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96章 我才是最冷靜那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96章 我才是最冷靜那個?字體大小: A+
     
        虛擬世界的草原地圖上,兩人遙遙相望。

        單谷看著那邊的馬尾少女,大聲說道:“嘿,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馬尾少女:“……”

        她二話不說,張弓就射。

        嗖!

        一道箭矢,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瞬間射向單谷面門。

        臥槽,這小娘皮這么狠?

        單谷身形一閃——

        但就在這時,馬尾少女那邊的箭矢已經接二連三的射過來。

        每一支箭,幾乎都封死了單谷的所有閃避路線!

        觀眾席上,那邊七個神圣帝國的大帥哥咬牙切齒的。

        “射死他!”

        “對,就這樣!”

        “不要猶豫!”

        “射死這個王八蛋!”

        “弄死這混蛋!”

        “射殺這臭不要臉的!”

        “死!”

        面對這幾乎沒有退路的局面,單谷左躲右閃,那身形像是一個拎著酒瓶的醉漢,一邊躲閃,還一邊嚷嚷著:“哎,要不要這么狠啊?不過人家也說了,打是親罵是愛……哈哈,今天真的是太開心了啊!”

        嗖嗖嗖!

        一支支箭貼著單谷的身體略過。

        對面那馬尾少女明麗的臉上也忍不住露出一抹震驚來。

        她倒是沒有太過看輕這個又痞又賤的光頭帥哥,畢竟能成為帝國聯賽的冠軍隊員,實力肯定是不容小覷的。

        但她對自己的實力更有自信!

        畢竟身為一個靈力值高達一千八百九十九點的十八歲高級宗師,不可能對自己的實力沒自信。

        剛剛這一連串的箭,雖然不是她的巔峰狀態,但至少,也拿出了八九成的本領。

        女孩兒家臉皮兒薄,即便心里面并不反感對方,但也不能任由對方調戲。

        所以她打算先給單谷一個下馬威再說。

        至于其他的……那個以后再說嘍,反正給不給機會,也是她說了算。

        卻沒想到對方的走位這么厲害,將她一連串箭矢全部給閃開了!

        馬尾少女當即認真起來。

        她調整一下呼吸頻率,準備開始出大招了!

        誰知單谷卻利用這個旁人幾乎無法捕捉的機會,直接展開了還擊!

        雖然單谷的境界不如這馬尾少女,但他箭……同樣可怕的很!

        再加上心靈啟示這種天賦技能,讓他對馬尾少女的各種手段,都能做出一個大致的模糊預判。

        兩人之間的境界說穿了并沒有大到讓他心靈啟示失效的地步。

        單谷還擊之后,馬尾少女沒辦法那么從容了,身子一晃,開始閃避單谷的箭。

        弓箭手遇上弓箭手,就跟兩個狙擊手相遇差不多。

        不但自身要有精準無比的箭術,同時還要能夠預判對方的舉動,提前做出反應!

        不然的話,就等著對方一支箭釘在自己腦門上吧。

        原本坐在看臺上嘻嘻哈哈吃瓜的天湖星天驕們,在兩人真正交手之后,漸漸停止了談笑。

        眼神都開始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內心深處隱藏著驕傲是一回事,但正視對手的實力,又是另外一回事。

        面對兩人對射的可怕箭矢,很多人都在心中默默計算著:如果換成是我,能不能躲開對方的這種攻擊?

        于是,現場觀戰的年輕人,有一多半都忍不住沉默了。

        三大帝國的天才,似乎比想象中……還要強大一點啊!

        姬彩衣看著林子衿:“小單似乎……沒有落在下風呢?”

        作為從小到大的發小,姬彩衣是真的一點都不希望單谷吃虧。哪怕她心里面明知道對方那么高境界,肯定還有底牌沒出,但她還是不希望看到單谷輸掉這場比賽。

        一旦他輸了,那七個神圣帝國的葫蘆娃不知會怎么嘲笑他呢。

        林子衿輕聲道:“那個女生……有很大的底牌!”

        正說著,草原地圖上,那馬尾少女突然間身上爆發出強大的宗師場域,接著,如同蜂窩狀的光芒將她身體籠罩起來。

        這時候,單谷的箭再射過去,已經很難穿透馬尾少女的場域了!

        “開場域啊……”彩衣皺了皺眉,不過隨即,她喃喃道,“不對,這不是簡單的場域……這是一種……神通?”

