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400章 好大1盤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400章 好大1盤棋字體大小: A+
     
        彩衣道:“聽你的!”

        其他人紛紛點頭。

        白牧野道:“段家給出的時間是一個月。根據段飛星的說法,若是開悟,一般有個三五天也就夠了;若是不悟,就算在那里呆上一年,也未必會有什么效果。所以,我們先等等。我想知道,到底是誰想要針對我們。是段家,還是其他別的什么人。”

        單谷道:“這事兒還用想嗎?肯定是段家干的好事兒啊!邀請函是他們發過來的,不是他們還能是誰?即便幕后還有別人,段家也肯定是知情者!”

        姬彩衣看了單谷一眼,問道:“那段家做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小白是隱族白家的子弟,子衿也是隱族林家的子弟,無論白家還是林家,都并不遜色天湖段家,他們跟我們什么仇什么怨?再說,那殺手不也說了,他們的任務之一,是干掉天湖段家的世子段勇……從這點來看,段家也應該是受害者才對。”

        “看上去的確是這樣,但這件事說不通啊!段家發出邀請,把我們請過來,有人卻想趁機殺了我們,再冒充咱們,用計除掉段勇?”林子衿微微蹙眉,忽然道:“我明白了,你們說會不會是段家的其他人?想要爭奪世子之位?然后把臟水潑到我們身上?”

        彩衣:“如果我們都死了,段勇也死了,那么他們就可以很好的將臟水潑到我們身上了!”

        眾人都覺得這種可能性相當大!

        段家手中掌控的可不僅僅只有這一顆星球,整個天湖星系大量資源星球,也全都是段家的。

        段家世子的身份尊貴無比,如同太子。有人想要干掉他,也沒多稀奇。

        隨后,一行人漸漸遠離了這里。

        數日后,眾人出現在距離天湖還有兩百多里的一個地方,在這里,他們又再度發現了一株花紅樹。

        只是這株花紅樹正被一群人圍著,大量根須支棱在地表上,仔細看去,上面沾著的泥土都已經很少了,似乎逃出很遠又被人攔住。

        遠遠就能看見圍著花紅樹的那群人,正是神圣帝國那支冠軍隊伍。

        但他們究竟是不是,大家已經有點不敢相信了。

        畢竟滄海帝國的冠軍隊伍都是假的。

        “我們只想要你樹上的花而已,花開花落,自然規律,我們又不想傷害你,何必呢?”高級宗師境界的劍客龐云飛手中持劍,身上散發著凌厲的氣勢,正在威脅這株花紅樹。

        “是啊,你說你跑也跑不掉,進禁區你又不敢,何必呢?每隔十年你就能開一次花,這花對你來說根本沒有多大價值,但對我們來說卻是好東西。你把花給我們,我們肯定不傷害你一根枝杈!”甘小平也在一旁勸說。

        “如果你不答應,我們就把你砍成柴火,直接用來燒火。”劉西華冷冷說道。

        花紅樹仿佛沉默了一會,突然猛的一陣顫抖,將樹上的花朵抖摟下來一大片。

        歐陽星琪等人頓時一臉興奮。

        這樹果然是有靈性的!

        竟然真的聽懂了他們的話。

        “你看,這樣多好?”包銳一邊笑,一邊往花紅樹那里走去。

        霍地!

        這株花紅樹那無數根須……至少有十分之一,瞬間瘋狂舞動起來,宛若一個惡魔張開了血盆大口,直接吞向包銳!

        “包銳小心!快退!”一群人大喊。

        包銳身上的氣場全開,直接出手反擊,想要斬斷這些根須。

        另外七個人也全都憤怒的對這株花紅樹發起攻擊,大量的花紅順著樹上被震落下來。

        但眾人的攻擊,竟然全都被無數的根須給擋了下來。

        這株之前見他們就跑的花紅樹,竟有著他們無法想象的恐怖實力!

        “救我!”

        被花紅根須給包裹起來的包銳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它在刺穿我的身體,在往我身體里面鉆!”

        這下另外七人更是瘋了一樣的對花紅樹發起攻擊。

        符篆師拼了命的將攻擊型符篆打向這株大樹。

        但花紅樹其它那些枝條根須,瞬間形成了一道強大的防御,讓這些攻擊根本沒辦法傷害到它的根本。

        此時已經徹底看不見的包銳發出瘋了一樣的慘叫聲,但那叫聲卻是越來越微弱。

        轟!

        這株花紅樹瞬間沖天而起!

        竟然高高的跳向空中——

        一堆碎骨,稀里嘩啦,順著那密密麻麻的根部掉落下來。

        骸骨很新鮮,可上面的血肉,卻像被狗舔過一樣,干凈得不得了!

