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79章 勢均力敵?不,是碾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79章 勢均力敵?不,是碾壓!字體大小: A+
     
        這一擊實在是太突然了,即便吳雪薇這邊始終保持著一定程度的警惕,但還是沒能躲開姬彩衣這一刀的偷襲。

        讓人甚至覺得這是巧合是,是這一刀飛出來的時候,吳雪薇身上的防御符光幕還在,但在這一刀到了吳雪薇眉心處的時候,她身上的防御符光幕正好散去!

        噗!

        吳雪薇的身子化成點點光雨,消散在空氣中。

        跟姬彩衣這飛出來的一刀同時發生的,是從一旁躍起的司音,狠狠一錘子砸向弓箭手侯維佳。

        侯維佳身上的防御符光幕還在,但被司音一秒鐘十幾錘的頻率硬生生給砸得粉碎!

        接著,侯維佳的身體也化成一道光雨,消失了。

        同樣也是在同一時間,林子衿手中那門板似的大刀,狠狠斬向輔助系符篆師戴靜云。

        一刀橫掃,連帶著防御符光幕一起,直接斬成兩半。

        一刀斬了戴靜云之后,余力不消,斬向排在最后一個的天神隊長穆玉海!

        這一切都是同時發生的,穆玉海的反應能力已經算是超強那種。

        雖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但依然飛出幾張符,劈向林子衿幾人。

        但還沒等他將符篆激活呢,林子衿斬了戴靜云的刀就已經到了穆玉海的面前。

        一刀梟首!

        整個網絡上,在這一瞬間,幾乎是一片死寂!

        接著,符龍戰隊這邊的支持者們,幾乎瞬間發出一陣瘋狂的歡呼聲!

        這歡呼聲,同時在祖龍十八星上響起。

        太精彩了!

        符龍這邊的戰術太兇殘了。

        也只有小白這種,才能完美的將這種戰術呈現出來。

        當天神兩個替補,劍客孟吉倩和拳法師聞湘君登場的時候,他們的四個首發隊友,全都已經掛掉了。

        還沒等這兩個姑娘反應過來,就看見天空中烏壓壓,鋪天蓋地的一片大蚊子,發出恐怖的嗡鳴聲,朝著她們飛過來。

        天吶!

        哪怕長的像個男人的聞湘君在這一刻也被嚇得頭皮發麻。

        兩人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直接朝著相反的方向猛跑!

        無數人在這一刻,發出一聲嘆息。

        因為這倆姑娘跑的方向,依然是林子衿和姬彩衣他們所在的方向。

        完了。

        天神這第一場戰斗的團戰,怕是要團滅了。

        白牧野速度極快,帶著這群蚊子,在天空中拼命追趕著兩個天神的替補隊員。

        很快就將這兩人給趕到了姬彩衣跟林子衿面前。

        這一次,姬彩衣跟林子衿以及司音三人甚至連埋伏都沒有,迎著那兩個倉皇沖過來的人直接就沖了上去!

        姬彩衣身影一閃,徹底消失在原地。

        司音跟林子衿,一人一個,直接對上這兩人。

        哐!

        司音一錘子砸在孟吉倩刺出的劍上。

        噗!

        突然閃現出來的姬彩衣一刀刺在孟吉倩肋下。

        天神替補劍客,化成光雨,淘汰出局。

        林子衿一刀斜著劈下來,拳法師聞湘君下意識的揮臂去擋。

        她的手臂上,帶著一層無比堅硬的護甲,手上帶著更加堅硬還帶著棱角的拳套。

        身為一個靈力值一千三百九十九的中級宗師,她自信自己能擋住對方這一刀。

        下一刻,她就知道不能了。

        林子衿這一刀,直接將聞湘君的護臂斬斷,連著一截胳膊,然后劈在聞湘君身上穿著的戰甲上。

        哐!

        一聲巨響,戰甲碎裂,她的身體幾乎被徹底斬開。

        瞬間失去戰力。

        系統自動判負。

        再看天空中,白牧野已將那群大蚊子帶走了。

        決賽圈第一場,天神對符龍,團戰,零比六。

        完敗。

        直到比賽結束,白牧野都沒跟對手有過任何正面的戰斗。

        但誰都知道,主宰這場比賽的人,是他。

        “小白牛逼,天下第一!”

