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49章 悲催的紫光神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49章 悲催的紫光神子字體大小: A+
     
        “大人也真是無聊,答應那人類的這種條件。”兩人平靜的走在野外的路上,其中一個,對另一個人低聲說道。

        “咱們不必管那么多,做好咱們應該做的事情即可。”另一個人說道。

        “三號,你說咱們這次對飛仙入侵的全面失敗,指揮使以后會不會受到嚴懲?我們這些人,會不會跟著受牽連?”那人略帶幾分抱怨的輕聲嘆息,“真沒想到人類陣營當中,竟然也有那么多強者,我還以為他們都軟弱不堪呢。”

        “五號,還是那句話,做好我們的本分,其他的事情都不要管。就算指揮使會受到懲罰,板子也拍不到我們身上。我們只需要跟著大人好好干就行了。”被稱為三號的中年男人沉聲說道。

        雖然兩個都是普通中年人模樣,但五號看上去要更加跳脫一些,性子不太像是一個中年人。

        他看著三號,笑著說道:“這里就咱倆,何必說得那么冠冕堂皇?咱們來到人類的世界,誰不是為了將來回去以后,能獲得更好的資源?”

        三號看他一眼:“你還年輕,很多事情你不懂。我們這些前期過來的,表面被尊稱為先鋒軍,看似很榮耀,實際上就是一群送死的炮灰。人類要真那么好對付,為什么要架設帝級傳送陣?所以,我們需要考慮的不是未來能夠獲得怎樣的好處,而是眼下盡量活下去。沒見那位神子都死了?”

        聽三號說起那位“神子”的時候,五號眼中也閃過一絲恐懼之色,喃喃道:“那位死的……還真是不值啊,聽說是被一只神級的鬼潭蚊子給弄死的?你說這妖族為什么也有膽子插上一腳?”

        “這種事情哪有那么多為什么?而且那蚊子是跟人類在一起的,說不定是人類的朋友呢。反正如今很多人都在找它的下落,不僅我們在找,人類也在找。總之如論如何,指揮使和咱們大人都不會放過它。”三號說道。

        “那個魯王也真是個混球,竟然男女通吃?”五號嘬著牙花子,眼中泛起一絲怪異之色,道,“你說為什么人類的花樣那么多?”

        “我不懂,但有機會你可以試試。”三號淡淡說道。

        “你這么一說,我還真有點興趣了。”五號嘿嘿笑道。

        兩人一邊看著手里的地圖,一邊調整方向,不斷的往白牧野那棟別墅走來。

        在他們距離別墅還有十里左右的距離時,白牧野別墅里傳來一陣警報聲。隨后,他身上的通訊器也傳來高級智能的提醒。

        “有陌生人正在接近,意圖不明。”

        白牧野隨手打開光幕,看見光幕上,兩個順著林蔭路往這邊來的中年人。

        單看長相的話,兩個人都很普通。屬于那種扔在大街上一眨眼就找不著的類型。

        但這樣兩個普通人,平靜的出現在這種荒郊野外的林蔭路上,就不得不讓人感到懷疑了。

        一般人就算出城,也多半會駕駛飛車,他們卻選擇走路……

        白牧野放下正在畫符的筆,盯著畫面中這兩人,輕聲道:“查一下他們身份。”

        隨后,高級智能開始高速運算和比對。

        結果當然不出預料——沒有找到任何關于這兩個人的信息和資料。

        “易容了,方向是我這里,是沖著這里來的……”白牧野沉吟著站起身,下樓來到外面,出了院子。

        就在距離大門口幾百米的一片空地上,布下了一座符劍陣。

        符劍陣是符篆師寶典上的一種法陣系符篆術。

        宗師級可以開始學,最高為神級。

        這段日子,小白沒少在這種符篆術上下功夫,已將品質提升至下品。

        這種劍陣威力奇大,一旦被困,無數符劍會在瞬間對陣中生靈進行絞殺。

        隨后,小白又在符劍陣里面,布置了一個爆裂法陣。

        外表看上去,跟之前沒有任何區別。

        如今的爆裂法陣,幾乎快要被他提升到上品水準,但論殺傷,比符劍陣更大!

