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57章 好氣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57章 好氣呀字體大小: A+
     
        此時此刻,黑域中,無數關注了大魔王和問君能有幾多愁的人全都收到了兩人進入一個名為“古城”的地圖。

        可他們想要選擇跟進的時候,卻發現觀戰權限并未開啟。

        一直等待著進去觀戰的林子衿等人都有點懵,心說這什么情況?

        龍傲天更是一臉無語,他此刻就在白牧野黑域的別墅里,眼睜睜看著白牧野傳送到比賽地圖的。

        結果轉頭卻沒有開啟觀戰權限……擦,太賤了吧?

        莫非是忘記了?

        想想就覺得不可能,如此重要的一場比賽,怎么可能會忘記了?

        四周看臺上一個人影都沒有他們倆感覺不到嗎?

        這是……不想開?

        龍傲天瞪大眼睛,想到這種可能之后,忍不住用手一拍腦門:“妙啊!”

        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家伙,雖然覺得不能親眼看到這場戰斗有些遺憾,但更多的……卻是一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讓你們烏央烏央都往黑域里面鉆,就不給你們看!哈哈哈哈,真是太痛快了!”

        整個黑域,大量等待中的人全都懵了。

        “咋進不去呢?”

        “沒開觀戰權限?”

        “這是什么情況?”

        “不給看?臥槽這太過分了吧?”

        “這么重要的一場比賽,竟然不開觀戰權限……這是在故意耍我們吧?”

        黑域時間,八點十分。

        無數因為這場約戰進入黑域的人都傻眼了。

        他們收到了那兩人進入“古城”地圖的提示,又過去了十多分鐘,很顯然……那兩人已經開打了!

        不然還能干嘛?

        談戀愛嗎?

        有什么悄悄話,私底下說不行?

        所以事實已經很清楚,證據也很確鑿……那兩個混蛋,故意沒開觀戰!

        草!

        所有人都瘋了。

        就連林子衿和于秀秀這些人都有些難以理解。

        因為就算不開啟隨意觀戰的權限,但卻可以開啟邀請模式把她們邀請進去呀!

        叮!

        林子衿受到一條信息,是于秀秀發過來的。

        “情況可能有些不對勁,恐怕是發生了什么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林子衿也冷靜下來,回了一句:“應該是,回頭問問他。”

        姬彩衣、單谷和司音這三個黑域小菜鳥,在七點多的時候就已經隨機不到對手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這場黑域巔峰之戰,誰還有心思去打比賽?

        幾人倒是也沒抱怨什么,反倒心中與有榮焉。

        結果,到了八點左右,收到白牧野已經進入地圖的提示之后,他們卻沒辦法進入。

        這是啥情況?

        相互之間發了個消息,發現大家都進不去。

        一時間,幾個人都有點懵。

        接著他們就聽見整棟樓里面傳來一陣憤怒的聲音。

        還有摔東西的聲音。

        叮了咣啷,一片嘈雜。

        無數人在這一刻,全都瘋狂的怒罵起來。

        倆混蛋玩意,把所有人都給狠狠耍了!

        尤其是那些專門為了這一戰而進入到黑域里面的人,眼巴巴看著黑域時間已經來到八點十五分,終于明白,人家是真的沒打算開觀戰……

        這他媽的,好氣呀!

        古城地圖中。

        問君能有幾多愁有些敬佩的看著漂浮在空中的白牧野,輕聲道:“高級精神力,駕馭著宗師級的符,拼命往自己身上拍精神力補充符……大魔王,你是個狠人!”

        兩人打了足足十五分鐘,沒分出勝負!

        原因就是白牧野始終沒有拿出宗師級的實力,但卻將精神力控制在三百九十九點,高級跟宗師間的臨界點上。

        問君能有幾多愁確實很厲害,她此刻所展現的境界已經不是初級大宗師,而是已經過了四千點靈力,進入到中級大宗師領域。

        剛剛的戰斗,她也一點都沒有留手。

        心里面也存了一定“教訓”大魔王的心思。

        讓你不放開宗師境界,讓你裝逼!

        一劍秒了你!

        結果事情跟她想象中有很大出入。

        這個小黑胖子竟然真的憑借高級水準擋住了她各種可怕的攻擊。

        “不過,你如果不拿出真本領,想要擊敗我,也是有點難。”問君能有幾多愁聲音依舊充滿慵懶,像是一只晨起伸爪抻懶腰的貓。

        “問君妹妹,能問個問題嗎?”白牧野渾身上下,符篆環繞,足有幾十張符圍繞著他的身體在飛舞。

        兩人暫時處在停戰狀態下。

        “大魔王,你這小黑胖子少來占我便宜,姐姐比你大多了!”問君能有幾多愁對問君妹妹這個稱呼有點遭不住,忍不住吐了句槽。

        “不,你一看就很年輕,聲音的成熟都是裝出來的,所以你就是個妹妹。”白牧野小黑胖臉上滿是堅持。

        “你要這么說的話……”

        唰!

