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72章 那就查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72章 那就查查字體大小: A+
     
        隨后的單人賽上,當小顧的身影再次出現的時候,無數符龍戰隊的支持者都忍不住露出了慈祥的微笑。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不飛則已一飛沖天!

        這就是符龍戰隊的成員!

        那些從一開始就不看好符龍,各種挑刺的噴子們在這一刻集體啞火。

        當然,還是有極少數特能堅持的。

        但這些人,已經形不成什么聲勢了。

        他們和他們的支持者們,雖然還在拼命的挑剔著符龍戰隊,挑剔著小顧。

        但當小顧干脆利落的射殺了中級宗師、盾戰齊家言后,也都終于閉上了嘴巴。

        直播間里,董栗都不由得發出感慨:“小顧同學的回旋箭,真的是太兇了,防不勝防啊!對方的盾戰同學已經很優秀了,而且一身實力也著實不弱……中級宗師啊!”

        “所以說,任何一種職業,其實都不容小覷,弓箭手這種遠程攻擊的職業,也曾一度被很多人質疑,認為只要盾戰夠厲害,只要符篆師的防御符夠硬,遠程攻擊的弓箭手根本沒什么太大作用。咱們的小顧同學,用事實給這些人上了一課。”鳥哥此時看上去已經平靜下來。

        比賽贏了,興奮是一定的。

        但贏慣了,總是贏,那種興奮的感覺,終究還是會少些。

        興奮過后,會很快進入到賢者……哦不,是淡定狀態。

        干掉了盾戰的小顧并沒有退場,而是從容的面對著對方第二個登場的符篆師苗佳。

        作為一個同樣可以被稱作是國寶級天才的符篆師,苗佳的長相雖然不算多漂亮,但勝在氣質好,一手攻擊型符篆術打起架來非常帥氣,自身也擁有大量的粉絲。

        平日里的苗佳,面對任何情況,都十分從容淡定。

        符篆師,本身就是一個需要耐心的職業。

        再加上足夠強,所以符篆師這個職業,給人的整體感覺就是從容和淡定。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是那樣不慌不忙的。

        但現在苗佳很慌。

        面對小顧弓箭的壓制,她感覺自己身上的防御隨時可能會被擊穿。

        以至于甚至都有點不太敢直接沖上來,利用地形,跟小顧玩起了捉迷藏。

        無數人在這一刻,都忍不住一聲嘆息。

        太稚嫩了!

        終究還是年輕啊!

        符篆師的“射程”原本就差了弓箭手太多。

        若是不能接近弓箭手,跟他打近戰的話,跟個靶子有什么區別?

        而且小顧是什么人?

        那是在大魔王的陰影中成長起來的弓箭手!

        就算是白牧野,將自身精神力壓制到高級,面對小顧的箭都有些頭疼。

        更別說苗佳這種無論實力還是經驗都欠缺的符篆師了。

        一分鐘后,苗佳被射死在叢林里。

        從始至終,除了防御符,她甚至連第二種符篆都沒能拿出來。

        跟之前比賽中的表現簡直是天上地下。

        從虛擬艙出來的苗佳也當場就哭了。

        女孩子的淚水總是能引起一些人的同情,當這畫面被實時呈現在光幕上的時候,很多人都記住了那張淚流滿面的臉。

        但她又不會出道當明星,記住她的臉,記住她的淚,又有什么意義?

        一挑二之后的小顧,似乎依然不滿足,繼續留在場上。

        面對著第三個登場的弓箭手邵一亮,小顧頓時忍不住笑起來。

        這笑容,也在賽后被無數不甘心這樣認輸的噴子們狂噴。

        認為小顧這笑容里,充滿了對對手的蔑視,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反正這玩意兒若是想噴,就總有理由。

        小顧也懶得反駁什么,因為他這笑容,真的就是充滿蔑視的。

        如果對方上來一個近戰的,利用地形接近他,可能比賽時間還能往后拖一拖。

        可上來的是一個弓箭手……那小顧就有話說了。

        他一個本身就想要成為天下最強弓箭手的家伙,面對另一個弓箭手,當真沒什么好說的,分分鐘教對方什么是弓箭手。

        三十秒,縹緲的弓箭手邵一亮同學就被射成了刺猬。

        一挑三,完勝!

