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51章 彩衣的黑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51章 彩衣的黑域字體大小: A+
     
        眉心長著一枚綠色豎眼的莫里斯站在白牧野的別墅前兩百米的小樹林里,面色復雜的看著那棟掩映在綠意盎然間的別墅。

        即便到了冬天,不算多寒冷的百花城這里,依然到處都是綠色。

        跟他的眼睛顏色一樣。

        他喜歡這種顏色。

        但現在他有點不喜歡了。

        因為那距離只有兩百多米的地方,散發著一股讓他感覺到寒冷的氣息。

        作為一名身經百戰的神族戰士,他很清楚那氣息是怎么回事。

        那里之前,剛死過人。

        如果沒猜錯的話,死的人,應該就是他一直以來都非常器重的三號跟五號。

        兩個神族的有為青年,甚至很有希望在他前面突破到神級的精英戰士。

        盼望著他們得勝回歸的家人,再也看不見他們了。

        而造成這一切的,就是住在那棟房子里面的人。

        那房子看上去平平無奇,按照他神族的審美來說,簡直沒有絲毫亮點。

        唯有那片綠色,是他喜歡的顏色。

        現在他很猶豫,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直接殺進去。

        三號跟五號的實力,莫里斯是很清楚的。

        如果那兩個人放開手腳跟他打,他可能連二十分鐘都撐不過去。

        是的。

        雖然他是副指揮使,但他不是那兩人聯起手來的對手。

        甚至一對一,他都未必能保證穩贏。

        他能成為副指揮使,主要是因為他有一個好爺爺。

        當然,這跟他自身優秀也有關系。

        他是神族中極少數擅長跟人類打交道的人之一。

        但他現在只想殺了那房子里面的人。

        此時此刻,白牧野同樣安靜的坐在房間里,看著光幕上,那個眉心生著一枚綠色豎眼的神族。

        來的好快!

        比他想象中還要快。

        這個是那兩個神族的領導嗎?

        他想起了紫光同學,直接問道:“嘿,阿紫,又來了一個眉心長著綠色豎眼的人。他是不是就是之前你說過的,負責跟魯王溝通的副指揮使莫里斯?”

        “他竟然來了?”紫光神子有些吃驚,道:“以他性子,不應該親自來到這種危險的地方啊!”

        “但他來了,就在外面,我要出去跟他友好的打個招呼嗎?”白牧野有點遺憾,剛剛不應該收起那些法陣符的。

        最外圈的法陣符,已經是布置到那小樹林里了。

        紫光神子非常無語,說道:“他的戰力并不是特別厲害,但這人的智慧非常高,就算你出去,恐怕也沒有機會。”

        “阿紫,你這是在為我著想嗎?”白牧野問道。

        “我叫紫光,不叫阿紫。”紫光神子很想跳出來抽這孫子幾個大耳光。

        “嗯,阿紫,正面回答我的問題,你是不是已經被我的人格魅力折服,要徹底投靠人類陣營了?”白牧野問道。

        我投靠你個大頭鬼啊!

        紫光神子心中充滿怨念。

        “沒有,不會,永遠都不會!”紫光神子怒道。

        “你看,又生氣了,其實你真沒必要這么暴躁。聽說易怒傷肝。”白牧野好心的提醒:“而且,你每次總是喜歡把話說得那么滿,但很快就會被打臉。我們人類在無數年前,曾經有個真香定律……”

        紫光神子自己封印了自己,他已經完全不想跟白牧野交流了。

        至少現在不想。

        白牧野覺得無趣,隨手封印了他。

        這時候,已經擴大了監控范圍的高級智能突然傳遞給白牧野一個消息。

        林子衿的飛車,正從巨人城方向往這邊駛來。

        看來,這下就算不想出去,也得出去了。

        總不能讓這個眉心生著豎眼的副指揮使跟子衿對上。

        憑借子衿現在的戰力,恐怕未必是他對手。

        白牧野想著,站起身,準備出去會會那個沉默站在那里的綠眼神族。

        不過就在他剛站起身的時候,莫里斯竟然轉過身……走了!

