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59章 我不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59章 我不狂字體大小: A+
     
        林子衿這一巴掌加一膝蓋簡直像是捅了馬蜂窩,被踹飛這少年身邊幾個同伴當場就炸了,都是年輕氣盛的少年人,誰能容忍自己身邊的同伴被打?

        同伴嘲笑別人那是可以的,本來就是土包子,還不讓說了?

        幾個人瞬間就要對林子衿出手。

        白牧野幾張符直接就飛了出去,拍在那幾人身上。

        “冷靜一下。”白牧野一臉真誠的看著這群人。

        這種情況,不冷靜好像也不行。

        都被控了!

        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就算內心深處是炸裂的,還能怎樣?

        白牧野來到那被踹飛的少年跟前,看著他道:“你也是來參加帝國聯賽的?”

        那少年怒視著白牧野,咆哮道:“我要弄死你!”

        誰能想到放嘴炮也會造成這么嚴重的后果?

        跟這少年一起的其他人也全都一臉怒色,但還好,沒有跟這些年輕人一樣沖動,不然肯定也被控了。

        林子衿眉宇間依然一片冰冷。

        如果不是白牧野及時過來,剛剛被控那幾個,就不是被控那么簡單了。

        林妹妹怒起來,真沒別人啥事兒。

        白牧野笑了笑:“有這本事,回頭賽場上使,我們是不是垃圾,只有在你擊敗我們之后,才可以下定論,現在不行,知道嗎?”

        我知道你妹!

        碎發少年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雖然倒在地上,但卻給人一種非常危險的感覺。

        這邊的情況,瞬間引來無數人的圍觀。

        即便白牧野這些人因為飛仙聯賽的原因擁有了無數的粉絲和擁躉,但在整個祖龍帝國來說,依然不算什么。

        尤其小白還戴著帽子跟大大的口罩,能一眼認出他們的人,少之又少。

        “是不是只要一張符打在你身上,才能讓你安靜下來?”白牧野看著這少年淡淡說道。

        “你們太放肆了!”跟這少年一起的一個中年人呵斥道:“光天化日之下,直接暴起傷人,你們是來參加帝國聯賽的嗎?就這素質?”

        這就典型的惡人先告狀了,林子衿打人固然不對,但若是沒有這碎發少年的挑釁,大家各走各的,她怎么可能去主動找惹麻煩?

        孫岳峰皺著眉,看著那中年人道:“這地方到處都是監控,到底誰沒素質,相信很快就有公論。如果你們想解決這件事,我建議咱們找個安靜的地方。”

        碎發少年怒道:“就在這說!找什么安靜的地方?我好端端走路,平白無故被人打,這是帝星!是天子腳下,難道還沒有王法了不成?”

        哎呦,沒看出來,心眼兒還挺多的,一看就是一個討人喜歡的壞孩子。

        白牧野笑了笑,跟少年一起那幾個人,此刻還在控制符的時效期間內,一個個全都不能動彈,站在那里,如同木雕泥塑一般。

        此刻四周已經迅速的圍了一群人。

        孫岳峰看著對方那中年人,沉聲說道:“你怎么說?”

        那中年人也知道這不是說話的地方,尤其很多人已經開始打開了直播……

        特么的,科技太發達就這點不好——隱私是什么鬼?

        他們的確是來參加帝國聯賽的隊伍,如果在這里爆出丑聞,即便可以拉著符龍戰隊一起下水,但他們也討不到什么好。

        “張文軒,冷靜一下。”中年人終究還是考慮的更多一些,看了一眼那碎發少年,然后看著孫岳峰道:“這件事,可不算完,找個地方,咱們好好說道說道。”

        孫岳峰笑了笑,點點頭:“行!”

        他是小地方出來的不假,祖龍十八星里面最差的那顆飛仙星,然后在飛仙星上,也常年居住在一座三級小城里面。

        看起來,的確就像個土包子。

        可他老子是孫恒!

        是皇帝直管的三大軍團之一的第七軍團團長!

        所以真要盤盤道,他也沒什么可怕的。

        白牧野輕輕拉了下林子衿:“好了,別太生氣。”

        司音一臉難過,心里更是充滿愧疚,她覺得是她惹的禍。

        白牧野笑著揉了揉司音的腦袋:“沒事沒事。”

        碎發少年張文軒站起身,眼神冰冷的看著白牧野這群人。

        直到此時,他的那群隊友終于恢復了正常。

        孫岳峰微笑道:“我知道一個地方,咱們過去聊聊如何?”

