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346章 不眠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346章 不眠夜字體大小: A+
     
        這場婚禮因為皇帝的突然到來,所有人都變得十分緊張。

        甚至都有種在做夢的感覺。

        那些身份尊貴的賓客們一個個不由得慶幸無比,想著等下就能見到皇帝,那種激動的心情很難用言語來表達。

        但很快,他們便得到一個消息——皇帝已經走了。

        所有人都很懵,包括老宋跟方晴這對新婚夫婦,都是一臉茫然。

        皇帝來了,恭喜了一下,把小白跟子衿留在那里聊了一會,然后小白跟子衿回來了,皇帝就走了?

        那他是來干啥的?

        專門找倆孩子聊天的?

        不過很快有人送來皇帝給老宋跟方晴的新婚賀禮,皇帝親手所書的一幅字,上書——萬年好合四個字。

        一群原本以為就要面圣的人,最終沒能見到皇帝,都覺得特別失望和遺憾。

        不由羨慕起那些跟著去迎親的年輕人來。

        早知道皇帝會出現,大家肯定都得去迎親。

        飛大那些女教授們全都非常開心。

        因為她們都看見皇帝了!

        “陛下身為一國之君,真是和藹可親呀!”

        “是呀,太平易近人了。”

        “哎你說我當時怎么就沒敢上去跟陛下打個招呼?握握手也好啊!”

        “哈哈,你該不會是指望陛下看上你吧?”

        “去去去,少胡說八道!陛下不是那樣的人。”

        “意思你是唄?”

        “哎呦你這嘴挺巧呀!”

        一群平日里不茍言笑的女教授們,此刻全都激動得像個小女孩一樣。

        看得出,皇帝在眾人的心目中,還是深受尊重和愛戴的。

        老頭子卻趁著這個機會,把小白拉到一旁,低聲問道:“他跟你說什么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左右,輕聲道:“咱家有個帝級的老祖宗回歸了?”

        “啥?”老頭子一臉驚訝,完全不像是裝出來的。

        這種事兒,也沒必要裝。

        他看著白牧野:“誰?在哪?”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不過聽皇帝說,他讓人傳話給齊王,不許齊王再找我麻煩。”白牧野道。

        老頭子愣在那里半天,然后喃喃道:“我大概知道是誰了。”

        “誰?”白牧野一臉好奇。

        “白楚月老祖姑奶奶。”老頭子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一臉嚴肅,眼中滿是敬意。

        “老祖姑奶奶?”白牧野滿頭黑線,弄半天,是個女帝?

        “是,楚月老祖姑奶奶是白家第十六代嫡女,從小就天賦卓絕,在你出現之前,她是咱們白家有史以來,最優秀的一個天才。”

        老頭子一臉敬意的道:“她老人家這一生沒有嫁人,心思全都用在修煉上,大約在四百多年前踏入神級,而那時候,她才四十多歲。不過從那之后,她就離開了家族,不知去向何方。如果說咱們家有人能成帝,并且還能管后輩的事情,那一定是她老人家!”

        白牧野對家族的了解,簡直少的可憐,自家史上出過的名人也幾乎都不知道。

        老頭子一臉開心的笑道:“如果真是她老人家回來,那就太好了!她是最護犢子的長輩,從今后,再也沒人敢欺負你了!”

        對這話,白牧野也就聽聽。

        想要不被人欺負,終究還是要靠自己的。

        連個神級的保鏢都不讓帶在身邊,更別說帝級的老祖姑奶奶了。

        所謂的沒人敢欺負,也不過是宏觀泛指,表面上沒人敢對他動手罷了。

        可這世上的事情如果真的都那么簡單,每年也就不會有那么多枉死的天才了。

        “皇帝就跟你說了這個?還說了什么?”老頭子很是隨意的問道。

        他大概做夢都想不到,皇帝會跟白牧野說那些話,所以也就沒怎么顧忌這個場合。

        “這不方便說。”白牧野道。

        老頭子先是微微一怔,隨即眉頭微微蹙起,看著白牧野:“那回頭再說吧。”