        在高級智能的監控系統下,他走的速度非常快。

        幾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蹤跡。

        白牧野微微皺眉,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不過隨后,他便看見林子衿的那輛飛車,從遠方疾馳而來。

        如果讓林子衿跟孫岳琳飆一次飛車,估計勝負難料。

        飛車高速駛來,然后以一個漂亮的空中飄移,懸停在白牧野別墅小院的上空。

        接著,車子落地,車門打開之后,林子衿兩條大長腿先是從車門里面挪出來。

        另一邊,大鵝張開雙翅,“飛”了下來。

        “哦哦哦!飛一樣的感覺!”

        大鵝咋呼著,扭著屁股一臉得意的走了幾步,然后回頭道:“小顧,下來呀!”

        隨后顧英俊從飛車上下來,看臉色,似乎有點灰突突的。

        林子衿沖著白牧野甜甜一笑:“哥哥,有沒有想我?”

        白牧野點點頭:“特別想。”

        “嗯!”林子衿走過來。抱著白牧野的一條胳膊:“我也特別想哥哥呢!”

        大鵝有種要吐的感覺,準備趕緊去廚房給自己做一份白菜卷牛排壓一壓。

        這時候,林子衿忽然微微皺眉,看了一眼大門外,看著白牧野道:“外面怎么回事?感覺有一股……淡淡的殺氣呢?”

        臉色有點灰突突的小顧聞言也皺起眉往外看了一眼,然后看向白牧野。

        “哦,沒事,兩個過來找茬的神族,被我干掉了。”白牧野說道。

        林子衿愣了一下,臉上隨即露出遺憾之色,有點痛苦的用雙手捂著臉:“哎呀,真是的,這么好玩的事情,居然被我錯過了。”

        說著,一雙大眼睛忽閃著,看著白牧野:“那兩個家伙都什么實力呀?”

        “應該,大宗師巔峰吧,沒有正面交手,被法陣擊殺的。”白牧野道。

        這下林子衿更感覺到遺憾,特別后悔今天去巨人城。

        “剛剛還有一個神族,在外面站了半天,然后走了。”白牧野道。

        “啊?”林子衿跟小顧都是一愣。

        “那哥哥怎么還把他放跑了?抓回來玩啊!”林子衿瞪大眼睛,更遺憾了。

        “對方很狡猾,還有,別那么不把人家當回事,同樣也是大宗師巔峰境界的神族,而且,還是神族這次入侵飛仙的先鋒軍副指揮使。”白牧野道。

        “老大你是怎么知道的?”顧英俊忍不住問了一句。

        “先說說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感覺你萎靡不振的?”白牧野問道。

        “我沒事……”

        “哈哈哈,小顧今天被單谷給虐了!”林子衿樂不可支地道。

        小顧同學臉更黑了。

        林姑娘你這樣會沒有朋友的你知道嗎?你就不能等只有你們兩個人的時候再說這件事嗎?

        “怎么回事?單谷虐他?”白牧野有點吃驚。

        心說以小顧的實力,虐單谷應該很輕松啊,怎么可能反被虐了?

        不過說起來,單谷這段時間的提升也是有目共睹的。

        白牧野認識單谷的最初階段,小顧一個人能打單谷十個,到后來能打單谷五個,再到前段時間能打單谷三個……這并不是說小顧原地踏步或者是退步,而是單谷的進步,太快了!

        不過就算這樣,單谷也依然不是小顧的對手,要說兩人能打個勢均力敵白牧野是相信的。

        畢竟再厲害的人,也有發揮不穩定的時候,尤其小顧最近心事重重。

        可他被單谷虐……這個真的太難以置信。

        林子衿看著小顧:“你自己說吧。”

        小顧搖搖頭,嘆了口氣:“沒什么好說的,我去黑域加練了。”

        說完就連神族的事情都懶得問了,反正老大展現神奇又不是一次兩次了,知道那些神族生靈的信息,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

        白牧野看著小顧進屋,然后看向林子衿:“發生了什么?”