        問君能有幾多愁驟然出手,一道劍氣劈向白牧野。

        “我也沒意見!”

        嗡!

        劍氣被一張宗師級的防御符化成的防御光幕給擋住。

        白牧野甚至沒怪她偷襲,笑著問道:“你現在所展現出來的實力,應該已經有中級大宗師水準了吧?”

        “怎么?”問君能有幾多愁偷襲不成,也不失望,也沒覺得害臊。

        因為剛剛這小黑胖子用同樣的手段對付過她。

        “依然不是你的真正實力吧?”白牧野道。

        “哼!”問君能有幾多愁傲嬌的哼了一聲,“就許你藏拙?”

        “那好吧,咱倆誰也別藏了,都拿出真本事,痛痛快快打一場,然后打完不管誰輸誰贏,立馬下線,好不好?”白牧野道。

        問君能有幾多愁眼睛微微一亮:“這個主意可以!”

        白牧野神念一動,直接解開自身精神封印,九百多點精神力直接讓他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本質的變化。

        還是那張小黑胖臉,哪怕明知道這張臉長的不怎么樣,但卻給人一種特別吸引人的感覺,會讓人下意識的忽略掉這張臉本身的丑美!

        這是強大的精神氣場所帶來的加持!

        就像馬爸爸也有那么多人說他帥。

        呼!

        問君能有幾多愁微微瞇著眼,看著白牧野,面具后面的一雙純凈眸子里,閃過一抹明亮的色彩。

        “這才對嘛!”

        “這才是我想要對戰的對手!”

        “事實證明,我依然還是有些小看你了,原來你已經踏入到中級!”

        這個女人的眼睛真毒!

        感知能力真強!

        境界這東西,誰都不會把它寫在臉上。

        也只有到了那種可以碾壓的差距,才能如此輕易看穿對方的修為。

        那么,問君妹妹到底什么層次?

        轟!

        一股恐怖的氣勢,順著問君能有幾多愁身上徹底爆發出來。

        一道巨大的場域,順著她的身體往四周擴散!

        大宗師,巔峰!

        在這一瞬間,白牧野差點生出把至尊權杖給拎出來的沖動。

        遭不住了,介娘們怎么這么兇啊?

        他想過,問君應該不止中級大宗師的境界,她的真實境界,很有可能是個高級大宗師。

        結果事實證明,不僅僅是問君小看了他,他同樣也小看了人家。

        隨后,問君能有幾多愁的攻擊也讓白牧野見識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靈戰士。

        他是個全系符篆師,所有符篆他都擅長。

        而問君妹子……同樣是個全系靈戰士,所有職業,所有屬性……她也都擅長!

        兩個人的戰斗已經完全不像是靈戰士跟符篆師在打,更像是兩個強大的上古修行者在斗法!

        問君最擅長的應該還是劍術,在她劍下,各種各樣的元素攻擊信手拈來。

        白牧野打出的符篆十有八九都被問君通過各種屬性攻擊給擋了下來,當然,她想要攻破白牧野的防御,也沒有那么容易。

        此刻兩人全都將各自戰力提升到巔峰層次,相互間的進攻和防御更是精彩紛呈。

        白牧野終于明白為什么問君不愿意將這場戰斗公開。

        如果說他小小年紀就踏入宗師境,是一個亙古罕見甚至前所未有的超級天才。

        那么問君也是一樣,單論天賦,未必就比他差哪去!

        如果她真像白牧野說的那樣,實際年齡比她看上去展現出的成熟要小很多的話,那么,她就是一個完全不遜色白牧野的超級天才!

        一旦兩人在戰斗中認真起來,那么他們所爆發出的實力,絕對是驚世駭俗的。

        問君展現的很多東西,是很多神級強者都不曾擁有的!

        小白也是如此。

        這場戰斗,的確不應該給外人看。

        這是兩個絕世天才之間的比拼。

        黑域時間八點四十。

        無數人都已經絕望了。

        但下線的人依然寥寥無幾。

        都還在等,等待奇跡發生的那一刻。

        不計其數在現實中的頂級天才們,從來都是被等待,第一次嘗到這種等人的滋味。

        實在太難受了。

        于是大家一窩蜂的跑到黑域論壇上,痛罵大魔王和問君能有幾多愁。

        小妖女同學也跑上去罵,而且應者如云。

        “大魔王,枉我把你當成朋友,還有問君,你不是說我是你在黑域唯一的朋友嗎?你們真的太過分了!我好失望啊!”

