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04章 信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04章 信任字體大小: A+
     
        “如果我猜得沒錯,你們也痛恨段元新那狗賊吧?他和上官家那賤人勾結,從一開始就設局算計你們。其實不管你是不是大魔王,你的身份,都將成為他們的目標。”

        段勇十分真誠的看著白牧野說道。

        白牧野笑笑,道:“你想干掉他?”

        “當然。”段勇毫不猶豫的點頭。

        “他是你爹呢。”白牧野道。

        “放屁!”段勇怒道:“他算個屁!老子做他祖宗的祖宗都綽綽有余!”

        “你是上古時代的人?”白牧野問道。

        段勇沉默了一下,點點頭:“看你這一身上古符篆術,你對上古時代的了解,應該也比較深。”

        “深談不上,略懂皮毛,跟你這種上古時代的大能沒法比。”白牧野一臉謙虛。

        “我想要你們幫我一個忙,事成之后,我不但會給你們一大筆資源,更會跟你結成盟友!”

        段勇看著白牧野:“你應該知道,我可以輕易的干掉你們。”

        白牧野看著他道:“也沒那么輕易吧?咋的不得付出點代價?”

        段勇:“……”

        “另外我有點不理解,你有這份實力,自己去做就好了,我們能幫到你什么?。”

        段勇沉默了一下,點點頭:“你說得對,我是不在乎段元新那狗東西,可我……在乎我的母親,我畢竟是從她肚子里出來的,在她腹中,養了我十個月,我的身體發膚,均來自于她。我生下來之后,她又盡心竭力的照顧我,撫育我長大,所以我不能不管她。”

        “段元新的妻子?”白牧野問道。

        段勇點點頭,然后道:“名義上的,事實上她從來沒讓段元新碰過。而且她對我……也的確盡到了一個母親的責任,她很愛我。”

        “段元新一直控制著她?”白牧野問道。

        段勇無奈的嘆息一聲:“是的。”

        他看著白牧野:“只要你們幫我把我母親救出來,你們就是我的恩人,我這人不撒謊,只要你們救出她來,我絕不會與你們為敵。”

        “事實上,你想想就能明白這個道理,上官家和段元新才是你們的仇人,而我和你們無冤無仇。敵人的敵人,即便不能成為朋友,但至少,是可以成為盟友的。”

        “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憑什么覺得我們就能做到?”白牧野道。

        “你的那群同伴,實力超出資料太多,我沒猜錯的話,他們現在正在閉關突破當中,對吧?”段勇看著白牧野,又說道,“你只要答應,等他們出來,我讓你們在天湖繼續感悟!能有多少收獲,這要看你們的天賦了,但總之,收獲肯定不會差。”

        白牧野想了想,道:“可如果回頭我們真的救出你母親,你卻變卦了,要殺我們……我們又將如何是好?”

        段勇笑笑:“我做事沒那么不講究。你們若不放心,我可以允許你們帶著我母親離開天湖星,回到祖龍帝國,那里是你們的地盤了。然后你們在把她放回來就是。”

        白牧野愣了一下:“你這么大方?”

        “合作就要有合作的態度。況且我看過你的資料,一個能把一支普通團隊帶成帝國聯賽冠軍的人,我相信差不了,”段勇看著白牧野,“我也相信你是一個講信用的人。”

        白牧野想了想,抬起頭:“你真有眼光!”

        段勇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然后看著白牧野:“一言為定!”

        段勇伸出一只手。

        白牧野伸出手,跟他擊掌為誓。

        始終在石中屋里面關注著下面情況的單谷,看到現在,才終于長出一口氣,抹了一把濕淋淋的額頭,喃喃道:“臥槽嚇死我了!媽蛋,上古大佬轉世輪回啊!真特么刺激!”