        對方那中年人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隨后,這群人也不理會四周那些圍觀的人,直接跟著孫岳峰往外走去。

        那碎發少年臉色極為難看,他覺得很丟臉!

        大不了大家就在那里打一架,又能如何?

        難道還怕他們符龍戰隊了不成?

        無量戰隊這邊的一群人剛剛雖然都沒有說話,但實際上,已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在賽場上大家是競爭對手,但來到這紫云,他們跟符龍戰隊就是一條船上的兄弟!

        這邊的一場小沖突,看似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但很快網絡上就爆出了一條消息。

        “兩支參加帝國聯賽的隊伍航天中心發生沖突,這是還沒開始比賽,就已經擦出火花了嗎?”

        “符龍戰隊,曾經火爆紫云的超級美少女林子衿脾氣火爆,航天中心出手教訓另一支參加帝國聯賽隊伍成員。”

        “紫云航天中心發生小沖突,雙方均來自參加帝國聯賽的隊伍,沖突原因不詳……”

        大量的新聞稿,連同一大堆照片,很快被人上傳到網上。

        比賽季即將開始,關注這三十六支隊伍隊伍的人也非常多。

        航天中心那里沒有多少人能認出符龍戰隊這群人,但放在帝國聯賽官方論壇上就不一樣了。

        白牧野、林子衿和彩衣這群人分分鐘被人認出來。

        同時,另外一支隊伍的身份,也迅速被扒出來。

        “來自地英星……也就是盛產符紙的森悅星的符神戰隊,跟來自地佐星,即飛仙星的符龍戰隊,哈哈哈,我能說著是冤家路窄嗎?”

        “我來爆個料,算不上多大的瓜,不過挺有意思的,森悅星的符神戰隊這名字,是在符龍戰隊得到飛仙聯賽冠軍之后才有的。飛仙聯賽的時間要比森悅聯賽稍微早那么幾天,所以,飛仙聯賽冠軍誕生之后,符龍戰隊揚名。森悅這支原本沒起名字的冠軍團隊,直接起了一個符神戰隊。看上去,多少有點針鋒相對的意思吧?不過今天紫云航天中心發生的事情我已經看到經過。怎么說呢……雖然我是森悅人,但還是得說句公道話,符神戰隊……好像被壓制了。符龍戰隊的白牧野的確厲害,一手控制符簡直出神入化。這讓我不得不為我們的符神戰隊生出了幾分擔憂。我都不好意思說人家是在偷襲,在當時那種情況下,都已經準備動手了,結果瞬間被人家控制符控在那里。如果這要是在賽場上……”

        “符神戰隊的張文軒,這個人特別傲,他不是第一次惹這種禍,之前在森悅聯賽的時候,就曾經因為出口不遜,惹怒過其他隊伍的人而發生了沖突。只不過那只隊伍不如他們符神戰隊厲害,被打的很慘,當時這件事還引起了不小的爭議。不過最后還是被森悅聯賽組委會給壓了下去。所以今天他在紫云吃這種虧,我一點都不意外。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更比一山高,希望符神戰隊的孩子們吃了這一次虧之后,能長點記性。”

        “你他媽憑什么這么說我們符神戰隊?明明符龍戰隊那些垃圾偷襲……”

        腦殘粉,無處不在!

        白牧野一群人跟著森岳峰,一邊走還一邊偷偷在帝國聯賽的官方論壇上看熱鬧。

        說實話,白牧野沒怎么把這種事放在心上。

        或許是大場面見多了,就連生死都經歷過不止一次,再看張文軒這種,十足十的一個小屁孩,真懶得跟他一般見識。

        識相點,大家就各走各的,真要是臭不要臉,就一頓胖揍,打清醒為止。

        老劉給出的那些資料上對這些隊伍的分析,主要是在講——白牧野不怎么出手的情況下,比賽應該怎么打!

        這還是老劉跟大家分開這么久,不太清楚白牧野目前實力的情況下,給出的建議。

        帝國聯賽上肯定有頂級天驕,這個是毋庸置疑的,畢竟這已經上升到一個帝國的層面了。

        但再怎么頂級的天驕,能超越問君妹子嗎?

        又能出現多少個問君妹子那種級別的?

        所以還真不是白牧野狂,而是那些人,真的不夠看。

        一群人來到外面,面對著大量迎接的人,孫岳峰看了一眼剛剛私下里交流一番的中年人,微笑道:“還有必要說道說道這件事嗎?”

