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272章 咱們被人坑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272章 咱們被人坑了字體大小: A+
     
        下面依然是漆黑一片深不見底。

        哪怕白牧野跟秦冉冉的目力都相當好,可以在黑暗中夜視,但眼前的黑暗太純粹了!

        哪怕可以夜視,看見的依然是一片茫然漆黑景象。

        身上的飛行符還有很長時間的時效,白牧野拉著秦冉冉開始緩緩往下降落。

        四面八方一片死寂!

        秦冉冉似乎很緊張,身子都有些微微顫抖。

        “怕黑?”白牧野問道。

        這地方雖然是大地之下,但并不悶,氣溫也很適宜。

        所以一時之間,白牧野心中雖然有些緊張,但也沒有特別恐懼。

        “有點。”秦冉冉輕輕回應道:“從小留下的毛病了。”

        “那就往下扔幾個火球符。”白牧野說道。

        秦冉冉這才有些回過神來,心中不由有些羞愧。她修為雖然不差,但實戰經驗卻真的不值一提。

        這么多年,她也從來沒有這種機會啊。

        雖然有一個可以進入黑域的虛擬艙,但她幾乎沒時間去,所以就連黑域的擂臺賽,她也沒打過幾場。更是從來沒贏過。

        扔出幾個火球符,激活之后,泛起的光亮在這黑暗中也沒能帶來一點溫暖,反倒讓這黑暗愈發強烈起來。

        這地方太空曠了!

        白牧野皺著眉頭,覺得事情有些詭異。

        按道理說,一個古老符篆宗門的藏寶閣附近,就算有各種機關和防御措施,但也沒必要這么夸張吧?

        有能力在當年強攻到這里的人,會在乎這個法陣嗎?

        所以這手段在白牧野看來,多少跟一個以星球為單位的符篆宗門有些格格不入。

        白牧野在心里面計算著兩人的下落速度,發現這么一會兒,兩人已經下落超過兩千米!

        依然沒有到底!

        還在不斷的往下飛。

        秦冉冉低聲道:“我們會不會死在這?”

        白牧野笑笑:“怕什么,不是還有我呢?”

        其實情況已經很糟了,兩人這會兒已經下落了三千多米深。

        奇怪的是,周圍的空氣依然很新鮮,似乎這地方有什么通風的設備一般,不然的話,這么深的地下,不可能跟地表環境一樣。

        因為白牧野控制著往下飛的速度,飛行符的有效時間終于過去,白牧野又往兩人身上分別打了一張。

        繼續飛。

        秦冉冉低聲道:“你讓我自己試一下,我感覺……我好像也可以駕馭。”

        白牧野回了一聲:“好。”隨后放開秦冉冉的手臂。

        “呀!”秦冉冉被松開的瞬間,身子頓時一晃,再次大頭朝下栽下去。

        白牧野:“……”駕馭得真棒!

        趕上去將她抓住,黑暗中,也看不清秦冉冉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我還是有點不行。”

        “不是有點。”

        “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

        “哦,你還是有點不行。”

        “……”

        沉默半晌。

        秦冉冉有些失落的低聲道:“我真沒用,要不是因為我,你不可能被困在這里。”

        “當時就算反應的再快一點,也沒有用。”白牧野道:“咱們走近那里的一瞬間,就已經激活了那地方的法陣符。”

        “是這樣嗎?”秦冉冉對此竟然一無所覺。

        “我有個問題……”白牧野道。

        “是不是想問我為什么這么笨?”秦冉冉低聲道。

        “我知道你笨,但我不笨,不會問這么蠢的問題。”白牧野道。

        秦冉冉:“……”她氣得都不那么緊張了。

        “我想問的是,你是不是也像過去的司音那樣,一直都只是修煉,但卻從來沒有過任何真正意義上的戰斗?”白牧野問道。

        秦冉冉嗯了一聲,道:“直到黑域重新開啟之前,我甚至連擂臺賽都沒打過。黑域開啟之后,我進去過幾次,但都輸了……那些人都好兇啊。死在黑域里面的感覺太可怕了。”

        “你沒用自己本來面目進入黑域吧?”白牧野有點想笑,又有些無語。你當黑域是什么地方?你的粉絲群嗎?里面的人都寵著你?