        隨后段勇帶著那名僵尸般的老者,跟白牧野來到山頂,老者守在外面,段勇則一個人跟著白牧野進了石中屋。

        來到石中屋的段勇,被這里面的裝修給嚇了一跳。

        之前雖然知道這群人挖空山腹藏身,但卻沒想到里面竟布置得如此精致。

        這特么是要過日子嗎?

        現在的年輕人……真他奶奶的會享受!

        明知道隨時可能會陷入生死危機,居然還有心思挖出這樣一個石中屋?

        段勇這上古時代的老靈魂,感覺三觀受到了劇烈沖擊。

        在等待幾女出關的時間里,段勇跟白牧野說了不少事情。

        基本上把他的身世來歷,告訴了白牧野。

        “我和你們這群人是沒有仇怨的,我所做的一切,不過是光明正大的拿回原本就屬于我們的東西。天湖星是我們的,段家不過是鵲巢鳩占,即便如此,原本我們也不想這樣。但段元新貪婪成性,竟然將主意打到我的身上。只能說他自己作死,也只能說段家氣數已盡。”

        通過段勇的講述,白牧野跟單谷漸漸明白了整件事的始末。

        可以說,他們現在應該是這世上最了解這件事真相的人了。

        段家先祖當年跟隨遠征軍一起來到仙女座星系,然后像無數人的選擇一樣,駕駛著古老的星艦,進入一個又一個星系尋找可以棲居的星球。

        他們運氣比較好,找到了天湖星,在這顆宜居星球上,段家迅速生根發芽,并且快速擴張。

        很快就成為真正的無冕之王。

        如果不是他們發現了天湖圣地這種神奇的地方,段家很可能在那個時代就已經建國了。

        但因為天湖圣地的發現,他們決定保持低調,不想引起別人關注。

        “最初的天湖圣地原本是沒有什么禁區的。”

        “它只是一個巨大的墳場,是一處真正的葬地。祥和、寧靜。安葬著我們這群上古時代就已經死去的生靈。”

        “但因為這地方的特殊性,尸體億萬年不朽,可隨著時光,重新聚靈,變成相當于活死人的存在……”

        “這也是為什么那么多人選擇將自己葬在這里的原因。”

        “大家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在這里徹底復活,重回人間!”

        “如果沒有段家的意外闖入,說不定我們還要沉寂很多年。”

        “他們的到來,驚擾到很多古老的存在。只是這些古老存在,都沒辦法離開各自的墳墓。”

        “時機還不成熟,大家都在等待。”

        “因此一開始,我們都希望彼此能相安無事。只要他們不來打這些墳墓的主意,我們就不會去動他們。”

        “因為每動一次,對我們這群腐朽的生命來說,都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所以我們最初希望能夠和平,盡管那不太現實,但我們還是抱著這樣的希望。”

        “圣地里面的天湖,以及各種各樣極品的靈藥、花紅這些……隨便他們取就是。”

        “可他們終究還是貪心不足,將主意打到墳墓上。”

        段勇笑言,段家在這些墳墓上吃了很大的虧,基本上是半點便宜也沒有占到。

        在付出很多代人、無數生命的代價之下,他們最終學乖了,暫時妥協了。

        將這些墳墓,都標注上禁區、禁地的牌子,從此不再騷擾。

        隨著時間的流失,天湖星的人也越來越多,很多從三大帝國離開的人,也選擇來這里定居。

        于是,在很多年之后,段家后人又重新打起了這些墳墓的念頭。

        “因為多年過去,段家這邊也基本上可以確定,墳墓中的存在是無法離開太遠的,甚至可能連墳墓都出不來。”

        “于是他們膽子又大了起來,最初是讓各種天湖星的天才進入這里,但卻什么都不告知。”

        “那些沒什么閱歷,有自視甚高的年輕人看見一座座古墓,哪里還忍得住?肯定是想要挖掘開來,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的。于是,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繼的進來送死。”

        “直到近代,段家隨著這么多年的發展,翅膀終于硬了,認為他們有能力對這些墳墓進行發掘了,于是組織了十幾個神級強者,對天湖圣地里面的古墓發起過一次攻擊。”

        “但他們失敗了!”