        孫岳峰很成熟,剛剛這一路走來,他小聲跟這中年人交流了一番。

        這中年人雖然因為自己人吃虧了,心里很憤怒,但也不是那種蠻不講理的人。

        知道剛剛那件事,真不能全怪人家符龍戰隊那個少女。

        嘲笑人土包子也就罷了,人家也沒說什么,結果轉頭指名道姓,罵人家全隊是垃圾……這種事兒即便放在他身上,也是會怒的。

        所以,他看了一眼身邊其他幾個人。

        其中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子說道:“算了吧,也不是什么大事,不過是年輕人之間的一點小沖突。年輕人氣盛,如果覺得不舒服,回頭賽場上解決就是了。文軒也沒有受傷,大家時間都挺緊,還是趕緊各自忙去好了。”

        “不錯,一場小沖突,都是年輕人,有什么恩怨,賽場上解決去。”另一個森悅這邊的人說道。

        張文軒站在那,臉色特別難看,他覺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羞辱!

        即便這群人要么是他的老師,要么是來自森悅星的帝國聯賽組委會成員,他依然覺得難以忍受。

        他看著那中年人:“邢老師,感情這不是您吃虧了是吧?這是我們的事情,您說怎樣就怎樣了?”

        那中年人微微一怔,有點無奈的看著張文軒道:“比賽重要還是在這里胡鬧重要?”

        他的語氣談不上嚴厲,畢竟這群少年還要為學校拿榮譽呢,平日里也都是哄著捧著。

        張文軒冷笑一聲,看向林子衿道:“你不是厲害嗎?找個地方,咱倆單挑!”

        林子衿頓時樂了:“真的?”

        張文軒冷冷道:“你們這支垃圾隊伍,也就會出手偷襲,到最后的決賽,都在打假賽!”

        嘿呦?

        這話說的……

        白牧野都有點無語了,心說你是哪只眼睛看見我們打假賽的?

        而這這句話直接把一旁的無量戰隊成員也給拉下水了。

        隊長陳煜皺著眉,看著張文軒:“這位同學,說話要有根據。”

        “呵,我的眼睛就是根據!”張文軒一臉不耐煩,看著林子衿道:“你就說敢不敢單挑吧,別說那些沒用的!”

        林子衿看著他:“你跟我?”

        “不,是他跟你!”張文軒一指身旁一個皮膚有些黝黑的少年,“他跟你打!”

        林子衿眼神有點古怪的看著張文軒,“你的意思是,你主動挑釁,然后讓別人幫你打?”

        張文軒頓時有些語塞,他一個輔助系的符篆師,雖然符篆玩得溜,而且認為自己完全不遜色白牧野,甚至比白牧野更厲害!

        但問題是,輔助系怎么跟人家單挑?

        這也是他最尷尬的地方。

        那皮膚有些黝黑的少年說道:“他是輔助系符篆師……”

        話沒說完,就被林子衿打斷,“一個輔助系的渣渣,是哪來的勇氣到處挑釁的?我剛剛看了一眼論壇,就連你們森悅星的人都沒幾個說你好話的,所以我很想知道,你是哪來的自信?”

        這時候,那森悅這邊那中年人邢老師忍不住說道:“行了,都少說幾句吧,張文軒,這件事不能先放放嗎?”

        “不能!”張文軒一臉強硬,看著中年人道:“邢老師,我從來沒有吃了虧就算的習慣。”

        “以后,你會有的。”白牧野看了他一眼,然后道:“這樣吧,別廢話了,直接找一個上網的地方,我跟林子衿兩個人,打你們全隊。輸了我們連帝國聯賽都不參加了,直接打道回府。贏了的話,這位同學,以后麻煩你低調點。這是在航天中心,是在紫云,這要是一個荒郊野嶺的地方,就你這種嘴賤的,可能已經被打廢了!”

        白牧野說這話的時候,根本沒有什么威脅,身上更沒有釋放出什么殺氣。但那種歷經過生死歷練出來的氣場,還是在這一刻直接碾壓過去。

        碎發少年張文軒很想反駁點什么,嘴巴張了張,卻是一句都沒能說出口。

        “你剛剛說,你們倆,打我們全隊?”一個身材高挑的漂亮女生看著白牧野,眼神中滿是不可思議,“你太狂了吧?”

        “我不狂,我要真狂,就讓她自己,或者我自己打你們全部了。”

        白牧野看了她一眼,很認真的道:“本來沒有多大的事情,你們的人嘴賤,挨揍不應該嗎?非要沒完沒了,你們不趕時間,我們卻很忙!所以,別廢話,要么答應,要么趕緊走人。”

        就在飛仙航天中心的外面,這群人在這里小聲說著話,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一群年輕人在友好溝通和交流呢。

        外面一群人遠遠的拍攝著他們,繼續往帝國聯賽的論壇上更新著動態——

        “雙方似乎在談判!”

