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71章 臉不疼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71章 臉不疼嗎?字體大小: A+
     
        這次雙方隨機到的地圖,為一個巷戰的小地圖,整個地圖完全由縱橫交錯的深邃巷子所構成。

        以眾人的實力,輕輕一躍,便可出現在小巷的墻上,但這樣一來,不但會輕易暴露出自身所在的位置,而且也容易遭受集火攻擊。

        這一次,符龍戰隊這邊,已經被無數人嘲笑了好幾天的小顧同學,終于登場了。

        模樣英俊帥氣的小顧同學上場之后,直接展現出大將風度,取代彩衣,成了場上的臨場指揮。

        有些東西,其實是天生的。

        比如小顧同學的指揮能力,這玩意兒后天就算能夠培養出來,但也沒那么容易。

        “合并隊形,一波推掉。”

        小顧上場之后,面容沉穩,輕聲說了一句之后,輕輕一躍,直接跳上墻頭。

        另外三個登場的人,分別是司音、單谷和林子衿。

        兩近戰,兩遠程。

        隨著小顧躍上墻頭,很多人都在這一刻皺起眉頭。

        那些一直找符龍戰隊錯誤的人們在這一刻像是被打了雞血一樣興奮。

        “看見了吧?哈哈哈,就這水準!就這兩下子,被我們罵得強行登場,他的那群隊友居然還給他機會,讓這種人成為臨場指揮?真是笑死個人了!看看,看看吶,巷戰地圖,竟然直接往墻上跳,這特么不是給人當靶子嗎?”

        “本來還覺得符龍戰隊還不錯,現在看來,唉……真的是一言難盡吶!他們小組出線,說實話,問題不大。但這種隊伍,能在未來走多遠?”

        “隊伍當中最大的弱點就是這個叫顧英俊的弓箭手了吧?說起來也真是好玩,這是被噴的受不了了嗎?倉促把這人派上場,原本發揮穩定出色的刺客變成了替補?哈哈哈,兩近戰,兩遠程,我能說縹緲戰隊有機會了嗎?”

        在很多符龍戰隊的支持者看來,這些噴人的簡直就是腦殘一樣,符龍身上那么多的優點,為什么都視而不見?

        而且,小顧哪兒不好了?他之前是沒上場,可也不過是四場比賽沒上場。

        再說也沒輪到他上場比賽就已經結束了啊!

        你們連他一場比賽都沒看過,為什么就能噴得這么歡實?這是不是意味著符龍身上已經沒有別的可噴的點了?

        事實也的確跟這差不多,這群人確確實實沒有什么可以噴的了。

        關鍵是一開始就噴錯了對象!

        但卻頭鐵的死不悔改。

        打到現在,符龍跟天神一樣,以滿分的優勢領跑小組賽,只是以微弱的人頭分,稍微遜色天神一點。

        剩下這兩場比賽,符龍即便是完全放棄,只要林子衿拎著大刀隨便砍兩個人也能小組出線。

        除了從來沒登場的小顧之外,看符龍不順眼的這群人也真的沒有什么可噴的了。

        所以小顧躍上墻頭的一瞬間,那群人就跟集體高潮一樣。

        頓時瘋狂的大肆嘲笑起來。

        以符龍目前的恐怖人氣,竟然都有點壓制不住這些人的聲音!

        不得不說,噴子跟杠精,‘一鍵在手,天下我有’的這種氣勢,著實令人欽佩。

        縹緲戰隊這邊,對待最后這場比賽,也的確是用了心思的。

        就像他們說的那樣——絕不放水!

        雖然被人笑話,可他們同樣也是心里面憋著一口氣的。

        誰還不是個驕傲的天才少年呢?

        來參加帝國聯賽之前,誰心里面還沒做過一個冠軍夢呢?

        更別說他們的隊伍當中,也是有中級宗師這種強大的年輕大能的!

        哪可能那么輕而易舉就心甘情愿的認輸?

        之前猛士戰隊兩連敗,兩場比賽吃了兩個大零蛋的時候,他們也不是沒有在背地里暗自嘲笑過。

        覺得換做是他們,就算打不贏,但也絕不會輸得那么難看。

        他們也曾分析過符龍戰隊這邊的打法,認為到他們對陣符龍的時候,經過排兵布陣,是有機會干掉最強的林子衿,然后跟對方交換人頭的!