        “啊!”

        歐陽星琪等人當場就瘋了。

        憤怒的對那株大樹發動攻擊。

        但箭……射不穿。

        符……打不進去。

        劍氣……最多掃掉一些枝條根須。

        當所有的攻擊手段,在這棵樹面前全都失去作用那一刻,這群年輕人徹底崩潰了。

        這哪里是什么盛產頂級藥材的寶樹?

        分明是一株吃人的樹妖!

        好在這株花紅樹雖然“吃”了包銳,卻并沒有對眾人繼續發動攻擊,從天上落到地面之后,迅速用那無數根須支撐在大地上,拼命倒騰,狂奔遠去,逃之夭夭。

        歐陽星琪等人則跪在那堆骸骨面前放聲大哭。

        意外!

        震撼!

        難以置信!

        無法接受!

        從小到大的伙伴,就這樣永遠離開了他們。

        原本他們還想著,關于那個任務,能拖就拖,實在拖不了,到時候也要想辦法給攪黃。

        他們沒有去追蹤白牧野那群人,想著先弄點資源,結果卻出了這種意外。

        包銳的死,讓這群年輕人第一次感受到那種濃濃的死亡味道!

        這是他們過去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一群人悲痛不已。

        跪在那里痛哭。

        龐云飛仰天怒吼:“一定要干掉那株花紅樹妖,給包銳報仇!”

        “對,給包銳報仇!”甘小平流著淚道:“我們的兄弟,不能就這么白死!”

        其他那些人也全都咬牙切齒的要去找那株樹妖報仇。

        歐陽星琪只是嗚嗚哭著,過了一會,她伸手抹了一把臉,幽幽說道:“收好包銳的骸骨,咱們離開這!”

        “離開這?去哪?”龐云飛問道。

        歐陽星琪說道:“去天湖!”

        “不找那樹妖報仇了?”龐云飛看著歐陽星琪。

        “怎么報仇?就憑我們這些人嗎?”歐陽星琪問道。

        “該死的段家!”龐云飛咬牙道:“他們分明就是有意想要坑人!”

        “呵呵……”歐陽星琪一臉悲憤的冷笑著,然后說道:“段家只說花紅是好東西,是極品藥材的材料,卻從未說過花紅樹如此可怕,是真正的樹妖……”

        “是啊!所以段家才是最可惡的!他們明明早知道……”龐云飛怒道。

        歐陽星琪點點頭:“他們是可惡,但人家也早就說過,天湖圣地不是仙境,里面暗藏殺機無數。即便我們找到他們,又能怎樣?”

        “那我們就什么都不做了?包子難道就白死了嗎?”蕭清河一臉悲憤,倒不是沖著歐陽星琪去的,而是難過莫名,不知如何發泄。

        “是啊,包子難道就白死了?”

        “包子是我們的兄弟啊!”

        “對,我們不能這樣看著他枉死!”

        “什么枉死?他死在樹妖的攻擊之下,而樹妖……是我們自己招惹來的。是我們自己大意,怪不得別人……”歐陽星琪一臉苦澀,眼淚又止不住流出來,“即便我們找上門,也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龐云飛道:“我不管,反正我們的兄弟不能白死!”

        “不能白死又怎么樣?”歐陽星琪突然有點崩潰,沖著龐云飛怒吼道:“你去把段家的人都殺了嗎?還是質問他們為什么不給我們一張天湖圣地說明書?我再說一遍,他們有沒有說過其他地方有危險?有沒有說過,如果怕危險的話,可以直接順著地圖進入天湖?”

        龐云飛被罵得呆了呆,茫然的蹲在地上,掩面抽噎。

        其他人也全都默不作聲,默默流淚。

        歐陽星琪嘶啞著嗓子道:“你們當我不恨段家隱瞞信息?”

        “你們當我不恨我們這該死的身世?”

        “我和你們一樣想找段家算賬!”

        “我也和你們一樣想掙脫這身份的束縛!”

        “可我們能作什么?你們真以為來到這里,就沒人盯著我們了?”

        “我們的背后,是上官家!”

        “準確的說,是上官清平和上官文平的爸爸上官勝輝!”

        “上官勝輝的老婆,是這天湖段家嫁出去的嫡女!”

        “他老婆通過天湖圣地,給祖龍帝國那邊的符龍戰隊發去邀請,為了把事情做得真實,甚至不惜連我們和滄海帝國的聯賽冠軍隊伍一塊請過來。”

        “他們第一次給我們下達任務,讓我們殺了白牧野……你們想過殺白牧野的后果是什么嗎?”

        龐云飛抬起頭,眼睛紅腫的看著歐陽星琪,其他人也都一臉茫然。

        “殺他會引起兩大帝國之間摩擦的!就算不是劇烈摩擦,但那也不是我們這群人能承受的!”

