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98章 遍地禁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98章 遍地禁區字體大小: A+
     
        上官文平這人,從小到大就從來都不是什么乖寶寶,浪蕩子、花花公子、游戲人間這些是他的表象,運籌帷幄、心機敏銳、擅長分析跟推理是他的內在。

        當然知道他內在的人很少。

        就連那些跟了他挺多年的姑娘都不了解這位上官家的大少爺骨子里竟是個如此有“內秀”的人。

        但他的爺爺和家族中的一些高層老輩人物卻是了解的。

        不然也不可能讓他進入家族的情報部門,專門負責收集、整理和分析各種各樣的機密信息。

        所以他外表輕浮放浪,骨子里卻是一個嫉妒驕傲的人。

        在某些方面,他跟老劉其實很像。

        都認為武力值再高,也沒有腦子高有用。

        所以他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茫然過。

        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那么擅長推理的一個人,此刻竟不敢去推測這件事了。

        其實作為一個家族的嫡長子,他只要表現出足夠優秀的品質,然后聽話就行了。

        聽那些家族里面手握大權的人的話。

        他們讓干什么就干什么就好。

        但這次的事,讓他有種頭皮發麻甚至要爆炸的感覺。

        以至于別人都已經開始進入天湖圣地,他依然站在那里發呆。

        直到身邊有人輕輕碰了他一下:“嘿,兄弟,在想什么?歡喜得大腦一片空白嗎?哈哈,我剛剛得到這消息的時候,也是跟你一樣呢!”

        一個天湖星的年輕天驕,笑容滿面的看著上官文平,眼中帶著一絲關心,絲毫沒有任何嘲諷。

        “哦,哦,謝謝你。”上官文平反應過來,然后他突然間,在這一剎那,感受到似乎有一抹陰冷的目光似乎正在盯著他。

        他悚然一驚,抬頭望去,卻是什么也沒看見,只看見段勇的背影,進了天湖圣地的那道光波流轉的門。

        剛剛……是錯覺?

        上官文平境界雖然談不上多高,但也不是普通人。

        他發誓自己剛剛的感受絕不會出錯。

        媽媽讓我找機會干掉我這表弟,莫非他也……

        上官文平深吸了一口氣,他忽然有一種明悟——無論這件事背后隱藏著多少他不知道的真相,但對他來說,這絕對是一場無比嚴峻的考驗!

        一旦過關,前路將是一片坦途;可若是過不了這一關,他的未來,也極有可能會跌入萬丈深淵!

        心里想著,上官文平大步朝著天湖圣地的門戶走去。

        白牧野看著那門戶,想了想,直接讓高級智能入侵了天湖星的網絡。

        有些事,還是提前做一點準備的好。

        這在以前,根本就不用他操心,漂亮姐早就給他辦好了。

        有點想大漂亮了,不知道她現在好不好。

        白牧野心中輕輕一嘆,帶著眾人,進了這道門戶。

        這是一片非常大的空間,跟他們曾經進入過的次元空間有些相似,不過更像小白曾經進入過的宗門小世界!

        小白心道,這天湖星,難道在上古時代也是一個宗門所在?

        所謂的天湖圣地,其實不過是那個宗門存放資源的地方?

        想想倒是很有這個可能。

        一群人進了天湖圣地之后,很快便各自散開。

        這讓白牧野有些奇怪,心說不是說花紅即將成熟?這群人不去搶那東西,怎么還各自散開了?

        這時候,身邊段飛星突然說道:“花紅雖然是一種植物,但它卻是會跑的,基本上不會在一個地方停留太久。而且就算見到,如果追不上它,被它跑進禁區,那也得不到。”

        “哦?這么說,這玩意兒本身就挺難獲得?”單谷抹了一把自己的大光頭,看著段飛星問道。

        “沒錯,所以能不能找到,找到之后能不能得到,最終能得到多少,看的是機緣、運氣和實力。”段飛星笑道:“還有其他一些靈藥,同樣也是如此,想要得到,都必須是機緣運氣和實力缺一不可的。”

        白牧野點點頭,看著段飛星:“那段公子你們?”

        段飛星笑笑:“我們也要各自去尋找啦!其實我應該建議你們分頭去尋找,只不過……”

        他說著,看了一眼那邊四女三男的滄海帝國高中聯賽冠軍隊伍,然后說道:“你們還是保持一個完整隊列吧。”

        想了想,他又道:“如果你們完全求穩,那就直接去天湖那里閉關修煉!那個地方,是禁止打斗的,有段家高手坐鎮,所以可以放心。地圖你們手里面也有,好了,祝好運!”