        但在符龍干掉了燈火,他們被猛士按在地上一頓摩擦之后,就都有點懵了。

        心說臥槽符龍真的這么強?臥槽猛士怎么干我們這么有精神?

        這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甚至有人偏激的認為猛士在打符龍的時候是不是收錢放水了?

        當然這種說法在隊內就遭到了抨擊。

        開什么玩笑?

        能打帝國聯賽的隊伍,哪有缺錢的?

        而且就算放水,誰特么會放得這么明顯?

        再說猛士放水,難道燈火也放水不成?

        唯一的可能,就是符龍真的非常強大!

        既然如此,反正也出不了線,大家不如放下一切包袱,給符龍制造一點麻煩。

        到時候,即便被淘汰,也要打出屬于自己的風采!

        所以這場比賽,縹緲這邊主力盡出。

        盾戰隊長,隊伍中最強的高手,中級宗師齊家言,弓箭手,靈力七百三十六的初級宗師邵一亮,刺客,靈力值高達八百五十九的牛云龍,符篆師,精神力二百七十一的苗佳。

        這種組合,實話實說,當真一點都不弱。

        就像老劉當初分析這支隊伍時說的那樣,他們在星球聯賽上的時候,就欠缺了一點運氣,有點倒霉。

        如今到了帝國聯賽,看上去更是運氣不佳。

        實際上真的是這樣嗎?

        一支隊伍,一直這么倒霉?

        在很多真正有能力的分析師眼里,縹緲戰隊并非運氣不佳。

        而是的的確確……經驗不行!

        星球級高中生聯賽的決賽上,因為隊長臨陣頓悟,而導致比賽失敗,看上去是運氣不好。

        但那個時候,其他隊員在干什么?

        他們也沒有弱小隊長一帶三的地步吧?

        隨后的帝國聯賽上,前面四場比賽,也已經很好的說明了這點。

        縹緲這支戰隊,實力是有的,但戰斗經驗不足,臨場經驗不夠豐富,打法單一,也是不爭的事實。

        看出這點的其實不僅僅只有那些分析師,很多有經驗的觀眾也早看出來。就連直播間里面兩個縹緲這邊的解說員,也都一臉無奈的承認。

        “這場比賽,看上去我們主力盡出,可實際上,他們的戰術打法,依然還是存在著一些問題的。如今出線無望,希望這群年輕的孩子們都能有一個良好的發揮。”

        “嗯,我們看到,符龍戰隊的弓箭手顧英俊躍上墻頭……咦?他這樣……有點莽吧?”

        “哈哈,我們的機會來了!弓箭手邵一亮第一時間發現了這個機會,他出箭了!這一箭很精彩,從發現對方到出箭,不到一秒鐘的時間,哎我們看到符龍這邊的顧英俊也出箭了……哎呦!”

        隨著主持人的一聲驚呼,賽場上,兩支箭……竟然對撞在一起!

        叮!

        空氣中發出一聲金鐵交加的聲音。

        這是巧合嗎?

        顧英俊貓著腰,竟然在圍墻上跑了起來!

        隨著他的跑動,地面上幾個符龍戰隊的隊員跟著他的身形,一起向前跑去。

        這是什么打法?

        有點讓人驚訝啊!

        嗖嗖嗖嗖!

        縹緲這邊的弓箭手邵一亮接連射出四支箭!

        這四支箭,形成了一道直線,精準的射向靶子一樣的顧英俊,同時邵一亮自己,則利用那些墻體進行掩護。

        縹緲這邊,也在高速往前推進中。

        叮叮叮叮!

        四支箭,再次被顧英俊一一射落。

        這個就有點可怕了!

        強大的弓箭手能夠射落對方的箭矢,這個不算什么。

        但在高速的跑動中,通過這種方式將對方的箭矢射落,就有點厲害了!

        那些‘鍵在手,問天下誰是英雄’的噴子們噴得正爽,卻隨著小顧這精彩的表演多少有點卡殼。

        心中都有種感覺:臥槽,這個好像也不怎么好噴啊!

        實力有點強啊!

        正在大皇子李賀這里,跟大哥一起收看這場比賽的三皇子李雄忍不住哈哈笑道:“那群白癡,真當二哥是魚腩嗎?”

        李賀此刻也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專心的看著房間里的全息投影光幕上,跑在圍墻上不斷射落對方箭矢的二弟。

        點點頭,說道:“你二哥的實力還是很強的,那些笑話他的人,很快就笑不出了。”

        “那是,不強能當太子?”三皇子李雄依舊一臉興奮的盯著全息光幕。

        李賀看了他一眼,淡淡說道:“他當太子,你高興嗎?”