        “到時候,我們將遭受無窮無盡的追殺,我們現在所有一切,我們這么多年的努力,都將化為烏有!”

        “我們不是一群殺手呀!你們不明白嗎?”

        “不是因為這里是天湖圣地,我們在這干掉他們就會平安無事,更別說我們未必真能干掉人家!”

        “到時候拼個兩敗俱傷,對我們有什么好處?”

        歐陽星琪看著剩下這六只葫蘆娃,沉聲道:“這任務本身就透著一股詭異的味道,我有種直覺,一旦我們真的按照吩咐去殺白牧野……殺不殺得成另說,但絕對會被卷入一個咱們無法掙脫的漩渦中!”

        “咱們從小到大,雖然是上官家的人培養訓練,可在別人眼里,咱們身份履歷無比清白,咱們也是大家族的子弟,就是一群優秀的年輕天驕!”

        “所以我不要當殺手,我不要將自身的命運跟骯臟的殺手聯系在一起!”

        歐陽星琪那張明麗的臉上,滿是淚痕,咬著牙道:“就算不能徹底掌握自己的命運,我也不要當殺手去殺和我無冤無仇的人!”

        “我們的家族放棄了我們,拿我們當做討好上官家的籌碼,可我們自己沒有道理就這樣放棄自己!”

        “上官家培養我們一場,我心存感激,要我們為他們效力做事,我愿意。但要我們充當殺手去殺些和我們無冤無仇的人,我不要!”

        龐云飛呆呆的看著歐陽星琪,像是第一次認識這個他們心目中的小公主,喃喃說道:“我也不要。”

        “我們也不要!”

        一群剛剛從少年成長為成年的年輕人,在同伴的死的刺激下,在歐陽星琪的點醒下,咆哮著,吼出了心聲。

        你上官勝輝兩口子如果想殺人,直接找殺手就完了,憑什么讓我們干這種臟活?

        抱歉,去你媽的,我們不干!

        她看著眾人:“你們現在想通了嗎?段家跟上官家,肯定是有著某種聯系的!”

        “我們不過就是一堆旗子!現在,他們想要啟用我們這些棋子。”

        “我們如果不能想辦法自救,就算任務成功,也注定會成為棄子!”

        “這種時候,你們還想著去質問段家的人,那不是羊入虎口是什么?”

        “就憑我們,是段家的對手嗎?那是三大帝國都做不到的事情!我們又算什么?我們這幾個人都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遠處的白牧野手持至尊權杖,閉目凝神,將精神力凝聚成一條線,延伸到歐陽星琪這群人附近。

        將他們的對話,全部聽在耳中,臉上也不由微微有些動容。

        真沒想到,這次天湖圣地之行,竟然會變得如此波詭云譎。

        歐陽星琪一番振聾發聵的話語,也終于有些點醒了其他人。

        “那我們接下來應該怎么辦?”龐云飛的聲音也變得沙啞起來。

        青蔥少年,熱血飛揚,最是燦爛的年紀,最怕的就是自己是風箏,線卻在別人手里牽著——不自由毋寧死!

        可實際上,他們看似風光無限,但其實就是被人把線牽在手里的風箏。

        “收好包銳的遺骸,收好那些包銳用命換來的紅花!去天湖!好好提升自己!就當這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歐陽星琪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咱們的任務?”龐云飛看著歐陽星琪。

        “去他媽的任務!”歐陽星琪很不淑女的罵了一句。

        隨后低聲道:“如果在天湖那里遇到,就找茬跟他們打一架,借口也很簡單,單谷不是想追求我嗎?你們看他不順眼,于是主動找茬!”

        “然后呢?”龐云飛看著她。

        “然后找機會告訴那群人真相!想辦法聯手!”歐陽星琪道。

        龐云飛一臉遲疑:“和他們聯手……能對抗段家?”

        歐陽星琪看了他一眼:“你傻嗎?和他們聯手,想辦法逃離神圣帝國!”

        剩下六只葫蘆娃全都被驚呆了,一臉震撼的看著歐陽星琪。

        逃?

        叛國?

        這種事兒,他們做夢都沒想過!

        尤其他們這群人還是神圣帝國本屆高中生聯賽的冠軍成員,要是他們逃走,事情一旦傳出去,絕對會引起驚濤駭浪。

        龐云飛一臉震撼的看著歐陽星琪,期期艾艾的道:“妹妹,你這是要叛國?咱們跑了,家族怎么辦?”

