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82章 名字是不是起大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82章 名字是不是起大了?字體大小: A+
     
        已經被淘汰出局的張文軒等人默默打開虛擬艙,直接回到了沒幾步遠的休息室,跟邢老師等人一起,一臉絕望的看著光幕上對手飛走那一幕。

        心中,都充滿了苦澀。

        成長的代價它不甜嗎?

        是的,一點都不甜。

        賊苦。

        白牧野一群人飛走之后,洶涌的獸潮將目標對準了頂著防御符光幕的常海宴。

        那兇神惡煞一般的目光,常海宴永遠無法忘記。

        人們這時候才突然發現,白牧野等人選的這個地方,雖然是在山坳深處,但卻沒有任何可以藏身的掩體。

        一群小賊啊!

        心都是黑的!

        常海宴最后時刻,依然沒有放棄抵抗,他甚至也給自己身上拍了一張飛行符。

        他想要飛走!

        只要能夠活下來,說不定還能帶領著這群猛獸追殺過去。

        但來不及了,他本身并不擅長飛行符,雖然平日里偶爾也會練習一下,但這終究不是他會的符篆術。

        剛剛拍在自己身上,還沒來得及激活,就被大量猛獸給淹沒了。

        這里,就只剩下那顆蛋,依然還在獸潮當中到處跳著。

        看著特別活潑,也特別歡喜。

        讓人哭笑不得。

        一些猛獸是知道這顆蛋里面有人的。

        其他那些聞著味道也能感覺到,所以它們全都將怒火發泄到這顆蛋上。

        頂級的合金盾牌凝聚成的蛋,沒有想象中那么結實。

        所以,林子衿這邊的“營救之旅”才剛剛開始,剛砍死了兩頭猛獸,四個人就收到了比賽勝利的消息。

        林子衿抿了抿嘴,有點不太開心。

        白牧野拍拍她肩膀,輕聲道:“以后咱找機會,砍真的去!”

        “嗯!”林子衿這才開心起來。

        直到戰斗徹底結束,很多人都還沒能從那種震撼中回過神來。

        這場比賽,雙方隊員竟然沒發生任何戰斗,但人們沒辦法進行任何苛責。

        符神戰隊這邊,真的盡力了!

        當這群年輕人全部出現在休息室的時候,直播間這邊恢復了信號,看著一群情緒低落的年輕人,無數人都忍不住鼓起掌來。

        掌聲送給失敗者。

        因為他們做到了。

        邢老師一臉欣慰,微笑著挨個跟隊員們擊掌,然后不斷的鼓勵著他們:“小伙子們,姑娘們,你們都是好樣的!真棒!你們都很優秀,老師以你們為榮!”

        賽場上,上官文平的身邊,坐著一個特別普通的中年人。

        兩人雖然緊挨著,但依然用通訊器在進行著聯絡。

        “看出什么來了嗎?”上官文平問道。

        “這種比賽能看出什么?只能說那白牧野挺擅長飛行符的,不過他們上一場比賽,的確有點意思,所以得到你的匯報,老爺子立即就把我派來了。”那普通的中年人道。

        “那,有把握嗎?”上官文平又問。

        “哪來的把握,一旦有神級存在入境,必然會驚動祖龍這邊。”普通中年人回應道,“除非我們能像神族一樣,可以自己建立傳送通道,抓到人就跑!所以,還是執行你那套方案吧,段公子。”

        “行,我最近會去跟帝國聯賽官方接洽,呵呵,允許冠軍隊員進入天湖圣地,我想,這種機會,他們應該不會拒絕的。”上官文平輕笑著發著消息。

        “正常情況下,沒人能拒絕這種誘惑。不過我覺得,這件事還可以做得更周密一點!”長相特別普通的中年人沉吟著,給上官文平發消息道:“神圣和滄海,如今不也都在舉辦帝國聯賽嗎?為了增加可信度,你可以直接跟祖龍帝國這邊說,神圣和滄海的冠軍,也可以進入天湖圣地歷練。但在天湖圣地這種中立的地方,決不允許三支冠軍隊伍發生任何實質性的沖突。如果是在虛擬世界里面比試比試,這個我想沒人會當回事吧?”