        秦冉冉道:“我這張臉,除了你這種混蛋非說自己沒見過之外,有多少人是不認識的?我要用自己這張臉進入黑域,那樂子可就大了。所以我換了一張很普通的臉進去。結果,一進入擂臺,那些人就瘋狂的攻擊我,還說各種下流的話來羞辱我。真是太過分了!”

        “我不是非說沒見過你,我之前是真的不認識!”白牧野解釋道。

        “行了你別解釋了。”秦冉冉覺得自己有些肝兒疼,還不如不解釋呢,越解釋越火大。

        “你就這兩把刷子,居然也敢一個人跑到這種地方來探險?你心真大!”白牧野贊嘆道。

        “怎么就一個人了?這不還有你呢嗎?”秦冉冉有些心虛。

        她之前可是沒敢說自己沒經驗這回事兒,不然一個大號拖油瓶,誰愿意帶著她?

        為啥不找別的強大符篆師?但凡她能喊動的人,都絕不會帶她來這種地方。

        只有騙騙小白這個不怎么了解她的人這個樣子。

        林子衿跟她私交雖然很好,但林妹妹也不太清楚秦冉冉居然一點戰斗經驗都沒有這種事兒。

        畢竟平日里,秦姑娘還是挺能吹的,看上去比當初只敢打小惡魔的司音強太多。

        “你說你好好當個歌星多好,今天要是在這里發生點什么意外,你不后悔嗎?”白牧野道。

        “會后悔,但后悔的是不該把你牽連進來,別的……也沒多后悔吧。”秦冉冉低聲道:“反正我這種人,活在這世上也沒什么意義。”

        兩人邊說邊往下飛,轉眼間已經下到一萬米深的地下!

        再這么飛下去,感覺早晚會飛到地心!

        可四周的環境和溫度以及空氣依然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如果不是身體不斷下落,兩人甚至會生出一種是不是一直停留在原地的錯覺。

        “沒看出來你居然還有這么消極的一面,看來小時候過的也不怎么如意啊?”白牧野道。

        眼看著齊王那邊的人叫她公主,但她卻對這個稱號非常反感,而且也不想和皇室那些人來往。

        這姑娘身上,也是謎團重重的。

        “其實我過的倒也沒那么不如意,十二歲之前,我一直住在齊王府,是他把我撫養長大的。包括我的符篆老師蘇廣瑞蘇老,在我十二歲之前一直教我各種符篆知識。”秦冉冉低聲道:“但十二歲之后,我就離開了那里,開始一個人生活,再后來,我認識了芳姐,這些年,差不多一直都是她在照顧我。”

        這時候,白牧野突然從很深很深的下面,感受到一絲淡淡的光亮。

        一開始他還以為是錯覺,仔細看了幾眼之后,才最終確定,下面……的確有一團光亮。

        隨后,他開始加快了下落的速度,秦冉冉沒說完的話也只能閉嘴。

        兩人下落的速度越來越快,秦冉冉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她不僅僅怕黑,還恐高。

        這種自由落體一般的下墜,讓她的心緊張到了極致。

        不過下面那點光亮,越來越強。

        讓她多少生出一些安慰。

        終于,他們進入了那團光亮的范圍。

        那里,仿佛是個巨大的廣場。光源從廣場正中的一尊雕像那里傳來。

        再往下一點,終于可以看清楚,真正發光的東西,是那雕像手中握著的權杖最頂端……一顆比成年人拳頭還大的明珠!

