,因為這些法陣符篆術,是從天湖圣地挖掘出來的。

        嗯,而且,是從他的墓里面挖出來的。

        這是他當年對段家的一種饋贈,同時也是一種提防。

        如果段家不對他下手,那么這種法陣符篆術,在沉寂了無數年之后,又由段家重新燃起它的火焰。

        這,意味著一種傳承。

        隔空傳承。

        從上古到今天。

        一種文明的重啟。

        他也會在幫助天湖葬地中那些古老存在一一復活之后,就放棄段家家主的位置,將這位置,交還給段家。

        區區一個小家族,豈是他們這種存在能放在眼中的?

        可惜,段家因為眼前的利益,放棄了這個機會。

        甚至用他的法陣符篆術來攻擊他。

        段勇完全沒有嘗試著去破陣,他只是開著防御,一步步往外走,任憑那些攻擊落到他的防御光幕上。

        曾有無數敵人,就是死在這種法陣之下的。

        “我今天生受自己研制出來的法陣符篆術一波攻擊,算不算是一種另類的救贖?”

        段勇的嘴角,泛起一抹自嘲的笑容,繼續往外走著。

        很快,他便從法陣中穿行出來。

        外面的喊殺聲,已經變得寂靜下來。

        段元新就算做夢都沒想到,段勇是天湖圣地中的老靈魂。

        這種信息的不對稱,讓他從一開始,就已經敗了。

        就像段勇跟小白說的那樣,段元新唯一能夠拿捏段勇的手段,恐怕也就只有那個女人了。

        當段勇走出來后,身后的法陣依然還在運行著。

        他看也沒看,回手扔了一張符進去。

        就像是倒進烈焰中的一桶油。

        轟!

        整個法陣轟然爆發出一股難以想象的恐怖能量。

        然后,法陣爆了。

        如一顆流星,釋放完最璀璨的光芒之后,便徹底沉寂下來。

        段勇安靜的站在那,看著從四面八方不斷回來的僵尸老者。

        很多老者身上都帶著鮮血。

        漸漸出現在他面前,整齊的排成隊列,像是等待檢閱的士兵。

        段勇沖著這群老者一抱拳:“諸位,辛苦了!”

        僵尸老者們默然無聲。

        段勇也仿佛習慣了。

        他拿出身上的通訊器,看了一眼,輕輕一嘆:“清洗的還真是徹底呢,可惜這些都是我想讓你洗掉的啊!他們……也并不忠誠與我呢。”

        其實這個時候,最好是回去把白牧野他們喊出來,讓他們試試看,能不能救回自己的母親。

        原本他就是這么打算的。

        上古老靈魂,莫得感情。

        可這上古老靈魂,終究是在一個現代女人的肚子里生出來的。

        在這世界生活了將近三十年。

        他不是那些僵尸老者,也不是那些無法離開葬地的古老存在,他如今,是一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現代人!

        “那個年輕人,是可以被當成朋友的。”

        “即便我們這群上古生靈復活,也是需要有屬于這個時代的朋友的。”

        段勇喃喃輕語,他沒回頭,直接帶著這群僵尸老者,漸行漸遠。

        這是屬于他跟段元新之間的一場戰爭!

        原本可以速戰速決,但卻隨著段元新的主動攻擊,時間被延長了。

        段勇的一雙眼中,閃爍著堅定之色。

        “既然如此,那就試試看,到底是你這經營天湖星多年的段家厲害,還是我們這群上古老靈魂更兇!”

        白牧野在心中估算著時間,當段勇離開一個多小時之后,他看著眾人道:“差不多了,我們出去。”

        “這就差不多了?”姬彩衣有些驚訝。

        “我說的差不多,是段勇應該差不多走遠了。”白牧野道。

        “你對他這么有信心?段元新肯定在外面布下天羅地網……”單谷湊過來小聲說道。

        “天羅地網?那是對人,不是對上古存在。”白牧野看了一眼單谷,“他根本不知道段勇的根腳在哪,所以這一戰,段元新必敗無疑。”

        說著,白牧野直接往外走去。

        姬彩衣看了一眼林子衿,想讓林子衿勸一下白牧野不要沖動。

        林子衿卻蹦蹦跳跳跟在白牧野身后:“哥哥等等我!”

        兩個瘋子啊!

        姬彩衣無奈的跟上去,沖著司音道:“你最后出來!”

        單谷卻身形一閃,出現在了姬彩衣前面:“你在我身后!”