        林子衿輕笑道:“其實也沒什么,大概他因為最近發生的那些事情,有點魂不守舍的。單谷最近的進步呢……又有點太夸張,結果兩人一對一單挑的時候,一上來就被單谷給壓制了,很快就被打到沒有還手之力。雖然最后時刻似乎有點覺醒的意思,反擊了一波,但還是被單谷的流星箭雨給秒了。”

        “對了丫頭,你跟我來。”白牧野拉著林子衿的手,往外走去,“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嗯,好的。”林子衿一臉甜蜜,依偎著白牧野,跟著往外走。

        “彩衣、單谷和司音他們幾個,最近是不是有點不對勁?”白牧野一邊走一邊問道。

        “還好呀,就是從飛大回來之后,突然間變得更加勤奮了。不過……人生本來不就應該是這樣的嗎?大家都很勤奮呀。”林子衿說道。

        對她來說,生活的確就是這樣的。

        也就是來到百花城之后,稍微放松過一段時間。

        不過也沒放松多久。

        林子衿的自律性還是相當強的。

        屬于那種不管發生了什么,都是雷打不動訓練的人。

        所以在她看來,突然間變得更加勤奮的姬彩衣、單谷和司音,根本沒什么大不了。

        “咱們給了秀秀他們一些資源,又給了小龍他們一些資源,但你知道,為什么我沒有給彩衣他們幾個嗎?”白牧野問道。

        林子衿想了想:“就在身邊,隨用隨給就行了吧?”

        白牧野翻了個白眼,覺得跟這丫頭探討這件事就是個錯誤,因為她比自己還大方。

        不過林子衿也不笨,她很快從白牧野話里聽出了別的意思,看著白牧野道:“哥哥你的意思是,彩衣他們幾個最近……又覺得欠你的太多了?”

        “大概是這樣吧。”白牧野點點頭。

        “唉,這種事情,怎么說呢,其實就算換做是我,恐怕我也會這么想吧。”林子衿隨手從空間指環里面取出一盒牛奶,一邊用插管吸著,一邊說道:“秀秀姐他們這些從三仙島出來的人,明擺著的,是想要一只追隨哥哥。有點認哥哥為主的意思。雖然沒有明說,但意思大概就是那個意思。不管以后哥哥做什么,他們都會旗幟鮮明的站在哥哥身后支持。所以呢,拿哥哥的資源,他們是心安理得的。”

        “還有小龍那幾個人,看得出,哥哥這次帶著他們開了眼界之后,他們也應該是下了決心,對吧?”

        白牧野點點頭。

        “至于你那幾個徒弟呢……外面那兩個就不說了,百花城這邊的三個,其實也都是一樣,你可以放心大膽的培養他們,而他們呢,也會一心一意的跟著哥哥。”

        林子衿一雙眼忽閃忽閃的看著白牧野:“可是彩衣他們幾個,就多少有點尷尬了。”

        “看上去,她們都是哥哥的同學、隊友,是最好的朋友,共同歷經生死的那種。”

        “事實上,這幾個人,也的確是最值得信任的生死之交。”

        “但問題在于,他們對自己的未來,并不明確。至少現在是不明確的。”

        林子衿輕笑著道:“他們跟其他人都不一樣!”