        釋放出的光源非常明亮,直接照亮了整個廣場。

        白牧野帶著秦冉冉落在廣場之上。

        腳踏實地的感覺,讓秦冉冉一顆心終于踏實下來。

        她看了一眼白牧野,有些感慨:“小白,如果不是你,我已經摔死了,這么高掉下來,直接粉身碎骨了吧?”

        白牧野沖她輕輕搖搖頭,豎起一根手指在唇邊,做了一個不要說話的動作。

        隨后兩人一起,抬頭往上看去。

        頭頂天空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見!

        這廣場也是空蕩蕩的,除了這尊雕像之外,似乎什么都沒有。

        這是個什么鬼地方?兩人都有點茫然。

        就在這時,雕像正對著的那個方向,突然傳來一陣咔嚓、咔嚓的聲響。

        秦冉冉當即被嚇了一跳,但第一反應,卻是擋在白牧野身前。

        白牧野順手把她扒拉到一邊去。

        “你干嘛?”秦冉冉還瞪了一眼白牧野:“那邊有危險!”

        白牧野看她一眼,低聲道:“我知道,但你能做啥?”

        “我……我也能放符的!”秦冉冉瞪著白牧野,宗師了不起嗎?我也是高級符篆師好不好?

        沒上過擂臺還不會拍符嗎?

        接著,廣場的盡頭處,傳來聲響的那個方向,一個龐然大物,從陰影中走出。那身影一點一點的,走路發出咔嚓、咔嚓的聲音,像是從那陰影里被硬推出來的。

        雖然很機械的一個東西,卻給人一種特別不情愿的感覺。

        “外來的闖入者,你們進入了禁地,接受死亡的懲罰吧!”

        一股精神波動,猛然間從這龐然大物的身上爆發出來,像是一股風暴,瞬間朝著白牧野他們這里席卷過來。

        這特么的!

        白牧野瞪大眼睛,隨即同樣卷起一股精神風暴。

        “滾!”

        轟!

        兩股精神風暴在雙方之間相遇,空氣中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波動。

        接著,那巨大的機械體轟然散架。

        稀里嘩啦的零件,碎了一地。

        秦冉冉整個人都看呆了。

        這樣也行?

        她一臉驚喜的看著白牧野:“哇,太帥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白牧野微微皺了皺眉,他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愈發強烈起來。

        隨后,他從空間戒指里面,取出一副特殊的眼睛戴上,然后看了一眼秦冉冉:“有防止強光的眼睛嗎?”

        秦冉冉點點頭,逃出一副墨鏡扣在臉上。

        白牧野有點無語,道:“你還是把眼睛閉上吧。”

        說話間,白牧野直接扔出一張符——爆閃符!

        嗖!

        符篆如同一只離線的箭,在白牧野精神控制范圍內,高速向前飛去。

        一口氣飛出至少有兩百多米遠的時候,白牧野覺得差不多了,控制著這張爆閃符怦然爆開!

        轟!

        一股極為炫目的強光,驟然亮起。

        秦冉冉沒有那么聽話的閉上雙眼,而是瞪大眼睛去看——瞬間被那股強光閃的一聲驚呼。

        哪怕隔著這么遠的距離,但那張符也太亮了!

        不過在這瞬間,秦冉冉整個人也都被驚呆了!

        一百多米之外,到兩百米的那片區域里,密密麻麻……到處都是剛剛走出來的那種龐然大物!

        四五十米高的機械體,一眼望去,簡直不計其數!

        而且在更遠的黑暗中,似乎……還有。

        “我的天吶……這到底是什么地方?那些都是一群什么玩意兒?”

        隨著白牧野的這張爆閃符,那群機械體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樣,竟然瞬間發出一陣瘋狂的精神咆哮!

