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69章 小風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69章 小風波字體大小: A+
     
        這種變換口風的行為,倒也沒有招致多少嘲笑。

        因為符龍戰隊真的是太強了!

        而因為符龍所展現出的這種強大,無形中不知打了多少人的臉。

        從最開始那會兒,就有很多非常知名的分析師、教練,在談到符龍這支團隊的時候,語調幾乎都是一樣的——充滿不屑。

        為什么不屑?

        大家都覺得符龍戰隊根本不行,只有一個白牧野在那撐著,打打飛仙聯賽,在你們那顆偏遠星球稱王稱霸或許沒什么問題。

        但放眼整個祖龍帝國,那就差得遠了!

        即便符龍戰隊有林子衿的加入,依然不被看好。

        在那些人眼中,林子衿不過是一個紫云的網紅,因為長得漂亮,被一群舔狗毫無節操的追捧。

        什么高冷、超兇,這些都不過是那些舔狗們給林子衿弄出來的人設罷了。

        拎著一把大刀,砍一群連高級訓練場都進不去的普通靈戰士符篆師,算什么本事?

        偏見這東西,不可否認的,在任何時候,任何地方,都有很大市場。

        所以從最初符龍戰隊來到紫云那刻起,就已經有太多人斷言,這支隊伍連小組出線都做不到。

        尤其在紫云的航天中心,符龍戰隊還跟森悅星的符神戰隊爆發了一場沖突。

        更是讓那些原本就看他們不順眼的人對他們成見更深。

        區區一個偏遠星球的戰隊,沒什么名氣,也沒什么本事,脾氣倒是不小!

        至于這件事情的起因——森悅星符神戰隊的符篆師張文軒嘲諷挑釁,則被那些人毫不猶豫的無視忽略掉。

        他們看事情,只看結果。

        包括天神戰隊對符龍戰隊的嘲諷和鄙視,在這些討厭符龍戰隊的人看來,說的都是很正常的心里話。

        難道還能不讓人說實話嗎?

        成年人虛偽原話一點也就罷了,一群少年人,帝國的未來如果也這樣虛偽,那還有什么意思?

        結果,四場比賽,三十六分!

        這令人震驚的成績,狠狠抽了那些人不知多少個耳光。

        符龍戰隊沒取得一分,都等于在那些人臉上抽一巴掌。

        三十六分,三十六個大耳光。

        抽得那叫一個痛快。

        有意思的是,這當中一部分人,在被抽了十幾個耳光之后,要么轉變了口風,要么匿了不再出現。

        裝死大法在什么時候都挺有用的,反正就不出來,出來也就不說這事兒,你能奈我何?

        但還是有一些頭鐵的。

        符龍戰隊每獲得一場勝利,這群人都會跳出來瘋狂的唱衰一次。

        別看如今符龍獲勝四場,小組出線已成定局,如果覺得這群人會就此偃旗息鼓,那就大錯特錯了!

        噴人嘛,總能找到新的目標和方向的。

        他們這次找的目標,是可憐的小顧同學。

        盡管林子衿鼓動小顧,說讓他上場試一次,在得到那些歡呼聲之后,就會明白比賽的真正意義。

        但小顧同學還是有很多疑慮。

        對這種比賽,他是真的沒什么興趣。

        而且他擔心被人認出來。

        雖說他跟老三一樣,都屬于從小就被皇室隱藏起來的皇子,但這里是帝星,認識他的人終究還是有的。

        他很怕上場比賽,會被那些人嘲笑。

        不是怕輸,也不是怕死。

        就是單純的怕被人嘲笑——堂堂皇子,跑去參加帝國聯賽,丟不丟人?

        盡管林子衿都有些不理解小顧這種奇葩心態,但也不能太過勉強他。

        因為小顧也說了,如果回頭大家一起去探索遠古遺跡什么的,那他肯定第一個報名!

        或者有朝一日上戰場打神族,他肯定也毫不猶豫。

        之前在飛仙打那些次元生靈的戰斗中,小顧就已經證明了他并不是一個懦弱的膽小鬼。

        所以,四場比賽,他連面都沒露。

        隊友獲勝,他也只是微笑著表示恭喜。

        但他被那些頭鐵的噴子們盯上了。

        “符龍戰隊里面,原來還隱藏著一個真正打醬油的角色,呵呵,顧英俊……聽聽這名字,就能知道他的父親有多自戀了。或許自己長得丑,希望孩子能夠長得帥?”

        “符龍戰隊架構有問題,里面養著一個從不上場的閑人,那些上場的人會喜歡他嗎?我很疑惑,這種人存在于隊伍中,會不利于團結吧?”