        她有些不確定的看向白牧野。

        白牧野道:“回頭司音也會用。”

        這時候,司音在一旁輕聲道:“這是血脈力量跟場域融合在一起形成的防御,我勉強可以做到一點,不過……對靈力的消耗非常大!”

        場上的局面,一下子變得僵持起來。

        單谷的箭很難擊穿馬尾少女的防御,同樣,馬尾少女的箭,也很難射中單谷!

        單谷看著整天嘻嘻哈哈,但最近這段時間以來,他私下里的訓練量其實非常大。

        也經常會進入到黑域中,去跟各路天才交手。

        他的戰斗經驗,也早在不知不覺中,變得豐富起來。

        面對著馬尾少女這種強大的防御,他并沒有急于求成似的拼命狂攻,而是開始計算起對方的消耗來。

        一個合格的靈戰士,不但需要大致判斷出對方的境界,更需要掌握對方的消耗速度,從而計算出對方身體中所剩的靈力還有多少!

        轟!

        轟!

        轟!

        馬尾少女接連射出三支箭。

        這三支箭呈品字形飛向單谷。

        從它們帶起來的音爆,以及尋常人根本看不清的速度,就足以證明這三支箭跟其他那些不同!

        果然,三支箭幾乎眨眼之間,就到了單谷面前。

        須臾間。

        單谷手中突然間多了一面小盾。

        哐哐哐!

        三支箭直接射在那小盾之上,巨大的力量推動著單谷的身體連連后退。

        單谷持盾的一條胳膊幾乎都要廢掉了!

        而此時,在單谷的計算當中,馬尾少女的一身靈力,也應該消耗得差不多了!

        別看雙方一共就打了這么一會兒,按理說一個高級宗師,靈力不可能消耗得如此之快。但馬尾少女為了迅速求勝,使用的招式全都是那種消耗巨大的。

        如果這是在戰場上,不到生死瞬間,她肯定不會這么做。

        此時為了給單谷一個深刻的教訓,她也顧不得那么多,只想著用最短的時間,解決這場戰斗。

        但沒想到的是,單谷一個弓箭手,居然弄出了一面小盾,而且還把她最狠的三支箭給擋住了!

        有那么一剎那,馬尾少女感覺自己頭皮都有些發麻。

        因為她也發現到,自身的靈力不多了!

        其實她身上是有靈石的。

        但問題是,她境界本就高出單谷,如果再使用靈石進行恢復……真的有點說不過去。

        別人怎么看不說,她自己都會瞧不起自己。

        所以她多少有點慌,不過在看見單谷的反應之后,她臉上頓時露出一抹明媚的笑容。

        對方是強吃她這三箭,胳膊受傷了!

        馬尾少女幾乎瞬間判斷出實情,然后朝著單谷的方向,直接猛沖過來。

        在這過程中,她手中的弓和箭,全部被收回去。

        取而代之的,是一根齊眉棍!

        馬尾少女一手持棍,在地面上狂奔,沖向單谷。

        看上去,英姿颯爽!

        臥槽!

        一個弓箭手,居然擅長棍法嗎?

        單谷齜牙咧嘴的,看著越來越近的少女,突然間咬著牙,用受傷的左手去拉弓弦。

        弓弦被拉開的瞬間,單谷臉上一片痛苦之色,額頭上青筋都跟著暴起。

        但他依然沒有放棄,后羿弓上,一支箭遙指著馬尾少女。

        馬尾少女一下子便生出一種感應——被人鎖定了!

        她大喝一聲,身子就地一滾,然后利用這一滾,到了單谷面前,手中大棍猛然間輪起來。

        “砸!”

        “砸死他!”

        “干得漂亮!”

        “哈哈哈!”

        “太爽了!”

        “過癮!”

        “砸他呀!”

        “妹妹你大膽的往下砸!”

        七個葫蘆娃一下子興奮起來,甚至從座椅上站起來。

        天可憐見,獲得神圣帝國帝國聯賽冠軍那一刻,怕是都沒有現在激動。

        嗡!

        那大棍在空氣中發出一聲可怕的嗡鳴,但卻停在了單谷的腦門處。

        距離單谷那錚明瓦亮的大光頭,最多不超過一厘米。

        在很多人眼中,甚至都已經挨上了。

        葫蘆娃們一下子不開心了。

        “哎呀,歐陽怎么不砸呀?”

        “為什么不打?”

        “不會真喜歡上那家伙了吧?”