        “高興,高興的很。咱們哥仨,一母同胞,誰當皇帝都一樣。大哥你是真沒興趣,二哥看起來沒興趣,我呢……如果二哥真沒興趣,那就只能是我。反正只能是咱仨,決不能落到別人手里去。”

        三皇子李雄一邊看著光幕,一邊笑嘻嘻的說著,當看見林子衿的身影時,忍不住用手捂著臉:“哎,真是的,又看見這女魔頭了!”

        李賀看了看他:“老三你真的假的?你就那么怕林子衿?”

        “大哥你不懂,她真的是個女魔頭啊!是,我承認,我的確是有手段也有辦法收拾她,但那就太不公平了!我是皇子呀,而且我這么聰明的人,還要用手段去欺負一個小姑娘,我缺德不呀?如果單純憑借自己……我是真的打不過她,被她欺負的死死的。哎哎哎,不說她不說她,咱們看二哥裝逼!”

        李賀有點無奈的笑了笑:“堂堂皇子,說話別那么粗鄙。”

        “嘿嘿,沒事,反正又沒別人聽見。你當父皇就從來不罵人嗎?”李雄笑嘻嘻的,滿臉不在乎的樣子。

        李賀突然道:“老三,如果你上位,怕是會直接跟彧王叔翻臉吧?”

        “怎么會呢,他對我那么好,可以說……他是除了父皇母后,你還有二哥之外,對我最好的人了。如果單純論對我的培養,他超越你們所有人。”李雄依然專注的看著比賽,哈哈大笑道:“二哥真猛啊!這是要向看不起他的人回擊嗎?還真別人,這還真是二哥的風格呢!”

        全息投影中,顧英俊不斷射落縹緲弓箭手邵一亮射來的箭,同時不斷給地面的單谷報著對方的位置——

        “二百二十六,十二點鐘方向!”

        “一百七十五,十二點……”

        一開始還很少有人明白顧英俊的真正用意。

        直到他說:“三十一,十二點偏右三度,他們形成了一列!”

        地面上狂奔的單谷突然間張弓就射!

        盲射!

        而且是……流星箭雨!

        那距離、角度……竟然無比的精準!

        縹緲戰隊的四個人正在狂奔當中,隊長齊家言手中雖然拎著盾牌,但卻因為顧英俊一直在跟邵一亮對射,并未對其他人造成影響,所以他的盾牌并未真正舉起。

        單谷的箭有多快?

        當真如同流星一般!

        當看見大量箭矢兜頭蓋臉射過來的那一瞬間,齊家言這才反應過來,頓時舉起手中大盾……

        當當當當……

        一連串的巨響,在大盾上響起。

        力量雖然特別大,但對他這個中級宗師來說,卻也不算什么。

        所以他的身形很穩,并沒有往后退一步。

        但是……依然有兩聲慘叫,傳到他的耳朵里。

        刺客牛云龍,右肩的肩膀被一支箭射穿,還有一支箭擦著他左邊臉頰飛過,將那邊臉擦出一道傷口,鮮血直流。

        符篆師苗佳,同樣是右肩,也被一支箭射穿,臉上露出痛苦表情。

        縹緲戰隊這邊四個人全都無比震撼,他們甚至不清楚對方是怎么射得如此精準的。

        就在這愣神的一瞬間,小顧主動出手了!

        這一次,他可不是單獨射向對方弓箭手,而是……全部涵蓋在內!

        同時,他沖著地面的單谷喊道:“對方沒動!”

        嗡!

        單谷跟小顧幾乎同時出箭!

        這兩人平日的訓練中,單獨對戰都已經很多次,彼此間的默契程度相當高。

        根本不需要說太多,就能明白對方的想法跟用意。

        也正是在這一瞬間,正在收看比賽的三皇子李雄大贊二哥真猛。

        這一次,縹緲的盾戰對方齊家言已經有了防備,大吼一聲,舉起手中大盾,將身后幾個人全部囊括在內。

        但是小顧跟單谷的箭太多,也太狠。

        而且這兩人全都射出了弧線箭跟回旋箭。

        尤其是回旋箭,這種超出了物理定律,近乎神通的攻擊方式,簡直讓人防不勝防。

        縹緲戰隊四個人,完全被限制在這里了。

        而雙方的距離,只剩下一百多米。

        這么點距離,對初級、中級靈戰士來說都不算個什么。

        對宗師來說……幾乎跟沒有一樣!