        布置完畢之后,白牧野轉身回屋。

        林子衿和小顧都不在家,就連大鵝都跟著一起,去了巨人城試煉場。

        家里面就他自己。

        悠閑的坐在客廳沙發上,看著光幕上那兩個中年人一路走來。

        最終,在門外那片空地上停下。

        其中一人還打開一道光幕,仔細看了看,仿佛是在確定。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就要往里面闖。

        白牧野輕嘆一聲,釋放出精神力,激活了符劍陣。

        無聲無息中,那符劍陣驟然爆發!

        直接將那兩個中年人困在里面。

        無數的符劍,像是攪拌機一樣,瘋狂的對那兩個中年人進行絞殺!

        三號和五號沒想到自己竟然早已被人盯上,還設好了埋伏在這里。

        兩人在法陣激活的一瞬間,生出感應,想要逃離那里!

        但還是慢了一步。

        大量的符劍斬在他們身上,一陣乒乒乓乓的聲響之后,這兩人……竟然安然無恙!

        再看他們,身上都已經覆蓋了一層魚鱗般的銀色戰甲。

        宗師級的下品符劍斬在那戰甲之上,只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跡,但卻沒能真正破掉這兩人的防御!

        三號和五號兩個中年人也是驚出一身冷汗。

        紛紛咆哮著,就要往外硬闖。

        屋子里的白牧野卻輕輕松了口氣。

        不是神級!

        這是兩個強大的大宗師。

        雖然很強大,但如今被困在法陣里,已經像是被扔在案板上的魚。

        小白走出來,一邊操控著符劍陣,一邊面無表情的激活爆裂法陣。

        正常情況下,想要將兩種攻擊型法陣融為一體,并不是那么簡單的疊加就可以。

        法陣之間也會相互影響,甚至有些會相互沖突。

        但這些,對從小就立志要創造屬于自己的符篆術的小白來說,并不是什么難題。

        他敢這么玩兒,就說明他早已解決掉這個問題。

        所以,當爆裂法陣被激活那一瞬間,無數的符劍,配合著爆裂法陣爆炸所產生的威力,變得更加強大!

        三號跟五號剛剛沒還覺得有什么,但在這一刻,卻是一下子有點慌了。

        這情況有點不對勁啊!

        這陷阱的威力……大大出乎了他們的預料。

        一個正在上高中的小屁孩,怎么可能布下這種恐怖的法陣?

        三號跟五號慌亂中想到一種可能——

        這里有神級大佬!

        兩人差點被嚇尿!

        剛剛來的路上三號還在那說,他們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的活下去……一直活到回家的那天。可如果這里有神級大佬的話,他們兩個今天就算能逃出這法陣,也不可能逃得過一個神級大佬的鎮壓。

        五號一臉慌亂的驚呼道:“怎么辦?三號?我們是不是要死在這里?”

        “沖出去,快逃!”三號低聲咆哮著,那張臉瞬間發生變化,眉心處,一枚淡淡的藍色豎眼現出,接著,一片流動的藍色光華從豎眼中流淌出來,將他全身上下籠罩起來。

        爆裂法陣那強大的火屬性殺傷,除了剛剛打了他一個猝不及防,讓他受點傷之外,如今已經很難傷害到他。

        同時,那些符劍斬在那藍色光華水幕之上,除了激起一片片強烈的漣漪,并不能真正斬進去。

        五號則有些凄慘,他沒有三號反應的那么快,等到他露出土黃色的眉心豎眼時,身上已經遭受了重創。

        他慘叫著:“啊,我要死了,三號,快救我啊!”

        “喊個毛,趕緊防御!”恢復了本來樣貌,看上去最多三十多歲還有點英俊的三號大聲咆哮。

        三號努力的感應著這座法陣,想要尋找漏洞。

        白牧野溜達出來,看見法陣里面那兩個眉心生著豎眼的人,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

        他直接溝通了符篆師寶典中那個家伙:“又有兩個你們神族的家伙來我這送死,他們的樣貌是……”

        白牧野想知道,那兩個家伙到底是怎么找上門來的?難道神族那邊對自己的關注程度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嗎?

        “不可能!只有我,才是受命尋找和對付你的人,而且就算是我,之前也不能確定究竟哪個才是真正要找的人。這兩個人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些,他們是副指揮使莫里斯的人,莫里斯一直跟你們人類的……咳咳。”寶典中被封印的家伙說到這,發現自己口誤,趕忙閉上了嘴巴。

        白牧野卻是又驚又怒,神族的一個副指揮使,跟人類?