        下面的回帖,很快就超過了十萬。

        畢竟小妖女在黑域的名氣也極大,無數快要爆炸的天才們像是找到了突破口,紛紛跑到這個帖子里痛罵起那兩個無恥的家伙。

        古城地圖中。

        兩個從一開始就飛在天上打,從來沒落地的人依然遙遙相望。

        相互對峙著。

        “這真是一場精彩的比賽。”問君道。

        “嗯,他們看不見,好可惜呀!”白牧野道。

        轟!

        這一次,問君打過來的攻擊,竟然是一道神通!

        一股排山倒海的火焰,突然間憑空生出,朝著白牧野呼嘯而來。

        “你是神族?”

        白牧野祭出一張冰霜護甲符,天空中形成一面巨大無匹的冰盾,擋住這團火焰。

        “屁的神族,這是上古修行者的神通!誰告訴你只有神族才能施展神通的?”

        問君妹妹的聲音依然慵懶,但卻帶著幾分不忿:“神族那些神通,不也是跟人學的?”

        好吧,是咱孤陋了……

        白牧野直接放出一片流星火雨,帶著大量的狂雷符。

        古城上空宛若世界末日一般。

        這種景象,著實太驚人了!

        雙方的攻擊,都已經完全超出人們的認知范疇。

        各種屬性的對抗,各種算計,各種可怕的殺招,不斷轟向對方。

        黑域時間晚上九點二十。

        依然還在等待中的那些人突然間發現,那兩個人,已經打了一個小時二十分鐘……竟然還沒打完?

        “媽的他們是在打架還是在談情說愛?”

        “就那么難分勝負嗎?這根本不像這兩人的風格啊!”

        “問君和大魔王這兩人的戰斗風格都是無比勇猛的那一種,能用十秒鐘解決的戰斗他們絕不會拖到十一秒……為什么這次打了這么久?”

        “他們不會是在用另一種方式打吧……”

        “靠,另一種方式更打不了這么久好吧?”

        “說不定天賦異稟……”

        無數怨念深重的天才們,漸漸開始歪樓了。

        林子衿氣得直翻白眼,她當然不信白牧野跟問君會發生什么,但問題是,這場戰斗,怎么拖了這么久?

        她也很好奇結果啊!

        哼,臭哥哥,回頭一定三天不理你!

        算了,三天太久,還是兩天吧。

        哎,兩天也太長,一天吧。

        要不……就半天?兩個小時?二十分鐘?

        好吧,至少也得五分鐘!

        不能再少了!

        至少要讓他知道,我生氣了!不高興了!

        古城上空。

        風起云涌,兩道身影,掩映在滾滾烏云和雷電之間。

        “大魔王,你還有多少張符?”

        “多得是,倒是你,還有多少靈力?”

        “再打一天一夜也不會枯竭!”

        “呵呵。”

        “哼哼。”

        轟隆隆!

        雙方再次向對方發起了攻擊。

        此刻,白牧野甚至連光系的符篆都用上了!

        光之枷鎖,這種他之前只在巨人城試煉的時候使用過一次的符篆,如今他積攢了一些。

        當光之枷鎖符篆用出來的時候,對面的問君眼中終于露出一絲緊張。

        她發現無法突破這光的封鎖,所以,只能期望通過自身的防御硬生生扛過去。

        幾張光之枷鎖符篆被激活之后,直接形成一道光芒牢籠,將問君困在里面。

        但問君的各種元素攻擊,也在瘋狂的反擊著這個光芒凝結的牢籠。

        轟!

        轟!

        光芒形成的牢籠都被打得有些彎曲。

        這份戰力,即便是一個踏入神級的大佬,也得看得目瞪口呆吧?

        換成一個初入神級的,面對問君恐怕都得跪!

        她的戰力輸出,實在是太兇悍了。

        可怕得一塌糊涂。

        白牧野趁機打進去的那些控制符、遲緩符根本近不了問君的身。

        管你激活沒激活,一概被她的場域擋在外面,然后下一秒就會被她兇狠的攻擊打得粉碎。

        如果能夠再高一個境界,達到高級宗師的水準,應該可以獲勝。

        當然,如果他現在拎著至尊權杖,也早已經勝了。

        但還是得承認,這女人……真可怕!

