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05章 寶貝被搶走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05章 寶貝被搶走了字體大小: A+
     
        天湖內。

        林奇跟林越兩人瑟瑟發抖。

        很慌。

        原本他們都在美滋滋的進行著感悟。

        這里跟別的地方的確不一樣,不但靈氣充足,而且仿佛有一種神奇的道蘊,只要坐在那石頭上,這種道蘊便自然而然的出現在腦海中。

        能夠抓住多少,能夠感悟理解多少,則是要看每個人的天賦了。

        但不管怎樣,在這地方頓悟,一天至少相當于其他地方幾個月甚至數年,甚至更久。

        可沒想到,他們還沒在這里頓悟幾天呢,就突然發現情況有點不太對勁。

        整個天湖,四面八方,竟不知什么時候突然間冒出來一群形容枯槁,宛若僵尸的老人。

        他們一個個面無表情的站在那,就跟一群恐怖雕像似的。

        可一旦有人想要離開,他們便會出手阻攔。

        有人不信邪,想要憑借實力硬生生闖出去,很快就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雖然沒死,但也基本上被打廢了。

        那些僵尸般的老人,太恐怖了!

        即便在林奇和林越這種大宗師的眼中,也是深不可測。

        發生了什么?

        難道段公子這是要卸磨殺……呸呸,是要過河拆橋嗎?

        其他那些天湖星的年輕天驕們,也都驚魂不定,惶恐不安。

        唯有六只葫蘆娃加上他們的公主歐陽星琪,從始至終,都閉著眼睛,盤膝坐在黑色石頭上認真感悟著。

        其實最初知道被包圍的時候,六只葫蘆娃也挺惶恐的。

        還是歐陽星琪私下里偷偷安慰了他們。

        “既然出不去,就好好在這里修煉吧。這些人如果想要殺人,早就動手了。”

        隨著她的安慰,這群人漸漸的安下心來。

        當段勇帶著那僵尸般的老者和白牧野一行人來到天湖這里的時候,很多人睜開眼看見他們的一瞬間,全都被驚呆了!

        祖龍帝國的冠軍隊伍,怎么會跟段勇走在了一起?

        而且彼此間看上去似乎還挺熟稔的,有說有笑,關系還不錯的樣子……這是什么情況?

        最惶恐的,莫過于林奇和林越這兩個二貨。

        因為他們在剛剛段勇出現的那一瞬間,竟從其他天湖星年輕天驕口中聽到了諸如“段公子”“世子”這樣的稱呼。

        段公子倒是沒什么,段家的公子嘛,都可以被稱一聲段公子。

        可世子是什么鬼?

        世子不是段勇嗎?

        一個這種古老的大家族里面怎么可能出現兩個世子?

        肯定是不可能的啊!

        林奇跟林越這兩人雖然都沒什么大出息,但好歹也是隱族林家的子弟,還不至于連這點粗淺的常識都不明白。

        所以,他們兩人現在已經不是瑟瑟發抖,而是徹底有點慌了!

        為什么林子衿會跟這個人走在一起?

        為什么林子衿還是親昵的走在白牧野身邊但卻對那個被天湖星本地年輕天驕稱為世子的家伙也有說有笑?

        兩人在這一刻,心里特別慌。

        這里面一定是有問題的!

        是之前的“段公子”騙了他們?

        可段公子來到這里的時候,也完全一副主人翁的姿態啊!

        那場宴會,他們兩個因為身份敏感,并沒有參加,被安置到一處幽靜的莊園中,段公子還用好酒好菜好女人熱情的招待了他們!

        那些姑娘個個都是人間極品,那腰,那腿,那……

        現在想起來都……

        甚至就連段家家主段元新都親自去慰問了他們啊!

        后面的事情也很順利,兩人在易容之后,被直接安排進了天湖星年輕天驕的隊列當中。

        他們也懂,也理解這樣做是為了掩人耳目。

        畢竟他們兩個外人,還是兩個老家伙,不好光明正大以本來面目出現在這里的。

        可是為什么?

        為什么會變成現在這種局面?

        我們的段公子……哪去了?

        段勇帶著白牧野一群人進來之后,先是大概掃了一眼,隨后,他的目光在林奇和林越身上停住。

        輕聲說道:“把那兩個人拿下。”

        林奇跟林越騰的一下站起身,腦瓜皮都有些發麻。

        看著從外面走過來那兩個跟僵尸似的,渾身散發著腐朽氣息的老者,兩人徹底慌了。

        林越一把扯下臉上的人皮面具,沖著林子衿大喊道:“子衿,子衿,我,我啊!”