        說完跟段天星和段萱萱一起,朝著一個方向走了。

        那邊滄海帝國的七個人,冷冷望了一眼符龍戰隊這邊,也走了。

        神圣帝國的八個人,則是在進入到這里的第一時間就已經離開了。

        所以很快,這地方就剩下白牧野一群人,以及一些同樣初次進入此地的天湖星年輕天驕們。

        雖然他們都是天湖星人,但非段家人,想要進入到這里,也是經歷了千挑萬選的。

        所以他們此刻的狀態跟白牧野這群人其實是差不多的——都是興奮中帶著一絲淡淡的茫然。

        然后很快的,這群人也都四散走開。

        天湖圣地的內部非常大,別說這區區一百幾十個人,就算是一萬人進來,也不過是滄海一粟。

        而且這里面禁區有很多,外面都豎著警告牌。當然可以選擇不信,但死在里面,也沒人會管,甚至沒有人會進去收尸!

        這么多年,這樣死在里面的人不計其數。

        但每一次,還是有人不信邪,總覺得自己可以成為那個例外或是特殊。義無反顧的闖進去,然后就再也沒能出來。

        這些事情,段飛星那個大嘴巴都已經跟他們說過了。

        “咱們也走吧。”白牧野看了一眼幾人。

        “直接去天湖嗎?”姬彩衣問了句。

        單谷有些奇怪的看著姬彩衣:“嘿,彩衣,你不是吧?過去進入到這種地方,你都是第一個哪危險就往哪鉆。怎么這次始終覺得你有點畏畏縮縮的?”

        姬彩衣瞪了單谷一眼,低聲道:“這不但不是我們的地盤,還是別人的地盤!走之前老劉就已經跟我說過,他說這次天湖圣地的邀請,未必是善意的。”

        “想讓我們跟神圣和滄海帝國那些人打起來?這沒意義吧?就算我們在這里打死打生,對他們有什么好處?”單谷道。

        “總之,小心些吧,我始終有點心神不寧的感覺。”姬彩衣低聲說道。

        “那也不能直接去天湖吧?好容易來一趟!”單谷咕噥道。

        隨后,幾個人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道:“咱們先往天湖那邊走。”

        單谷:“嘿……白哥怎么你也?”

        正說著,隔著幾里的地方突然間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

        那聲音聽上去極為凄慘,光聽著就讓人有種脊背生寒渾身冰冷的感覺。

        白牧野幾人相互對視一眼,一同朝著那個方向快速趕過去。

        眨眼之間,他們就已經來到這里,還有另外一些聞訊趕來的人。

        只是除了地上的一灘血之外,大家就只看見這里豎著一塊簡單的牌子,上面寫著——禁區勿入。

        地上這攤血,就在牌子下面。

        一群人忍不住面面相覷,眼前這是禁區?

        這是在開玩笑嗎?

        跟他們腳下這片土地一樣,生長著稀稀拉拉幾棵樹,一些不知名的小野花遍地都是。

        如果不是這里豎著一塊牌子,絕對沒人那后面會是什么禁區。

        白牧野悄無聲息的解開了自身的封印,然后用精神力往那牌子后面試探了一下。

        轟!

        一股宏大的能量流瞬間被白牧野感知到,甚至把他給嚇了一跳!

        牌子的后面,跟他們站立這地方,像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那里面能量激蕩,仿佛存在著無比紊亂的磁場一般!

        就在這時,從那牌子后面,猛然間伸出一只干枯的手臂,那手臂奇黑無比,上面還長滿了黑色的毛發,一把抓住一個蹲在那里查看血跡的人的頭發,猛的往里面一扯。

        “啊!”

        又是一聲凄厲的慘叫,那人拼了命的往后退。

        唰!

        他的頭皮被那干枯手臂上如同鷹爪一般的爪子直接抓下來一大片。

        那人也連滾帶爬的退出幾十米遠,整個人都呆住了。

        他的頭上一大塊頭皮,連著原本濃密的頭發已然不見,看上去血肉模糊。

        那人呆了一呆,然后突然間朝著反方向狂奔起來,哭嚎著:“我不去了,我不去了!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眨眼間,一個有著初級宗師境界的年輕靈戰士,就被嚇瘋了。

        其他人齊刷刷往后退去,全都臉色駭然的看著那牌子后面,眼中都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這個真的有點太恐怖了。

        這就是天湖圣地?

        讓段家崛起,甚至讓三大帝國都不敢小覷的天湖圣地?

        怎么感覺……這地方那么像是一個隱藏著大恐怖的不祥之地啊?