        網絡上,符龍的支持者們,已經瘋狂的在刷屏了。

        而天神這邊的支持者們,則一下子像是失去了語言的能力。

        一個個全都變得沉默無比。

        直播間里,天神這邊的兩個主持解說面面相覷,都有種無語凝噎的感覺。

        “唉!太慘了!”男主持嘆息一聲,“我現在終于明白,飛仙那種地方,為什么能夠培養出這么多優秀的年輕人才了,他們常年被次元空間所困擾。而這次的地圖,就是次元空間。相比之下,我們的隊員,就算也會經常進入次元空間去歷練,但這種差距還是太明顯。”

        女主持嘆息著:“是啊,真的很遺憾,這場比賽中,符龍戰隊這邊展現出了超強的團隊配合能力,超強的戰術意識,同時,也展現出了他們超強的個人實力……”

        女主持一連用了三個超強來形容符龍戰隊,但卻沒有人覺得她是夸張了。

        從這場比賽的整個過程來看,用超強來形容,當真是一點都不為過。

        “接下來,我們還有單人賽,希望在單人賽的比賽上,天神這邊能打起精神,忘掉剛剛的失利,重振旗鼓,振作起來,拿下對手!”男主持沉聲說道。

        只是對方不但有林子衿這種超兇超強的靈戰士,更有白牧野這種可怕的全系符篆師,單人賽上,天神真的能占到便宜嗎?

        從信心百倍到信心不足……不過就是一場比賽的時間。

        之前那些對天神滿懷信心的人,現在全都變得沒了那么強硬的底氣。

        哪怕是最忠實的擁躉,在這種時候,也很難說出天神能夠在單人賽上掀翻符龍這種話。

        即便是違心的說,也說不出口啊!

        天神戰隊這邊,六個人從虛擬艙中出來,全都有些精神恍惚。

        比賽開始之前,他們想過這場比賽可能不好打,也想過甚至有可能會失敗。

        但他們還是覺得,團戰當中,拿到對方四五個人頭分沒什么問題。

        最不濟,也能拿到三個吧?

        我們前后一共六個人,拿到對方三個人頭分,很過分嗎?

        這其實已經是他們最謙虛的想法了。

        要說他們會像當初的猛士后來的縹緲一樣被打個六比零,他們根本就不相信!

        其實在天神這群人的內心深處,更多的念頭,是認為他們能贏!

        什么最少也能拿三個人頭分,那是最壞的判斷。

        他們覺得,只要正常發揮,他們是能贏的!

        是能取得最終勝利,拿到這場比賽的六分的!

        可現實卻如此殘酷。

        零比六的比分,鮮紅刺眼,讓這群驕傲的年輕人幾乎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

        這種感覺真是太難受了。

        穆玉海忽然苦笑起來:“你們說,之前的猛士、燈火還有縹緲……他們在輸掉比賽的時候,是一種怎樣的心態?”

        幾個小伙伴相互對視一眼,誰都沒說話。

        穆玉海道:“他們肯定也如同我們現在這般絕望吧?符龍戰隊……不打不知道,打過之后才明白,真的打不過啊!”

        “接下來的單人賽……怎么辦?”盾戰士吳雪薇看著穆玉海,低聲道:“我不相信,我們還真能被他們打個九比零!”

        “我也不相信!”剛剛被淘汰掉的孟吉倩一臉不甘的道。

        “單人賽,我第一個上場!”弓箭手侯維佳咬著牙,紅著眼睛,“剛剛的團戰,對方的戰術超越了我們的戰術,并不是他們的實力真的強大到可以碾壓我們的地步。他們最后以有心算無心,在那里埋伏著我們,我們不吃虧才怪!”

        戴靜云也點點頭道:“不錯,我也覺得是這樣,他們只是戰術上更勝一籌,我們一定還有機會!”

        隊長穆玉海看著侯維佳:“他們第一個派上場的人,很可能是林子衿。”

        侯維佳道:“就因為這樣,我才想要第一個上場!我不信一個近戰的選手,能打過我這遠程!再說,我又不是沒見過她的戰斗視頻,跟我們一樣,靠著靈珠把境界推升上來,現在我們也不遜色她。”

        原本天神這邊,單人賽第一個上場的人是穆玉海,此刻見侯維佳戰意如此濃烈,穆玉海點點頭:“好吧,那就你上!”