        “看資料,說是一個弓箭手,估計肯定不如符龍戰隊原本的弓箭手單谷。雖然單谷也不怎么樣,但至少還是有勇氣上場的。”

        “呵呵,大概是怕輸怕死吧?”

        這些算是好聽的,是從那些噴子群體中,摘出來的嘴下留德的。

        至于那些難聽的話,就更多了。

        因為符龍戰隊的戰績,實在是不太好噴了,那就只能從別的方面入手了。

        有噴小顧的,還有噴老劉的,當然,噴小白跟林子衿不尊重對手之類的也不少。

        面對這些嘲諷,符龍這邊一點動靜都沒有。

        房間里。

        林子衿笑呵呵看著顧英俊:“看見了吧?”

        “嗯,看見了。”小顧點點頭。

        “有什么感想?”林子衿問道。

        “這能有什么感想?嘴長在別人身上,他們愛說什么就說什么去唄。”小顧臉色平靜,一副不在乎的樣子。

        “小顧,我不清楚你到底有什么顧慮,能說出來讓我們聽聽嗎?”老劉其實一直很想讓小顧上場的。

        畢竟是符龍的一員。

        如果說你加入了符龍,卻一場比賽都不大,那著實有些說不過去。

        畢竟小顧的情況跟當初的司音還是有區別的。

        司音是膽子小,小顧明顯不是,那他又是為什么?

        顧英俊看了一眼老劉,道:“我身份老大應該已經跟你說了吧?”

        小顧同學始終叫白牧野老大,哪怕面對老劉這個符龍前任隊長,當今的新聞發言人和戰術分析師,他也是這樣。

        這個也沒什么好隱瞞的,老劉點點頭。

        小顧撓撓頭,說道:“我就是覺得,影響不大好。”

        “帝國聯賽,是帝國為了遴選人才而舉辦的頂級賽事,我不明白,你所謂的影響不好指的是什么?”老劉少見的認真,看著小顧,“是皇子上場打比賽丟人?還是皇子下場屬于欺負人?還是什么其他的?”

        “這個,我也有點說不好,就是……不太習慣被無數人注視吧,我不喜歡那種感覺。”小顧也很認真的說道。

        “可是在比賽的時候,除了對手,你也感覺不到別人的注視呀。”司音在一旁說道,“我過去是因為膽子小,不敢上場,但只要克服掉那種恐懼,你會發現一切都沒什么的。”

        小顧笑笑,道:“我和你們可能不太一樣,或許是我太敏感吧,只要上場,我就一定能感覺到無數人對我的注視,我能想到他們一定會在心里研究我,然后認識我的人,會嘲笑我,不認識我的人……也會對我指指點點。我特不喜歡這樣。”

        “所以,哪怕外面對你的職責和往你身上破的臟水再多,你也不在意?”姬彩衣看著小顧幽幽說道。

        “相比之下,我寧可被指責,寧可被潑臟水吧……”小顧說道。

        姬彩衣皺起眉頭,看著小顧道:“可是你不覺得,往你身上潑的臟水多了,會連帶著整個團隊一起嗎?”

        小顧愣了一下,想了想,道:“你說的倒也有道理,要不……我退團吧……”

        說著還有點心虛的看了一眼白牧野。

        這么長時間,他也的確已經把彩衣這群人當成朋友了。

        但他覺得不參加比賽,是他的底線。他認為既然是朋友,那就應該能夠理解他。

        尤其這群人現在都知道他的身份,他是一個不想當太子,也不想當皇帝的人,他是一個特別討厭自己身份的人。

        他從小就不喜歡被圍觀,更不喜歡被人指指點點。

        所以他對比賽這種事情,歷來都很反感。

        都是靈戰士,有什么可比的?

        如果真的要比,那就有朝一日,大家到戰場上去比!

        姬彩衣的性子其實挺火爆的,這兩年已經收斂很多,但聽了小顧的話,她還是有些忍不了。

        差一點就脫口而出那你退吧!

        老劉悄悄握住了她一只手。

        然后看了眼小白。

        其他人這會兒,也全都看向白牧野。

        “你們該不會都被外界那些亂七八糟的聲音給影響到了吧?”白牧野看著眾人,有點無奈的道:“他們愛說什么就說什么好了……”

        “你真是這么想的?但我不這么想。”彩衣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其實我不是很在意外面那些人說什么,我只是覺得,大家首先是一個團隊的伙伴,然后是朋友,是可以托付生死的朋友。那么,就要榮辱與共,同甘共苦,既然是一個團隊的伙伴,就要凡事一起來承擔。”

        她看著小顧:“你知道嗎,今天在場這些人當中,除了我男朋友之外,剩下所有人,對仕途都沒有任何興趣。但你可曾聽我們這些人說過一句……你將來若是要登基,我們立即遠遠的躲著?你自己心里應該比誰都清楚,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留在你身邊的人都將面臨怎樣的危險和困境。你成功了,我們看似從龍之臣風光無限,可我們對這也沒興趣!就像你對比賽沒興趣一樣!但我們依然會留在你身邊幫你,哪怕你失敗了,我們會因此遭受滅頂之災,我們也不會皺下眉頭。為什么?因為你是我們認可的同伴!”

