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48章 勢力雛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48章 勢力雛形字體大小: A+
     
        第二天一早,白牧野帶著林子衿來到老宋家里,看見方晴正在那指揮只能機器人收拾屋子,微笑著打招呼:“師娘早上好!”

        方晴看見他們倆,臉上也露出笑容:“早上好!”

        “我師父呢?”白牧野問道。

        方晴有些無奈的道:“喝了一夜,正在睡呢。”

        白牧野有些無語。

        林子衿笑吟吟湊到師父身邊,說道:“師父,您以后就住這兒了?”

        白牧野看了林子衿一眼:“傻丫頭,師娘不住師父這,還能住哪?”

        方晴臉色微紅,說道:“你們兩個還沒吃早飯吧?對了,那個小顧呢?怎么沒跟你們一起來?”

        白牧野笑道:“他啊,他心情不大好,昨晚喝了一夜,也在睡。”

        方晴輕嘆一聲,微微搖搖頭,然后道:“你們在這等著,我給你們做些吃的。”

        方晴看著一個劍道大師,實際上廚藝極好,做出來的美食色香味俱全。

        白牧野跟林子衿也沒客氣,坐在那里開吃。

        過了一會,林采薇從外面回來,看見林子衿,頓時皺了皺鼻子:“小沒良心的,有師父就不要姐姐了是吧?”

        林子衿有點無奈:“姑奶奶,您別鬧。”

        林采薇洗了把手,過來跟著一起吃,一邊吃還一邊夸獎道:“老宋也真是命好,找了你這么個媳婦。”

        方晴微笑著坐下來,道:“其實是我命好。”

        林采薇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撇撇嘴:“嘖,你跟我撒這狗糧有什么意思?好像誰沒男人似的。”

        方晴滿頭黑線。

        白牧野跟林子衿都假裝沒聽見,默默的吃著。

        林采薇突然問道:“小白,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方晴也看了一眼白牧野,顯然,這也是她想問的。

        昨天發生的事情,她們都看在眼里,皇帝突兀的出現在飛仙星,絕不可能是專程為了祝福兩個神級大佬婚禮的。

        倒不是說老宋跟方晴不配,而是這根本不現實。

        如果他們是在紫云舉辦的婚禮,那還好說,皇帝親臨現場送上祝福,也算一段佳話。

        可這隔著不知多少個星系,隔著無盡星河,身為一國之君的皇帝怎么可能專門為了參加一場婚禮跑到這兒來?

        尤其皇帝在跟小白和林子衿聊完之后就走了,這更能說明太多問題。

        林采薇昨晚跟林子衿聊到很晚,知道的東西遠比方晴這個師父多。但她也想知道,白牧野這孩子接下來有什么打算。

        這時候,老頭子跟老宋兩人揉著眼睛,一前一后,從樓上下來。

        老宋一邊走一邊埋怨:“有你這樣的朋友嗎?大婚之夜,不讓老子入洞房,拼了命把老子灌醉,簡直就是個損友!”

        老頭子冷笑著回應:“這說明酒在你心目中比方晴妹子更重要!”

        方晴瞥了一眼那邊,淡淡道:“姓白的,說話少把我帶上,不然叫你好看!”

        “嘿嘿,我這是提醒你。”老頭子笑嘻嘻下樓,看見白牧野跟林子衿,眉梢一挑,道:“你們倆參加完婚禮,不回去好好修煉,還在這做什么?”

        白牧野道:“一會就走。”

        “他是我徒弟,在這不行么?”老宋懟了一句。

        老頭子笑呵呵的:“他是我孫子呀!”

        老宋:“……”

        真特么想揍他!

        要不是看在你身上傷勢沒有完全恢復的份上,老子一定讓你知道花兒為什么這樣紅!

        隨后,幾個人坐下來,方晴給老頭子跟老宋盛了兩碗粥。

        然后方晴看著白牧野:“你還沒說呢。”

        老頭子看了一眼白牧野,淡淡道:“有什么好打算的?專心修煉,努力上進,該做什么做什么。這天日又沒變,他一個孩子,難道現在就讓他上陣殺敵不成?”

        老頭子明顯話里有話,方晴想了想,道:“也是,你白家的子孫,我這外人多余操心。”

        林采薇笑著道:“他也不是那個意思,只是現在這種時候,小白的確不應該參與太多事情。”

        方晴看著林采薇:“你們是不是還知道些什么?”

