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73章 群雷再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73章 群雷再現字體大小: A+
     
        查?

        眾人看向她。

        怎么查?

        很快,林子衿隨手一揮,面前出現一道光幕。

        然后眾人看著光幕上的景象全都有點呆。

        那上面,穿著一身淺黃色裙子,長發披肩的夏侯紫月,正坐在一輛出租車的副駕上,車子的后排,還坐著一個面無表情的黑衣人。

        “臥槽!”單谷第一個表示震驚,“不是吧?還真讓彩衣給說中了?那個黑衣人……那張臉,我怎么感覺像是面具呢?一點表情都看不出來!”

        小顧有點吃驚的看著林子衿:“不是,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入侵到出租車的系統中的……不不不,不對,你是怎么一下子找到這個人,然后確定她在出租車上并且成功的入侵到那系統當中的?”

        這是帝星啊!

        帝星的完全防護網絡有多強,這個相信不用詳細說,大家都明白。

        所以林子衿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因為這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上一秒她還在那說:那就查查吧。

        下一秒圖像就已經出來了!

        這特么是“查”出來的?

        這是神通吧?

        老劉跟彩衣和單谷司音這些人,都知道小白這方面特別厲害,是一個頂級的大黑客。

        但他們都沒想到,林子衿竟然也能這么秀。

        林子衿看著小顧:“這很難嗎?”

        “不是,這不是難不難的問題,就算是我想查,也沒那么容易啊!”小顧看著林子衿:“我現在是太子啊!就算我想要調查一個人,也沒你這么快啊!”

        “你連鵝都打不過。”林子衿一臉鄙視。

        小顧瞬間自閉。

        圖像中,那黑衣人安靜的坐在出租車的后排,要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一個保鏢呢。

        但很顯然,他并不是。

        因為夏侯紫月臉上的表情,帶著幾分緊張。

        眉頭緊鎖,似乎正在思考著什么事情。

        就在這時,那黑衣人冷冷開口,聲音傳到眾人耳中。

        “我勸你,不要動任何小心思,沒意義的,我的好徒弟,我既然敢在這種時候找上你,就說明我已經有萬全的把握了。”

        夏侯紫月坐在副駕上,說道:“我沒有動什么小心思。”

        “我的那道神念,在你身體中很多年,我對你……很了解的。”黑衣人說道。

        白牧野眼睛微微一瞇。

        神族!

        “所以,你現在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清楚的很,你是不是覺得,一會你去現場看比賽,可以找到機會把我暴露出來?或者是見到姓白那小東西之后,他有機會制衡我?呵呵,他的比賽我看過。的確是一個很優秀的人族天才,但他太稚嫩了!我今天要做的事情,就是毀掉這個人族的天才,而你的作用,就是老老實實協助我,把他約出來。”

        黑衣人威脅道:“如果在這過程中,你動任何小心思,給他任何提示,那么……我的乖徒弟,你信不信,你想死都死不成,但你身邊的親人,你的所有家人,所有跟你有關系的一切一切……都將灰飛煙滅!”

        “是么?我怎么有點不太相信呢?”夏侯紫月在副駕駛上,回過頭來,看著黑衣人:“你當初不是他的對手,現在肯定也不是。”

        “呵呵,不跟我掩飾了嗎?不繼續偽裝了嗎?你怎么不說,你是冤枉的?”黑衣人冷笑道。

        “因為被你看穿了,所以我也懶得演了。”夏侯紫月癟癟嘴。

        “所以呢?”黑衣人面無表情看著她。

        “所以,你要殺就殺唄,反正我是不會幫你把他約出來了。至于我的親人,如果他們能被你殺掉,那說明無論怎樣,他們都沒有辦法保護自己。但總有一天,你們這群垃圾,都會遭到報應的!”夏侯紫月說話的聲音多少有些顫抖,證明她的內心深處并沒有那般平靜。

        但她的目光卻無比堅定,她側著身子,看著坐在后面的黑衣人:“你可能不知道,我當年對你有多癡迷,被你洗腦洗的有多徹底。我甚至一度覺得自己可以為你去死!”