        林子衿微微蹙眉,看了一眼林越,聲音清冷的問道:“你是誰?”

        “我是你……唉,我是林家的人啊!我是林越,按照輩分……”

        “不認識,沒聽說過,我的親人很少的。”林子衿一臉漠然的打斷了林越的自我介紹。

        那邊林奇見林越如此沉不住氣,直接暴露了自己身份,心中憤恨不已,但卻無可奈何。也扯下了自己臉上的人皮面具,看著林子衿道:“子衿啊,你……”

        “我也不認識你,不要和我說話。”林子衿冷漠的道。

        其他那些天湖星的年輕天驕們都有點被這一幕驚到了,即便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段家世子他們還是認得的。

        “世子,發生了什么?這兩人是不是外面混進來的奸細?”

        “要不要我們出手將這兩名奸細拿下?”

        “世子,不能放過這兩人!”

        都是一群聰明人,哪怕到現在他們依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卻知道,隊伍中混進了奸細。

        這種時候不表現,什么時候表現?

        林奇大聲道:“子衿,咱們是同族啊,麻煩你跟……跟段公子解釋一下,這是個誤會啊,我們也是被人誆騙了啊!”

        林越這時候也反應過來,大聲道:“是啊子衿,咱們終究是同族,我終究是你的長輩……”

        身邊林奇狠狠瞪了林越一眼,這種時候,還裝你麻痹長輩啊!

        你特么賣人家的時候可是毫不猶豫甚至美滋滋的,不趕緊裝可憐博取同情,還特么想充大輩!

        即便林子衿真的回歸林家,她的身份地位也比我們這些旁支不知高出多少等級,你特么簡直就是一白癡!

        林越真那么蠢嗎?

        顯然并不是。

        他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逼林子衿開口。

        到現在他又怎么看不出是被之前那個“段公子”給坑了?

        雖然他依然想不通這里面是哪出了差錯,但很顯然,眼前這位,才是真正的天湖世子——

        段勇!

        因為這些天湖星的年輕天驕們,是不可能搞錯的!

        段勇偏頭看了林子衿一眼,林子衿面無表情,說道:“我和他們沒關系。”

        “嗯,就是他們想要把你賣給那個垃圾。”段勇微笑道。

        林子衿眉宇間閃過一抹冰冷,沒有再說話。

        而此時,那兩個渾身散發著腐朽氣息,如同僵尸的老者已經來到兩人面前,一言不發,直接伸手就要將林奇跟林越這兩人拿下。

        “子衿,你聽我說,我們真的是被一個假的天湖世子給誆騙了!我們……”林奇說話間,那老者的手,已經抓在他的手臂上。

        他卻完全不敢反抗!

        因為之前有天湖星年輕天驕不信邪,被這僵尸老者趕蒼蠅似的一巴掌就給拍了回來。

        雖然那年輕天驕只有宗師境界,可也不是什么弱者啊!

        這些僵尸一樣的老者,至少都有著高級甚至巔峰大宗師的境界。

        一旦反抗,恐怕下一秒就會遭到重擊。

        林奇心思急轉,已經慌得不成樣子。

        但林子衿卻始終沒有再開口,任由他跟同樣不敢反抗的林越被兩個僵尸老者控制住。

        “封印他們。”段勇道。

        “不……”林奇剛剛說出一個字,身上幾個早已經打通的桎梏瞬間遭遇重擊。

        下一刻,他如同一只大蝦米,彎著腰,噴出一口鮮血。

        一身實力,已經被封印到三四級靈戰士的水準。

        低著頭的林奇眼中露出無盡的駭然,這特么哪里是封印?這分明是將他們的實力給廢了啊!

        那些早已打通的身體桎梏,如今一團糟!

        想要徹底修養回來,沒個幾年甚至十幾年,根本不可能。

        林越也得到了同樣的對待,心中后悔不迭,為什么要貪便宜?不是早已經決定,再也不摻和白牧野跟林子衿的事情了嗎?

        為什么就這么不長記性呢?

        如今悔之晚矣,真想狠狠抽自己兩巴掌。

        隨后,段勇的目光,落到那七個同樣已經醒來,但卻沒有什么異動的神圣帝國冠軍成員身上。

        單谷看著歐陽星琪,眼里是濃濃的關切之色。

        歐陽星琪先是愣了一下,隨后款款起身,在六只葫蘆娃不解的目光中,朝著單谷這邊走過來。

        來到單谷面前,看了一眼其他人。

        段勇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個挺漂亮的年輕姑娘,似乎好奇她會說些什么。

        姬彩衣跟林子衿也同樣挺好奇的。

        歐陽星琪看著單谷,輕聲道:“我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但如果因為我們而影響到你們的話,請不必感到為難。”

        沒求情?