        “不能這樣啊!打死他呀歐陽!”

        “……”

        歐陽星琪一雙嫵媚的眸子盯著單谷:“你剛剛那一箭,為什么不射出來?”

        單谷:“我想……咳咳,我舍不得。”

        歐陽星琪:“少油嘴滑舌,你明明可以殺了我的!而且殺掉我,我真的會給你追求我的機會哦,現在可是你輸了。”

        單谷很光棍的把弓和箭一收,齜牙咧嘴的揉著自己的左臂,完全無視懸在自己頭頂那根齊眉棍。

        “嗯嗯嗯,是我輸了,技不如人,心服口服。”單谷一邊揉著胳膊,一邊一臉真誠的看著歐陽星琪,“真沒力氣了,你那三箭太兇。”

        歐陽星琪凝眸,深深的看了單谷一眼,收回齊眉棍,道:“記得欠我一個要求哦!”

        說著,直接下線了。

        單谷嘿嘿一笑,也跟著下線。

        彩衣看了看林子衿,意思很簡單——單谷能贏的!

        林子衿卻笑道:“你道那馬尾少女就真的用盡全力了?”

        “難道沒有嗎?”彩衣自認眼界也不算差,她是真的沒看出來那馬尾少女哪里沒用盡全力了。

        明明看上去也是那么拼啊!

        白牧野在一旁笑道:“那是個符武雙修,她還有符沒出。”

        “啊?”姬彩衣這下真的是愣住了。

        林子衿卻在一旁有些驚訝的道:“呀,她還會符篆術嗎?這個有點厲害了,我倒是沒看出這個,但我的確看出來,她沒拿出真正的實力來。”

        那邊天湖星一群年輕天驕們意猶未盡的從虛擬艙里面出來,臉上都帶著興奮之色,討論著剛剛那一戰。

        有些人站在單谷這邊,認為單谷有紳士風度,最后明明可以射殺馬尾少女卻沒有動手。

        有些則認為馬尾少女的實力應該更強一些,應該還有底牌沒有動用。

        不過這兩種說法,都遭到了另一群人的嘲笑。

        “活該你們一群單身狗,人家那倆人分明是郎有情妾有意,誰都沒想殺誰。尤其那光頭,當時他那一箭如果射出去,毫不猶豫的干掉對方,再說喜歡人家,你們信嗎?”

        擦,是這樣嗎?

        一群單身狗面面相覷,表示愛情這種多余的玩意兒,根本就不該出現在他們的世界里。

        歐陽星琪下線之后,頓時被七個葫蘆娃給圍住,大家臉上的表情,都有點不太好看。

        “小妹,怎么不打死他?”

        “他最后那一箭即便射出來你也能攔住的對不對?”

        “那一棒子怎么不砸下去?”

        “跟祖龍的小渣渣需要客氣啥?”

        “……”

        眾人七嘴八舌,聒噪起來。

        “停!”歐陽星琪大叫一聲,然后怒道:“你們煩不煩?跟一群蒼蠅似的,整天嗡嗡嗡,難怪你們都找不到女朋友!祖龍那邊還有仨姑娘呢,你們倒是去追呀!”

        七個葫蘆娃頓時慫了,灰溜溜的跟在歐陽星琪身后。

        “再說,我不是贏了嗎?”歐陽星琪說道。

        七個人相互對視一眼,心說雖然贏了,可看上去……跟輸了沒啥區別呀!

        那一棍子,為啥不砸下去?

        砸在那個大光頭上,打的腦漿迸裂,最好一下爆頭……不過癮嗎?

        很快,馬尾少女來到單谷面前,站定,一雙眼掃了一眼單谷的左臂,然后一臉認真的道:“不許再騷擾我了,知道嗎?你已經輸了!”

        身后七只葫蘆娃頓時開心的笑起來。

        “放心吧,我會認真追求,絕不騷擾!”單谷笑得很開心,因為他看見對方不經意間停留在他左臂上的眼神了。

        “你這人怎么這么無恥?你明明已經輸了!”

        “對,太沒信用了!”

        “做人要講信用。”

        “死光頭,你要再這么不要臉,當心跟你拼命!”

        “輸了以后就離我們家人遠點!”

        “不講信用的人都是混蛋!”