        “現在為什么就不能了呢?”黑衣人淡然說道:“別忘了,你的所有啟蒙,都是我教的,我是你師父。”

        “因為你是我們的敵人。”夏侯紫月道:“也是我最大的仇人!可能我沒有機會報仇了,可能很快我就會灰飛煙滅,但你記住,想害我的恩人,你是做夢!”

        幾張符篆,瞬間從夏侯紫月身上飛出,驟然轟向坐在后排的黑衣人!

        那輛原本挺堅固的飛行出租車,瞬間在空中解體了!

        夏侯紫月,如今也已經邁入真正的符篆師行列。

        她在一心求死之下,根本不在乎這是什么地方,更不在乎會造成什么后果。

        這是一個骨子里就流淌著極端血液的姑娘。

        否則當年也不會那么容易就被這神族黑衣人給誆騙。

        林子衿愣了一下,道:“不好,她有危險!”

        “去救她!”白牧野隨手激活身上的高科技裝置,頓時全身都被遮掩起來。

        “一起去!”林子衿看了一眼車里眾人:“你們去打比賽!”

        白牧野看了一眼,直接道:“去個偏僻點的地方!”

        車子瞬間向下飛去,進了一條脾經小巷。

        消除掉這里的所有監控——白牧野對身上的高級智能下了命令。

        車還沒停穩,白牧野跟林子衿兩人就已經打開車門就飛了出去。

        準確的說,是白牧野在帶著林子衿飛!

        林子衿境界雖然不低,但想要直接在天上飛,還是不行的。

        眼看著車門被關上,車里面的一群人全都一臉無語。

        老劉道:“掉頭,跟上去!”

        彩衣也大聲道:“跟上跟上,不能讓他們兩個單獨面對!”

        這小組賽的最后一場比賽,即便棄權,他們也已經出線。至于因此會帶來的非議……顧不上那么多了!

        這時候,平日同樣性子火爆沖動的單谷卻道:“他們兩個明擺著不想讓人知道這件事,不然何必遮掩?咱們這樣一大群人殺過去,不直接把他們倆給暴露了嗎?”

        小顧看了一眼眾人,沉聲道:“我知道我不該說話,但是,單谷說得對,咱們先去比賽中心!替他們遮掩一下,就說……就說他們有事還沒到。我現在就聯系人,別忘了,這是我的地盤!”

        以小顧的身份和能力,的確能找到很好的幫手。

        老劉猶豫一下,點點頭:“好!”

        他不是個沖動的人,但剛剛這種情況太緊急。完全就是一個突發事件,根本不會給人太多的思考時間。

        他成熟穩重不假,但兄弟情更重要!

        小顧取出通訊器,發出一連串的消息。

        此時……紫云星的皇城鬧市區上空,兩棟摩天大樓之間,突然間發生了一起嚴重的事故。

        一輛飛行出租車突然解體,夏侯紫月朝著地面掉落,黑衣人則瞬間飛起,然后朝著往地上掉落的夏侯紫月追去。

        這一幕就這樣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被無數人看見。

        高空中,大量飛車瞬間剎車,很多甚至直接往夏侯紫月跟黑衣人這里飛過來。

        都以為是出了嚴重的交通事故,想著要救人呢。

        就在這時,不斷下落的夏侯紫月身上突然飛出二三十張符篆,劈頭蓋臉拍向后面的黑衣人!

        “你找死!”

        黑衣人一臉震怒。

        他自以為很了解這個差點就成了他傀儡的少女,認為她為了活命根本不敢反抗。

        所以在車里面,他毫不猶豫的直接就把對方內心深處隱藏的念頭給揭露出來。

        他覺得這樣不但可以狠狠羞辱對方,更可以讓這小姑娘不敢生出別的心思。

        誰想到她的性情竟如此剛烈,膽子也太大了,還在天上呢,就敢毫不猶豫的朝他出手。

        有那么一瞬間,黑衣人真的是有點后悔的。

        早知道就不刺激她了。

        只要把白牧野約出來,即便她出聲提醒,也根本阻擋不了自己誅殺那小東西!

