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87章 不爭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87章 不爭了字體大小: A+
     
        “小妹,你這話什么意思?”齊王微微皺眉,瞇著眼看著女人。

        女人看著齊王,笑呵呵的道,“哥,好歹你也是個接近帝級的強者,封印精神力你沒聽說過?”

        “我當然知道,”齊王點點頭,然后看著女人,“但白家這小子,根本不可能是封印精神力的那一種!”

        “為什么不可能呢?”女人一臉溫婉的看著齊王,輕聲道:“你還記得前些日子出現在皇城的那個神族人嗎?”

        “怎么了?”齊王問道。

        女人微笑道:“那個人,當時被兩個人給打到沒有還手之力,你知道吧?”

        齊王點點頭,道:“我知道,當時有人懷疑說那兩個人是白牧野跟林子衿那兩個小孩子。”

        “那哥哥你怎么看呢?”女人問道。

        “不可能!”齊王一臉肯定,道:“絕不可能是他們!”

        “為什么?就因為他們太年輕?”女人笑著問。

        “當然。”齊王靠在座椅上,瞇著眼,看著全息投影上播放著精彩片段回放。

        比賽已經結束了,霸王戰隊毫無懸念的輸掉了這場比賽。

        “哥,你知道嗎?你有個最大的缺點。”女人輕聲道。

        “你是想說,剛愎自用?”齊王瞥了身邊女人一眼。

        “不,不是剛愎自用,是太自信了。”女人微笑道,“你太優秀了,不管任何事情,你都能做好。可能很多人都無法想象,位高權重的戰神齊王,不但精通琴棋書畫這些才藝,而且就連廚藝都相當精通。說實話哥,這些年我一直不找男人的原因就是因為你!”

        齊王被嚇了一跳,偏過頭,認認真真看了一眼女人。

        “你想什么呢?”女人嗔了一句,然后道:“就因為你太優秀了,從小我就在你跟前長大,見過你的優秀之后,其他男人我根本就看不上眼。”

        “小妹,你這臟水可不能往你哥身上潑,你哥別的污蔑都能忍,但這不行,你自己眼光高不能怪我啊!”齊王一臉隨意的跟女人說道。

        也只有當著這個小妹,他才能像一個正常的哥哥那樣,不管有多煩心的事,都能暫時忘掉。

        “就怪你!”女人十分自然的撒了個嬌,然后說道:“可也正是因為你太優秀了,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你想,總能做好,所以導致你根本不信任別人。”

        “哪有那么嚴重?我現在特別能聽得進去別人的話。”齊王否認。

        “得了吧,你是我親哥,我能不了解你?”女人笑著道,“當年你是怎么輸給皇帝哥哥的?”

        齊王臉有點黑:“都過去那么多年了,能不提這件事嗎?”

        女人笑笑,道:“提不提不重要,重要的是,這的確是哥你最大的缺點!”

        “你的意思是,白家那小子,很有可能被封印的那六年時間里,并沒有停止成長?已經到達年輕的宗師境界?”齊王看著女人,“即便是這樣,他也不可能把一個神級的神族給擊敗吧?”

        “聽起來的確有些荒謬,的確讓人覺得這種事不可能發生,”女人收起笑容,抬起頭,目光輕柔的看著場地上的戰斗回放,“可是我們這么多年以來,見過的荒謬事情還少嗎?”

        齊王忍不住陷入沉思中,半晌,他輕嘆一聲,道:“白家的老祖姑奶奶回來了,專門把我叫過去罵了一頓,你知道這件事嗎?”

        “哈哈哈!”女人忍不住笑起來,“還有這種事兒?沒聽說過,快給我講講過程!”

        齊王黑著臉看她。

        女人憋著笑,看著黑臉的齊王:“好啦哥,那位前輩也算是咱們祖輩,罵你兩句怎么了?”

        “唉,我倒是沒有別的意思,只是想告訴你,無論是白牧野這小子,還是他爹媽,以后,都不能針對了。”齊王輕嘆一聲,“為啥我就沒有一個祖姑奶奶突然冒出來?”

        女人又忍不住笑起來:“行了吧哥,你就別在那不知足了。其實針對白家這小子,原本也不過是你在置氣罷了。說起來,哥你是什么身份?跟那樣一個孩子置氣,有意思嗎?”