        一旁的歐陽星琪欲言又止,眼中露出幾分羨慕之色。

        六只葫蘆娃爭先恐后的沖到歐陽星琪身前。

        “小妹你在最后!”

        “你最后走!”

        “我們在前面!”

        歐陽星琪微微一笑,生死相依的團隊氛圍么?

        我也有呀。

        白牧野出來之后,第一眼看見熄滅的法陣。

        他溜溜達達,繞著這里轉了兩圈,忍不住吐槽道:“這誰布下的法陣?太隨意了……水平一般!”

        可惜布陣的人早就已經死了,被那群僵尸老者給殺了,尸骨無存。

        不然就算掀開棺材板,也非得跳起來跟白牧野理論一番不可。

        你行你上啊!

        這時候,其他人在后面魚貫而出。

        每個人剛出來的時候都是一臉戒備神情。

        直到看見外面這些景象,才一個個露出震驚的表情。

        顯然,段勇已經突破了段元新布下的封鎖,成功沖出去了!

        就在此時,很多天湖星的年輕天驕們身上的通訊器紛紛響起。

        有人將通訊器上的信息投放在光幕上,沖著白牧野大聲道:“白公子,快來看看新聞!”

        “白公子,這是最新的新聞,趕緊來看一眼!”

        “白公子……”

        白牧野愣了一下,自己什么時候這么受歡迎了?

        不過來不及多想,他帶著眾人,第一時間走到那些天湖星本體天驕跟前,看著那些通訊器投放出來的新聞。

        所有人看著通訊器投放出來的那些新聞,全都一臉震驚。

        天湖星這是要開始全面戰爭的節奏嗎?

        這些新聞,是來自段勇的反擊!

        大量的證據,完整的證據鏈,幾乎將段元新這個“出賣”家族利益的無恥之徒徹底的釘死在恥辱柱上!

        與親妹妹的不倫之戀,兩個復姓上官的孩子,針對親兒子段勇的算計,針對太上長老的暗殺……

        各種各樣的視頻證據,讓無數天湖星人瞬間吃到本年度……不,應該說是這天湖星有史以來,最為勁爆的瓜!

        段家家主段元新與妹妹茍且,生下兩個孩子,用上官家做掩護,如今竟然想要干掉世子段勇,讓這兩個孩子當中的一個上位,為此還干掉了太上長老……

        整個天湖星,瞬間轟動。

        段元新的準備夠充分?

        或許挺充分的。

        可段勇的準備,卻是更充分!

        他的這些證據一出,可以說,段元新的很多布置,都沒了意義。

        尤其是各種證明清白的證據,已經基本不會有人相信了。

        畢竟這種大人物的桃色新聞,才是大眾最為喜聞樂見的!

        更別說段勇的證據太扎實,太充分了!

        隨后,又有段勇的死忠,發出了一篇戰斗檄文。

        戰斗檄文中,列舉了段元新的幾十條罪狀。

        其中最狠的一條,就是出賣家族!

        不但要將兩個上官家的嫡子弄回來當天湖段家嫡子,而且竟然還將天湖圣地,送給上官家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這還了得?

        這下別說段家,整個天湖星的人都憤怒了。

        上官家算個什么東西?

        他們憑什么敢拿天湖圣地的股份?

        一時間,聲援段勇的人不計其數,痛罵段元新這位段家家主的人……更多!

        段元新從天湖圣地里面一出來,就搞出了難以想象的驚天動靜。

        如今,那數百名渾身散發著腐朽氣息的僵尸老者也全都已經穿上了現代的制式裝備,將渾身放下都籠罩封印起來。

        遮住了他們容貌的同時,也蓋住了他們身上的腐朽氣息。

        沒人知道他們的身份,只知道這群恐怖的強者,都是段勇的近衛軍!

        同時,還有更多人,正從四面八方,朝著段勇目前占據的城市趕來。

        這些人,全都是段勇多年以來,秘密訓練的一批人。

        用的是天湖里面的資源,頓悟就在天湖!

        段家聽話,這群人就是他留給段家最大的一筆財富;反之……這就是毀掉段家家主氣運的索命利劍!

        因為段勇的驟然出現,整個天湖星的平靜被徹底打破。

        最重要的是,隨著段勇扔出來的這些證據,以及那篇檄文,使得段家內部……終于出現了不同的聲音!

        這些天隨著段元新一系列的打壓拉攏手段,已經基本上掌控了段家。

        一些始終保持著中立的長老,心里也多半清楚段元新打壓太上長老的原因。

        畢竟早有傳言,世子段勇不是段元新的孩子,而是太上長老的。

        所以在段元新動手之后,這群人始終保持著沉默。

        然后,又在段元新隨后的拉攏過程中,許給他們大量好處,于是這群人也就很干脆的對段元新表示了支持。

        但段勇扔出來這些證據還有那篇檄文都太狠了!