        上官文平眼睛一亮,甚至忍不住瞥了一眼身邊這面無表情的中年人:“好,您這主意特別好,這種時候,絕對沒人會退縮。首先可以在天湖圣地進行頓悟,其次還能跟另外兩大帝國的冠軍隊伍進行交流。如果不去的話,豈不是說明膽怯了?哈哈哈,好,就這么定了!”

        說著,上官文平直接站起身,朝著場外走去。

        還有單人賽的三場比賽,但已經沒什么可看的了。

        符神戰隊就算拼了老命,也不可能是符龍戰隊的對手。

        符神……呵呵噠。

        休息過后,單人賽正式開始。

        悲壯的符神戰隊這邊,第一個上場的人就是小全系符篆師常海宴,一上場,他就看見了林子衿。

        林子衿:(* ̄︶ ̄)

        常海宴:(??へ??╬)

        媽的,至于嗎你們?

        不就之前得罪過你們,至于這樣往死里拍嗎?

        六對一都不是對手,如今一對一,還打個屁?

        他們本以為符龍戰隊這邊會有點風度,派上司音、單谷那些相對弱一點的,這樣比賽還有點可看性。

        卻沒想到符龍戰隊這一群黑了心的蛆,居然如此記仇。

        好吧!

        常海宴硬著頭皮,往自己身上一通拼命刷狀態。

        對面的林子衿就那樣安安靜靜的看著。

        常海宴很是無語,但依然還是用最好的狀態,將一大堆攻擊型符篆機會,劈頭蓋臉的轟向林子衿。

        林子衿手中大刀一掃,一股冷冽的寒氣,驟然爆發。

        宗師級的場域,也隨之出現。

        所有的符篆,紛紛崩碎。

        哪怕已經激活的劍符,也被林子衿這一刀掃了個干凈。

        然后,又一刀。

        常海宴身上的防御符光幕,毫無意外的破碎了。

        然后這把刀,出人意料的懸停在常海宴脖頸。

        不但常海宴呆住,就連那些看比賽的人也全都呆住了。

        這還是那個超兇的林子衿嗎?

        “下場,我希望看見張文軒。”林子衿說道。

        “……”常海宴滿臉無語的看著林子衿,“他是輔助系啊……”

        “哦,你不說我都忘了,算了,那愛誰誰吧。”林子衿說著,手中大刀一抹。

        常海宴心中一萬頭神獸咆哮著路過。

        你讓我認輸能死嗎?

        不能再狠狠教訓一頓那個張文軒,林子衿也懶得繼續打下去,干掉常海宴之后,大刀一收,直接下線了。

        下一場,司音對陣王平宇。

        哐哐哐!

        戰斗結束了。

        司音有點意猶未盡,同時再次在心里埋怨自己:司音,以后一定要記住,想要多打幾下,就不能用那么大力氣!哎呀……可是我控制不住啊,每次揮動裂天錘的時候,總忍不住將全部力量爆發出來。

        怎么辦?好惆悵!

        司音也下線了。

        三人賽的第三場,姬彩衣對上了刀客劉文龍。

        劉文龍感覺自己終于看見了一線希望!

        只要對手不是林子衿和白牧野,那種如山壓頂的感覺就會小很多。

        所以——

        看著一臉興奮沖上來的姬彩衣,劉文龍整個人都有點方。

        這他媽是什么情況?

        你不是一個刺客嗎?

        哐哐哐!

        姬彩衣雙手持暗月之刃,瘋狂的跟劉文龍戰在一起。

        麻痹,這一定是個假刺客!

        誰家刺客是這樣的?

        你們符龍戰隊都是瘋子嗎?

        更讓劉文龍感到震撼的是,人家一個以輕靈和速度見長的刺客,又是個姑娘,正面硬剛他的情況下,居然絲毫不落下方。

        劉文龍感覺自己的尊嚴都被瘋狂的踐踏。

        他瘋了一樣的揮刀,發誓要將這個女人斬落刀下。

        不但要拿到這寶貴的一份,而且還要讓符龍戰隊這場比賽得不到九分!

        哐哐哐!

        又是一陣巨響,劉文龍一雙眼都快瞪出來。

        他的兩條胳膊酸痛無比,甚至都變得有些發麻。

        可對面這一臉興奮的漂亮姑娘,看上去依然屁事兒沒有。

        吼!

        劉文龍怒吼一聲,終于將自身的實力全部爆發出來。

        他要拼命了!