        齊王有些惱怒的道:“他毀了我三仙島的布局,我能不生氣嗎?”

        “是有人想要先毀了他。”女人嘆了口氣,幽幽說道。

        齊王頓時不說話了。

        過了一會,氣呼呼的道:“那也是他們白家內部的事情!”

        “沒有因哪有果?白家內部那群人,不也都是你的人?”女人道。

        “小妹,話可不能亂說,那群人可不是我的人。”齊王淡淡說道:“他們都是給自己做事的,而且當年把白牧野那孩子送進三仙島,也完全是他們自己自作主張。他們白家內部發生的矛盾,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甚至我當年知道他們把白牧野送進三仙島的時候還很惱火!三仙島本身就沒有完全被我掌控下來,他們又送進去一個不屬于我們陣營的孩子,你覺得我能樂意嗎?好在我知道姓白那兩口子雖然跟我關系不行,但跟我那皇兄的關系也不怎么樣!結果幾年之后,還是出事了。我在三仙島布局多年,基本上就快要徹底成熟的時候,被那小王八蛋給攪和得余毒一直流淌到今天!”

        女人問道:“不是說都已經清理差不多了嗎?”

        齊王點點頭:“嗯,之前利用遠古遺跡的事件,已經清理掉一批了。不過那批人,全都聚攏在那小王八蛋身邊,進了飛大,以為化了妝換了身份我就查不出?那個小混蛋……我那丟失的生辰綱,雖然沒有任何證據能夠表明是他干的,但我就當是他干的!”

        女人一臉呆滯:“不能吧?”

        齊王蠻不講理的道:“我管他能不能,你不還說他能胖揍神級的神族生靈嗎?有這本事,偷走我生辰綱很難嗎?”

        女人想了想:“如果真有這本事,偷走你生辰綱的確不難。”

        “所以……”齊王氣呼呼的。

        “所以看在白家老祖奶奶的份上,您也得忍著吧?”女人笑道。

        齊王一條胳膊抬起來,似乎想拍桌子,不過隨后又無力的耷拉下來,然后嘆息道:“小妹,你說著帝級的大道……怎么就那么難?”

        女人輕聲道:“我沒有哥你那么高修為,我也不懂這個,不過,我是感覺哥你這些年,被雜事纏身耽誤得太厲害了。”

        齊王喃喃道:“那有什么辦法?皇兄要死了,年輕的太子繼位,回頭這帝國說不定會掀起怎樣的風雨來。我已經答應他,不扶老三了……他跟你的觀點一樣,說我這人太驕傲,太過自信。”

        女人臉上露出一點小得意:“怎么樣,我就說吧!”

        齊王搖搖頭:“但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老三上位真的會對付我?”

        他說著,轉頭看向女人:“小妹你說,你跟老三關系也不錯,你說他能做出這種事來嗎?那個懦弱膽小,連個小丫頭都降服不了的小屁孩,修為境界更是差得很,他有這本事?”

        女人看著齊王:“說真話嗎?”

        “當然。”齊王點點頭。

        “說真話就是,他絕對能做出這種事,而且,他也肯定有這個手段。不過,他太嫩了,肯定不是哥你的對手。”女人淡淡道:“他露出來的時間,有點太早了。”

        “也就是說,你也覺得他上位之后,會對付我,而且我可能還真的會吃虧,但最終……他不是我對手?”齊王看著女人。

        “哥你自己心里什么都明白,還要我說什么?”女人嘆息道:“皇帝哥哥也跟我談過了,讓我安撫你,你看,我這不就來了嗎?”

        齊王笑笑:“咱們仨,一母同胞,從小就在一起,整天跟那些其他皇子公主打架……一晃都這么多年過去,我跟他都老了,倒是小妹你還是那么年輕漂亮。”

        “得了吧,你小妹我也早已經是老女人了。”女人笑笑,然后道:“所以你真的答應皇帝哥哥,要幫太子了?”

        “嗯。”齊王點點頭,“不知道他要死的時候,我還在拼命推動分封這件事,如今這件事快要被我折騰成功了。我卻知道他命不久矣。你知道我是一種什么心情嗎?”