        小顧咧咧嘴,心說,就這實力,還不如單谷呢!

        干掉了對方弓箭手之后,完成一挑三壯舉的小顧舉起一條手臂,用力揮了揮。

        懂的人都知道他這手勢是做給誰看的。

        但在那些挑刺兒的人眼中,這又是一種強烈的挑釁。

        沒說的,噴!

        帝國聯賽小組賽,第五場,符龍戰隊九比零大勝對手。

        總積分達到了四十五分。

        已經提前出線。

        同樣,另一場比賽中的天神戰隊,也同樣用九比零的大比分橫掃了對手。

        想要拿小組賽積分排名第一的天神成員們也不再說什么給對手送分保留顏面這種話了。

        這時候,只要有一點錯誤,就會被符龍這邊抓住。

        雖然小組賽總積分排名第一沒什么獎勵,但這同樣也是一種難得的榮譽。

        如果能夠小組賽總積分第一,決賽再拿個冠軍,那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譽了!

        既然奪冠,就要漂漂亮亮的奪冠!

        要將每一個細節,都做到極致!

        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面對記者當中隱藏著的并不善意的提問——

        “請問劉隊長,你們的隊員顧英俊最后那個笑容和手勢是不是瞧不起對手?”

        老劉被氣得一肚子火,但卻保持著微笑,道:“是誰規定,獲得勝利不能歡呼的?”

        就只有這一句話,連多一句他都懶得說!

        因為這種提問,實在太惡心了。

        老劉這話一出,無數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任何一種競技比賽,選手獲勝的時候,都會情不自禁的進行各種花式慶祝。

        足球比賽中進個球還要來幾個前空翻后空翻的表示興奮呢,怎么到了我們這里,干掉對手舉起一條手臂揮揮手都要被你們挑刺?

        至于其他那些記者們的提問,就顯得友好太多。

        “劉隊長,從這屆帝國聯賽開始以來,很多人都說符龍是一匹黑馬,如今符龍的表現,也擔得起黑馬這兩個字。我想請問一下,已經提前小組初賽的你們,對之后的決賽是否也有屬于自己的目標呢?”

        老劉笑笑,道:“首先,黑馬這個稱呼,不是我們自己封的,甚至這不是我們想要的。因為我們從來都是一支強大的隊伍。”

        臺下頓時傳來一陣輕微的嘩然。

        這話,有點囂張呀!

        雖然人家有囂張的資本,但還是讓不少人的眼神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這就飄了嗎?

        不過老劉隨后的一番話,讓很多人都忍不住沉思起來。

        “因為黑馬這種說法,才是對我們對手的一種不尊重。”

        老劉微笑著,面色平靜的解釋道:“飛仙地處偏遠,的確是一個偏僻星系中的一顆偏僻星球。但偏僻,不代表落后,飛仙雖然充滿危險,可它同樣也很美。我不是吹噓自己的家鄉,我說的是實話,希望大家有機會,都能去飛仙看看。”

        “我們是飛仙聯賽的冠軍,跟其他十七顆星球的冠軍隊伍一樣,都是憑借自身實力,一路打到決賽拿到的冠軍。我不覺得我們的冠軍成色比別的冠軍隊伍差。”

        “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帝國聯賽開始這五場比賽中,我們成功擊敗了所有對手,拿到了四十五分的滿分,目前來看,排在整個三十六支隊伍中的第二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只比天神戰隊差了一個人頭分。”

        老劉依然微笑著:“所以,在這份戰績之下,我覺得,我有資格說符龍是一支強隊,而不是那種原本不起眼,卻突然殺出來的黑馬。可能許多人會覺得我有些狂妄,有些飄了,但還是那句話……”

        他看著下面的眾人,面色依舊平靜,語氣依然溫和,但身上卻有一種強大的氣勢爆發出來:“口說無憑,不服來干!”

        “所以劉隊長你們的決賽目標是?”臺下有人問。

        老劉微笑:“冠軍!”