        說段勇不是段元新的親生兒子,這個說實話,真的沒證據!

        傳言終歸是傳言,無風不起浪?不行!

        拿證據出來說話!

        而段勇拿出來的這些證據,太真實了!

        完整的證據鏈,無數人的證詞,可以佐證的視頻,無一不指向家主段元新出賣家族。

        這下很多人頓時不干了。

        這些人當中,甚至有從一開始就站在段元新這邊的支持者!

        他們支持段元新,是因為不管怎么打,父子相殘也好,兄弟鬩墻也罷,終究不過是段家的內戰罷了。

        但現在不一樣了,上官家那個來自神圣帝國,依靠各種手段獲取上古傳承的爛家族……竟然如此深的介入到了天湖段家的恩怨當中!

        這是絕對不能忍受的!

        同時,段元新跟他妹妹之間的丑聞……也被徹底揭露出來!

        這個丑聞太大了!

        沒人壓得住!

        段勇放出來的視頻當中,有相當完整的,段元新離開天湖星,前往神圣帝國上官家跟上官夫人私會的畫面。

        甚至還有一些極其私密的視頻!

        就連段元新看了,都驚怒不已。

        他無法想象,段勇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因為那些視頻里面的畫面,不但都是真的,而且當時根本就沒有第三人在場!

        “這畜生,他在我身上動了手腳!”段元新很快想明白事情的關鍵。

        可問題是,他從始至終,一直都在防著段勇。

        又怎么可能給他在自己身上動手腳的機會?

        所以,問題一定出在他的身邊!

        “我的身邊……有叛徒?”

        段元新又驚又怒。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就有手下過來匯報:“家主,二長老和九長老要我過來通知您,召開緊急長老會……”

        “他們……通知我?”段元新如同一盆冷水當頭潑下來,有種渾身冰冷的感覺。

        什么時候,家族召開長老會,需要長老來發起了?

        除非是……彈劾!

        段家的長老會,是有這權利的。

        可問題是,二長老和九長老,也就是段天星和段飛星的祖上,他們全都是他段元新的鐵桿支持者啊!

        段元新甚至沒心思去想自己身邊誰會是叛徒了,直接站起身,沖著身邊人吩咐道:“立即給我聯系上官家,告訴他們,到他們出力的時候了!想要吃肉,就要做好挨打的準備!”

        “是!”身邊有人回答一聲,迅速離去。

        段元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一雙眼變得愈發冰冷起來:“召開長老會是嗎?走!我倒要看看,誰支持,誰反對!”

        段元新的后宅里,溫柔恬靜的夫人又出來修剪那些花了。

        她很喜歡這種工作,每次對著這些花的時候,她的表情都特別溫柔。

        可以輕易的感染身邊的每一個人。

        她身邊的這些人雖然都是段元新的絕對心腹,甚至每年都會進行兩次輪換。但不管什么人,只要到了夫人身邊一段時間,都會對這溫柔且安靜的女人,生出一種發自內心的尊敬和喜愛。

        外面已經鬧翻了天,這小院里面,還依然保持著寧靜。

        夫人安靜的修剪著那些花,幾個侍女也安靜的在一旁看著。

        這里美的如同一幅畫卷!

        段夫人仔仔細細的打量著面前這株玫瑰,前幾天修剪過一次,但可能這里靈氣太充足了,幾天的功夫,竟然又生長出一些讓人看不順眼的枝杈。

        盡管它們多半都還是嫩芽狀態,但長成之后,肯定會影響美觀。

        她拿著剪子,咔嚓咔嚓,全都給剪掉,然后沖著身邊一個侍女微笑道:“看,是不是順眼多了?”

        “嗯,夫人的審美,天下第一!”那侍女一臉真誠的贊美著。

        “哈哈,哪有那么夸張?”段夫人微笑著搖搖頭,然后看了一眼外面,道:“外面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怎么感覺有點亂哄哄的?”

        侍女猶豫一下,微笑道:“夫人不必擔心,就算外面發生再大的事情,您這里,也絕對是最安全……”

        唰!

        她話音未落,一道身影,霍地出現在小院里。

        手中持劍,一劍刺向段夫人。

        那劍光,宛若匹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第九特區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
    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女總裁的神級傭兵穿越財富人生天相神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