        女人沉默了一下,輕聲道:“知道自己的哥哥已經不在人世,肯定是無比悲傷的。其實我已經偷偷哭過很多次了。我沒辦法相信皇帝哥哥那么聰明的人,會死在李遜那種垃圾的手里。”

        齊王眨眨眼,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沒跟女人解釋。

        只是笑笑,笑容很苦。

        “你哭過很多次我信,但我知道那消息的時候也哭了,你信嗎?”

        女人一臉驚訝的看著齊王:“不是吧?”

        “看,果然不信。”齊王笑笑,“少年時代,父皇沒有立太子,按照機會來說,他是兄長,父皇的嫡出長子,肯定是最有希望的那個。但是我不服氣啊!”

        “當時不但我不服氣,我們那個同父異母的大哥二哥三哥……那些人不也全都不服氣嘛。”

        “雖然不是皇后所生,但人家身份地位同樣高貴。呵呵,皇貴妃所生的皇子,當皇帝的也比比皆是。”

        “所以當時真的是亂啊,咱們的父皇他老人家也厲害,活的也長,這一輩子折騰出四五十個子女來……”

        女人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齊王:“哪有你這么說父皇的。”

        “沒事兒,他老人家反正也聽不見。”齊王笑著,繼續說道:“當時為了爭奪皇位,整個皇城簡直烏煙瘴氣的,我那個時候呢,一方面也想爭,但另一方面,卻也不能眼睜睜看著皇位旁落,所以關鍵時刻,還得幫他。別提這心有多糾結了。”

        “后來呢,我們倆聯手,加上小妹你在暗中幫忙,總算把咱的那群同父異母兄弟們都給打服了,然后又開始我們倆爭。各種明爭暗斗……各種手段盡出。在最沒有理智的時候,我甚至生出過要干掉他的心思!”

        齊王看著女人:“你能想象嗎?我們仨,感情那么好,從小就沒分開過,我在當時,真的生出過要弄死他的心思。所以說,那位置的魔力太大了,令人欲罷不能啊!”

        女人:“那你現在怎么就看開了?”

        “哪看開了?我一直都沒看開!但是他死了!”齊王的情緒有些激動,深吸了一口氣之后,然后嘆息道:“我們倆斗了一輩子,爭了一輩子,即便他登上帝位,我都無時不刻不在心里琢磨要怎么才能把他踹下去我自己來做。我覺得他的風格太陰太軟,甚至被神圣和滄海兩國的一些雜碎狠狠挑釁也不還擊……”

        “可其實呢?如果是我坐在那個位置上,我還能肆無忌憚的當我的戰神嗎?”

        “這些年,其實他沒少給我擦屁股。”

        齊王的聲音漸漸低沉:“但我一直都不感激他,甚至很多時候心里還很得意,認為是他一貫的委曲求全圣母心……直到我知道他死了。”

        齊王仰起頭,用力的抿著嘴。

        良久,他才看向一旁眼圈紅了的女人:“我想爭,是我想跟他爭!我想坐那個位置,是想證明我比他強!”

        “小妹,你明白嗎?我想讓他活著,讓他就老老實實的在一旁,看著我治下的這個帝國,比他治下的要更出色一百倍!”

        “我是想讓他活著看!”

        兩滴淚,順著齊王的一雙眼中滾落下來。

        “行了哥,你別說了,”女人也忍不住落下眼淚,看著他輕聲哀求道:“別說了……”

        “不行,你得讓我把話說完,”齊王看著她,“你知道嗎?這世上,能讓我如此暢快淋漓敞開心扉說話的人,原本有兩個,但現在,只剩下你一個了!你也不讓我說,我很難受。”

        “你說,說吧……”女人取出手絹,輕輕的擦拭自己臉上的淚水。

        “你知道他當面跟我證實他的確已經死了的時候,我是什么反應嗎?”齊王看著女人,用力的抽了一下鼻子,“我先是不信,然后我……時隔很多年之后,第一次認真的看他的臉,看他的眼睛,當我以巔峰神級的境界去感知他,卻從他身上感知不到半點生機的時候,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嗎?”

        “嗚……”女人忍不住雙手捂臉,哭出聲來:“我知道,我怎么不知道……我當時,也是跟哥你一樣!”