        她看著白牧野:“三仙島上的這群人,需要一個強有力的領袖,帶領他們去面對未來可能出現的各種危機。主要就是來自三仙島的那些報復。他們……和我們兩個一樣,都是一群沒有安全感的可憐孩子。”

        “小龍那邊的情況,同樣也是如此,小龍龍失去了他最強有力的靠山。你別看那個家伙看著沒心沒肺,甚至連舅舅死了都好像不怎么悲傷似的,可實際上,我相信,所有的一切,都在他心里面裝著呢。所以,他同樣需要一個強大的新靠山。但他那種人,能讓他信任的人很少。恰巧,哥哥是其中一個。”

        “李敏他們幾個,就更不用說了,只要哥哥不把他們逐出師門,他們就一定會死心塌地的跟隨著哥哥。”

        “所以這些人對自己的未來都看得很明白,他們非常清楚自己想要的東西是什么。”

        “甚至包括趙璐,包括麗明城的夏侯家……”

        “只有彩衣、司音和單谷他們幾個……其實一直是不太清楚未來想要什么的。”

        “他們當然都希望自己有一個更加廣闊美好的未來,他們從小的成長環境也決定了他們不太可能輕易的就把未來拴在一個人身上。”

        “哥哥即不是皇帝,又不是親王,憑什么讓人在如此年輕的時候,就把未來完全寄托在哥哥身上呢?”

        林子衿吸溜著盒子里最后一些奶,發出呼呼的聲音,整個人看上去特別可愛特別萌。

        但她說出來的這番話,卻是讓白牧野很是有些吃驚。

        他當然知道這丫頭絕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簡單,但在這件事情的看法上,她的觀點竟如此成熟,還是讓他多少有些意外。

        都快趕上他了!

        “哥哥,我聰明吧?看問題透徹吧?分析得絲絲入扣合情合理吧?”林子衿握著空了的牛奶盒,笑瞇瞇湊到白牧野面前討賞。

        白牧野笑著摸了摸她的頭:“很厲害!”

        林子衿道:“其實這些道理,哥哥都明白的呀,既然明白,也就不用郁悶什么,因為按照他們現在的能力,加上小顧、我還有哥哥,打帝國聯賽應該不存在什么問題了……我指的是哥哥精神力封印到高級的情況下。如果不封印……如果不封印哥哥自己去就行了。”

        白牧野笑笑,道:“別小看人。”

        “不是小看,而是哥哥就是厲害嘛!”林子衿說著,看了一眼只有十幾米遠的那片小樹林,“所以哥哥不需要現在就想那么多嘛,還有時間,彩衣也好,單谷也好,司音也好,他們早晚有一天,會像老劉那樣,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到那時候,即便哥哥沒有說什么,他們也會主動找過來的。因為這世上,能比哥哥對他們還好的人,已經沒有了。就算他們的父母,也做不到。”

        林子衿這番話,說得已經算是很透徹了,她覺得哥哥肯定懂,之所以問她,不過就是想要考考她罷了。

        所以,她很認真的給出了一個真正的答案。

        而不是瞎胡鬧的那種敷衍。

        比如說——因為他們害怕愛上哥哥呀這種。

        說到這,這個話題也就沒有必要繼續了,她指著剛剛那個綠眼神族莫里斯站過的地方道:“這就是剛剛那神族出現的位置?”

        白牧野點點頭。

        林子衿有些遺憾的道:“可惜讓他給跑了。”

        白牧野看看她:“別吹牛,就算不跑,你也不是對手。”

        林子衿挑眉看了白牧野一眼:“哥哥,咱們待會兒去虛擬世界打一架呀?”

        “打就打!”白牧野最近幾乎天天在家畫符,也有點手癢了。

        “火力全開哦!”林子衿笑嘻嘻地道。

        “真的?”

        “當然!”

        一個小時后。

        林子衿癟著嘴道:“哥哥你賴皮,誰讓你把至尊權杖拿出來的?”