        隨后,老頭子跟白牧野分開,他去找他的那群老伙計。白牧野則帶著彩衣等一群年輕人聚在一起。

        大家吃吃喝喝,好不暢快,眾人也完全沒看出白牧野身上的異常。

        倒是小顧回來的時候,表現多少有些不自然。

        不過在白牧野和林子衿的調侃之下,很快恢復了正常。

        沒人想到小顧的真實身份竟然是皇子,更沒人想到剛剛他離開的那段時間是去做什么了。

        酒宴一直持續到深夜,各大一級主城的城主們最先退場。

        雖然沒能見到皇帝,但他們都覺得不虛此行。

        能夠見證兩個皇帝都來參加的神級大佬婚禮,這本身就是一種巨大的榮耀。

        對很多人來說,這是可以吹一輩子的資本。

        隨后,其他各路賓客也漸漸散去。

        白牧野也是在飛大外面有房子的人,告別了于秀秀等一群人,又安頓好彩衣燈一大群人的住處,這才帶著林子衿和小顧,先回到了家里。

        今天幾乎所有人都是飄乎乎的,都有些不真實的感覺。

        大家都需要消化一下見到皇帝這件事。

        老頭子那邊還在跟老宋拼酒,發誓要讓老宋今天入不成洞房。

        大鵝今天吃爽了,真正見識到了世面。

        以后也是一只見過人間帝王的尼古拉斯高貴鵝。

        跟在白牧野身后,扭著屁股,打著飽嗝,邊走邊道:“你們人類皇帝,也就不過如此嘛,沒看出有什么特別之處。”

        白牧野看它一眼:“神級大佬看上去也沒什么了不起,都是兩個肩膀頂著一個腦袋,但他們一眼都能瞪死你。”

        大鵝怒道:“好好說話不行嗎?非得抬杠?我們鵝族同樣也有神級大佬!”

        “那又不是你,你驕傲什么?”白牧野笑道。

        “擰你昂!”大鵝喝了點酒,有點飄。

        白牧野瞥了它一眼,大鵝頓時將頭轉向小顧:“說你呢!”

        小顧:“……”

        回到家,花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大鵝被踢去睡覺。

        白牧野跟林子衿也各自準備休息。

        今天發生的事情有點多,他們的腦袋也都亂的很。

        之前當著太多人,根本不能表露真實情緒,所以都很累。

        但小顧還是叫住了他們兩人。

        “聊聊?”他看著白牧野。

        “現在?”白牧野看著他。

        小顧認真點點頭:“嗯。”

        “行吧……”白牧野嘆了口氣,現在不聊,回頭也跑不掉。

        小顧這會兒心情肯定比他差得多。

        房間里,白牧野直接讓高級智能屏蔽了所有的信號,只有林子衿他們三人。

        這時候,姬彩衣突然發過來一條消息。

        “小白你們睡了嗎?”

        白牧野愣了一下,回道:“怎么了?”

        “感覺你跟子衿今天像是有心事一樣,沒事吧?”

        白牧野心里一暖,微笑道:“沒事的,放心吧,你早點休息!”

        “哦,好的。”

        另一棟別墅里面,姬彩衣靠在床上,看著眼前通訊器發來的一條加密的消息,眼中充滿茫然。

        那消息,是老劉發過來的。

        “帝都出事了,皇宮那邊集結了大量軍隊,整個皇城都已經戒嚴了。聽說皇帝今天去了飛仙星?你們沒事吧?”

        她本想把這消息告訴小白,但小白那邊,似乎不太方便。

        而今天皇帝過來,還專門把他叫去聊了那么久,轉頭帝都那邊就出事了,這一切……會不會有什么聯系?

        姬彩衣想了想,給老劉那邊回了一條消息——我們挺好的,沒什么事,你放心吧!

        片刻之后,老劉在那邊又發過來一條消息——不管發生什么事,最重要就是保護好自己。

        姬彩衣微微一笑,回了句“明白”,然后有些失神的盯著通訊器,半晌,給自己母親發了一個信息過去。

        “媽,是不是發生什么意外了?”

        宋星雨在那邊飛快的回了一條消息:“不要問,也不要管,我這里很忙,回頭再說,你保護好自己!”

        姬彩衣瞬間感覺有一股涼意順著頭皮散開,刺激得頭皮都有些發麻。

        似乎……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正在發生?

        白牧野的別墅里。

        小顧看了一眼自己自己剛剛收到的消息,然后抬頭看著白牧野道:“帝都出事了。”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小顧臉色有點難看:“有人政變。”

        “你父皇不是說都清理干凈了嗎?”白牧野愣住。

        看皇帝今天那架勢,明擺著胸有成竹的樣子,莫非是裝出來的?