        段勇愣了一下,隨后眼眸深處的笑意更濃了。

        單谷撓撓自己的光頭,吭哧兩聲,道:“放心吧,沒事。”

        歐陽星琪抿著嘴看了單谷一眼。

        一顆心瞬間安定下來。

        連她自己都有點意外。

        這個看上去有點不靠譜的家伙,居然會帶給她安全感?

        單谷沒有在這種時候再說些類似表白的話,也讓她特別欣慰。

        她輕輕點點頭:“謝謝。”

        單谷看了一眼段勇。

        段勇卻看著白牧野道:“放心了吧?”

        白牧野微微一笑:“嗯,謝了!”

        “客氣什么,好了,先修煉吧,還有時間,我也得去進行一番布置。”段勇說道。

        “好,那就一月為限。”白牧野道。

        段勇點點頭,走了。

        在場除了符龍戰隊這些人之外,剩下的全都一頭霧水。

        林奇跟林越,則被兩個散發著腐朽氣息的僵尸老者給帶走了。

        他們被帶走的時候,還在哀嚎著,希望林子衿能幫他們澄清一下。

        但他們始終沒有得到半點回應。

        到最后,林越終于忍不住破口大罵。

        什么沒人性,狼心狗肺之類的話。

        林子衿依然沒理他們。

        其實來的路上,段勇就已經說了他們兩人的身份,以及他們來到這里的原因和目的。

        林子衿聽了雖然很氣,但還是希望段勇不要殺他們,但也不要放過他們!

        于是就有了剛剛那一幕。

        兩人一身實力幾乎被廢掉,而且以后想要離開這天湖圣地,怕是也很難了。

        在這里會有許多活了無盡歲月的老前輩們關愛他們的。

        保他們一命,對林子衿來說,已經算是最大的讓步。

        至于其他的,想都別想。

        除了這一身血脈,她不欠林家任何東西。

        其他那些天湖星的年輕天驕們,一個個全都一臉求知若渴表情看著白牧野等人,其實就連死里逃生的歐陽星琪這些人,心中同樣充滿怪異的感覺。

        搞不懂為什么白牧野這群人,竟然能跟段勇這個天湖世子混在一塊。

        看上去還成了天湖世子的座上賓!

        段勇走后,那群僵尸老者卻并沒有離開,依然守在天湖四周。

        只是這一次,沒有人試著逃走了。

        都明白一定是發生了大事件,但世子應該也沒想過要弄死他們,不然何必這么麻煩,直接讓那些老僵尸動手就完了。

        歐陽星琪看著單谷,輕聲道:“你……跟我來一下。”

        單谷看她一眼,認真的道:“如果你是想要感謝我,還是算了,我不喜歡通過這種方式獲取你的好感。”

        歐陽星琪心中有些感動。

        單谷接著道:“我要光明正大的追求你,不但要你的人,還要你的心!”

        歐陽星琪:“……”

        又不怎么感動了。

        “白公子,還是你吧,我有話跟你說。”

        說完轉身就走,理都不理單谷。

        單谷一臉莫名其妙,什么情況?剛剛不是還好好的,我都看見她眼里的感動了,為什么轉眼就生氣了?

        因為點啥呀?

        咋就生氣了呢?

        白牧野笑笑,點點頭,跟歐陽星琪往另一邊走去。

        單谷一臉茫然的看著彩衣跟子衿和司音。

        司音略。

        子衿……也略吧。

        單谷求助似的看著彩衣。

        彩衣瞪他一眼:“活該你單身!”

        單谷:“……”

        我看你不是為了等你一句打擊啊姐姐!

        好在彩衣比較心疼他,輕聲道:“前面一句話說的挺好,后面那句特別多余!”

        “啊?多余嗎?我很認真啊!”單谷一臉無辜。

        “人家早知道你的想法了,你都當眾表白過了,非要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再說一遍,你讓人一個姑娘怎么回答你?”彩衣恨鐵不成鋼的又瞪了單谷一眼,然后找了塊黑色石頭,修煉去了。

        子衿沖著單谷笑道:“就這水準……裝滿一艘星艦,難呀!”

        單谷:“……”

        司音:“哦,我明白了,單谷哥你的確有點蠢。”

        說完轉身找石頭去了,蘑菇頭一顫一顫,走的還挺有氣勢的。

        單谷看了一眼不遠處輕聲聊著什么的白牧野跟歐陽星琪,頓時有點自閉。

        我覺得我表現得很好啊!