        “不是你說的火力全開嗎?”白牧野一臉無辜。

        “女孩子說的話,你當然要有選擇的聽,怎么能所有話你都當真?”林子衿怒道。

        她不出預料的又輸了。

        但這一次,她輸得并不難看。

        因為白牧野打向她的很多符篆,竟然都被她給一一劈落。

        “哥哥看見了嗎?我這條路,就是強大靈戰士的戰斗方向。面對符篆師,真正的強者,絕不會那么容易被你的符打到呢。”兩人從虛擬世界退出,坐在一起討論著。

        白牧野點點頭,林子衿今天晚上所展現出來的戰力,的確是讓他眼前一亮,同時也讓他有些警醒。

        就說剛剛這場戰斗,如果他真的把境界壓制到高級符篆師的水準,再放棄使用至尊權杖的話,還真不好說能穩贏這丫頭。

        林子衿的天賦跟戰力自然是一等一的,但她太年輕了!

        如果換成一個天賦稍遜林子衿,但年齡跟他差不多的人呢?

        到時候繼續用高級符篆師這個境界,是否還能輕松擊敗對手?

        不過,還有隊友!

        而這,其實就是帝國聯賽的意義。

        鍛煉自己,也鍛煉團隊。

        將來有朝一日,真的到了戰場之上,遇到比自己強大的,知道應該怎么打。跟隊友配合的時候,也知道應該怎么做。

        兩人一邊看著剛剛的比賽回放,一邊湊在一起分析著各自還可以改進的地方。

        另一個房間的特殊虛擬艙里面,小顧依然還在黑域的賽場上拼搏著。

        雖說今天輸掉一對一的戰斗,跟他最近狀態不好有關,但他依然不能原諒自己。

        他沒有瞧不起單谷的意思,但他卻痛恨自己進步的太慢!

        否則的話,就算閉著眼去打,他也不可能會輸給單谷!

        ……

        ……

        彩衣回到家,看見自己的房間里,擺放著一個她從未見過的虛擬艙。

        樣式看上去有些土,跟自己現在使用的那種完全就不像是同一代的產品。

        “我房間里的那個虛擬艙是怎么回事?”她來到客廳,看著保姆問道。

        “那個呀,聽老爺說,好像是夫人給你寄過來的,說是送你的禮物。”保姆微笑著答道。

        “禮物?送個老土的虛擬艙,算什么禮物嘛!”姬彩衣撇撇嘴,回到房間,看著那土掉渣的虛擬艙愈發有些礙眼,她準備把它搬到空房間里去。

        不過下一刻,她又改變了主意,因為老娘消遣她的可能性并不大。

        她想了想,走過去,打開了艙蓋,坐了進去。

        接著,一陣機器自檢的聲音響起。

        “唉我去……什么玩意兒嘛!這也太老土了吧?這是第一代的虛擬艙嗎?”姬彩衣心里面瘋狂吐槽,她下意識的,就想要選擇退出。

        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

        因為她也有點好奇。

        同時在內心深處,還有一個覺得不可能的想法。

        終于……她進入到了一個烏漆嘛黑的小房間里面。

        然后,面前出現一道長條形光幕,光幕上,有一行字——歡迎來到黑域。

        姬彩衣愣了一下,接著,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尖叫!

        “呀!”

        隨后她立即捂上了自己的嘴。

        雖然這房間里沒有任何外人,但誰知道隔音好不好,萬一被人聽見了多丟人?

        她試探著,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這道門,往長長的走廊兩邊看去,這樣的房間,簡直不計其數!

        然后,她回頭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門牌號——1000234。

        一百多萬號嗎?

        姬彩衣不知道這號碼是不是按照進來的人排列的。

        如果是的話,是不是也就意味著,她現在是人類世界中,第一百萬零兩百三十四個被認可的黑域級天才?

        當然,就算是這樣,真正的黑域級天才,應該也是超過這個數字的。

        很多人都因為這樣或那樣的原因,沒有進入黑域。

        但不管怎么說,對姬彩衣來說,這也都是一種認可。即便這認可,來自她母親背后的家族。

        她的臉上,漸漸露出一絲微笑,眉眼彎彎。

        “小白,我也終于來到這里了!真好,又可以看到你的身影了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
    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全知全能者超品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