        “古墓里面的這些存在,根本不是他們能想象的。雖然沒人愿意動,但生死存亡之際,幾乎所有埋葬在這里的上古大能都出手了!”

        “那一次,段家損失無比慘重!”

        “也正是利用那次機會,我一個前輩,成功俘獲了段家一個神級的長老,奪舍成功!”

        “那前輩為我們再次出現在人間,做出了巨大的貢獻。不惜犧牲自己,也要成全我們。”

        “因為這種倉促奪舍,對他那并不完整的精神體來說,會留下巨大隱患,雖不至于一下子死去,但后患無窮,也不敢再輕易動武。”

        “好在當時那個被他奪舍的長老,在段家身份地位極高,是太上長老!于是,我那前輩通過一系列的手段,成功將我的元神,送進一個女人的肚子里……也就是我的母親。并讓她相信,是神送了她一個孩子。”

        “然后讓她嫁給當時還不是段家世子的段元新。”

        “同時告誡段元新,要好好對待這個孩子,這孩子就是未來的世子。至于嫁給他的女人,如果她不愿意,絕不可以有半點強迫,不然就干掉他。”

        “那個時候,只是一個普通段家子弟的段元新為了上位,滿口答應。”

        “我那前輩也給段元新巨大好處,不但扶植他成為家主,還幫他把實力境界提升上去。”

        “他娶了我的母親,放棄了那個跟他不清不楚的妹妹……”

        “但我那前輩沒想到的是,段元新那狗東西,早已經把他妹妹給睡了,并且珠胎暗結!”

        “那女人跟段元新倒是沒有血緣關系,只是段家養女。知曉這秘密的人,在整個段家都寥寥無幾。當年我那前輩也不清楚。要他把妹妹嫁出去,只是覺得親兄妹之間不清不楚,惡心人不說,未來這件事會成為別人攻擊的借口。所以竟被這狗東西給騙過去。”

        “如果不是這一次上官家那邊忍不住誘惑,跟那女人合作,想要謀取整個段家,甚至想要干掉我……他們依然不會敗露。”

        聽了段勇的講述,白牧野也只能感慨造化弄人。

        段元新為了上位,拋棄了他原本應該娶回家的“妹妹”,實際上,在這種時代,有無數種手段可以證明他們之間沒有血緣關系。

        段元新想娶那位“上官夫人”并不難。

        但他當時毫不猶豫的答應了太上長老那些條件。

        不惜親手將已經懷了他孩子的女人嫁出去,并且給了上官家無法拒絕的好處,讓他們配合這件事。

        段元新并不清楚扶植他的太上長老已經換了靈魂,他只是單純的認為他如今的正牌夫人,是太上長老的情人。

        太上長老一心要扶植的世子,自然就是他們的孩子。

        不然太上長老圖什么呀?

        他根本無法相信,他從來沒碰過一下的正房夫人,到今天,依然是個黃花閨女!

        他一心想要干掉太上長老,想要干掉段勇這個“孽種”。

        他不甘心只當一屆家主,不甘心做太上長老的傀儡。

        想要將這家主之位,傳給他真正的兒子——上官文平,或者上官清平!

        這么多年來,段元新始終將段勇的母親控制在手中。

        平日里至始至終,都有他的心腹在看著。

        雖然沒說過,但誰都知道,一旦他有個三長兩短,他的心腹肯定會在第一時間殺了那可憐的女人。

        段勇告訴白牧野:“所以你們這群人,有一個算一個,其實都是段元新和上官家那群狗賊的棋子,上官家為了這一天,付出太多心血,而且他們還要承擔世子上官文平和嫡子上官清平的突然‘死亡’帶來的震蕩以及一系列后果!”