        人類當中,竟然有勾結神族的敗類?

        “說吧,是誰。”白牧野看著被困在法陣中兩個一時半會根本出不來的家伙,冷冷問道。

        唉,失言了,失言了呀……

        符篆師寶典里面這位暗自嘆息不已。

        他這些天是沒少出賣神族的信息給白牧野,但那些信息最多也不過是讓神族這次入侵行動失敗得更加徹底一點。

        可這件事不一樣,關系到神族未來的很多布局了。

        讓神族入侵飛仙這場戰爭失敗,就算事情敗露,他爺爺也肯定能保住他。

        可如果打亂神族對人族戰爭的前期布局……一旦敗露,到時候就算他爺爺再怎么位高權重,也很難保住他了。

        之前的事情可以說是為了保命,但說出這個秘密,卻是徹徹底底的背叛了。

        “你說了,如果以后事情敗露,你可能會死。但你不說,你現在就一定會死。”白牧野直接溝通符篆師寶典,讓寶典繼續吸取他的精神體。

        這神族年輕人頓時尖叫道:“你答應過我的……”

        白牧野冷笑道:“那是上一次,那次的合作,已經結束了。”

        神族年輕人先是狂怒,太無恥了!

        但很快便沉默下來,對白牧野,他已經算是有了一些了解。很清楚這個人類年輕人絕對是心黑手狠那種,也絕對是說到做到的主兒。

        換位思考一下,換成他在白牧野的立場,也絕對會這么干,甚至會比這做得更絕。

        白牧野看著那兩個不斷拼命往外沖的神族,慢條斯理的,很耐心的,在外面又布置了一圈、兩圈、三圈……一共十層劍陣!

        到最后,都布置到遠處的小樹林里了,如果繼續布置下去,都快把房子囊括進去了。

        這才罷手,站在那靜靜看著。

        那兩個神族生靈的確挺可怕,不但境界高深,而且防御能力也極其出色。

        如果換做兩個人類的巔峰大宗師,即便開啟場域,在這種情況下,也很難堅持太久。

        畢竟白牧野的法陣,在至尊權杖的加持之下,已經接近高級宗師水準!

        那兩個大宗師左沖右突,看上去像是兩只無頭蒼蠅,但在外面的白牧野看得分明,其中那個眉心豎眼為藍色的神族一直在指揮著另一個神族,他們沖擊的方位和點位,全都是法陣中的薄弱點!

        所以,這兩個神族,沒有想象中那么好對付。

        沒有了大蚊子,想要干掉他們,的確是有些困難。

        如果有大蚊子在這里,他肯定不會布下這些法陣,直接一句:蚊子,上,干他們!

        什么都搞定了。

        所以還是要靠自己呀!

        白牧野不慌不忙看著即將失效的那兩道法陣,心中發狠道:兩道法陣弄不死你們,就十道,十道如果還不行,我寧可把這里的房子都拆了,也要繼續布陣困殺你們!

        直到徹底弄死你們為止!

        不就是符篆材料嗎?小爺現在有的是!

        想出來,門兒都沒有!

        嘭!

        那個眉心生著藍色豎眼的神族的確厲害,當法陣時效性進入到尾聲的時候,被他尋到了一個空子,硬生生沖了出來。

        但為此付出的代價也不小。

        那一身藍色水幕似的光芒已經變得有些暗淡起來,身上和臉上也鮮血模糊。

        那些傷是一開始沒來得及防御的時候留下的,都沒時間去處理。

        至于那個身上流淌著土黃色光芒的家伙就更狼狽了。

        雖然被三號給拖出來,他的傷比三號重很多,感覺整個人都快要廢掉的架勢。

        這兩人沖出來的一瞬間,一眼看見了站在那里抱著膀的白牧野。

        三號咬著牙,死死盯著這個帥得連他這種天生就英俊的神族都生不出嫉妒心的家伙。

        這小王八蛋的長相太好記了!

        但現在不是抓他的時候,逃命要緊!

        就在這時,四周猛然間傳來“嗡”的一聲。

        三號腦袋差點沒當場炸了!

        怎么還有?

        又是一座跟開始一樣的符劍陣,將他們兩個困在里面。

        五號整個人都崩潰了,痛哭道:“三號,你快走吧,不要管我了!嗚嗚……我肯定是活不成了,如果你能活著回去,告訴我的爸爸媽媽,我很愛他們,告訴我的心上人……對不起……我回不去了!”