        “沒事了,發動政變的,是我一個庶出的兄長,簡直腦子進水了。”小顧很快收到第二條消息,松了口氣,整個人都松弛下來,喃喃道:“還真是個多事之冬啊……”

        “看來你父皇出問題的消息,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嚴密嘛。”白牧野道。

        小顧神情哀傷的看著白牧野:“老大,希望你不要怪他。”

        白牧野笑一笑沒說話。

        “唉,他的思維方式,或許才是一個合格的帝王吧……但我做不到,”顧英俊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他留下了一股力量,說是用來對付有朝一日謀反的你。”

        “你就這么辜負了你爹的一番苦心?”白牧野看了他一眼。

        “什么苦心,不過是跟之前的黑白臉一樣,我唱不來奸詐的白臉,也不信有這股力量。”小顧淡淡說道,“他是我父親,我雖然不敢說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但至少,我比絕大多數人了解。同樣,他也了解我。他當時跟我說得十分確定,說不需要我去管,也不需要我多問,只要將來有一天你謀反,那股力量就一定會出現,然后會不惜一切代價殺了你。但其實他知道我的性格,知道我十有八九會跟你說這件事。所以,這就是他給我留下的另一個……和你交好的人情吧。”

        小顧露出一絲苦笑:“顯得我對老大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老大自然會覺得我這人還是不錯的,是可以交往的。”

        小顧輕聲道:“但我不喜歡這些,我喜歡實話實說,那個位置如果真的要我來坐,我也不會像他一樣,我有我的想法。”

        白牧野道:“那你不怕我有一天會謀反?”

        “你啥都沒有,謀個屁的反呀?用控制符嗎?”小顧忍不住吐槽,:“如果老大你真像國師說的,有大氣運,擁有改朝換代的本事,那就換啊!這祖龍帝國,本就是李白林三家老祖一起打下來的!如果你來做這皇帝,能做好的話,那就做唄!”

        “你這還真是崽賣爺田不心疼啊……”白牧野道。

        “老大,我到現在都不敢相信我父皇說的那些事情是真的,我寧可相信,他是用這種方式,去肅清那些一直以來在暗中蹦跶的宵小之輩!父皇是一個特別英明的人,那些人怎么可能害得了他?我不相信這是真的。”

        小顧眼中露出痛苦之色,即便他知道,父皇跟他說的那些應該都是真的,可他依然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

        英明神武的帝國君主,怎么可能就這樣死去?

        白牧野看著顧英俊:“如果這一切都是真的,你有什么打算?”

        顧英俊低下頭,雙手抓著頭發,喃喃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事實上,半年前你父皇把你送到這里的時候,他的布局應該就已經開始了。”白牧野看著他道:“但他還是有些不放心我,所以他悄然離開帝星,來到這里,想要當著我的面,再去確定一下他的判斷。他雖然是悄然離開帝都的,但他到這里之后,卻并未掩飾自己的行蹤。所以,帝都那邊有人坐不住了,以為機會來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林子衿:“丫頭,你去睡吧。”

        林子衿站起身說了句哥哥晚安,都沒搭理小顧,直接走了。

        回到房間之后,才給林采薇發了個消息:“出大事了,你們還在喝?”

        “你指帝都?纖芥之疾,何足掛齒。”

        林采薇回的倒是快。

        “皇帝死了,現在的是仿生體加上一部分精神體,半年后消散,他今天找我跟哥哥,把小顧托付給我們,讓哥哥輔佐小顧。但對哥哥又不信任,我現在都不知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林子衿仗著有寒冰雪留下的高級智能在,肆無忌憚的將這消息發給林采薇。

        那邊半天沒回應,過了一會,才回了一條消息過來:“在家等我。”

        另一個房間里,只剩下白牧野跟顧英俊。

        兩人都沉默著。

        良久,顧英俊才道:“老大,我們認識的……是不是有點太晚?彼此間的信任……是不是還不太夠?”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你在擔心這個?”

