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55章 上官家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55章 上官家族字體大小: A+
     
        說好的展現兩個全系符篆師之間的全面能力呢?

        說好的一場精彩激烈的對決呢?

        說好的全面阻擊大魔王上鉆石呢?

        這就完了?

        被人家一波帶走?

        擦!

        弄半天是一個銀樣镴槍頭?!!!

        這種戰斗,幾乎沒人覺得它很精彩。

        甚至在很多不懂符篆師戰斗的人眼里,這特么分明就是一場碾壓式的戰斗啊!

        根本沒有任何懸念可言。

        只有少數符篆師,還在替天下烏鴉一般黑辯解——

        “你們不明白,大魔王的那些劍符肯定有說法,絕不是什么簡簡單單的高級符篆,我覺得,大魔王那些劍符,很有可能已經達到大師品質了。”

        “烏鴉真的沒你們說的那么弱,他不過是對自己的防御符太有自信,同時也太小看大魔王的劍符了。”

        “正常情況下,大魔王那些劍符不可能那么容易擊破烏鴉的防御符,換做是我,我也不敢相信那劍符威力那么大呀!”

        “上官清平可惜了,他其實本來是有機會的。這種高手對決,出現這種情況也很平常,這不能說烏鴉真的那么弱。你們應該也看過問君能有幾多愁的戰斗,她秒殺靈戰士秒殺符篆師的戰斗少嗎?但誰能說她的那些對手都是弱雞?”

        當然,不同的意見肯定也是有的。

        “沒人說烏鴉弱,但他太裝了!”

        “呵呵,一開始裝的那么像,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黑域排名第一的天才呢!”

        “連勝榜上排名第三,并不能說明他在黑域中就能排到第三了,而且好笑的是,他在連勝榜上都落后人家大魔王,哪來的勇氣嘲笑人家呢?”

        “論天下烏鴉一般黑同學這一戰的損失,第一,他從鉆石掉回了黃金,當然,這沒什么,他如果能夠調整好心態,今天晚上就能重新打回來,但掉了就是掉了;第二,他的六百多場連勝,就此宣告終結。或者這個連勝場次還能在榜單前十掛上一段時間,但用不了多久,就會被人一點點超越,他想要重新打回來,太難了;第三,他暴露了自己身份,哈哈哈,神圣帝國上官家族的第一年輕天才上官清平。好吧,這也沒什么,敢跑到上官家去刺殺他的人也沒幾個。關鍵問題是……特么太丟人了啊!通過烏鴉同學這場約斗,教會了我們一個道理,那就是——人可以囂張,但要等結果出來之后再囂張。在結果出來之前,千萬別裝逼呀!容易遭雷劈!”

        這個帖子,在黑域論壇廣為流傳。

        囂張要在出結果之后,否則千萬別裝逼,已經成了黑域里面的一個梗了。

        人們想象中會暴跳如雷的上官清平從虛擬艙中出來之后,英俊的臉上十分平靜,并沒有那種戰敗了的強烈沮喪。

        當然,失落情緒肯定是有的,但也沒多嚴重。

        眼里也沒有了在黑域中的那種傲然。

        他平靜站起身,來到外面的客廳。

        客廳里面,坐著五六個人,其中兩個身穿華服的老者,還有三個面容威嚴的中年人以及一個三十歲左右,看上去有些吊兒郎當的青年。

        說他吊兒郎當,主要是因為這家伙上半身穿著一件花花綠綠的襯衫,下面穿著一條同樣花花綠綠的大褲衩,腳上趿拉著拖鞋,跟這屋子里的眾人格格不入。

        “哈哈哈,怎么樣?吃敗仗了吧?”穿得花花綠綠這青年在上官清平出來一瞬間,便大笑著嘲笑起來。

        上官清平翻了個白眼,撇撇嘴沒吱聲。

        其中一個華服老者淡淡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再說這一次,也是我們要他去試探的。”

        “老爺子,你們一天到晚無不無聊?黑域是什么地方?那里天才云集,出現什么樣的妖孽也都不奇怪。你們不過是看了幾段戰斗視頻,就在那懷疑這懷疑那的……有意思嗎?”青年笑嘻嘻的道,“你看,我這寶貝弟弟好容易積攢起來的六百多場連勝,就這樣沒了,一會不得一個人悄悄哭鼻子呀?”

        其中一個中年人訓斥道:“怎么說話呢?有點正形!”

