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67章 干掉這個蘑菇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67章 干掉這個蘑菇頭字體大小: A+
     
        論打嘴仗,老劉還真的從來就沒怕過誰。

        過去沒什么太多閱歷的時候都不怕,更別說現在都已經成了第一學院的學生,在這方面,更是不會懼怕任何人。

        不過老劉這番話還是被很多人解讀為——來自小地方人的不甘吶喊。

        雖說紙面實力不能算數,但人家天神戰隊也不僅僅只是紙面實力強啊!

        人家實戰也很牛逼的好吧?

        如果硬要說第一場符龍九比零而天神九比一,那就是抬杠了。

        因為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天神那邊是故意放水讓對手拿了一分,這是很體面的做法,讓很多人都交口稱贊的。

        不過也有很多人是挺老劉的。

        “是騾子是馬拉出來溜溜,誰也不用放狠話,人家劉志遠說的也沒錯!”

        “就是,小地方怎么了?誰家的先祖不是小地方出來的?”

        “小白太帥了,我決定挺他!”

        好吧,最后這個肯定是亂入進去的。

        這場比賽的賽場,隨機到了一片廢墟地形。

        這種地形差不多也算是比賽中最為常見的一種了。

        城市的廢墟,大家都很熟悉。

        甚至看多了導致內心毫無波動。

        每一次次元生靈降臨,大戰過后,城市幾乎都是這個鬼德行。

        當然,很快就能恢復如初。

        猛士戰隊這邊,這一次,果然是換人了!

        首發登場的,從之前的盾戰華榮平,弓箭手龐宏磊,刺客季桂才和劍客譚子睿,調整為盾戰華榮平,弓箭手龐宏磊,拳法師楊瀟和符篆師井永軍!

        譚子睿和盧子陽兩人是替補,季桂才干脆沒能進入大名單。

        當然,也許是想把刺客放在單人賽上。

        符龍戰隊這邊,首發登場的,是林子衿,姬彩衣,單谷,司音。

        白牧野跟顧英俊兩人,依然是在替補名單上!

        猛士這邊的直播間里,兩個主持人因為都吃過虧,已經不敢再說什么怪話去嘲諷,不過在看見符龍這邊的首發名單之后,依然有種氣悶的感覺。

        還真是……狂妄呀!

        “我們看到,符龍戰隊這邊,是想要一招鮮吃遍天……依然沿用著上一場的首發名單,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是的,我們猛士這邊,吸取了上場失敗的教訓,將楊瀟和井永軍調整到首發名單當中,希望他們能帶來不一樣的新氣象!”

        符龍這邊的直播間里,鳥哥跟董栗都是一臉淡定。

        因為他們都相信,即便只剩下小白一個人,也能挑了對方六個!

        所以,沒什么好擔心的,不是嗎?

        面對網絡上一些剛剛成為符龍粉絲的擔心,董栗也給他們吃了一顆定心丸。

        “今年的帝國聯賽,賽制非常友好,嗯,對頂級天才來說真的是這樣,給了他們力挽狂瀾一錘定音的機會!只要實力夠強,哪怕隊友全都被淘汰,一個人也可以去挑戰對方六人!實際上,我覺得這種一錘定乾坤,非常帥氣。當然了,咱們符龍戰隊,恐怕沒有這個機會了。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很優秀……”

        董栗很少見的巴拉巴拉說了一堆,很多專門跑到這邊來“刺探敵情”的猛士擁護者聽得非常不爽,原本是想要臥底刺探點敵情,結果一個沒忍住,直接在網上開噴。

        結果肯定也是令人歡喜的,被無數符龍戰隊的粉絲噴到懷疑人生。

        跑到人家門口裝逼,一點都不刺激,因為會死的很慘!

        廢墟上,猛士戰隊這邊的四個人第一時間分散開。

        不但陣型變了,就連打法都變了!

        弓箭手龐宏磊跟在盾戰華榮平身邊,符篆師井永軍則跟拳法師楊瀟從另一條路繞開。

        大概是想要形成一個包夾的陣型。

        不過目前還看不出來,因為雙方的距離有點遠。

        符龍這邊,單谷十分矯健的穿行在各種斷壁殘垣中,不斷利用這些建筑來遮擋自己的身形。

        他在出發之前,跟林子衿說了幾句什么。

        直播間這邊,鳥哥嘴里咕噥了一句:“心靈啟示?”