        休息一段時間之后,單人賽正式開始。

        其實今天還有其他幾場比賽,緊隨其后也在舉行。

        一共九支隊伍,每支隊伍都要跟另外八支隊伍打一遍,但今天是有一支輪空隊伍的。

        需要在兩天之后,跟他們抽簽出的對手進行第一場戰斗。

        這只輪空的隊伍,就是小組賽成績排名第三的符神戰隊。

        他們下一輪的對手,抽簽結果早就已經出來,其實就是符龍戰隊。

        這會兒沒有比賽的符神戰隊眾人也在現場看比賽。

        一群年輕人坐在一起,眼看著天神被打了個六比零。

        張文軒等人,全都有點沉默。

        如果這會兒誰問他們,符龍戰隊是不是真的很可怕?

        他們一定會小雞啄米似的點頭表示認同。

        常海宴看了一眼張文軒,然后又看看身邊幾個人,心里暗暗琢磨著,下場比賽對陣符龍,要不要……戰略性放棄?

        既然完全打不過,不如放棄那場比賽,保留著大家伙的精力跟體力,用更好的精神頭,去針對下一場比賽的對手。

        像這場比賽的天神,不用想,肯定會非常傷!

        他們這一場比賽結束之后,整支隊伍的靈魂可能都得被打沒一多半。

        下場比賽不斷面對哪個對手,怕是都很難發揮出平日里的最好狀態。

        唉,我們符神戰隊的下場對手為什么不是天神?

        如果是他們該多好啊!

        這邊,單人賽正式開始。

        天神戰隊這邊,侯維佳第一個上場。

        符龍戰隊這邊,派出了顧英俊。

        臥槽!

        兩個弓箭手的較量?

        不但觀眾們愣了,就連場上的侯維佳跟小顧也都有點愣住。

        隨后,雙方毫不猶豫的張弓就射!

        既然是弓箭手之間的較量,那就沒什么好說的了!

        憑借我在黑域中的實力,干掉對方這個顧英俊,應該沒什么問題吧?

        小顧同學在黑域中其實多少還是有點名氣的,雖然不大,但知道他的人也不少。

        可惜的是,這里面并沒有包括侯維佳。

        不然的話,他肯定沒有這么強烈的信心。

        兩人對射的第三輪,侯維佳就肩上就中了一箭。

        緊接著,還沒等他做出更多的反應,一大片回旋箭出現。

        這些箭,真的是沒法防,只能硬抗。

        硬抗能扛多久?

        不到第五輪,侯維佳就已經成了刺猬。

        他的心中無比不甘。

        明明大家的境界都差不多,明明自己的箭術也不弱,可為什么就射不中對手呢?

        到這種時候,他依然認為自己的箭術沒比小顧差哪去。

        皇宮里。

        皇帝看著干掉侯維佳的小顧,臉上露出笑容:“我兒,不錯!”

        直播間里,紫云這邊的兩個主持人,忍不住再次發出嘆息。

        然后,連說話的興趣都沒有了。

        真的有點太打擊人了。

        這就是符龍戰隊的真正實力嗎?

        還是說,即便是天神戰隊這種,也沒辦法逼出他們的真正實力?

        符龍戰隊的真正實力,已經完全超越了目前的高中階段?

        可境界明明都差不多啊!

        符龍這邊的直播間里,董栗也談到這個問題。

        “為什么大家的境界差不多的情況下,符龍這邊卻如此厲害?其實我要說,這跟一直在背后默默付出的新聞發言人劉志遠同學,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我們都知道,劉志遠,符龍戰隊的前任隊長,因在飛仙聯賽中表現優異,被第一學院提前錄取,如今已經成了一名大一的學生。雖然人走了,但他的心卻還在符龍那里。”

        “符龍來參加帝國聯賽,他再次擔任符龍的新聞發言人,同時,他也是符龍的戰術分析師、教練。他布置出的那些戰術,在飛仙聯賽的時候,就已經被人們廣為熟知了。這是一個真正的戰術大師。”

        “另外,符龍在飛仙這種終年遭受次元空間襲擾的星球,其實很多人可能都不太清楚。就在飛仙聯賽決賽之后,就有一場巨大的危機曾在飛仙降臨。那一次的次元生靈帶著大神通,要毀滅飛仙的行政中心古琴城。在當時,同樣是小白他們一群人帶領著那些參賽隊員,其中也包括本次同樣獲得參加帝國聯賽資格的無量戰隊……他們在當時的表現,堪稱優異!”