        所以,隨著單谷跟小顧用箭控場。

        那邊司音跟林子衿兩人如同天神下凡一般。

        林子衿手中拎著大刀,斬出一道幽藍光芒。

        司音從另一個方向,手持裂天錘狠狠砸向對方的弓箭手邵一亮。

        此時此刻,包括那些噴子在內,所有正在收看這場比賽的人,全都下意識屏住呼吸。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全息賽場上的形勢。

        時間在這一刻,就像是被凝固住。

        林子衿跟司音的動作太兇了!

        但卻充滿了一種暴力的美!

        尤其這兩個少女都是那么漂亮。

        這一瞬間,不知多少人會把它截成動態圖像,永久保存。

        轟隆隆!

        林子衿這一刀,正好卡在小顧跟單谷兩人箭矢的間歇。

        一聲轟然巨響,齊家言手中大盾爆碎!

        一通爆碎的,還有他那強悍的中級宗師身體。

        哐!

        司音一錘子砸在邵一亮的頭上。

        若是回頭慢放,人們一定會哭笑不得的發現,司音在砸出這一錘子的瞬間,眼睛是閉著的!

        太血腥暴力,不忍心看!

        齊家言出局,邵一亮……出局!

        刺客牛云龍跟符篆師苗佳兩人全都身上帶傷。

        在這一刻,這兩人也真的是拼了。

        牛云龍用左手持刀,刺向閉著眼睛的司音,卻被林子衿手中大刀的刀氣橫推著……身子被斬成兩截。

        苗佳是一個攻擊型符篆師,在精神力不弱的情況下,她打出了十幾張符篆,同樣也是打向司音。

        司音手中的錘子一個橫掃。

        一股驚人的血氣爆發出來。

        所有的符篆全部碎開。

        林子衿的大刀繼續往前推!

        巨大的刀,抹過苗佳纖細的脖子——

        苗佳出局。

        一波推,團滅!

        “沒有很長時間的默契訓練,能打出這種配合?”符龍這邊的直播間里,鳥哥揚眉吐氣,感覺神清氣爽!

        董栗微笑:“以后誰還敢胡說八道,說符龍戰隊某個成員不行?還有誰敢說符龍戰隊打法簡單全憑一兩個人帶動?”

        兩個上來的替補,整個人都是絕望的。

        他們終于深切體會到了之前猛士跟燈火在比賽中的那種絕望心態。

        這已經是我們的告別賽了,真的,能不能不要這么兇殘?

        讓我們拿兩個人頭,開開心心的留在這里看你們比賽不好嗎?

        兩個替補,一個劍客,一個刀客。

        兩個不到中級宗師境界的近戰選手,拿什么面對林子衿跟司音?

        他們甚至都沒能看見林妹妹跟司小音,就被顧英俊和同樣躍上墻頭的單谷用箭給生生射成了刺猬!

        第三輪,首場比賽,團隊賽上,符龍六比零……團滅縹緲。

        房間里。

        李雄跳起來,拼命歡呼起來。

        大皇子李賀看著他,嘆了口氣:“老三啊,千萬不要兄弟鬩墻啊!”

        李雄停止了歡呼,有點無奈的回頭看了一眼李賀:“老大,大哥,能不能不要這么掃興?我看得正痛快呢,你非得一瓢冷水潑到我腦袋上才舒服嗎?”

        “我認真的。”李賀淡淡道。

        “哥,我也認真的,這世上,我誰都敢殺,也誰都能殺!但我唯獨不會對自己的親兄弟下手!如果二哥他真能頂住彧王叔那一關,那這皇帝他來做,我沒脾氣的!”李雄說道。

        “你得幫他。”李賀一臉認真。

        李雄微微挑了挑眉梢,想了想,點頭道:“行。”

        這時候,一旁播放著直播間畫面的光幕上,頂著一頭紅發的鳥哥的一句話,讓李雄跟李賀哥倆以及無數正在收看比賽的人,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嘿,頭鐵的質疑者們,跟你們匯報一個消息——符龍已經小組出線了!對了,還有啊,被你們說成是符龍戰隊最薄弱環節的第六人顧英俊,這場比賽的表現他咋就這么棒呢?竟然超常發揮了耶!好意外!哈哈哈哈,在這里特別誠懇的問一句,你們的臉……不疼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