        “不遵守諾言的是狗東西。”

        七只葫蘆娃紛紛出言怒斥。

        單谷笑起來,道:“我們倆約戰,看把你們給激動的,再說,我怎么不講信用了?怎么就不遵守諾言了?我們的約定是,我贏了,她會給我一個追求的機會,我輸了,我答應她一個條件,是這樣吧?”

        單谷看著七只葫蘆娃:“現在我輸了,我已經答應她一個條件了呀。但這跟我追不追她,有什么關系嗎?我是沒贏,但她也不用給我機會呀!”

        現場一群從虛擬世界退出來,繼續現實吃瓜的人不由得一臉佩服。

        很多男生都在心里默默想著,如果我有這種不要臉的勁頭,還用當單身狗嗎?

        一些舔狗則一臉溫情的看著單谷:這是我們的同類!

        七只葫蘆娃被單谷懟得不知說什么好。

        這時候,那邊一個滄海帝國的男生隊員突然說道:“符龍的弓箭手,你的本事不錯,不過,虛擬世界里面打有什么意思?回頭咱們進天湖圣地,可以在現實中比劃比劃。”

        人們都看向那邊。

        一個金發帥哥,臉上帶著淡淡的不屑,看著單谷:“可敢?”

        單谷呵呵一笑:“小金毛,你這臭弟弟不服氣是嗎?放心,你劃下道來,別說現實中比劃比劃,就是一場生死戰,哥哥也不虛你!”

        “叫誰小金毛呢?”那金發帥哥頓時有些惱怒,不過隨后冷笑道:“行,那就到時候天湖圣地見吧!”

        說著跟那邊一群人,揚長而去。

        “神氣個幾把?”單谷眉宇間閃過一抹冰冷。

        “不要說臟話。”歐陽星琪下意識的說了一句,然后臉色微微一紅:“我先走了……”

        說完便急匆匆的,也沒理會那七只葫蘆娃,直接朝外面走去。

        單谷在后面大聲喊道:“你還沒告訴我你名字呢!”

        “歐陽星琪!”

        “記住了,星妹!哥哥叫單谷,記住哦!”

        七只葫蘆娃狠狠瞪了單谷一眼,急匆匆的追上去。

        吃瓜暫告一個段落,天湖星這邊的那些年輕天驕們,臉上紛紛露出幾分凝重之色。

        大家之前光顧著吃單谷跟歐陽星琪的瓜去了,雙方雖然看上去有點小摩擦,但其實對彼此的態度并沒有那種明顯的仇視。

        但剛剛滄海帝國那位……則一下子將這種溫和的氣氛一掃而空。

        讓這群很少有國與國之間競爭意識的天湖星天驕們,都覺得有些憋悶。

        同時這也警醒了他們當中的不少人。

        回頭進入天湖圣地的,可不僅僅只有三大帝國這三支冠軍隊伍,他們當中很多人也是要進去的啊!

        那可是現實。

        虛擬世界里面怎么打都沒關系,現實中如果這么打,那是要出人命的。

        回到酒店,一群人都還有點疑惑,為什么是滄海帝國那邊的人先發難?

        “按照之前三大帝國之間的那場戰爭,就算有問題,也應該是神圣帝國對著我們和滄海吧?結果現在是滄海那邊的人急吼吼跳出來針對我們……什么意思呀?”姬彩衣皺著眉,有些難以理解。

        白牧野想了想,道:“關于那段歷史,我看過不少,當年滄海跟我們結盟,也不過是無奈之舉,畢竟不結盟的話,就要被各個擊破了。所以,在內心深處,滄海的人,未必有多喜歡我們。”

        單谷點點頭:“不錯,那段歷史我也看過很多,是白哥說的這樣。而且,老祖宗早就說過,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那群小金毛就是欠揍。真要作死,就送他們一程。”

        司音在一旁小聲道:“都給打死不好吧?會不會引起國際糾紛?”

        眾人:“……”

        單谷有點無奈的看了一眼司音:“誰說要都打死了?打廢就行了!”

        司音:“……”

        “至于國際糾紛……呵呵,你回頭問問小顧,他在不在乎這個。”單谷笑著道。

        眾人當中,除了白牧野之外,就屬他跟小顧的關系最好了,所以單谷很了解小顧的性子。

        林子衿道:“滄海帝國也沒那么脆弱,死幾個帝國聯賽冠軍隊員就哭天抹淚的。”

        彩衣有點無語的看著幾人:“突然發現,原來除了老劉之外,我才是咱們隊伍當中最冷靜的那個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伊塔之柱
    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一次性總裁,別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