        特爺們啊!

        那邊一株老樹下,歐陽星琪輕聲道:“白公子,謝謝你們!”

        “不用那么客氣。”白牧野微笑。

        “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所以……真的感謝。”歐陽星琪一臉真誠的道謝。

        “如果你只是道謝的話,那我收到你心意了,還是安心修煉吧,出去之后,你們可以平安里去,放心便是。”白牧野道。

        “不,我,我還有別的話說。”歐陽星琪有些緊張的看著白牧野,她不知道一旦她說出真相來,眼前這超帥的年輕人會做出怎樣的反應。

        反正如果換做她,恐怕會立即翻臉。

        人家好心好意救了你,你卻轉頭說其實我們來這的目的是為了殺你們……這特么擱誰身上都受不了。

        “表白的話就算了,我有女朋友,而且單谷喜歡你。”白牧野開了句玩笑。

        歐陽星琪臉瞬間紅起來,有點羞惱,又有點無奈的道:“不是表白。”

        “哦,那就好。”白牧野微笑道。

        歐陽星琪:“……”

        被他這么一打岔,歐陽星琪心中的緊張頓時少了幾分,輕聲道:“白公子,其實我們……我們來這里,是帶著任務來的。”

        白牧野沒說話,靜靜看著她。

        單谷是他兄弟,既然兄弟喜歡這個姑娘,他也想看看,她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有之前她那番話墊底,小白對歐陽星琪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

        其他那六只葫蘆娃就不說了,都是以歐陽星琪馬首是瞻的。

        “這么說吧,我們是神圣帝國高中聯賽的冠軍,這身份沒問題,但我們私下里其實還有另外一層身份……”

        歐陽星琪略作猶豫,便將那些事情全盤托出。

        最后,她看著白牧野,低聲道:“雖然我們最后時刻,放棄了那個任務,但我們的身份終究……所以……”

        白牧野笑笑:“就這些?”

        “嗯。”歐陽星琪輕輕嗯了一聲,隨即一臉疑惑的看著白牧野。

        “你們難道不想離開上官家的控制嗎?”白牧野問道。

        “當然想了,原本是想著找機會跟白公子合作,但現在看來……白公子已經找到了合作伙伴。對了,我多嘴問一句,上官文平……”

        “他死了。”白牧野道。

        果然如此!

        歐陽星琪有些感慨的輕嘆一聲。

        “不但他死了,上官家布局在這里的所有人……除了你們之外,全死了。”白牧野道。

        歐陽星琪一雙眼中露出震撼之色,然后苦笑道:“所以說,白公子早就知道我們身份了是吧?”

        白牧野點點頭。

        “所以,是因為單谷喜歡我,才……”歐陽星琪問這句話的時候,臉色更紅了,還忍不住看了一眼那邊不斷往這里張望的單谷。

        “肯定是有這方面原因的,而且并不小。”白牧野也沒隱瞞什么,單谷不說,他說卻沒問題,“但還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你們自己的選擇。”

        歐陽星琪愣了愣,隨即點點頭:“我懂了,謝謝你,白公子!”

        “客氣了。”白牧野隨后沖她點點頭,也去找石頭準備修煉去了。

        他剛剛踏入大宗師這個領域,還沒有往上提升自己精神力呢,身上那么多神像,不用干什么?

        至于穩固基礎夯實境界……這地方,正好!

        單谷見白牧野離開,又忍不住看了一眼歐陽星琪。

        歐陽星琪沖著他微微一笑,招了招手:“單谷。”

        單谷頓時心中大喜,跟個二哈似的想要狂奔過來,不過不知為什么,又瞬間止步,裝作一臉從容的樣子,一步步走過來。

        歐陽星琪噗嗤一樂,待單谷來到她面前,她先是紅著臉問了一句:“你真喜歡我?”

        單谷毫不猶豫點點頭:“真喜歡!看見你第一眼,就覺得你是我這輩子一定要娶回家的女人!”

        “那,我想我們可以試著相處一下。”歐陽星琪細聲細語的道。

        “啥?”單谷沒聽清,也有點不太敢信。

        “沒啥,修煉吧。”歐陽星琪突然微微一笑,說道。

        那邊遠遠的,六只伸長脖子的葫蘆娃,像是六條看著主人有了別的狗子的可憐單身狗。

        雖然聽不見他們在說什么,但見歐陽星琪眼波流轉,單谷一臉興奮歡喜。

        他們的世界頓時如秋風掃落葉,一片寒冷。

        充滿蕭瑟。

        完了,寶貝被人搶走了。

        ()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
    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都市之惡魔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