        “大家一定要多加小心,遇到這種標記著禁地、禁區的牌子,一定要遠遠避開!”一個天湖星的年輕天驕心有余悸的道:“之前就有前輩和我說過,但當時我不怎么相信,想著不過是一個異位面的小世界,又已經被段家開發那么多年,哪還能有那么多未知和危險?”

        說著他深吸一口氣,平復自己緊張的心情,然后道:“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各位朋友,大家請多保重吧!”

        說著,他轉身離開了。

        其他人也全都一臉唏噓、驚魂未定的各自散去。

        等到所有人都走了,林子衿才低聲道:“剛剛那到底是個什么玩意兒?我差點沒忍住,一刀剁過去。”

        白牧野輕聲道:“有點跟上古典籍上記載著的‘尸變生靈’相似。”

        “尸變生靈?那是什么玩意兒?”單谷問道。

        “強大的生靈死后,尸體葬在極陰之地,很多因素綜合到一起,讓這尸體重新誕生靈智……但這靈智,跟這尸體從前沒有半點關系。而且雖說叫靈智,但卻跟動物無疑。”

        白牧野說道:“老頭子從前沒少用這些故事嚇唬我……”

        后面的話他沒說,因為這些年來,他漸漸發現,老頭子當年嚇唬他的那些“故事”,好像一點點的,他都在現實中遇見了!

        這說明那些根本不是什么故事,而是事實!

        “那咱們快走吧。”別說一旁一臉恐懼的司音,就連姬彩衣跟林子衿臉色都有點發白。

        “嘿嘿嘿嘿嘿……”

        就在這時,空氣中突然傳來一陣詭異的笑聲。

        “什么人?”單谷彎弓搭箭,迅速用神識去捕捉。

        姬彩衣手中亮出暗月之刃。

        司音取出裂天錘。

        那門板似的大刀,也在這一刻,出現在林子衿手中。

        白牧野身上符篆環繞。

        不能說他們這群人過度反應,實在是這地方太過詭異,這笑聲更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嘿嘿嘿……”

        空氣中再度傳來陰冷而又詭異的笑聲。

        “媽的,笑你大爺!有本事滾出來讓爺爺我……”單谷正罵著,突然間就在那警告牌子的后面,伸出來一條老長老長的干枯手臂!

        不同于剛剛那條長滿毛發的黑色干枯手臂,這條手臂雖然同樣干枯,但上面卻刻滿了各種各樣的符文!

        就像是一個蒼老人類的手臂!

        不過這條手臂至少伸出來得有五十多米,正常的人類手臂,哪有這么長的?

        那手臂閃電般朝著單谷這里抓過來!

        單谷手中的箭,驟然射向這條手臂。

        他的箭也是最快的!

        叮!

        像是射在堅不可摧的金屬上面,發出一聲脆響,箭被彈開了!

        咚!

        司音一錘子砸上去。

        因為被嚇到,她用的力量也是超級大。

        一錘子下去,震得她手臂發麻,連連后退,但那條胳膊,竟然沒有絲毫變化,依然向著單谷抓過來。

        幾乎是同一時間,姬彩衣的暗月之刃也刺了上去,但依然沒用。

        無法破防。

        林子衿看準了,瞬間將一身封印解開,手中大刀猛然間斬落下來。

        這一次,那手臂似乎生出了一點反應,上面刻著的符文竟然亮起來,然后在林子衿刀落之前,形成一道防御層!

        林子衿這一刀砍在上面,將那防御層砍得出現了一絲劇烈波動,她的刀刃甚至已經接觸到了那條手臂!

        白牧野盯著那條手臂上的符文,竟沒有在第一時間出符,而是往單谷身上拍了一張飛行符,怒吼道:“退!”

        單谷嗖的一下就倒退著飛了起來。

        那條手臂眼看著就要抓到單谷,但卻被單谷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給閃開了。

        抓了個空。

        空氣中傳來一聲憤怒的咆哮聲。

        那聲音,如同野獸嘶吼一般。

        白牧野出符的速度極快,在給單谷拍了一張飛行符之后,接著往彩衣、司音和子衿身上各自拍了一張。

        當然,還有他自己。

        “飛!”

        幾個人同時飛起來。

        然后那只老長的手臂,在往回退的過程中,果然試圖去抓另外三人。

        隨著幾個人全部高高飛起,那條手臂也跟著滋溜一下,收了回去。

        這里再度恢復平靜,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幾個人都飛出去很遠,然后驚魂未定的從天上落下來,相互對視了一眼。

        單谷耷拉著腦袋,被嚇得不輕,喃喃道:“這特么是什么玩意兒?這地方太古怪了,咱們還是直接去天湖吧。”

        這群人全都是經歷過生死的,不是那種只會打比賽的年輕學生,看見點詭異事件就熱血沸騰的上頭。

        眼看著天湖圣地這里如此怪異,頓時失去了要闖一闖的興趣。

        只有不懂事的小孩子,才會不知輕重的硬往里闖,然后悄無聲息的被干掉。

        往天湖去的路上,單谷咕噥道:“怎么感覺這段家,有點不懷好意啊?這地方也太危險了!”