        但在這會兒,他依然想著要將夏侯紫月給控制住,到時候,直接拿了她的通訊器,再想辦法把白牧野騙出來就是。

        夏侯紫月打向黑衣人的二三十張符篆,根本無法接近他的身體。

        距離還有挺遠,就紛紛爆碎。

        這一幕倒是嚇到了那些想要過來救援的人。

        這不是什么交通意外,這是一場刺殺!

        這是戰斗!

        夏侯紫月的身體不斷往下掉落,眼看著就要掉到地上摔死。

        她一雙眼中,依然沒有任何恐懼之色。她不怕死,但黑衣人卻怕她現在就死。

        瘋了一樣的往下追過來。

        他的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眼看著就要抓住夏侯紫月的胳膊。

        就在這一瞬間,夏侯紫月卻突然間像是一條魚一樣,身子在空中輕輕一扭……溜走了!

        這一幕不但驚呆了很多在天上往下看的人,同時也把黑衣人給嚇了一跳。

        這小賤人……竟然有飛行符!

        作為一個見多識廣的強者,瞬間就判斷出事情的真相。

        然而事情的真相遠不止于此,還沒完呢!

        夏侯紫月在飛走的一瞬間,還往猝不及防的黑衣人身上拍了幾張符!

        要知道,在剛剛那種狀態下,在黑衣人看來,她已經是眼看著就要摔死了,哪還有什么還手的能力?

        所以,猝不及防之下,竟被夏侯紫月給暗算成功。

        幾張符直接打在黑衣人身上,并成功激活!

        什么叫三十年老娘倒繃孩兒?

        這就是!

        非常典型!

        夏侯紫月扔出來那幾張符,有控制符,有劍符,有遲緩符……這也是一個擅長很多種符篆術的丫頭。

        劍符沒能起到什么作用,根本無法傷害到黑衣人。

        但控制符和遲緩符,卻無視了黑衣人的恐怖防御,直接見效。

        當然,憑借這黑衣人的強大實力,即便見效,也根本發揮不了太大作用,更不可能太持久。

        可問題是……這是距離地面還有幾十米的高空啊!

        黑衣人當即身不能動往下掉落。

        天空中那些不明真相的人甚至都有些不忍心了……但一個個還是瞪大了眼睛!

        黑衣人大頭朝下,一頭扎在堅硬無比的地面上。

        嘭!

        一聲悶響。

        將堅硬的地面撞出一個巨大的窟窿。

        以網紋狀向四面八方輻射出去。

        而夏侯紫月,在偷襲得手之后,憑借飛行符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飛出幾百米。

        毫不猶豫的向著遠方飛去。

        不但速度驚人,而且越飛越低!

        她要混入到人群中溜走!

        打肯定是打不過的。

        這點自知之明她還是有的。

        只要被控制住,說不定還是會被用來威脅她的救命恩人。

        只要逃掉,讓這黑衣人一時半會找不到自己,然后發消息給白牧野……就沒事了!

        轟隆隆!

        地面上那個大坑猛然徹底炸開!

        被炸碎的路面碎塊轟然向著四面八方激射出去,頓時傷了不少無辜的路人。

        那黑衣人從大坑中飛出來,懸在半空,一身驚人的殺氣。

        他渾身上下亂七八糟,跟乞丐似的,看上去無比的狼狽,那張假面上,一雙眼宛若噴火一般!

        整個人已經是出離的憤怒了。

        因為夏侯紫月,此時已徹底失去了蹤影!

        他知道,今天這次行動徹底失敗了。

        盡管心中有千般不甘,但也明白,這是帝星紫云,這里是皇城!