        董栗推了推眼鏡,一臉認真,有些動情的說道:“所以說,符龍戰隊不是黑馬,他們能走到今天,也并非僥幸。符龍的這群年輕人,都一身熱血,有正義感,熱愛祖國,熱愛家鄉。他們跟天神戰隊的這些隊員們一樣,都是未來我們帝國最優秀的人才。”

        董栗這番話,讓很多一直抓著符龍抹黑的人都忍不住沉思起來。

        有些時候,愛與恨之間,只隔著一張紙。

        這張紙捅破,愛恨便會交織到一起。

        是愛是恨,其實也就在一念之間了。

        很多人其實都是受到錯誤的引導,被人帶了節奏,在聽見董栗這一番話之后,不知不覺中改變了對符龍的固有看法。

        隨后,單人賽第二場比賽開始。

        符龍戰隊這邊,上場的人是小白。

        這同樣出乎了很多人的預料。

        看來符龍這邊,也的確是認真了啊!

        不知為何,穆玉海看著對面出現的人是白牧野后,竟莫名其妙的生出一種:原來他們也是很重視我們的感覺。

        真他媽見鬼!

        我們都是一個層次的隊伍啊!

        為什么我看見白牧野出現在單人賽上,會感到很榮幸?

        簡直了!

        真的是太過分了!

        “來吧朋友,我們兩個都是全系符篆師,精神力又是一樣,正好可以痛痛快快打一場!”穆玉海深吸一口氣,讓自己的心變得沉靜下來。

        白牧野點點頭,露出一個微笑。

        隨后,穆玉海瞬間出手!

        大量符篆,從他身上飛出。

        其中一張防御符,打在自己身上,剩下的所有符篆……竟然全都是雷電符!

        無數人看見這一幕,全都忍不住發出一陣驚呼。

        穆玉海,這位天神隊長,竟然在復制小白的成名戰術——群雷!

        不過也可以說他是在復制前幾天那位出現在皇城鬧市區,干翻了神族的神秘符篆師的戰術。

        在所有符篆飛上高天那一刻,穆玉海感覺自己像是主宰了這個世界一般!

        只要他一個念頭,用精神力激活這些雷電符,對手就算再強……也不可能活下來。

        沒有什么防御符,是能擋得住這幾十張宗師級雷電符的!

        為了這場比賽,他也是豁出去了。

        決賽圈的首場比賽,天神輸肯定是輸了,但至少,他也要讓那些支持者們明白,他們天神……并非是魚腩!

        并非只能打弱隊!

        他希望能夠證明自己!

        就像之前教練說的那樣——

        “你已經可以了,是真正的國寶級天才,那白牧野與你相比,肯定都相差甚遠,不過仗著長相俊美,加上擅長的符篆術種類繁多,吸引了人們的眼球。所以,無需遺憾,未來是屬于你的!”

        是的,未來,一定是屬于我的!

        電光石火間,穆玉海甚至感覺自己冥冥中生出一種特殊的感悟。

        仿佛宗師之門……就要對他開啟。

        難道,我真的要成為一個二十歲以內……前無古人的宗師級符篆師了嗎?

        噗。

        一張劍符化成的光劍,輕輕的穿過了他的胸膛。

        天空中,所有的那些雷電符,跟雪花似的……紛紛揚揚,往下掉落。

        穆玉海呆呆的看著自己胸口,然后抬起頭,傻傻看著對面的白牧野,嘴角劇烈抽搐著:“你,你什么時候祭出的……符?”

        “跟你同時啊!”白牧野有些無辜的看著穆玉海,甚至有點委屈的誠懇解釋道:“你該不會覺得……我提前偷襲吧?有錄像的……你回頭可以看,我們真是一起出的符。”

        其實,團隊賽也好,單人賽也好,選手進入場地的一瞬間,就已經可以對對手發起攻擊了。

        所以白牧野這一番解釋,讓穆玉海有種想要吐血的感覺。

        像是胸口又被插了一張劍符那么難受。

        為啥呀?