        姬彩衣道:“人家也已經提醒了,還在那些區域豎了告示牌,不能說人家不懷好意。想想那些告示牌,得用多少生命才能換出來?”

        他們現在看見告示牌,只要止步就可以了。

        但當年段家在開發這里的時候,可沒有告示牌提醒他們。

        想想那個拓荒的時代,不知有多少人這樣悄無聲息的死去了。

        天湖圣地里面隱藏著無數寶貝或許是真的,但這地方危機四伏……也是真的!

        眾人走了幾個小時之后,發現距離地圖上標注的“天湖”至少還有小半天的路。

        他們這一路繞啊繞的,不知見到了多少個警告標牌,很多時候為了繞開這些地方,要走上半天。

        當他們再次繞開一個禁地的時候,突然有人大聲道:“花紅!”

        那是兩個天湖星的年輕天驕,此刻他們一臉興奮,正盯著前方一株十幾米高的大樹。

        那大樹郁郁蔥蔥,看著跟尋常的老槐樹挺像,只不過原本應該是淡黃色的槐花,在這里,卻是鮮紅一片!

        太顯眼了!

        往那一立,憑借大家的視力,隔著幾十里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那兩個天湖星的年輕天驕雖然一臉興奮,但眼神中卻帶著一絲警惕。

        因為那株花紅樹下,豎著一塊牌子。

        “草!”

        單谷在另一個方向,也看見了那塊牌子,忍不住罵了一聲。

        就連彩衣都忍不住咕噥道:“那花紅樹成精了嗎?”

        躲在一塊禁地的邊緣,只要一步,就能退到那禁地中去,誰敢輕易去摘花?

        這時候,那邊兩個天湖星的年輕天驕,也看見了白牧野他們這群人。

        眼神中露出警惕之色,其中一個有些微胖的年輕人大聲道:“我們先發現的!”

        呵呵噠!

        在這種地方,你們先發現的那又如何?

        白牧野微笑道:“那你們倒是去摘啊!”

        “我……”那微胖年輕人氣得一翻白眼,心說摘你妹啊!

        另一個人道:“你們怎么不去摘?”

        “這就去!”白牧野說著,看了一眼身邊幾個人,然后道:“你們在這等著。”

        “小心!”林子衿低聲道。

        “注意點。”彩衣也說道。

        “我拿箭射一下?”單谷問道。

        “會被你嚇跑吧?”司音道。

        白牧野搖搖頭:“我就過去看看……”

        說著,他往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飛行符,飄飄悠悠,往那邊飛去。

        那邊的微胖年輕人和身邊同伴頓時一臉無語。

        麻痹作弊啊!

        白牧野很快飛到這顆開滿鮮紅花朵的大樹跟前,離著二三十米的距離。

        他還沒等做出什么舉動呢,眼前這顆十幾米高的大樹,突然間就動了。

        它輕輕的,蹦了一下。

        沒有往警告牌后面蹦,而是沿著警告牌,橫向移動。

        如同瞬移一般,出現在十幾米外的地方。

        這場景其實很詭異,但也讓人莫名的有種想笑的感覺。

        白牧野想了想,從身上取出一張符。

        朝著那顆花紅樹直接扔了過去。

        嘭!

        符篆在花紅樹上面爆開,瞬間形成了一股小型的龍卷風!

        轟!

        整株花紅樹突然從大地里面跳起來,無數的根須像是無數條腿一樣,撒丫子就跑!

        各種泥土砂石抖摟得到處都是。

        煙塵四起!

        白牧野:“……”

        其他人:“……”

        但大家都看見,那顆花紅樹逃走的瞬間,它的樹上就幾乎沒有幾朵紅花了!

        而原本由一道白色氣浪形成的龍卷風,卻變成了鮮紅一片!

        然后,這龍卷風往白牧野這邊飛來。

        飛到白牧野近前之后,瞬間消失,大片的鮮紅花朵,嘩啦啦堆在白牧野腳下的大地上。

        堆了一大堆!

        那個微胖年輕人和他的同伴全都徹底看呆了。

        這樣也行?

        白牧野手一揮,這堆花紅須臾間消失。

        嗖!

        就在這時,一支冷箭,從數百米外,驟然射向白牧野眉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
    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我有一把斬魄刀女神老婆愛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