        “我看見飛仙那個超級大帥哥小白了!雖然只露出一雙眼睛,但真的好帥呀!”

        “事情應該沒完,森悅的符篆師張文軒看上去憤憤不平的樣子,哈哈哈,真有意思,這才是帝國聯賽應有的氛圍……少年們,燥起來吧!”

        飛仙和森悅這邊負責接待的人,全都一頭冷汗。

        聽到關鍵字,他們連忙打開帝國聯賽的官方論壇,一看全都一頭瀑布汗。

        還真是一群熱血少年啊!

        特么走個道都能發生沖突?

        尤其森悅這邊的人,他們都知道張文軒是個刺頭,但知道也沒用,大家都頭疼死了。

        那個身材高挑的女生看著白牧野,聲音也冷下來:“你們符龍,是飛仙的冠軍,我們符神……是森悅的冠軍,你這樣看不起人,不大好吧?”

        姬彩衣在一旁淡淡說道:“有什么不好的?你們的名字早都已經說明一切了。打不打?不打就趕緊散!沒人愿意陪你們過家家。”

        “我一直覺得我是一個特別喜歡表達的人,現在突然發現,我竟然是一個如此克制而又內斂的人。”單谷摸了摸自己的光頭,看著張文軒這邊一群人:“你們這群人,在我們之后,起了這么一個名字,很讓人看不起!真的,你們以為這樣就能踩我們一腳?回頭被打到哭爹喊娘,再有人稱你們為符神戰隊,不嫌丟臉嗎?哎,還真是……年輕啊!”

        滿心愧疚的司音也很生氣,用眼神兇了他們幾眼,而且內心深處,其實還憋著一口氣,她很想跟白牧野說:“小白哥,讓我跟那個人單挑吧,我能一錘子砸死他!”

        可由于半晌,終究還是沒能說出口。

        她也挺責怪自己的,為什么還是這么慫呢?

        “打!”張文軒咬著牙,看著那身材高挑的少女,說道:“今天咱就讓符神戰隊的名字,實至名歸!”

        一直懶得說話的顧英俊實在是有點忍不住了,嘆了口氣,道:“你們一共八個人,打我們這邊兩個,能別整的跟視死如歸一樣嗎?”

        張文軒:“……”

        那高挑的長腿女生卻道:“這要求,可不是我們提的,是你們的人提的!”

        “行了,趕緊的吧,趕時間。”林子衿不耐煩的道。

        一大群人,直接上了飛仙這邊的飛行大巴車。

        行駛了十幾分鐘之后,直接找到了一個非常大的虛擬館,一群人下來之后,直接進去。

        十分鐘后,一個隨機出來的城市地圖中,白牧野跟林子衿,站在一邊。

        對面,一共出現了六道身影。

        終究還是要了一點點臉面,沒有八個人全上。

        但也只是一點點罷了。

        看得出,對方那群人,除了那個張文軒之外,其他那些人,也都存著狠狠踩一腳符龍的心思。

        所以說,人怕出名豬怕壯,小白他們這群人在飛仙揚名的時候,根本就沒想過,在遙遠的森悅星,還有人如此惦記著他們。

        對方六個人當中,輔助系符篆師張文軒,弓箭手長腿少女冷蓉,皮膚黝黑的盾戰王平宇,身材健碩、帶著大片紋身的刀手劉文龍,刺客董長旭,小全系符篆師常海宴。

        老劉給的那些資料當中,其實是有視頻的,不過大家都沒怎么來得及看,只看了一些文字資料。

        所以到現在,白牧野跟林子衿都有些對不上號。

        他們甚至連名字都沒問。

        不是瞧不起他們……好吧,其實就是瞧不上眼。

        白牧野看了林子衿一眼:“丫頭,我給你擋住所有打過來的符篆和箭矢,你去把他們都剁了。”

        林子衿點點頭:“不要,我先試試自己能不能把他們都剁了!”

        選擇觀戰的雙方都是一陣無語。

        尤其是森悅這邊的一群人,全都一臉尷尬加憤怒。

        真狂啊!

        長街對面,張文軒一群人,正冷冷注視著這邊。

        “直接A過去,我負責支援你們!一波碾壓了這兩個白癡!”張文軒冷冷道。

        說話間,高級輔助系符篆師,精神力高達兩百七十二的張文軒直接祭出十幾張宗師級輔助系符篆,奶在隊友們身上——

        “干爆他們!”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
    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