        董栗點點頭:“應該是。”

        這個沒什么好隱瞞的,這場比賽的對手聽不到,下場的話……自然會有人去研究。

        林子衿依然強突,司音跟在她身邊。

        姬彩衣則在單谷消失的一瞬間,也跟著消失了身形。

        就連鏡頭,都無法捕捉到她的身影。

        “這場比賽,似乎有點意思了!”猛士這邊直播間里,主持人臉上露出笑容。

        因為在他看來,雙方這種散開的打法,肯定不存在一波流了。

        林子衿就算再厲害,最多也只能面對盾戰華榮平和弓箭手龐宏磊。

        如果龐宏磊足夠給力的話,是可以用弓箭牽制住林子衿的。

        遠程對近戰,不管怎么說,肯定還是要占有一些優勢的。

        嗖!

        單谷幾乎是閉著眼睛,一支箭盲射出去。

        那邊正在悄悄繞過來的符篆師井永軍當場愣了一下,身上防御符瞬間激活。

        噗!

        單谷這支箭直接釘在他的防御光幕上,雖然沒能破防,但卻結結實實的把井永軍給嚇一跳。

        因為他沒想到自己走的這么隱秘,居然也會被發現。

        既然被發現,那也沒什么好說的了,他先是往拳法師楊瀟身上奶了幾張符,以防止對方刺客突如其來的偷襲。

        然后帶著楊瀟,兩人直接往單谷這邊沖過來。

        目標其實就是弓箭手單谷!

        那邊林子衿跟司音的速度非常快,兩人不斷在廢墟中縱躍。

        走直線,目標看上去非常明確,就是盾戰華榮平和躲在大盾后面的弓箭手龐宏磊兩人。

        可就在地圖上一群人呈現出一個特殊點位的瞬間,林子衿跟司音卻瞬間轉向!

        朝著符篆師井永軍和拳法師楊瀟的后路包抄過去!

        在這個點位上,林子衿和司音兩人距離猛士這兩撥人的距離幾乎是一樣的!

        但這是在觀眾的上帝視角才可以清晰的看見,他們在城市的廢墟地圖上,根本不可能看見這些。

        所以,在林子衿跟司音變向的一瞬間,猛士這邊的直播間里面,頓時發出一陣驚呼!

        “天吶,怎么可能?”

        “她們是怎么判斷出我們符篆師跟拳法師位置的?”

        “這不科學啊!”

        符龍這邊,鳥哥則呵呵笑道:“單谷的心靈啟示,的確很厲害!所以現在就變成了,單谷牽制,子衿跟司音從后面反包抄,彩衣……彩衣不知道埋伏在哪?”

        董栗點點頭:“這說明,咱們符龍戰隊的打法,還是很多樣化的,而且能夠做到因地制宜……”

        這種時候,吹就是了。

        而且其實也不算是吹。

        大概第一場九比零的比賽中,林子衿的表現太過突出了。

        以至于在完全壓制了其他人光芒的同時,更是讓絕大多數人都忽略掉了劉志遠的作用。

        其實就連很多符龍的老粉絲們,在這種時候也都會忍不住忽略老劉的價值。

        林子衿那么強,不管面對什么對手,直接莽上去就是了。

        還要什么戰術打法呀?

        根本不需要的!

        可實際上,真的是這樣?

        看看這場比賽單谷的心靈啟示,看看林子衿跟司音的突然變向。

        很多人這會兒只看見了后者,回頭等到賽后,肯定會有無數人重新改變對符龍的分析方向。

        只有強硬的莽?

        想多了!

        符龍從來就不是一支單純靠莽打比賽的隊伍。

        那邊的猛士隊長華榮平跟弓箭手龐宏磊沖著沖著,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按理說應該已經相遇的林子衿跟司音……并沒有如期出現在他們面前。

        人呢?

        怎么沒影了?

        這時候,兩人才突然間意識到上當了!

        林子衿跟司音竟然沒有沖著他們兩個過來,而是轉道去找另外兩人玩兒去了!

        華榮平臉色難看,大聲道:“快走!”

        他一邊說著,一邊直接大步朝前沖去。

        這種強大的靈戰士,一旦將速度飚起來,那是超快的。

        弓箭手龐宏磊雖然更快更敏捷,但在瞬間的爆發力,卻是不如華榮平的。

        于是,雙方一下子拉開了三四個身位。

        正常情況下,這其實沒有什么。

        因為華榮平即便是在狂奔,手中那面大盾也依然是撐開的。

        雖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風阻,但這樣才是最安全的,不會被人突然偷襲!

        所以,誰都沒想到,姬彩衣竟然會在這種時候,這種地方,突然間冒出來。

        一個幽靈閃現,出現在了弓箭手龐宏磊身邊。

        手中兩把暗月之刃,一上一下……交錯一抹。

        龐宏磊猛的瞪大眼睛,脖子上出現一道血痕,下面的肚子被徹底劃開!