        哭你麻痹啊!

        三號心煩意亂,心說你出不去我特么就能嗎?

        咬著牙,扔給五號一顆丹藥:“吞下去,我先擋著,他這法陣有時效性,咱們拼命熬過去就是勝利!看他有多少法陣符!這里應該沒有神級強者,不然不用這么麻煩,所以……堅持住!”

        五號接過那枚丹藥,一邊哭一邊道:“三號,你真是個好人!”

        三號無語的取出一枚丹藥,吞下之后,身上的藍色光芒再次變得強盛起來。

        這時候,被封印在符篆師寶典中的神族年輕人忍不住說道:“我跟你說了那個秘密,你能保證從今以后不再用死亡要挾我嗎?”

        “憑什么?這招這么管用,我為什么要跟你保證?你愛說不說!而且你也別覺得你不說這個秘密就能這樣一直保守下去。首先這兩個人逃不掉,早晚落入我的手心,他們未必像你這樣嘴硬。到時候就算你想說也沒機會了!另外,能跟你們神族合作的,必然是位高權重之人,這樣的人,只要有心,早晚能查出來!”

        神族年輕人沉默著,咬牙道:“你真是個惡劣的混蛋!你們人類都該死!”

        “呵呵。”白牧野露出微笑。

        “好,我說!”神族年輕人徹底破罐子破摔了,反正這種行為對他來說也不是第一次了。

        他現在只寄望于他的那位大能爺爺有朝一日能干脆利落的干掉這個該死的人類混蛋,然后讓這些事情永遠塵封起來。

        “跟我們神族合作的人,是你們人類陣營的一個親王,名為李遜,封號是魯王。”

        是他?

        白牧野一下子想到那個用邪惡目光看著他和子衿,然后被子衿當著皇帝面厲聲呵斥,最后灰頭土臉唯唯諾諾退走的中年人。

        小顧說他啥來著?變態?

        現在看來,那可不僅僅是一個變態啊!

        白牧野冷冷道:“你要是敢胡亂攀咬,你知道后果的。”

        “白公子,白大爺,白爺爺,我小命都在你手上,敢胡說八道嗎?我若是胡說,肯定很快就會露餡!真的是那個人啊!他跟我們神族合作,要謀取你們祖龍帝國皇位……”

        還有這些事兒?

        白牧野愈發覺得沒有直接弄死這家伙實在是太正確了。

        他看了一眼在法陣中硬撐的那個眉心生著藍色豎眼的家伙,跟這神族年輕人溝通道:“那兩個家伙挺能撐啊,你要不要告訴我,他們的弱點是什么?我這些天好容易制作出來的法陣符,不想全都浪費了。”

        神族年輕人:┻━┻︵╰(‵□′)╯︵┻━┻

        我特么都成了你幕僚了是嗎?

        但他卻完全不敢跟白牧野硬剛。

        一想到這,神族年輕人不由悲從中來。

        想我堂堂神族三十六神子之一的紫光神子,年紀輕輕便踏入大宗師領域的絕世天驕,竟被一個人類羞辱至此!

        能不能被羞辱到,其實還是看他自己。

        為了活命,這位年輕的神子大人什么自尊啊節操啊全都不要了。

        這能怪別人?

        沒被俘的時候,他可不是這樣的!

        剛剛降臨人間那會兒,他可是意氣風發睥睨眾生。那時候如果有人問他,一旦被人類俘虜了該如何?

        他肯定輕描淡寫的一句:不過一死。

        所以說這人啊,不能輕易立。

        不到那種生死臨頭的時候,永遠不會真正理解“生死間有大恐怖”這句話。

        紫光神子五味雜陳的跟白牧野說了那兩人身上的弱點。

        白牧野讓符篆師寶典停止了對他的煉化。

        一碼歸一碼,白哥也是個講究人。

        隨后,他看著那兩個好容易從這符劍陣中沖出來的神族,臉上露出親和的微笑——啟動了下一道劍陣。

        根本就不帶任何停留的!

        這下別說本就半死不活的五號,就連三號都絕望了,整個人徹底崩潰。

        在法陣中發出悲憤怒吼:“你他媽……還有完沒完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
    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重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