        姬彩衣深吸一口氣,然后輕聲道:“對不起,我多少有些激動,但我覺得,小顧你是錯的。我們沒有人想要強迫你,更不是想要逼著你退出,我只希望,在我們把你當成同伴的同時,你,也能把我們當成是你的同伴。這世上不是說凡事你不愿意就可以不做的。我們也有很多不愿意的事情,但我們都在默默的做。你不愿意當皇帝,當你現在已經是太子了!你那么不情愿,這條消息發布出來的時候,我也沒見你立即跳出來說我不答應。”

        彩衣突如其來的這番話,讓房間里一片安靜。

        就連白牧野都沒想到彩衣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不過也不得不承認,彩衣說的這些,都是她的心里話,也是單谷、司音甚至包括老劉和子衿和他的心里話。

        有些問題,其實越早暴露出來越好。

        小顧加入到這個團隊中來,可以說是他一力促成的。

        原因很簡單,他們不但在黑域中就認識,現實中小顧也是被皇帝專門打發到飛仙跟他結交的。

        可這是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

        按理說,這些事,跟彩衣這群人是沒關系的。但彩衣他們幾個卻毫無怨言的接受了他。

        哪怕知道他真實身份,哪怕知道可能會因此卷入血雨腥風的奪嫡戰爭中,這群人也沒有半點退縮。

        即便是膽子最小的司小音,也沒有露出任何猶豫過。

        不是為了當什么從龍之臣,只是因為你是我認可的伙伴!

        誰還沒點自己的想法?誰還沒點自己的心思?

        沒有誰是真正的木頭人。

        面對危險微微一笑說我不怕,讓危險來的更猛烈些吧……那是不正常的。

        所以說,在這件事情上,小顧雖然有他自己的堅持,但卻并沒有站在彩衣這些人的立場上認真考慮過。

        或許小顧從小到大,就沒有學過如何站在別人立場上考慮問題。

        他是皇子,生下來就高高在上。

        是這祖龍帝國的天潢貴胄!

        哪怕一直很低調的成長,但他的生活中,也是見不到什么委屈的。

        除了皇帝能給他委屈受,別人還有誰?

        價值連城的弓箭手心法說送就送,在當時那種情況下,大方得簡直像個傻子。

        如果不是優越到一定程度,會這樣嗎?

        叫他老大,那是因為小顧崇拜強者,被他生生打服的。

        但這并不代表小顧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他剛剛試圖和稀泥,卻被彩衣直接把蓋子給掀了。

        但他卻沒辦法去生彩衣的氣。

        一個團隊,即便再怎么和睦,再怎么一團和氣,也不可能半點爭執都沒有。

        所以,他不但沒生氣,反倒還挺高興。

        如果彩衣這些人,因為接受自己東西太多,而成為了應聲蟲,他說什么是什么,那他才會感到悲哀。

        房間里的眾人都沉默著。

        這場看似外界壓力導致的突然爆發,實際上隱患從小顧加入那一刻起,就已經埋下了。

        平日里話癆似的單谷此刻耷拉著腦袋,不時的用手摸摸自己的大光頭。

        司音也是在彩衣發火之后,才終于察覺到氣氛有點不對勁,頓時也弱弱的藏在林子衿身后,不出生了。

        老劉似乎想說點什么,但他突然發現自己無話可說。

        首先,他是認同彩衣的,但問題是,彩衣是他女朋友!

        從立場上來說,他就沒了發言權。

        于是,眾人的目光,最終還是回到白牧野身上。

        這時候,小顧突然呲牙笑起來:“你們都認為這件事,是我的錯,對吧?”

        大家都沉默著,小顧這笑容,在他們看來不是很正常的那種開心笑容。

        小顧看著白牧野道:“其實我知道,就連老大也覺得是我不對……嗯,你們的感受,我剛剛嘗試著站在你們的立場想了一下,發現的確有點不是滋味。你們把我當成伙伴,當成好朋友,當成兄弟,然后外面一群人找不到咱們戰隊的太多毛病,把矛頭對準了我。對此你們自然是感同身受的,肯定是希望我能站出來,用事實回擊那些王八蛋。”

        他說著,站起身,沖著眾人微微彎腰,鞠了一躬:“所以是我想的不夠周全,是我錯了,對不起,我跟大家道歉!”