        如果這是在現實中,這一幕絕對會非常血腥!

        好在這里是虛擬世界,龐宏磊直接化成光雨,被淘汰出局。

        那邊的替補劍客譚子睿,直接進入到戰場。

        直到收到提示那一刻,隊長華榮平才突然間發現不對勁。

        他猛地一回頭,身后竟然什么都沒有!

        沒有了弓箭手龐宏磊,同樣也沒有了姬彩衣的身影!

        他甚至連同伴是怎么死的都沒看見。

        直播間里,兩個猛士的主持人在嘆息。

        “哎呀,不應該呀!”

        “這是失誤了呀!”

        “沖的時候,怎么能忘記對弓箭手的保護呢?”

        “哎,不應該,真的不應該!”

        華榮平猛然間停下腳步,這種時候,他真的不敢繼續往前狂奔了。

        很明顯,龐宏磊死在對方刺客手上。

        讓一個刺客隨時可能出現在自己身邊,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

        如果這時候繼續狂奔,很有可能隨時會遭到對方刺客的致命一擊!

        而此時,鏡頭好容易捕捉到姬彩衣的身影,她已經朝著對方符篆師的方向狂奔而去。

        不斷的幽靈閃現,每一次都出現在更遠的地方。

        這一刻,正在收看比賽的猛士擁護者們,幾乎齊齊發出一聲嘆息。

        如果說戰力上有差距,那是實打實的境界差,誰都沒辦法。那么現在,真的就是戰術上和經驗上的差距了。

        相比之下,猛士這邊的戰斗素養,當真是差了符龍那邊太多。

        一個偏遠落后的星球,為什么能培養出如此出色的戰士?

        難道就因為飛仙那邊遭遇的次元生靈入侵次數多?

        以至于就連一群少年都變得這么優秀?

        此刻,林子衿和司音兩人,已經和井永軍、楊瀟正面對上。

        井永軍在看見林子衿的瞬間,腦袋瓜子嗡的一聲,就差眼前冒出一大堆金星了。

        她怎么能出現在我的面前?

        嗖嗖嗖……!

        幾支冷箭,精準射向井永軍和楊瀟。

        已經占據了制高點的單谷,不斷用箭騷擾著兩人。

        防御符很硬?

        沒事的,哥箭多!

        司音輕聲道:“我來!”

        說著,掄起手中裂天錘猛然間砸向井永軍的防御光幕。

        井永軍又不是木頭人,見司音沖過來,自然會還手。

        一大堆符篆劈頭蓋臉砸向司音——就不信你們一個個都那么恐怖,一個都打不死!

        司音顯然不可能躲開那么多的符篆,她的場域也沒那么變態。

        但林子衿能啊!

        那把門板似的大刀在她手中上下翻飛,身上爆發出的場域直接將井永軍那些打向司音的符篆全部打掉。

        順手還給了拳法師楊瀟兩刀,把楊瀟劈得連連后退。

        他拳法再厲害,也不敢跟林子衿這種猛人的大刀硬碰硬。

        司音的裂天錘終于舒舒服服的砸在了井永軍的防御符上。

        井永軍也怒了,心說你們一個兩個,都當我是靶子不成?

        難道我的防御符就那么好砸?

        不管誰來,一砸就碎?

        嘭!

        他的防御符碎了。

        接著,司音的大錘子狠狠砸在了井永軍的腦袋上。

        真的,到死的那一刻,井永軍都無比的驚訝,甚至連不甘的情緒都沒多少。

        她是怎么一下子打破我的防御符的?

        媽的我的防御符是紙糊的?

        失去了符篆師的保護,拳法師楊瀟根本擋不住林子衿的刀。

        這還是子衿壓根就沒怎么太認真。

        上一場比賽結束之后,就已經有一股洶涌的輿論,認為他們一點都不謙讓對手。

        雖然老劉跟小白都認為謙讓個鬼,但林子衿還是不想讓自己哥哥受到譴責。

        所以這場比賽她打的更加收斂。

        是的,人頭是不可能讓的。

        但可以稍微放放水,讓對方多堅持一會嘛!

        楊瀟在林子衿的刀下苦苦支撐,身形左躲右閃。

        終于躲到了一個讓司音覺得不出手都對不起這機會的點位上。

        然后,司音掄起錘子——

        嗖!

        噗!