        因為段家這邊的計劃一旦成功,段勇死掉,上官文平和上官清平兄弟兩人必將認祖歸宗。

        為他們當中的一個成為段家世子進行各種鋪墊。

        他們的身份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他們的母親也是沒問題的。

        段元新手中也有大量可以證明這一切的證據。

        而且,只要干掉太上長老和段勇這一脈,段家也就徹底被他掌控在手中了。

        知曉了前因后果,白牧野也只能感嘆,的確是好大的一盤棋。

        他本來想掀棋盤,但卻被段勇這個段位更高的上古老靈魂直接把棋盤給砸了!

        段元新就算做夢都想不到,段勇并不是什么太上長老的孽種,太上長老,也早已不是原本的太上長老。

        “這么說,當初上官清平在黑域里面故意自爆身份,也不過是上官家的一種手段罷了……”白牧野輕聲道,“這是一步閑棋,不僅是要撇清未來關系,更是想讓知道上官清平的人,認為他不過爾爾,雖然天賦不錯,但卻是個膚淺輕浮的紈绔子弟。將來有一天,如果他‘死’了,大家也更容易接受一點。”

        段勇點點頭:“不錯,不得不承認,上官家那些老家伙們做事,的確很有一套。可惜他們格局太小了。”

        面對這個,白牧野不由問道:“那如今,你跟你那前輩,也就是如今的段家太上長老,能控制住段元新死后段家的亂局嗎?”

        段勇微微一笑,指了指光幕上,站在外面守護的那僵尸般的老者,“托我那前輩的福,還有我這些年的暗中努力,我們已經形成了一股可以席卷段家的力量!可以說,如今唯一的破綻,就是我的母親。其實,我若真是那種無情無義之人,完全可以不顧一切發動這場戰爭。到那時,段家同樣無法承受!”

        白牧野看著段勇,他在突破到大宗師之后,已經上升到另一個層面,精神感知比從前更加敏銳,能從段勇的話語中感受到他的真誠。

        人類的遠古神話中,也有類似傳說——

        從你腹中走出,便尊你為母!

        所以他還是挺欣賞段勇的。

        段勇在跟他擊掌為誓之后,也表現出了足夠磊落的態度,十分坦然的跟他來到這石中屋。

        通過交談,發現這人并不像想象中那般惡劣。

        事實上就像段勇說的那樣,他們之間,本無恩怨。

        段勇在上官文平和之前在白牧野面前表現出對林子衿的興趣,也不過是為了掩飾罷了。

        一個上古時代的老靈魂,活了無盡的歲月,情情愛愛這種東西對他來說,如同浮云一般。

        用段勇自己的話說就是——我有愛人,她在墳墓中等著我呢!

        不過話說回來,對段勇,小白還是留了個心眼,也始終防著一手呢。

        人可以善良誠信卻不能愚昧無知。

        這幾天單谷始終有些坐立不安,有件事他一直想問,但又不怎么敢問。

        通過段勇跟白牧野之間聊天,他也知悉了這件事的始末,知道段勇看著年輕,卻是一個了不得的上古大能轉世!

        這種靈魂體直接進入到女人肚子里,變成一個嬰兒呱呱墜地,然后一步步成長起來,不是轉世是什么?

        段勇通過這種方式,完美融入到這個時代!

        他跟太上長老想要掌控段家,目的也正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復活天湖葬地里面的那些上古靈魂!

        奪舍,終究是小道。

        輪回重修,才是正途。

        所以段勇很自信,即便如今真跟段元新發生劇烈沖突,即便真的把他給弄死,他在身份上也是有著天然優勢的。

        畢竟,他是段家世子!

        當然不能驗血。

        實際上大家都覺得他是太上長老的種,也不會有人想到驗他的血。

        至于跟段元新的沖突,甚至連理由都不需要現去想——

        段元新跟親妹妹茍且,用上官家進行掩飾,如今想要將那倆孽種接回來,取段勇而代之……多完美的理由?

        這樣的事情,莫說他們,恐怕就連很多段元新那一脈的人,也都是不能容忍的!