        跟我一個主攻型靈戰士硬剛,我今天就讓你明白你錯得多離譜!

        劉文龍咆哮著,狠狠一刀,斬向姬彩衣。

        這一刀,直接爆發出一刀幽藍的火焰。

        屬性功法!

        之前的戰斗中,他幾乎沒有使用過這種屬性功法!

        哪怕上次在虛擬館,被林子衿一挑六的時候,他都沒用!

        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作為一張底牌,給對手一個天大驚喜。

        現在,他認為時機到了。

        只要能在符龍身上拿一分……哪怕只有一分,也是巨大的成就!

        嗖!

        姬彩衣消失了。

        劉文龍這志在必得的一刀,直接斬空。

        實際上,在無數人眼中,劉文龍這一刀是斬中了姬彩衣的!

        就連劉文龍自己,在那一瞬間,都有這種感覺。

        可緊接著,他就發現不對勁了。

        因為斬空的一刀,跟斬到實物的一刀,肯定是不一樣的。

        但此時他招式已經用老,再想做出別的動作,已經完全不可能。

        這時候,他肋下微微一痛。

        下意識扭頭看去,看見插在自己肋下的那把漂亮的刀,同時,也看見了姬彩衣那張特別漂亮的臉。

        他嘴唇動了兩下,卻是已經說不出話來,身體即將化成光雨。

        “我是個刺客!”姬彩衣一臉認真,似乎在給他解釋。

        摔!

        老子他媽知道你是刺客!

        可特么剛剛那個仿佛要跟我拼命的人又是誰來著?

        直播間里,鳥哥眼淚都快笑出來了。

        “哎,我算發現了,符龍這群年輕人啊……真的,真是太好玩了!”

        董栗推了推眼鏡,微笑道:“兵不厭詐。”

        是啊,兵不厭詐!

        人家本來就是刺客,跟你玩幽靈閃現和潛行術才是正理兒,憑啥非要一個勁跟你硬剛?

        剛幾下過過癮就行了,發現快要剛不過的時候還剛,那不是傻嗎?

        符龍戰隊第二場,對陣符神戰隊,九比零。

        再次延續決賽圈上的零封戰績!

        雖然符神戰隊的關注度比不了天神,但這場比賽的收看人數反倒超過上一場。

        比賽一結束,各大媒體對符龍戰隊的吹捧已經到了完全控制不住的地步了。

        “符龍戰隊一路橫掃,兩場比賽拿十八分,試問誰能敵?”

        “還有人能攔住符龍戰隊這匹野馬嗎?他們已經瘋了!”

        “符龍戰隊太霸氣,其他八支隊伍黯然神傷。”

        “現在說符龍戰隊是冠軍,太早嗎?”

        各種各樣的吹捧,拼了命的奶。

        一匹脫了韁的野馬,根本就攔不住,干脆就往死里奶吧,至于能不能給奶死,那就看他們的命硬不硬了。

        反正看上去,剩下那七支隊伍——冷月戰隊、昆侖戰隊、凌霄閣戰隊、霸王戰隊、地表最強戰隊……地表最強?希望他們到時候真能隊如其名!

        還有一支冷寒宮戰隊。

        這七支隊伍,就目前的成績來看,沒看出他們誰能攔住符龍戰隊奪冠的腳步。

        決賽圈才打了兩場的符龍戰隊,已經徹底露出了他們的王者之姿。

        不說小白跟林子衿這一對神奇的金童玉女,符龍戰隊里面的其他人的成長,也快到讓人難以置信。

        在如此火爆的情況下,彩衣、司音和單谷這些人的老底兒差不多都要被人挖干凈了。

        關于他們過去的各種數據,也擺在各大頂級分析師的案頭之上。

        只要不是符龍吹,幾乎所有頂級分析師拿到這些數據,看一眼就能做出一個最基本的判斷。

        “顧英俊的信息太少,略。姬彩衣、單谷和司音這三個人當中,司音過去看起來似乎最弱,但她的血脈,好像有點說法。根據帝國聯賽以來她的表現來判斷,也的確應該是這樣,她有著遠超自身境界的恐怖力量。加上她手上那柄小宋家的裂天錘……太恐怖了。我甚至懷疑一個初級大宗師,如果只防御不出手,能不能擋住司音的進攻。”