        林采薇看了她一眼,輕聲道:“皇帝已經死了,昨天來的不過是一具極品的寄生體,和一部分皇帝的精神體。大約能維持半年,半年后,跟在小白身邊的那個顧英俊……也就是二皇子李英,應該會被直接扶上皇位。皇帝昨天過來,也是為的這件事。”

        她沒說白牧野跟林子衿氣運的問題,造化液那東西,就連皇帝都不知道。

        皇帝知道的,只是小白身上有難以想象的氣運,是國師臨死前看見的未來一角……主角是小白!

        而皇帝昨天來這里,是想要殺小白的!

        可皇族還要仰仗白家那位回歸的帝級老祖,這人間有帝,卻應在白家。

        尤其這個帝,還是一個非常護短的女帝。

        所以皇帝最終也沒能下了那個決心,一方面白家女帝惹不得,另一方面,他很喜歡小白這孩子。

        多種原因綜合到一起,皇帝最終還是離開了。

        但這些事情,沒有必要跟方晴和老宋說得那么詳細。

        這兩個人,都是對權勢沒什么野心的,不然也不會跑回到飛大這種地方來教書。

        說給他們聽,只能徒增煩惱,以及對皇室的反感甚至是恨意。

        方晴跟老宋聽了之后,全都有些懵。

        他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如果是老白說的這番話,他們怕是還會忍不住質疑一番,可這話從林采薇嘴里說出,基本上就是事實了。

        “怎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這么大的事情……天吶。”方晴忍不住用手捂著額頭。

        聽著都很頭疼!

        尤其這件事跟小白和林子衿還扯上了一些關系。

        “皇帝昨天過來,是要托孤?”老宋皺著眉頭,看著林采薇道:“即便是托孤,也不應該將這未來希望放在小白一個孩子身上啊!這不是沒事找事,給孩子壓力嗎?”

        林采薇苦笑道:“國師臨死以一生修為和剩下的壽元為代價推演未來,看見未來一角,主角是咱家小白。”

        嘶!

        老宋跟方晴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然后,老宋道:“那感情好。”

        方晴點點頭:“再好不過!”

        林采薇跟老頭子相互對視一眼,連吐槽的欲望都沒有了。

        “所以皇帝來到這,是想殺小白?”老宋瞇著眼問道。

        “沒事,咱家小白也是有人護著的。”林采薇道。

        “狗皇帝。”方晴道。

        “的確狗!”老宋附和。

        “行,你們倆,還是好好在飛大教書,好好帶小白跟子衿這兩個徒弟吧。”林采薇微笑。

        老宋跟方晴的確沒怎么太在意這件事,什么看見未來一角……他們自己就已經進入到神級,對所謂的推演未來十分不屑。

        不是不信,而是不屑!

        人是這世上最復雜的生靈,往往一個念頭,就會改變人生軌跡。

        尤其是在做那些比較重要的選擇時,向左還是向右,未來都會變得完全不同。

        別說什么冥冥中的命運左右這種事兒,就跟古人說過那句“盡信書不如無書”一樣,在老宋跟方晴看來,若是凡事都推到“命運”這兩個字上,那也別活了,趕緊找棵歪脖樹把自己吊死算了。

        因為萬物生靈的命運結局都是一樣——死。

        老頭子跟林采薇想的倒是更多一些,因為他們知道的事情也更多。

        但他們的觀點,其實跟方晴和老宋也是不謀而合的。

        管那么多做什么?

        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完了!

        整天擔驚受怕,整天想東想西,有用嗎?

        因此,當這四個神級的老頭老太太……呃不,是老頭小姐姐一起看向白牧野的時候。

        小白看了他們一眼,道:“你們別想那么多,我現在也不是誰想殺就能殺的。不過大蚊子能不能給我留下?”

        “不能!”老頭子翻了個白眼,“現在這形勢看著波詭云譎,實際上真正居于風暴中心,反倒沒什么危險。皇族出了那么大的事,齊王幾乎沒精力放在你身上了,魯王那種墻頭草,就是個渣渣,他根本不是你對手。皇帝來了又走了,也說明了他的態度。剩下那些人,對你來說,根本不足為慮。一旦出現危險,還有你師父跟師娘。所以,大蚊子我是一定要帶走的,我們此去天河,不知什么時候才能回來。”

        老頭子說著,看了白牧野一眼,道:“能不能回來都不知道。”

        白牧野看著他:“那邊到底發生了什么?”