        如果繼續停留在這里,那就真的是太看不起皇城中的那些人族強者了。

        黑衣人咬牙切齒的一飛沖天,準備離開這地方。

        一道劍氣,宛若驚鴻一般!

        自遙遠處向他斬來。

        怎么這么快?

        這黑衣人一臉怒色的進行閃避。

        下一刻,至少有上百張符篆,驟然間從四面八方向他兜頭蓋臉的砸過來。

        草!

        黑衣人徹底懵了!

        這特么哪來的符篆師?

        白牧野渾身上下都在高科技裝置的籠罩下,看不出年齡更辨不出性別。

        身上貼身放著至尊權杖——這玩意兒不一定非要拎在手里。

        剎那間火力全開!

        轟!轟!轟!轟……!

        一連串的晴天霹靂,驟然響起。

        黑衣人在這一刻差點瘋了!

        這上百張符篆,竟然全他媽是狂雷符!

        我日啊!

        瞬間被無數雷霆淹沒的黑衣人一下子徹底瘋了,也徹底懵逼了。

        一個中級宗師,身上還帶著一根加持精神力百分之五十的法杖,一下子打出上百張狂雷符是一種怎樣的概念?

        這片群雷,可摧毀一座小城!

        然而此刻,這可怕天威卻集中在一個特別小的點位之上。

        都朝著黑衣人轟殺過去——

        免費送他一場昂貴的天劫!

        與此同時,四面八方又有一堆光之枷鎖被白牧野激活!

        一道巨大無比的光芒牢籠,直接將這片群雷禁錮在里面!

        活脫脫的人間煉獄!

        這特效,絕了。

        那黑衣人在群雷中左沖右突,試圖沖出去。

        但他失敗了!

        被光之枷鎖攔住。

        他身上的衣服瞬間就已經被劈成了碎片,但無須擔心被曝光,因為接下來……須臾間就變得血肉模糊。

        就連骨頭都紛紛裂開了!

        他一尊神級的神族強者,面對白牧野這瘋了一樣的全力輸出,竟有種末日臨頭的感覺!

        林子衿身上有飛行符加持,站在白牧野身邊。

        她手里拎著一把造型十分古樸的劍。

        不能用刀,那刀的辨識度實在是太高了。

        其實她本來是想用鋤頭的,但想想還是算了。

        這是真正的戰斗,不能太頑皮。

        在極高精神力的加持之下,這些狂雷符所持續的時間,讓黑衣人有種絕望的感覺。

        這時有幾道身影從遠方高速飛來。

        白牧野瞥了一眼,對林子衿低聲道:“走。”

        林子衿點點頭,兩人迅速從高空落到地面,然后林子衿一把拉起白牧野的胳膊,身形接連幾個閃現,就已經消失在這里。

        兩人進了一家大型商場,等到出來的時候,各自都已經變了樣子。

        白小花準備的那些人皮面具,很好的派上了用場。

        林子衿還不忘用隨身的高級智能,將商場的監控完全屏蔽掉。

        兩人一路極速穿行,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接連進入了幾個地方,屏蔽監控的同時,換了數張面孔。

        最后,上了一輛出租車。

        中間又換了幾次車。

        回到他們下榻的酒店,一臉淡定的上了電梯。

        回到房間里,兩人才長出一口氣,隨手打開皇城新聞頻道。

        然后相互對視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真過癮!”林子衿一臉興奮。

        “是挺爽。”白牧野點點頭。

        這時候,白牧野打開通訊器,看見夏侯紫月發來的信息。

        “我被人脅迫,我那個仇家要對你不利,已經逃離,勿念!”

        “好像打起來了,天吶,那個家伙好像被干掉了!好恐怖的群雷,是你嗎?”

        “他被困死了!有高手來了!”