        “但姬彩衣和單谷,看他們過去的資料……實話實說,他們真的算不上是最優秀的頂級天才。甚至放眼整個祖龍帝國,他們都算不上是特別優秀那種。只能說,天賦都還不錯。整個祖龍帝國,像他們這種天賦的同齡少年,沒有一百萬,至少也有八十萬。”

        “但是……現在的他們,絕對都已經躋身到帝國頂級天驕的行列當中!有人可能會覺得,沒有那么強的天賦,為什么能變得如此優秀?在這里,我想說的是,這是一種很典型的集聚效應!當他們的團隊中,出現某個,或者是幾個特別優秀的人時,整個團隊,都會跟著一起有大幅提升。這種提升,是良性的,甚至可以是爆炸性的!”

        “同時,還得說這群年輕人,真的不缺少資源,沒有強大的資源供給,他們到不了這地步。所以以后大家別再拿偏遠星球開玩笑了。我在這里給大家做個最基本的普及,那就是——飛仙星偏遠不假,但人家真的不窮!”

        這是一個在整個帝國范圍都赫赫有名的評論家和分析師,在一家最大媒體的專訪中,評論符龍戰隊時說的一段話。

        這段話也迅速的被各大媒體所轉載。

        到現在,已經沒有人再用黑馬這兩個字來形容符龍戰隊,也幾乎見不到那種狂噴符龍的聲音了。

        如果不是網絡上還能找到許多相關視頻,符龍的支持者們甚至會生出一種幻覺——仿佛符龍戰隊從一開始就是這么受歡迎似的。

        官方指定的酒店房間里,地表最強戰隊一群人表示他們現在都有點慌。

        因為他們下一輪的對手,是符龍。

        同樣已經打完兩場比賽的地表最強戰隊,第一場比賽對陣昆侖戰隊,團隊戰他們成功獲勝,拿到了六個人頭分。

        但其實是慘勝,也被對手拿走了五分。

        是的,這種情況,才應該是帝國聯賽的常態。

        六保一也是一種特別常見的戰術。

        只要最后活著的人是我們的,那么我們就肯定已經拿到了團隊戰的六分!

        至于對手也拿走了五分,他們是無所謂的。

        如果每場比賽都這樣,對手就永遠都追不上他們。

        那場比賽的單人賽上,團隊戰輸了一個人頭分的昆侖戰隊卻大發神威。

        對方一個超強的中級靈戰士,靈力值一千三百九十九的劍客,竟然一挑二,先聲奪人的拿下兩分,隨后對方的盾戰登場,遇到了地表最強戰隊這邊的盾戰,結果昆侖的盾戰,硬生生用盾牌把地表這邊的盾戰給砸到雙臂骨折,砸到吐血。

        于是,團戰拿了六分的他們,單人賽被人打了個三比零!

        第二場比賽,他們對陣的是霸王戰隊。

        這個戰隊隊如其名,隊伍當中無論男女,全都無比狂野。

        作風兇悍到令人絕望。

        根本不跟你玩什么戰術,也不在乎什么地圖里面的強大生靈騷擾。

        直接抱成團,橫推過來,在團戰中用四個人的死為代價,成功團滅了他們這邊六人。

        隨后的單人賽上,對方最強的那個擅長劍術的盾戰一挑三,把地表最強戰隊這邊的三個人全都給挑翻了。

        雖然資料上寫的那個擅長劍術的盾戰是中級宗師,但他們都懷疑那家伙是高級!

        不過隨后就有大分析師的分析結果出來,說那個中級宗師,是跟司音類似的血脈天才。

        哭唧唧,不到帝國聯賽,永遠都不會懂,這巨大的帝國里,到底有多少更優秀的人。

        到那一刻,他們才突然發現:原來我們不是地表最強。

        然后他們又分別看了符龍對天神、符龍對符神的比賽。

        再然后就真慌了。

        地表最強戰隊?

        當初起這個名字的時候,曾雄心萬丈,那個時候,他們也的確是所在星球的最強戰隊。

        一路橫掃,輕而易舉的拿到了聯賽冠軍。

        現在有點產生了懷疑,這名字……是不是有點起大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
    賊警網游之劍逝我的專屬夢境游戲獵寶計劃:特寵追妻一加功夫聖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