        一旦沖突爆發,段勇也不會給段元新解釋這一切的機會。

        事實上他也早就在布局了。

        不然天湖星那些關于段元新和他妹妹私情的傳聞又是怎么冒出來的?

        所以單谷并不擔心他們這群人,也不擔心出去之后,能不能成功救出段勇的母親。

        有小白在,做成這件事,并不難。

        他擔心的,是他的妹子歐陽星琪能不能在這場沖突中活下來!

        段勇雖然看著人不錯,但也絕對是個真正的狠人。

        跟白牧野合作都不是事先就想好的,而是根據形勢發展做出的一種選擇。

        那么,如今已經被一群僵尸老人這樣的可怕存在給圍起來的天湖,里面那些人還能活下來嗎?

        段勇會允許他們活下來嗎?

        他很想問問段勇,但卻怕讓段勇因此抓住了他們的把柄!

        到時候他們費盡心思將段勇的母親救出來,段勇卻挾持了歐陽星琪要用她來換人,他們又該怎么辦?

        不換的話,他以后還有什么臉去追求人家?

        換的話,當場換,段勇把母親救回,直接下令對他們這群人動手……那豈不是他一個人害了大家?

        不當場換,到時候各回各家,祖龍隔著神圣無盡星河,他又如何去追人家?

        所以,單谷非常糾結。

        這個問題挺敏感,就連白牧野都始終沒提。

        數日后。

        姬彩衣、林子衿、司音三人先后出關。

        姬彩衣是最先出來的,靈力值成長到一千八百九十九。

        林子衿就有點嚇人了,她的一身靈力值,已經突破到了三千九百九十九點。

        如果不是想要夯實基礎穩固境界,她甚至有能力直接突破到中級大宗師的境界!

        這世上,是有真正的頂級天才的。

        林子衿便是其中之一。

        十六歲,只差半步,便可踏入中級大宗師。

        在這時代,她這種突破方式簡直要嚇死個人。

        司音也有點出人意料。

        她竟然將靈力值提升到了一千九百九十九點!

        同樣的,她也有能力直接突破到大宗師境界。

        但若是這樣,境界會不夠夯實。

        所以最后還是忍住了。

        雖然之前被小白灌過雞湯,但單谷還是挺受刺激的。

        一個個的,越來越變態!

        三個女孩出關,都第一時間發現多了個陌生人。

        每一次,都是話癆單同學充當解說員,跟大家解釋她們閉關的過程中,都發生了什么。

        三個少女也都沒表現出太過激動的情緒,只是感覺很意外。

        沒想到竟會發生這么多事情。

        直到大家準備動身前往天湖,段勇才似笑非笑的看著白牧野問了一句:“天湖里面那些人,你認為應該怎么處置?”

        白牧野看了段勇一眼:“你想怎么處置?”

        “最好的處置方式,自然是全部殺光。”段勇道。

        “可是這么多天,你始終沒動他們。”白牧野道。

        段勇問道:“你猜為什么?”

        白牧野笑笑:“欠你個人情。”

        段勇哈哈大笑起來,用手指了指白牧野:“你這人太聰明!”

        單谷一顆心都懸起來,滿心茫然,但依然忍著沒出聲。

        他不能因為一個一見鐘情的女人,就去要求自己的兄弟做什么。

        白牧野也笑起來:“段兄也是個敞亮人,這情我領了。回頭救出你的母親,我看也不必讓老人家跟著受那奔波之苦了。委屈這么多年,總要好好享受一下生活才是。”

        段勇愣了一下,眼中有一絲感動閃過,隨后點點頭,認真道:“你若信任我,我必將給你最大信任!事成之后,我會當你是我朋友!”

        白牧野笑著點點頭:“那是我的榮幸。”

        段勇搖搖頭:“不,是我的榮幸。”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
    前任無雙重生之大設計師重生之天運符師神話武林英雄聯盟之誰與爭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