        老頭子搖搖頭:“不是不與你說,而是我們現在也無法確定,但你父母肯定是安然無恙的,我猜他們現在說不定都已經快要踏入神域了!你父母,那也都是頂級的天驕!”

        林子衿在一旁看著老頭子,輕聲問道:“那我爸媽呢?”

        “他們也不會有事的,放心吧。”林采薇輕輕摸了摸林子衿的頭,柔聲說道。

        老宋跟方晴則是看得有些心疼,兩個多災多難的孩子,從小到大,幾乎沒享受過父愛母愛,如今好容易長大成人,卻又要面臨這詭譎的世道。

        老宋忍不住嘆了口氣:“寧當太平犬,不做亂世人啊!”

        早飯之后,老頭子跟林采薇帶著大蚊子,直接乘坐一架飛行器離開了這里。

        他們這一次回來,其實就是為了跟白牧野和林子衿見上一面,因為就像老頭子說的那樣,能不能回來……他們并不知道!

        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使命,去天河,就是老頭子跟林采薇這兩個踏入神級的人的使命。

        至于白牧野和林子衿的父母,當年那種境界被流放到天河……那不叫使命,那叫懲罰!

        老宋和方晴如今也算知道很多內幕的人了,雖然當著白牧野沒說什么,但私底下,心里也都感到惆悵和擔憂。

        白牧野跟于秀秀等一群三仙島上出來的人交流一番,并給了他們一些資源。

        靈珠他還剩下四百三十五顆,神像還有一百六十七個。

        他如今的精神力,就差一點點,就已經到了九百,眼看著就要踏入中級宗師的領域,也沒必要在這種時候浪費神像。

        于秀秀等幾個符篆師,境界也都在高級,她們現在需要的不是神像,而是突破宗師那道桎梏。

        所以白牧野對幾個符篆師,更多是給他們傳遞了一些經驗。

        對,小白老師再次上線。

        這群原本就佩服小白的人甚至比百花一中那邊的學生更配合。

        因為他們更清楚小白的天賦有多可怕。

        那些靈戰士們,小白則給于秀秀留下了二十顆靈珠。

        讓于秀秀酌情分配給大家。

        于秀秀跟姬彩衣不同,她一點都沒客氣的就收下了這些東西。

        因為很簡單,他們這群人,在被白牧野帶到這里的那一刻,就已經做出決定,要終生追隨小白。

        既然如此,白牧野給他們資源讓他們盡快修煉,也是理所應當的。

        就像龍傲天一樣,白牧野給他資源,他同樣也不會拒絕。

        這個到哪都特別活躍的家伙,這一次算是真正見識到大世面了,從參加老宋婚禮見到皇帝那一刻起,整個人就一直處在眩暈狀態中。

        原本一個跟單谷大鵝可以相媲美的話癆,這兩天變成了“傻子”,見誰都傻笑。

        “嘿嘿,我見到祖龍皇帝了,你敢信嗎?”

        彩彩每次都很無奈:“龍哥哥,我也看見了,皇帝也就長那樣,一個鼻子倆眼睛,肩膀扛著一個腦袋……沒有三頭六臂,也沒有渾身上下都是王霸之氣,您能別再說了嗎?”

        “看來咱們的小白老大,是真牛逼啊!以前只覺得小白老大很牛逼,現在才明白,是真牛逼!”返程的路上,龍傲天依然喋喋不休的嘀咕著。

        弄得另外兩個雖然很激動,但也沒有像他這樣的家伙都很無語。

        他們更關心的,倒是另外一件事。

        洛元看著龍傲天:“你想好了嗎?”

        龍傲天臉上依然掛著傻笑,看著洛元:“什么想好了么?”

        “這輩子,就跟著白公子了?”洛元認真問道。

        對白牧野,感激、尊重、佩服這些自不必多說。

        但一輩子追隨這個……真的是需要考慮好的。

        畢竟他們現在都還年輕,未來都存在著很多變數和可能性。

        龍傲天收起傻笑的表情,看著洛元和周昭:“你們倆怎么想?”