        三條信息,間隔的時間并不長。

        顯然,逃掉的夏侯紫月也已經知道了后面發生的事情。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白牧野道:“走吧,去比賽中心,得抓緊點,比賽應該馬上就開始了。”

        林子衿笑嘻嘻的道:“待會如果被媒體記者抓到,肯定說咱倆耍大牌,不把縹緲戰隊放在眼里。”

        白牧野撓撓頭:“咱們走專用通道進場!”

        隨后,兩人帶著帽子跟口罩,從酒店里很“低調”的出來。

        有些人還是通過兩人的裝扮認出了他們身份,一臉驚訝的看著兩人上了一輛出租車,朝著比賽中心而去。

        “那兩個,好像是符龍戰隊的小白跟林子衿吧?”

        “是啊是啊,應該就是吧?”

        “他們怎么才去?時間快來不及了吧?”

        “大概是……對方太不堪一擊,估計都不用他們上場比賽就結束了。”

        “符龍戰隊真牛逼!”

        “嗯,小白超帥的。”

        此時,新聞頻道正在直播這場突如其來的嚴重事故,幾乎整個皇城的種的光幕都在播放著相同的畫面。

        大內高手都出來了,當然很嚴重。

        畫面中,黑衣人被白牧野的群雷劈得幾乎不成人形了,但眉心處的那枚豎眼,卻依然完好無損。

        熠熠生輝。

        以至于大家一眼就能看出這家伙的身份。

        “神族?”

        剎那間,所有正在收看新聞的人全都怒了。

        神族竟然囂張到這種地步?

        跑到皇城當街殺人?

        還好有高手出手,把他劈得糊吧爛啃的,渾身上下就沒有一塊血肉是完整的,森然的白骨都露在外面。

        活該!

        怎么沒劈死他呢?

        但這神族的生命靈極為頑強,竟然還沒活著!

        被從皇宮趕出來的高手控制住之后,依然發出憤怒的嘶吼跟咆哮。

        “爽!”

        “過癮!”

        “太特么痛快了!”

        “這比帝國聯賽爽多了啊!”

        “先前那兩人究竟是誰?”

        無數人在這一刻,都忍不住拍手稱贊。

        同時他們也在想著,到底是誰這么猛?

        竟然在皇宮出來的高手趕到之前,就把這神族給安排了?

        而且似乎……特別低調,已經悄悄溜走了?

        別說這些人,就連皇宮里面出來的幾個神級高手,心里面也納悶不已。

        他們接到太子緊急發來的消息,說有神族鬧市行兇。

        第一時間就趕來了。

        結果來了之后卻發現那神族已是重傷垂死。

        而出手的那兩個人,卻已經不見了!

        他們當即下令展開調查,想要把出手幫忙的人找出來。

        不為別的,至少得感謝一下吧?

        可讓他們吃驚的是,那兩個人,就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就在這皇城鬧市區……消失得無影無蹤!

        完全找不到半點痕跡!

        監控視頻?

        木有。

        這簡直太離奇了!

        當這消息匯報到皇帝案頭之后,幾個神級高手甚至想要去問問太子,卻被皇帝給擋了回去。

        “算了,既然人家不愿拋頭露面,就不要勉強。也不要去打擾太子了,他現在還得專心打比賽,不要去找他。”

        皇帝說著,沉吟了一下:“回頭發個公告,就說,之前出手那兩個人,是我們祖龍的皇室供奉。”

        一眾神級高手:“……”

        陛下這是知道點什么?

        還是純粹的摘桃子搶功勞?

        后者可能性微乎其微,那也就是說,他知道?

        我們也想知道啊!

        說真的,他們此刻既興奮又有點郁悶。

        興奮的是這些年來,還是第一次抓到活的神族!

        還是個神級高手!

        郁悶的是有人搶在了他們前面。

        這功勞,他們占一成都覺得臊得慌。

        到底是誰呢?

        殊不知,很多恰好看到這新聞的飛仙人,在看到那片群雷的瞬間,腦子里莫名其妙的浮現出一道身影來。

        那身影太帥,以至于讓他們的印象無比深刻,終生難忘。

        群雷?