        青年嘿嘿一笑。

        上官清平有點無奈的看了一眼這青年,依然保持著沉默。

        他跟整個不著調的哥哥不一樣,他骨子里是一個特別上進的人。

        他哥哥上官文平名字里雖然有個文,但人卻跟‘文’這個字一毛錢關系沒有,當然,武也就那么回事。

        三十多歲的人了,也才達到中級宗師境界,一天到晚就知道到處去浪。

        讓他這個弟弟都跟著操碎了心。

        不過有一點,上官文平的情報收集能力非常厲害,以至于家里這群人雖然經常訓他,罵他不著調。但在關鍵時刻,還是很器重他的。

        前段時間,上官家的老古董之一……也就是上官文平和上官清平的爺爺,上官遠飛,一次偶然的機會中,看見一段小白在黑域中的戰斗視頻,頓時引起他的關注。

        因為上官遠飛也是一個符篆師,而且還是一個神級符篆師!

        他的眼睛,=自然毒得很,一眼就看出那個叫大魔王的人施展的符篆術不對勁。

        很像是真正的古符篆術!

        于是就有了今天這場挑戰。

        實際上,如果不是爺爺有交代,上官清平肯定不會主動去挑戰排在他前面的大魔王的,更不會隨便暴露出自己身份來。

        吃飽了撐的么?

        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可能打不過人家?

        但沒辦法,老爺子有交代——你必須要激怒他,甚至還要暴露出你的真實身份來。

        雖然到現在他都不知道老爺子為什么讓他這么做,但他已經很好的完成了。

        在整個黑域過半天才的圍觀下,丟了一個天大的面子,連帶著家族也跟著有點蒙羞,但他完成了老爺子的任務。

        比賽的錄像,他也已經拿到手。

        很快,上官清平將比賽視頻放出來。

        就連看起來很不著調的上官文平,也認真看起來。

        當然,他認真看也看不出什么。

        但那兩個老者,在白牧野出符的一瞬間,眼睛便都亮起來。

        目不轉睛的看著光幕上,小黑胖子的每一個動作,甚至就連表情他們都不放過!

        “看見了嗎?他在出符的瞬間,他身體周圍的氣場就已經變了!”

        上官遠飛對身旁的另一個老者說道,“這意味著……這個叫大魔王的人,應該是個宗師!雖然他沒有釋放出宗師的場域,但這瞞不過我的!”

        “啊?”上官清平目光頓時變得有些呆滯起來。

        這個……真的有點不敢相信啊!

        宗師?

        黑域里面,靈戰士宗師比比皆是,甚至不是宗師才稀罕。

        可符篆師宗師……除非是一些年歲很大的老家伙跑進去,不然,在一群年輕人當中,根本找不出任何一個宗師!

        即便是四十歲的符篆宗師,也足以令人感到震撼。

        符篆師從高級到宗師那一步,是最難的!

        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比進大宗師還難。

        另一個老者卻微微點點頭:“你說的不錯,看那氣場,應該是只有宗師才能使用并駕馭的,如果只是一個高級符篆師,怕是連那氣場是什么東西都不清楚。”

        上官清平:“我就不清楚。”

        上官遠飛目光柔和的看他一眼:“你這次做得很好,以后我會教你。”

        上官清平嘿嘿一笑:“謝謝爺爺!”

        上官文平嘴角微微抽搐,看著被暫停下來的畫面,多少有些不敢相信的道:“這個叫大魔王的小黑胖子,看樣子最多也就二十幾歲吧,有這么年輕的符篆宗師?這該不會是個老家伙吧?”

        他雖然平時以懟弟弟為樂,可那終究是親弟弟,沒事懟一懟沒問題,但如果說有人比他弟弟優秀,他也是不愿承認的。

        “這個不好說,這么年輕的符篆宗師,當代幾乎是沒有的。準確的說,在我們人類來到仙女座,重啟修真文明的歷史上,應該沒出現過二十幾歲的符篆宗師。”上官遠飛說道:“但在上古文明中,二十幾歲的符篆宗師……雖然不多,但卻是有的!”

        “真有這種天才?”一個中年人驚訝的問道。

        “咱們如今的人類文明,其實屬于科技和修煉并行的文明,但根據那些上古時期的遺跡來看,上古時代,基本上就是單純的修真文明,沒有太多科技產物。”

        上官遠飛說著,用手指著光幕上的白牧野道:“這個叫大魔王的年輕人,更像是上古時代那種修行者,無論他對符篆的駕馭還是掌控,對符篆術的理解,甚至包括他的戰斗方式,都更加接近上古修行者。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這個人……應該是一個上古文明的傳承者。”

        上官文平問道:“那又如何呢?”

        上官遠飛看了他一眼:“文平,我希望你去一次祖龍。”

        “哈?”上官文平頓時一臉不情愿,“出國?還是去祖龍?”

        “怎么,你不愿意?”上官遠飛淡淡問道。

        “這……不是不愿意,而是……哎,老爺子,您不會是要我去把這人找出來吧?”上官文平一臉的不情愿,他還有很多妹妹需要照顧呢,這一走,指不定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再說,出國……還是去祖龍那種不如神圣的國家,不但危險,也無聊呀!