        “家族?呵呵,我們在別人眼里是八大家族的子弟,可在家族眼中,我們算什么?你是不是平日里被家族中那些老不死的甜言蜜語給灌迷糊了?他們真的在乎我們,會任由上官家把我們當成殺手來用?”歐陽星琪一臉譏誚。

        龐云飛頓時語塞。

        歐陽星琪道:“還有,叛什么國?我愛神圣帝國!我們只是被迫逃走!”

        “如果上官家不依不饒派人追殺我們,我們就把手里面掌握的秘密一股腦都曝光出去!讓所有人都知道,我們是不得已才背井離鄉離開神圣帝國的!”

        “真到那一步……呵呵,我們背后的家族或許會吃點苦頭,但上官家反倒不會輕易動他們了!”

        歐陽星琪輕嘆一聲:“雖然他們不愛我們,但畢竟……是我們的親人,對他們我也只能做這么多,已經仁至義盡。”

        這姑娘可以呀!

        白牧野聽到這,不由在心中升起這樣一個念頭來。

        是否認同她的做法且不說,但這種果決的性子,也絕非一般人能夠擁有的。

        他身邊認識的這些姑娘當中,恐怕也就只有林子衿和于秀秀能與之相比。

        經歷過三仙島事件的白牧野,對歐陽星琪的一些做法是認同的。

        人要感恩沒錯,可如果一個人從小就被帶離父母身邊,然后被培養成為各種工具人,用來謀取各種利益……這種恩,不念也罷。

        人在沒有什么防備的時候,說出來的話是最真實的!

        歐陽星琪他們一群人經歷了同伴的死,悲憤之下說出來的話,基本上可以代表他們的真正心聲了。

        他們拒絕當殺手,拒絕無緣無故去殺人,哪怕他們的目標是所謂的“敵國”人,也都堅守著內心深處的道德底線。

        白牧野收回精神力,瞥了一眼單谷,這家伙倒是命好,一眼看中的女人,不錯!

        這時候,歐陽星琪和剩下的六只葫蘆娃,已經收好同伴的骸骨,站起身,朝著天湖方向而去。

        直到他們的身影徹底消失,單谷才忍不住問道:“白哥白哥,他們都說了些什么?我怎么看我家妹子一臉激動的樣子?”

        哪個你家妹子?

        那六只葫蘆娃嗎?

        白牧野看了單谷一眼。

        彩衣也翻了個白眼道:“別最后空歡喜一場。”

        “嘿嘿嘿。”單谷傻笑著,也不爭辯,一臉渴望表情看著白牧野。

        白牧野隨后將剛剛聽來的話,跟幾個人復述一遍。

        幾個人全都聽得一臉震驚。

        單谷也顧不上他家妹子了,看著白牧野:“上官家?那不是在黑域中,跟白哥打過一場的上官清平背后家族嗎?當時打過那么一場,上官清平自爆身份,大家都還覺得他挺傻的,現在看來,這一切……似乎早有預謀啊!”

        姬彩衣蹙著眉說道:“那圖什么呢?如果有所圖,為什么要曝光自己?”

        林子衿:“表示問心無愧?好像沒這個必要吧?”

        司音在一旁:“會不會是想要圖謀小白哥身上的符篆傳承?”

        “有這種可能,但需要弄這么大陣仗嗎?”單谷翻著白眼道:“為了對付我們,連段家世子一起算計進去?”

        “這也許是一個連環的局。”白牧野說道。

        眾人看向他。

        “上官家先看上了我身上的傳承,在黑域中試探我,當時我不是說了一嘴我是白牧野么,別人肯定不會信,但這世上……有心人還是很多的。估計他們通過一些特別的細節,大致上斷定了我的身份。即便無法斷定,但我身上的傳承,也足以讓很多大家族動心了。”

        “在他們開始設局的時候,上官家那位夫人……也就是段家出去的嫡女,應該跟段家這邊某些人達成了什么協議。想要趁著這個機會,將段勇一起給干掉。”

        “這樣,既可以從我身上得到傳承,又干掉了段勇,還完美的把臟水潑到爭風吃醋以及三大帝國冠軍聯賽隊伍互相殺伐這上……”

        “結合歐陽星琪剛剛說過的話,我如果判斷無誤,他們應該也是要被犧牲掉的一堆旗子罷了!”

        “還有那些剛被我們干掉的……冒充滄海帝國冠軍隊伍的殺手,同樣也是一堆用完就扔的棄子罷了!”

        “他們真以為一切順利就能出去?恐怕進了那個他們認為的假禁區,就再也出不去了!”

        “你們再想想那個殺手說過的話。”

        白牧野說到這,露出一個特別帥氣迷人的笑容:“還真是好大一盤棋,謀算的東西真多,他們一定很累!要不,咱幫他們把這棋盤掀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
    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第九特區前任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