        “嗯,有點。”顧英俊輕輕點點頭,“我現在很茫然。”

        “茫然就對了,我比你還茫然呢。”白牧野苦笑道:“誰能想到,你父皇不聲不響的,突然就砸了這樣一副重擔過來?而且即便你什么都跟我說,我依然還是得感謝你,還得感謝你父皇的不殺之恩……”

        “父皇他,不會殺你的。”顧英俊低聲辯解。

        “好了小顧,這件事,靜觀其變吧。我未必有那本事輔佐你一路往上,但你是我認可的朋友,你有什么困難,我也不會坐視不理。我當著你父皇,不會發那個誓言。但對你,我可以明白的告訴你,小顧,我對那個位置,沒有興趣。”

        顧英俊點點頭,有些感動的道:“老大,我知道,父皇那些舉動,著實有些畫蛇添足,但我也能理解他,不親眼見見你,不親自交代一些事情,他不放心。”

        想到自己的父皇半年前就已經不在這世間,顧英俊又是一陣悲從中來。

        白牧野想了想,從空間指環里面拎出一瓶酒,打開之后,放在小顧面前。

        這個夜晚對很多人來說都是一個不眠夜。

        新婚的老宋跟方晴被老頭子和林采薇拉著喝酒。

        四個人全都喝得微醺。

        消息一條接著一條的發到他們各自的通訊器上。

        但幾個人都只是看一眼,便隨手揮掉,置之不理。

        林采薇看著老頭子:“感覺像是回到多年前的那個夜晚一樣。”

        老頭子呵呵冷笑道:“這些人才是這世上心最臟的!”

        老宋看著這兩位,喝了口酒:“感覺又像是回到了多年前……你們什么都知道,我跟方晴,就像兩個傻子。”

        方晴瞪他一眼:“知道得多,未必快活。”

        老宋道:“可什么都不知道,也真不快活。”

        老頭子說道:“其實沒什么,皇帝出來溜達溜達,有人就不安分了,覺得可以趁機奪權。”

        老宋嘴角抽了抽:“怕不是個白癡吧?手上有什么呀?以為搶了皇宮就是皇帝了?”

        老頭子點點頭:“誰說不是呢。”

        林采薇又看了一眼通訊器,站起身:“你們喝,我出去一趟。”

        老頭子撇撇嘴:“看吧,酒都喝不消停。”

        同樣是古琴城,一片偏遠山區深處,坐落著一座巨大的宮殿。

        平日這地方就是禁區,閑雜人等,一律不準靠近,方圓百里之內的上空都是禁飛區。

        很多人都知道這里面住著大人物,但究竟是誰,卻是沒人知道。

        魯王面色陰沉的坐在首位,沖著對面一個眉心生著一顆綠色豎眼的人怒氣沖沖地道:“怎么會這樣?不是說的好好的?這一次就能把飛仙所有城市毀掉?也能順帶著除掉那些礙眼的人?現在這算什么?就連你家指揮使大人都受傷了!”

        “我們也不想這樣,沒想到那兩個神級強者會突然出現,指揮使雖然打傷了那兩人,但也的確沒有機會再度對飛仙發起攻擊了。如果強攻,你也看見了,你們的皇帝都跟你一起來了!他身邊那些人,哪個是簡單易于之輩?真打起來,我們一定會吃一個大虧!”眉心長著綠色豎眼的人看著魯王淡淡說道,“你甚至都沒能把這消息傳遞出來!”

        魯王冷冷看著他:“你什么意思?覺得我坑你們?對我有半點好處嗎?我出發的時候,根本不知道他也在,我甚至不清楚他是怎么上來的!飛船跳躍到飛仙星系他才突然出現,差點沒把我給嚇死!”

        “所以說,這件事,我們還是徐徐圖之吧。”眉心長著綠色豎眼這人看著魯王,“反正他又活不了多久。”

        魯王咬牙道:“誰能想到該死的狗皇帝竟然還能用這種方式續命一年?竟然還跑到飛仙這種地方來找姓白那個小屁孩,簡直就是個笑話,以為把自己的兒子放在這里,以為交好那個小屁孩就能結交白家了?他怕是真不知道白家現在是什么樣!一個小崽子能決定什么?果然是死人才會做出來的蠢事,真讓人笑掉大牙!”

        “你可別小看那個年輕人,他沒你想的那么簡單。”眉心長著綠色豎眼的人說道。

        “干掉就是了!”魯王沉聲道。

        未了,又忍不住補充了一句:“當然,活捉是最好的,還有林家那個小姑娘。”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才大明星霸道大叔寵甜妻網游之帝皇歸來大劍神萬界圓夢師
    伏天氏我要做皇帝幽暗主宰大漫畫帝國全球盛寵小萌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