        那邊的妹妹不好看!

        “就是要你把這人找出來!”上官遠飛道:“如今還能得到完整上古傳承的人寥寥無幾,尤其符篆師,就更稀罕了。這樣的人,每一個身后都隱藏著驚天的秘密和機緣。我們上官家之所以能發展到今天,靠的……就是那些上古文明的碎片。所以,這關乎到我們家族的千年大計。”

        上官文平嘆了口氣,點點頭:“好吧好吧,我去,不過老爺子,你怎么能斷定這人是祖龍的?他難道不能撒謊嗎?”

        上官遠飛微笑道:“滄海那邊,我同樣也已經派人過去了,甚至我們神圣帝國,也有專人在盯著!不過那人是咱們國家的可能性不大。”

        上官文平頓時一臉無語,心說還以為老爺子有多睿智,一眼就能看出對方的身份,原來也是廣撒網啊!

        “不過這人,是祖龍人的可能性更大。”上官遠飛道:“雖然我們神圣也講祖龍語,但口音還是有所不同的。他說話雖然聽不出什么口音,但多多少少,還是帶著那么一點點祖龍的味道。所以,你去了那邊,千萬不要放松。正好他們的帝國聯賽也要開啟了,按照這人的年齡,你注意盯著點他們的帝國聯賽。一旦發現可疑目標,就立即將信息傳遞回來。”

        上官文平道:“好吧,我知道了。”

        “孩子,這可能是一項漫長而艱巨的工作,它有可能持續幾年,甚至十幾年……但只要能夠把這個人找出來,對我們上官家族的未來,就一定有很大幫助。同樣的事情,我當年也是做過的。”上官遠飛語重心長。

        上官文平點點頭,也認真說道:“爺爺,您放心吧,我肯定認真完成這項工作,把這人給揪出來。”

        “你不能打草驚蛇,只許暗中觀察,記住了,所有一切,我們這邊來決定。”上官遠飛道。

        這時候,上官清平才在一旁忍不住問道:“爺爺,到底是為什么呀?我們找到這個人,然后要把他抓過來,從他身上奪取傳承嗎?可是這樣……會不會……有點不太好?”

        上官遠飛忍不住笑起來:“你這傻孩子,怎么,覺得我們是壞人?在做壞事?”

        上官清平微微低頭,沒承認,但也沒否認。

        其實沉默,就已經是一種態度了。

        一個中年人淡淡說道:“你沒離開過家族,更沒有什么閱歷,所以很多事情,你都不懂,或許以后有一天你會明白……所有的一切利益,都是建立在掠奪之上的。”

        “怎么會這樣?我們家不是做正經生意的嗎?”上官清平覺得自己的三觀有點要崩。

        “做正經生意?”中年人忍不住笑起來,點點頭:“現在跟你說太多,你也理解不了,以后慢慢你就懂了。你現在不需要參與這些,只要好好把實力等級提升起來就好。”

        上官遠飛微笑著道:“不錯,你是家族這些年來最優秀的天才,以后你會大放異彩。一些陰暗的,見不得光的事情,自然有別人去處理……”

        上官文平在一旁眼眸里閃過一抹淡淡的黯然,心說我就是處理這種事情的……“別人”。

        上官清平看了一眼自己哥哥,低聲道:“那哥哥他,不會有什么危險吧?”

        上官遠飛搖搖頭:“他只是去觀察和尋找,不會有危險的。”

        “那就好!”上官清平這才高興起來。

        ……

        ……

        從黑域中出來,林子衿精致的小臉上還帶著強烈的興奮。

        拉著白牧野:“哥哥,你今天的表現真的是太出色了!嘻嘻,那個上官清平牛皮都吹爆了,結果卻瞬間被秒……”

        小顧從另一個房間走出來,皺眉看著白牧野:“那個人為什么要自爆身份呢?目的是什么呀?”

        “大概天生就喜歡炫耀吧?”林子衿在一旁道:“這樣的人黑域里面不少的。”

        “我知道不少,但這個人,我看過他之前的一些比賽……平日里沒這么囂張,也沒這么高調。”小顧看著白牧野,“總覺得,他今天的表現,似乎挺刻意的。”

        “你這么一說,好像還真有那么一點。”白牧野微微皺眉。

        “是吧?我就覺得他自爆身份完全是沒必要的,不過也沒什么,神圣帝國……離咱們這里遠著呢!”小顧說著,沖著樓下大聲喊道:“大鵝,我要兩份牛排!”

        “收到!”樓下傳來大鵝愉悅的聲音。

        這廚師當然不是白當的,需要拿白菜來換!

        大鵝是個居安思危的鵝,如今它的儲物空間里,已經存儲了大量白菜。

        這些白菜足夠它吃好幾個月的!