        群雷大法師?

        小白?

        這些人呆呆的看著這新聞,然后又看了看正在直播的帝國聯賽小組賽第三輪,最后一場比賽。

        直播間里,鳥哥正笑呵呵的在那說:“這場比賽符龍這邊的首發是姬彩衣、司音、單谷、顧英俊……小白跟子衿作為替補,讓我們跟著鏡頭,看一下他們的準備情況……嗯?小白跟子衿怎么不在?”

        董栗在一旁突然說道:“咦?皇城突發一場事故,看這新聞,哦,我的天,神族……神族居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出現在皇城當街行兇。”

        鳥哥也看到了這新聞,隨手打開皇城新聞的光幕,驚訝道:“被阻止了?哈哈哈,該不會是我們的小白跟子衿行俠仗義去了吧!”

        董栗聽了,哈哈笑道:“別說,還真有可能哦!你看那畫面中的群雷……咱小白不也使用過?”

        “他們兩個正好還不在……”鳥哥說著,也有點呆,但他卻看見董栗輕輕對他眨了一下眼。

        兩人之間的默契程度很深,鳥哥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了,頓時夸張的笑道:“那說不定就是他們了!”

        無數正在收看直播的人瘋狂在光幕上留言,說什么的都有,但的確有很多人都在猜測,那兩個出手把神族給干翻的神秘人到底是不是小白跟林子衿。

        董栗心里面很清楚,小白的真正實力深不可測,那兩人是小白跟子衿的可能性極高,但他們未必愿意曝光,否則何必遮掩面容?

        不過這種事兒,即便他跟鳥哥不說,也會有無數人通過那片群雷往小白身上聯想。

        其實在他內心深處,基本已經認定那兩人就是小白跟子衿。

        不然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

        一模一樣的路數,沒有進入首發名單,甚至連人都沒去!

        就算不打首發,至少也是替補啊!

        就算再怎么藐視對手,也不應該連面都不露吧?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越遮遮掩掩越是容易出問題,倒莫不如直接把這件事先扯到他們身上。

        隨便人們討論和猜測去。

        酒店距離比賽中心并不是很遠,小白跟林子衿很快趕到,通過比賽通道,進入到選手休息室。

        趕到的時候,被幾個恰巧守在這里的記者給拍到,但兩人行色匆匆,沒有接受任何采訪。

        此時距離上場比賽的時間,就剩下不到十分鐘了。

        當兩人出現在休息室的時候,距離比賽開始,還剩下七分鐘。

        直播畫面中,彩衣一群人十分隨意的跟兩人打著招呼,還有打趣兩人遲到的聲音傳出。

        董栗跟鳥哥心里頓時長出一口氣。

        鳥哥一臉哀怨的嘆息:“唉,看上去,那兩個行俠仗義的人似乎不是咱家小白跟子衿……”

        董栗推了推眼鏡,微笑道:“說不定,只是睡過了頭……”

        他們都很清楚,這番話回頭可能被那些一直盯著符龍的人當成把柄,用來攻擊小白跟子衿。

        但這跟暴露身份比起來,似乎……也沒什么了。

        只要一直贏下去。

        管他們作甚?

        而隨后皇家這邊發出的一條公告,徹底洗清了小白跟林子衿的嫌疑——

        出手的兩個神秘人,皆為皇家供奉!關于那黑衣神族的進一步消息,會在查明之后,告知公眾。

        “所以,白牧野跟林子衿,在已經確保出線的情況下,消極對待比賽?有人甚至拍下了他們從酒店出來趕赴比賽中心的照片?還有不少人看見他們通過選手通道進入比賽中心?呵呵……就說干掉神族的怎么可能是他們這種人!這種關鍵大賽都遲到,可想而知他們的人品……”

        一直盯著符龍黑的那群噴子,一下子就興奮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
    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猛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