        一支箭,直接釘在楊瀟的眉心處。

        司音蘑菇頭一甩,用眼睛兇了一下單谷那邊。

        眼神又兇又萌。

        單谷伸出食指跟中指,比了個耶。

        然后隨手就是一箭,看也沒看,射向另一個方向。

        那邊——

        替補登場的劍客譚子睿抬手就是一劍,磕飛了單谷這支箭。

        臉色已是難看到極致!

        接二連三的提示,讓譚子睿有種要崩潰的感覺。

        為什么?

        為什么大家明明境界都差不多,但自己這邊卻如此倒霉?

        一眨眼的功夫,首發登場的四人,竟然就已經被人干掉了三個!

        就剩下一個盾戰隊長華榮平。

        他在哪?

        在干什么?

        華榮平在干什么?

        他正在小心翼翼的接近戰場這邊。

        因為他覺得,對方的刺客就在附近!

        事實是這樣嗎?

        還真是。

        姬彩衣在接近林子衿她們那里之后,發現大局已定。

        其實就在司音掄錘,單谷張弓的那一刻,她是有機會搶在兩人之前,將對方的拳法師楊瀟收割掉的。

        但她沒那么做。

        而是身形一閃,消失在那里,等在華榮平過來的路上。

        華榮平敢來嗎?

        同伴接二連三的被淘汰,他得多頭鐵還繼續往上沖?

        于是他開始聯絡兩個替補。

        劍客譚子睿跟棍法師盧子陽。

        三個全都是近戰選手,聚集在一起,還是可以發揮出很強力量的。

        其實打到現在,華榮平心里也清楚。

        贏是不可能贏的。

        想要在符龍身上拿團戰六分,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但至少……也要拿一兩個人頭分吧?

        難道還要像上一場那樣,直接被對方在團戰打個六比零,然后單人賽再被人家打個三比零?

        兩場比賽之后,讓人家從自己身上拿走十八分,自己這邊一分都沒有?

        如果真的是那樣,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臉面留在帝國聯賽的賽場上。

        如果猛士這邊也能有一個森悅邢老師那種人,估計會好一些。

        如果他們能知道第一場表現出色的符神戰隊曾經被林子衿一挑六,估計感覺會更好一些。

        可惜他們沒有邢老師,更不知道符神戰隊那場被打到懷疑人生的約戰。

        劍客譚子睿和棍法師盧子陽不斷往華榮平這邊聚集過來。

        譚子睿還要不斷面對單谷利箭的騷擾。

        之前他完全沒放在眼里的一個弓箭手,在這刻卻給他帶來了無盡的困擾。

        單谷的箭太狠了!

        而且他能感覺到,對方甚至沒有特別認真的想要擊殺他。

        不然他未必能挺到跟盧子陽和華榮平會面那一刻。

        當當當!

        華榮平用大盾開始抵擋單谷的箭。

        場面又變成了四對三。

        看上去,猛士這邊雖然弱勢了一些,但也不至于沒得打。

        可就連猛士的支持者們,此刻心里也都充滿了悲觀情緒。

        沒有符篆師的加持,只剩下三個近戰選手。

        對方不但有遠程攻擊在不斷騷擾,而且還有林子衿跟那個又矮又萌但卻力大無比的蘿莉……叫啥來著?

        好像是叫司音?

        更別說,人家還有個隱藏在暗中的刺客!

        天吶,這特么簡直太讓人感到絕望了。

        算上這場比賽,林子衿一共就在正式比賽的舞臺上亮相兩場。

        可就這兩場比賽,足夠給人留下巨大的陰影。

        仿佛她往哪里一站,哪怕面對對方一群人,也會給人一種——你們被我包圍了的感覺。

        這感覺,對于對手來說,實在是太糟糕了。

        林子衿拎著大刀,看著沖上來的華榮平三人。

        如果換做曾經的她,肯定毫不猶豫上去就砍。

        但現在嘛,要低調!

        對,低調一點。

        不要給哥哥和隊伍招致太多的口水。

        我也是個注意影響的人。

        嗖!

        司音直接沖上去了。

        掄起手中裂天錘,狠狠砸向華榮平的盾牌。

        那邊棍法師盧子陽掄起手中合金大棍,狠狠砸向司音腦袋。

        另一邊,劍客譚子睿不但一劍刺向司音,手中還灑出了一大堆小飛鏢!

        目標也是司音!

        三個大戰士,在這一刻,就像是瘋了一樣。

        甚至不顧單谷的箭,也不顧暗中的姬彩衣,更無視了拎著刀站在那的林子衿。

        仿佛跟司小音有深仇大恨一般。

        只想干掉這個蘑菇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