        彩衣是個嘴硬心軟的人,見小顧居然直接道歉了,頓時有點難受了。要是小顧能嘴硬一點,你來我往的吵一架,倒是會好受許多。

        可他這樣,給彩衣的感覺好像是在欺負他一樣。

        畢竟是個鵝都打不過的家伙。

        “你……”

        “彩衣,我不是在鬧情緒,也沒有說反話,我是真的意識到,這件事的確是我做得不對。你們都把我當同伴了,當好朋友,是我沒有把自己當成符龍的一員。所以的確就是我做錯了!”

        小顧說著,眼圈有些微紅:“我從小就沒有過同伴,除了兩個嫡親的兄弟之外,其他那些兄弟也不像是兄弟,親人不像親人,帝王家的冷漠,是難以想象的。至于朋友,我更沒有,不是因為我高貴,而是從小時候,所有接近我的人,就都是帶著目的來的。嗯,老大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個朋友!那是因為,在黑域里,我是小顧,不是皇子李英!所以我的確不是很懂得如何與人相處,更不懂應該怎么在一個團隊中找到屬于自己的位置。”

        “我今天特別開心,開心老劉這個還不算特別熟的朋友能直言不諱;開心彩衣這個認同我,我也認同的朋友能指出我的錯誤;也開心老大在這種兩難的狀態下,還能替我說話,給我保留顏面;開心大家到這時候,想的也是要我如何融入到團隊中來,而不是把我從團隊中踢出去……”

        單谷哈哈笑道:“哪有那么嚴重……”

        “我覺得是有的。”小顧看著單谷,然后又看看大家:“我之前一直覺得,皇子下場,跟那些人一起同場競技,是一件很丟臉的事情。其實你們批評得對,我看上去很討厭這身份,可我不但享受著這身份帶給我的一切,而且事實上,我的內心深處,也還是很在意它的……不然,我為什么會自覺高人一等?為什么會覺得下場競技丟人?”

        他說著,看向老劉道:“老劉,我也可以這樣叫你吧?”

        老劉微笑:“當然!”

        “下場比賽,對陣縹緲,我希望你能給我安排一個首發,同時單人賽上,我要第一個出場!彩衣說得對,面對質疑,最有利的回擊方式,就是一巴掌抽回去!”

        彩衣:“我沒說過這話。”

        “那就是老劉說的。”小顧一臉認真。

        老劉:“好吧就當是我說的。”

        小顧道:“還有,皇位,我要拿到手中!”

        眾人微微一怔。

        小顧看著彩衣:“這得感謝彩衣……”

        彩衣:“唉呀媽呀……”

        這個有點嚇人!

        姐姐一句話就讓你想當皇帝了?姐有這么大威力嗎?

        小顧笑起來:“你點醒了我,讓我一下子想通了很多事情,之前我覺得我是被動接受這一切的,但現在我終于想通了,其實是我太矯情。我對那位置不渴望的根本原因,是我害怕!”

        “害怕自己做不好!”

        “害怕辜負了父皇辜負了朝堂諸卿辜負了天下百姓!”

        “害怕坐在那個位置上就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害怕有人起兵造反最終被推下那個位置丟人不說甚至丟了性命。”

        “說到底,這一切,是我懦弱。”

        小顧微笑著:“是我內心深處的軟弱,造成了這種不想、不情愿、不喜歡。但如今,我有你們這樣一群伙伴,我相信,我不但可以在現在打好每一場比賽,在未來,我也一定會管理好這個國家!是你們給了我決心和勇氣去面對這一切。今天晚上,我會回一趟皇宮。明天,你們會看見一個全新的我,出現在賽場之上!”

        自從回到紫云,小顧其實一直就非常糾結。

        他很想念父親,也很想念他的幕后,想念他的兩個兄弟。

        可這些天過去,他誰都沒去見,甚至連聯系都沒有過。

        因為他怕,不但怕,更是不知應該如何面對。

        所以,哪怕他已經成了帝國太子,可在內心深處,他依然是沒有做好那個準備的。

        如果不是彩衣今天這番話,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能徹底想通這些。

        彩衣看著眼睛亮起來,整個人也像是徹底活過來的小顧,忍不住道:“別的事兒你感謝我就感謝了……但當皇帝這事兒,你千萬別感謝我,這太可怕了!”

        眾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一場小風波,迅速被抹平。

        但這場小風波,對整個團隊來說,卻是意義深遠的。

        沒有質疑,永遠都只有一個聲音的團隊,其實,真的未必是一支好團隊。

        彩衣也用今天的表現,無形中再次抽了很多不看好他們的人一記耳光。

        這團隊里面,每一個人,都是不可或缺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
    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