        ……

        ……

        “哈哈哈,老劉真是霸氣啊!新聞發言人這個身份真的挺爽的,過去沒發現呀……哎,老劉,下場比賽,我去發發言行不行?我保證噴到那群人面無人色!”單谷坐在單人沙發上,一臉憧憬的在那幻想著。

        “得了吧你,就你還噴得人面無人色,我看是嘮叨得別人想殺人吧?”姬彩衣忍不住打擊道。

        “嘿,彩衣,這就是你的不是了,咋,我偶爾客串一下新聞發言人不行么?難道我的才華不夠嗎?難道我的頭不夠亮嗎?”單谷一臉傷心的看著姬彩衣。

        “我看你這光頭,根本就不是什么削發明志,而是純粹為了吸引人目光吧。”姬彩衣冷笑道。

        “嘿嘿嘿,被你發現了。”單谷呲牙笑起來。

        老劉在賽后新聞發布會上的這番發言,的確非常霸氣。

        其他那些隊伍,即便是天神這種,面對這種問題也都十分謹慎。

        當然,這份謹慎,也更多是做給人看的。

        因為是符龍這邊先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天神那邊是在看完符龍的發布會之后才開始的。

        所以,同樣的問題,天神這邊顯得特別低調。

        “嗯,我們的目標,就是打好每一場比賽。”

        “當然想拿最后的總冠軍了,但其他出線的八支隊伍,能脫穎而出肯定也都不是弱旅,都是各有各的強大之處。很是值得我們學習。”

        “符龍?他們很強大!看積分就看出來了。”

        姬彩衣隨手關掉光幕上正在進行中的天神戰隊發布會,冷笑道:“裝什么裝,不覺得無聊嗎?”

        林子衿哈哈一笑,對彩衣的話十分認同,然后看著顧英俊道:“感覺怎么樣?”

        小顧看了一眼林子衿:“你騙我!”

        林子衿愣了一下:“我怎么騙你了?”

        “你說,只要我聽到勝利之后的歡呼聲,就一定會愛上這種感覺,可我并沒有聽見勝利的歡呼聲!我什么聲音都沒聽見!所以你騙我了!”小顧一臉認真。

        擦!

        林子衿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姬彩衣問道:“那你有沒有喜歡上這種感覺?”

        小顧嘿嘿一笑:“喜歡,這感覺……真不錯!”

        兩天之后,小組賽第三輪的最后一場比賽即將展開。

        這場比賽開始之前,已經很久沒有聯系的夏侯紫月突然給白牧野發了個消息,說她會來現場看比賽,要白牧野加油。

        對這個已經很久都沒聯系的姑娘,小白雖然沒有把她徹底忘在腦后,但平日里也想不起來聯系。

        不過夏侯紫月同樣是一個精神力方面的天才,經過這么長時間在紫云的歷練,應該早已經變得更優秀了吧?

        雙方約好比賽之后見個面,隨后,在距離比賽開始還有一個半小時的時候,一群人趕赴比賽中心。

        一個安靜的房間里。

        夏侯紫月冷眼看著面前這黑衣人,淡淡說道:“看見了吧?已經約好了,現在,可以讓我去看比賽了嗎?”

        “我會跟著你一起去。”黑衣人那一看就是假面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流露出來,淡淡說道。

        “行,你愛跟著就跟著好了。”夏侯紫月面色平靜的說著,心中卻涌出了無盡的波瀾。

        她做夢都沒想到,那個如同夢魘般籠罩著她的陰影,竟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了現實中!

        當這黑衣人那一聲“原來你在這里,我的好徒弟”響在她耳中的時候,她差點被嚇到崩潰。

        但她的表現,也算是沉著冷靜了。

        在這黑衣人的逼迫之下,給白牧野發了那個消息。

        雖然多少有些奇怪對方居然知道是白牧野救了她,但她什么都沒問。

        因為就算她問了,對方也肯定不會回答。

        當初白牧野干掉了對方那一道留在她身體中的神念,其實就已經跟這神族結了仇。

        現在她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怎么才能讓白牧野知道這件事。

        暗語什么的是不可能的,她跟白牧野聯系的文字消息都是在對方的監督下發出去的。

        一旦她說了什么怪話,這黑衣人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殺了她。

        說到死,曾經的她還真不算多畏懼,畢竟那個時候,她被這個所謂的“師父”洗腦洗的很成功。

        一個沒出過家門的天真少女,以為那就是真愛。

        為了唯一的愛人,死算什么?