        因為他現在這狀態,已經算是火力全開。

        他在心里計算著,林子衿到二十歲的時候,會不會擁有這份實力?

        這個還真的挺難說,至少現在的子衿,肯定不是她對手。

        “你應該還有手段,打了這么久,我沒見你用法器。”被光之枷鎖形成的牢籠封印在里面的問君突然開口說道。

        擦!

        咋的?

        你還想把哥老底兒都掏出來不成?

        呵呵,不給你看!

        “哪有什么手段?我已經盡力了,沒辦法擊敗你。”白牧野那張小黑胖臉上,充滿真誠,語氣很遺憾。

        “我不信!”問君哼了一聲,“你一定還有手段沒出。”

        “是你有吧。”白牧野心中微微一動,問道。

        “沒有了。”問君說道。

        白牧野也不信。

        這女人太神秘了!

        全系、全屬性的靈戰士,白牧野生平僅見。

        就連號稱分走一滴造化液三成的林子衿,在這方面也沒她這么變態。

        要說她沒點來頭,誰信啊?

        “算了,姐姐年齡比你大,境界比你高這么多,依然打成這個樣子,著實有點丟臉,你我若同齡,我肯定打不過你。”

        問君說著,隨手點了認輸。

        哎……

        還沒等白牧野反應過來,就已經下線了!

        太干脆了吧?

        把你的底牌亮一亮呀!

        哪怕因此輸掉這場比賽,白牧野都不在意。

        很顯然,問君也不在乎連勝榜。

        之所以一直排在第一,是因為之前遇到的對手……都太弱。

        “好歹加個好友啊……”

        白牧野嘀咕一句,直接退出,下線。

        此時的黑域時間,是晚上九點五十。

        兩人之間這場戰斗,持續了將近兩個小時!

        不是在切磋,雙方從一開始,就沖著用最短時間解決戰斗去的。

        如果問君沒有選擇認輸,估計再過一小時,這場戰斗也不會結束。

        他的光之枷鎖雖然能困住問君,但在收縮到一定程度時,卻無法徹底擊破問君的場域。

        所以,要么雙方都把底牌徹底亮出來,要么,就只能這樣僵持著。

        問君既不想亮出全部底牌,又懶得僵持,干脆痛痛快快認輸下線。

        痛快得讓小白都一臉無語。

        早知道,他就認輸了。

        因為這場讓無數人積怨深重的比賽,誰贏了,誰承受的口水就會更多些。

        真是個狡猾的女人啊!

        太壞了!

        白牧野揉著腦袋,推開虛擬艙的門,從里面走了出來。

        然后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那種高強度的戰斗,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小的考驗。

        殊不知此刻的黑域里面,在平靜了一段時間之后,隨著兩人戰斗結束下線,再次變得群情激奮。

        最直接的體現,就是黑域論壇上罵兩人的帖子剎那暴漲。

        同時,大魔王獲勝的信息,也被人們發現。

        因為大魔王的連勝場增加了一場!

        “終究還是大魔王贏了嗎?我怎么有點不敢相信?問君能有幾多愁居然會敗?一個神話就這樣破滅了嗎?這里面會不會有什么不為人知的秘密?會不會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

        “天吶,大魔王居然贏了?真不敢相信,一場戰斗……打了兩個小時?太夸張了!”

        “就算是那啥……也沒有倆小時的吧?”

        “一個神話的終結?問君居然輸了!一個神話的崛起,大魔王登頂連勝榜!試問誰能擊敗大魔王?”

        小顧看著黑域論壇上亂七八糟的帖子,也是一臉無語,他默默的下線,然后跑到白牧野房間,在門口遇到了面無表情的林子衿。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林子衿沖著小顧努努嘴。

        小顧抬手敲響了房門。

        “進吧。”白牧野在里面道。

        兩人一進屋,看見白牧野正坐在那,輕輕的揉著腦袋。

        身上透出來的那種疲憊感,讓林子衿一下子就忘了剛剛發過的誓——一分鐘她都挺不住。

        “哥哥你怎么了?沒事吧?”

        心疼的走過去,把白牧野的手拿開,伸出小手,幫他按起了頭。

        小顧毫無防備的吃了一嘴狗糧,如果不是心里面太好奇,他絕對轉身就走。

        “我說老大,你不打算給我們解釋一下嗎?”小顧說著,還看了一眼林子衿,準備用眼神結盟。

        “解釋什么?你沒見哥哥累成這樣嗎?真是的!”林子衿氣呼呼的道。

        小顧同學瞬間自閉。

        真的好氣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長寧帝軍
    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電影世界大盜何以笙簫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