        “所以呀,小妹,放手吧。咱們其實……都老了。”

        齊王突然幽幽的這樣說了一句。

        女人的臉依然埋在手里,肩頭聳動,輕輕抽泣著。

        齊王目光柔和的看著她:“雖然你容顏依舊,但真的……已經不年輕了,我在知道他已經死去的那一刻,整個人心灰意冷,可以說……在那一瞬間,我什么都不在乎了,什么帝級,什么大道,什么皇位……如果他能活過來,哪怕他真要弄死我呢,我也都認了。”

        “他告訴我,如果我扶持老三上位,老三一定會搞事情,然后還未必能搞得過我,但絕對能讓我灰頭土臉。”

        “我不信,我覺得他騙我!”

        “但他給我看了不少東西,嗯,然后我信了。”

        “小妹你說得對,我的確太優秀了。”

        齊王一臉平靜的自我評價。

        女人松開雙手,眼圈通紅的看著他,噗嗤一笑,然后又一臉委屈的道:“哥,我不甘心!”

        “知道你不甘心,咱們仨從小一起學的帝王術,你比我們兩個都優秀。這么多年來,你心甘情愿的在幕后支持著他。甚至很多次我這邊出招,他已經被逼得沒了退路,也是你出手化解的。這些我都知道。”齊王道。

        “你都知道?”女人看著齊王。

        齊王目光柔和的看著她:“你也說你哥優秀,既然優秀,難道這點事都看不出嗎?”

        “唉……”女人嘆息一聲。

        “你這帝國長公主,這些年來,始終隱居幕后,別說民間,就連這帝國朝堂之上,真正知道你存在的人,又有多少?”齊王看著她,“所以,你沒機會的,小妹,你也不要試探我了,他死了,那位置,我不屑掙!而且,我會幫他守護好……咱們李家的江山!看著我,小妹,是咱們李家!不能是白家,也不能是林家,更不能是咱們那些同父異母的兄弟們!”

        女人呆呆看著齊王。

        這時候,全息的虛擬投影中,單人賽已經開始。

        但這兄妹兩人,誰都沒有去看向賽場的方向。

        只是在這里,一個漫延深意,一個目光微呆,但都眼圈紅紅的相互對視著。

        這時候,音響中傳來他們選擇的符龍戰隊這邊解說員鳥哥興奮的聲音。

        “一挑三……再次出現一挑三!”

        “林子衿……哎呀,真不知道應該用怎樣的言語來形容她了。”

        “這個小姑娘,了不得!太了不得了!她今年才十六歲啊!”

        “十六歲……幾乎以橫掃的姿態,睥睨縱橫這帝國聯賽的賽場。尤其是剛剛這第三場,誰能相信,誰敢相信……霸王戰隊這邊的隊長焦保俊竟然是一個高級靈戰士?”

        “而且還是一個靈力值一千八百九十九……接近巔峰的高級靈戰士?”

        “這真的是太難以置信了!”

        “但在林子衿的大刀面前,即便是靈力值一千八百九十九的高級靈戰士,依然折戟沉沙!”

        齊王跟女人下意識的看了一眼下面的全系投影,單人賽已經結束。

        此刻正在反復播放著剛剛林子衿一挑三的英姿。

        “看見了嗎?年輕人們,都已經成長起來了!他們,才是這帝國的未來。”齊王輕聲道。

        “所以哥你上次跟我說的話,真是心里話?”女人紅著眼眶看著齊王,聲音輕柔的問道。

        “是的。”

        “那要是英兒上位,也對你……”女人問道。

        “那就換一個!”齊王怒道:“只要是個有腦子的,就應該知道本王是敵是友!想針對本王,先看看自己有沒有那本事!”

        “英兒……應該是不會的。”女人說道。

        隨后,兩人又是一陣沉默。

        女人看著全息光幕上,林子衿那巨大的虛擬投影,以無敵之姿,橫掃霸王戰隊這邊的三個單人賽對手。

        終于,她輕輕嘆息一聲,看著齊王道:“好,我放棄,從明天起,我會一直陪在皇帝哥哥身邊。但哥,你也要小心了,如今分封大勢已成,這件事又是你主推的,想要收回來,已是不可能。一旦英兒登基,恐怕……”

        齊王眼中寒光一閃:“誰跳,殺誰!”


    上一頁 ←    → 下一頁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的姥姥是半仙鬥破蒼穹2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