        你就說你是跟我一起出的符不就完了嗎?

        用得著解釋那么多嗎?

        你那種委屈的語氣是什么鬼?弄得好像我不信你似的!

        我看個毛錄像啊!

        我說你偷襲了嗎?

        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怎么出的符好嗎?

        帶著一肚子的怨念,穆玉海更委屈的化成點點光雨。

        單人賽第二場,符龍戰隊再次取得勝利。

        而且持續時間之短暫,也差不多是要打破記錄了。

        幾乎就是一個呼吸的功夫。

        穆玉海就掛了。

        紫云這邊的直播間里,平日嘴皮子溜得很的女主持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了。

        男主持苦笑著嘆息:“我錯了,我以為這會是一場勢均力敵的比賽,沒想到卻是單方面的碾壓……”

        如果不是把速度調慢了無數倍,如果不是鏡頭反復播放,就算小白在比賽中做了解釋,幾乎所有觀眾也都沒能看出他到底是怎么出符的。

        直到這邊在各個角度慢放白牧野當時出符的過程,人們才終于看明白。

        看明白是看明白了,很多人都哭笑不得,忍不住罵了一句無恥。

        這家伙心真黑!

        因為小白上場的一瞬間,身后就飄著一張劍符。

        暗戳戳的,就在他身體后面飄著。

        從穆玉海的角度,自然是看不見這張劍符的。

        然后,在穆玉海出手,往自己身上拍防御符的剎那間,白牧野這張劍符就已經如同一道閃電般飛了出去。

        等穆玉海開始操縱那些雷電符的時候,那張劍符其實已經到了他的胸前化成了光劍。

        然后毫不猶豫的,刺了進去。

        這手段……真特么的太高明了!

        簡直高明到讓人絕望的地步。

        能說小白無恥嗎?

        這是戰斗,比賽場上,誰規定不能用腦子戰斗的?

        刺客這職業不就靠偷襲才能干掉對手嗎?

        即便彩衣這種經常莽上去正面硬剛的,那也是要看人的好吧?

        所以穆玉海雖然很厲害,雖然是個國寶級的天才,但他的戰斗經驗卻遠遠沒能達到國寶級那個水準。

        差太多了!

        更得說,小白的符篆術,太高明了!

        他的符篆威力太大!

        穆玉海明明已經先往自己身上套了一個防御符,但還是如同一張紙似的,被小白那張劍符輕易刺破。

        是矛鋒利還是盾堅固?

        在小白這里,不存在的。

        永遠都是矛更鋒利。

        就像紫云這邊的男解說,無奈之下的那番話——

        這場戰斗,不是什么勢均力敵的比賽,而是……單方面的碾壓!

        而與此同時,同樣出現在比賽現場,正在看比賽的上官文平,一雙眼死死盯著巨大的全系投影光幕上。

        他在仔仔細細的看著那些回放。

        尤其是白牧野出符的方式,出符之后臉上的表情,空氣中的絲絲縷縷……最重要的,就是那個特寫鏡頭!

        白牧野的劍符,化成光劍之后,刺破穆玉海身上的防御符光幕的一瞬間!

        那是一張宗師級的防御符。

        高級符篆師駕馭宗師級的各種符篆,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尤其是在這種重要的比賽上,幾乎大家都是如此。

        上官文平心中默默計算著白牧野那張劍符的輸出值……同樣一張宗師級的劍符,正常情況下,很難一下子刺破同級別的防御符。

        就像矛與盾,矛想要刺破盾,很難一下子成功。

        除非,持矛的那個人,擁有著超強的力量!

        除非,使用劍符的那個人,擁有著更強大的精神力!

        但并沒有。

        比賽公開的數據不可能作假。

        那么,沒有更強大的精神力御符,如何讓同級別的劍符刺破防御符?

        除非……他的符篆術等級更高,品質更好!

        古符篆術嗎?

        上官文平微微瞇著眼,目光閃爍的看著現場依然重放的那個鏡頭。

        這時候,單人賽的最后一場,即將開始。

        他卻站起身,離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
    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Boss兇猛:老公,喂賊警網游之劍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