        但這么好的東西,它才不會嫌多。

        小顧雖然覺得上官清平的表現有些刻意,但這件事大家都沒怎么往心里去。

        就當它是一場尋常的黑域比賽好了,大家都沒想太多。

        大魔王這個名字,也因為這場比賽,徹底揚名黑域。

        一時間,挑戰他的人更多了。

        所以說,天才集中的地方,很難用常理去揣度。

        明知道大魔王厲害,但還是想要挑戰他的天才比比皆是,大概都覺得自己行。

        除非能像林子衿那樣,生生把自己變成一個真正兇名遠揚的妖女,不需要太久,就沒有多少人敢找她挑戰了。

        姬彩衣、單谷和司音幾人,也算真正見識到了黑域中的頂級戰力是什么樣的。

        他們也因此變得更加努力起來。

        接下來這幾天,已經成功升到鉆石的白牧野依然每天進入黑域。

        打架、畫符。

        甚至偶爾也會挑選幾個對手應戰,他挑人之前,先看對方勝率,然后看連勝場,最后再看看對方的比賽視頻。

        覺得有意義的,他才會同意。

        現在關注他的人,已經不比關注問君能有幾多愁的人少了。

        所以,每一場比賽,只要他選擇公開,總會引來大量的人進入圍觀。

        至于挑戰他的人,肯定是選擇公開的,都指望能干掉他出名呢。

        可惜的是,幾天下來,沒有一個挑戰者能實現這一心愿。

        神圣帝國的上官家做事很穩,他們完全沒有在黑域里面派任何人試圖近距離觀察白牧野。

        即便有,也全都是坐在觀眾席中,往人群里面一混,低調得一塌糊涂。

        問君能有幾多愁果然找白牧野約戰了。

        其實當天比賽結束之后,如果不是白牧野走的太快,她都想當場跟白牧野約戰來著。

        大概是有事,問君隨后幾天沒上線,這天一上線,就直接在論壇上發帖子,希望大魔王能夠跟她打一場。

        所有期待這場比賽的人,又都興奮起來。

        他們不但希望看見一場精彩對決,更希望看見連勝榜上那些神話破滅!

        因為只要開打,就必然會有人終止連勝。

        其實對真正的強者來說,連勝榜那東西是可有可無的。

        就像問君能有幾多愁自己也明白,她雖然連勝榜上排名第一,但卻不敢說自己是黑域第一。

        不過,如果能夠擊敗大魔王,然后再慢慢擊敗掉一些出名的人,那么她這個第一的含金量,也會變得更足。

        她甚至準備擊敗大魔王之后,直接掛一個帖子在黑域論壇上,長期邀請各路高手對她進行挑戰!

        所以,問君妹子只是做人低調,做事……可一點都不低調!

        白牧野沒有第一時間答應,其實是想讓林子衿把問君約出來,大家聊聊天,看能不能交個朋友。

        對這種高手,他還是很想結交一下的。

        之前林子衿也約過,但都被問君給婉拒了,這次同樣也是如此。

        她告訴林子衿,這一戰打完之后,會主動邀請他們見面。

        “整天神神秘秘的,在咱這皇子也沒有那么大架子啊……”林子衿也多少有點不開心。

        小顧看了林子衿一眼:“皇子不是沒那么大架子,是根本沒架子好吧?你是我的大姐頭,小白是我老大,哪敢有架子?”

        “那你鵝爺我呢?”大鵝問道。

        你是個屁!臭鵝!

        小顧心里面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卻滿臉堆笑:“你是我哥,尼古拉斯·高貴·大廚·鵝哥!”

        大鵝很滿意!

        在這家里,它也就敢欺負欺負小顧。

        另外那倆,眼睛一瞪它就哆嗦了。

        都特么是魔鬼!

        一言不合就要吃它……都是文明人兒,太不體面了。

        上官清平在打完那場比賽之后,就像是消失了一樣。

        其實并沒有,只不過連勝中斷,排行榜上找不見他了。

        白牧野在跟上官清平那一戰結束后的第五天,終于答應了問君能有幾多愁的約戰。

        雙方約定,明天晚上八點,隨機地形打一場。

        之所以不用擂臺,是因為問君妹子覺得她一個超級靈戰士,選擇擂臺的話是欺負白牧野這符篆師。

        沒等出符,就被她給秒了!

        是的,連勝榜第一,就是這么自信。

        對小白來說,其實在哪都是無所謂的。

        在客廳和廚房打他都沒意見。

        隨著雙方的約定,黑域再一次轟動了。

        這場約斗,要比上一場跟烏鴉那場……更加引人注目!

        兩個自黑域重啟以來,從未敗過的人之間的戰斗,誰會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
    超品醫仙長寧帝軍邪王寵上癮:愛妃,快來最強贅婿大帝好色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