        至于彩彩,那根本不用問的。

        周昭性格有些偏激,性情也有些冷漠,心里面卻是知道好歹的,見龍傲天問起,看了一眼洛元,然后說道:“我們這條命,幾乎都是老大你給的,但那一次如果不是白公子,咱們恐怕都死了。老大的舅舅已經死了,咱們當時就算能逃回去,日子怕是也不好過。是白公子給了咱們一口飯吃,讓咱們配合孫總管巨人城試煉場,還給咱們資源修煉。我覺得,做人得懂得知恩圖報,但我聽老大的!”

        洛元沉吟一下,道:“我也認同周昭的話,白公子這人,是我生平僅見的好人!”

        龍傲天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嘀咕道:“你們是不知道他有多黑!”

        說著又笑起來:“不過這家伙對自己人,也是真他媽舍得,說真的,換做我是他,未必能做到他那種程度。所以,這家伙雖然很腹黑,但也正因為這樣,我才敢放心大膽的跟著他,他如果是一個圣母老好人,我早就跑了!”

        “所以?”彩彩看著他。

        龍傲天笑道:“所以,咱們就跟著他混吧!這家伙前途無量!這世道,不怕沒天賦,就怕跟錯人!”

        白牧野帶著符龍戰隊一群人加上一只鵝,也踏上了返程的路。

        回去的路上,路過一些城市的時候,還能看見一些戰爭留下的痕跡,但已經不多了。

        如今的人類文明的確也是厲害,不管破壞成什么樣子,總能帶著希望在短時間內抹除那些令人傷痛的痕跡。

        回到百花城之后,姬彩衣和單谷以及司音便各自回了家。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里,幾個人的變化,讓白牧野跟林子衿都始料未及,就連小顧都有點呆。

        因為單谷這家伙,居然敢天天扯著他對練!

        擦!

        打不過鵝,還打不過你個話癆單嗎?

        小顧同學一開始覺得受到了羞辱,所以每一次單挑的時候,都會把單谷虐得非常凄慘。

        但幾天之后,小顧就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了。

        單谷不但沒有任何怨言,竟然連他那一直引以為傲的頭發都給剃了,成了一個禿子!

        “你覺得變禿就能變強嗎?”小顧調侃。

        “你懂什么?我這叫削發明志!”單谷一臉認真。

        姬彩衣對自己的要求也比過去嚴格太多,這個假期,老劉沒有回來,兩人除了每天一通星際電話之外,彩衣幾乎把所有時間都用在了修煉上。

        對此,老劉雖然有些心疼,但也理解并且支持。

        于秀秀和龍傲天那些人能下定決心這輩子跟小白混,其實彩衣跟單谷還有司音也不是不可以。

        事實上,她們也早已經決定,這輩子都要在一起。

        但他們不想事事依靠小白。

        都是內心深處充滿驕傲的人,誰會覺得自己差?

        經歷了皇帝御駕親臨那件事之后,小顧表面看上去跟過去沒什么不同,可私下里,整個人變得更加沉默寡言了。

        也就跟符龍戰隊這些人他會偶爾說笑,一旦進了黑域,他比單谷還要兇!

        在黑域里面磨練自己,必然會遇到強大的對手,輸和死亡,都在所難免。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問君能有幾多愁,都像大魔王和小妖女,幾乎以不敗的戰績,不斷刷新著各種記錄。

        小顧如今已經可以非常坦然的面對輸贏和生死。

        他很想能夠一直陪在父皇身邊,哪怕他的父親已經不在了,但他也想陪在他身邊。

        可那是不現實的!

        他的父皇對他期望太高了,將最重的那個擔子壓在了他的身上。

        同時,那深沉的父愛,也讓他不得不拼命鞭策自己。

        這個冬天,所有人都很拼。

        回來之后的第十天。

        百花城看上去一如既往的平靜。

        一些人依然在談論著這場次元生靈入侵對給飛仙帶來的損失,光幕上播放著人人稱頌的魯王到處慰問的畫面。

        畫面中,魯王態度親和的跟那些參與戰斗的英雄們握手并合影留念,給那些因為戰爭而失去親人的家庭送去撫恤和安慰。

        魯王的賢王之名,也在短時間內,傳遍了整個飛仙的大小城市街頭。

        這一天,兩個長相普通的中年人出現在百花城街頭。

        跟無數普通人擦肩而過,這兩人一路特別平靜的往百花城外走去。

        他們的目標和方向,正是白牧野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伏天氏我要做皇帝
    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重生娛樂圈:天後歸來三寸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