        但現在……夏侯紫月真的不想死。

        出來之后,她用了很長時間去慢慢適應外面的這種節奏,用了很長時間才真正融入進來。

        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想想過去的她簡直就是一個傻白甜的天真少女。

        所以她一點都不想死。

        但她更不想害救過她的白牧野。

        她決定待會到現場看比賽的時候,找個機會,看能不能傳遞出一點什么消息過去。

        就算不能,也要在見面的時候,第一時間提醒他!

        哪怕自己會因此有生命危險,但她相信白牧野,一定能夠救她。

        這是她內心深處,一股特別強烈的直覺。

        白牧野這邊,趕赴比賽中心的途中,主動跟林子衿說起夏侯紫月的邀請。

        “呦,我們白哥就是不一樣!走到哪都有美女相約啊,哎,可憐的我就不一樣了,如此優秀,如此英俊瀟灑,卻是沒人理會。”單谷在一旁一臉哀怨的咕噥。

        林子衿笑瞇瞇道:“好呀,那你就去見見唄,不過哥哥,她怎么到現在才想起來聯系你?按說你一到這邊,她就應該主動聯系你的呀?”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白牧野心中微微一動。

        不過隨即他笑著道:“或許之前在忙別的事情呢。”

        “小白,我覺得對這種事兒,應該謹慎一點。”姬彩衣輕聲道:“我突然想起趙夢寧那件事了。”

        單谷看了她一眼:“天……這都哪跟哪,不挨著吧?”

        姬彩衣看了他一眼:“小白救過她,咱們的武器也是這么來的,同時……”

        彩衣說著,瞥了一眼小顧。

        小顧反應很快:“我要不要把耳朵堵上?”

        姬彩衣瞪了他一眼,道:“同時她的父親,也早已經被小白所收服。正常情況下,她的確應該第一時間聯系小白,她沒聯系的原因,在我看來,極有可能……是她喜歡小白。”

        單谷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彩衣,你趕明去寫小說吧,我覺得你這想象力越來越豐富了!”

        彩衣淡淡說道:“但她知道子衿的存在,所以,即便喜歡,她也不愿意主動跟小白這個救命恩人聯系。”

        單谷鵝了一聲,道:“那現在還不是聯系了?”

        姬彩衣有點無語的看著單谷:“小白跟咱們說過,這個夏侯姑娘當時是什么病,你忘了嗎?”

        “沒有啊,不是說是神……”單谷說到這,突然微微一怔,看著姬彩衣道:“不是吧?你這想象力也忒豐富了點!你的意思是,這個夏侯姑娘是被之前那人給脅迫了?怎么可能嘛!”

        “怎么就不可能呢。”姬彩衣淡淡說道:“如果換做你是那個背后的人,你會甘心自己的布局被這樣破解嗎?”

        “這是帝星啊!”單谷說道。

        “嗯,趙夢寧就死在這。”姬彩衣道。

        不得不說,有些時候,女孩子那莫名其妙的直覺真的很靈。

        恐怕就連夏侯紫月自己都想不到,她被人脅迫這件事,竟然會被彩衣以這樣一種完全不講道理的方式給猜出來。

        這真的是直覺,真的是猜的。

        雖然過程中也存在一定的邏輯推理,但從根本上來說,這就是瞎猜。

        所以向來理智凡事講究證據的老劉都多少有點無語。

        看了一眼彩衣:“人家一個普普通通的邀約,至于弄得這么離奇嗎?”

        彩衣也覺得自己的猜測多少有點無厘頭,便笑著道:“或許是我猜錯,不過小心無大錯,不是嗎?”

        這時候,單谷反倒是有點被彩衣說服了的樣子,道:“雖然你這猜測挺不靠譜的,不過小心無大錯我是認同的,這姑娘……那么久都不聯系咱白哥一次,來的時候也不聯系,怎么偏偏這時候就聯系了?還是小心點吧!”

        這么一說,老劉也說不出別的,點點頭:“嗯,還是小心點。”

        林子衿想了想:“既然這樣,那就查查!”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