        那精神咆哮仿佛形成一片暴虐的精神海洋,在那片區域內爆發出來,朝著這邊洶涌而至。

        白牧野白牧野一把拉起秦冉冉,直接往那雕像后面躲去。

        兩人緊緊貼在那雕像腳邊,那股可怕的精神風暴瞬間而至。

        秦冉冉的眼睛、口鼻處,一下子有鮮血流淌出來。

        白牧野也不太好受,但還好,只是感覺腦子里有些混亂。

        這雕像身上瞬間散發出一陣陣柔和光芒,將那股精神風暴擋下一多半,不然的話,白牧野也好不到哪去,秦冉冉只怕會更嚴重。

        “你沒事吧?”白牧野看了一眼身旁的秦冉冉。

        秦冉冉一臉痛苦之色,卻搖搖頭,一雙眼里,有一層淡淡的光芒爆發出來,瞬間流淌她的全身。

        這是一種特別怪異的現象,看得白牧野一臉茫然,心說這什么情況?

        直到這層光芒籠罩了秦冉冉全身,她臉上的痛苦之色才消失不見。

        然后有些脫力似的坐在地上,深呼吸了幾下之后,抬起頭,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牧野。

        白牧野卻沒再看她,而是看向了剛剛扔出爆閃符的那個方向。

        咔嚓、咔嚓!

        整齊的步伐聲響起。

        接著,從那邊更遠的地方,也傳來這種聲音,似乎步伐比這些要更加急促一些。

        見鬼!

        白牧野知道是自己那張爆閃符惹的禍,但這種時候自責也沒意義,只能備戰!

        他身上的符篆是足夠多的,但是否能夠應付接下來即將發生的這場戰爭,他心里也多少有點沒底。

        看了一眼秦冉冉:“精神力足夠吧?”

        秦冉冉面色有些復雜的點點頭,幽幽道:“你不想問我什么嗎?”

        “先活下去再說吧。”白牧野說道:“往我身上打精神力補充符沒問題吧?”

        秦冉冉呆了一下,點點頭:“沒問題。”

        要連這個都有問題,那她也不配當一個符篆師了。

        秦冉冉剛想從自己身上往外拿精神力補充符,卻見白牧野隨手從戒指里面拿出一大堆,一沓一沓,就像大捆的鈔票一樣,整齊的排在她的面前。

        一共十捆,粗略看一眼,至少有一千張!

        秦冉冉深吸了一口氣:“你賣符的嗎?”

        “人家都叫我買符大師。”白牧野淡淡說道:“待會兒,我讓你往我身上打補充符的時候你再打,除此之外,你只需要注意保護好自己就行。”

        秦冉冉點點頭,依然有些發呆的看著面前這一排成捆的精神力補充符。

        咔嚓、咔嚓!

        那些巨大的機械體,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終于走進了廣場。

        那張爆閃符……依然還在那邊爆發著強光。

        但白牧野也發現了,這些東西,只是不喜歡,或者說是極度的討厭光,但對它們其實并沒有什么根本上的影響。

        “這些到底是什么東西?”秦冉冉問道。

        “傀儡。”白牧野答道。

        “傀儡?這么多?一個軍團?”秦冉冉眼中充滿震撼。

        “絕大多數是傀儡,但未必全都是。”白牧野沉聲說道。

        這時候,走在最前面的那些傀儡,距離白牧野和秦冉冉所在的雕像處已經不到五十米了。

        白牧野抬手就是一張符飛出去。

        接著,秦冉冉整個人都陷入到巨大的震撼當中。

        因為白牧野打出去的,竟然是一張流星火雨符!

        一團團巨大的火球,如同流星一般,從天空中轟然落下,砸在那些傀儡的群體當中。

        巨大的傀儡當場就被這些火球砸得七零八落。

        接著,白牧野又打出一張落石符。

        一顆顆巨大的石頭,從天而降,也砸進那群傀儡當中。

        符篆持續的時間并不短,威力也很巨大,但白牧野卻是一臉不滿意的表情。

        “制作這些符篆的材料太少了,以至于品質都提升不上去。那群巴結你王叔的人真是不給力,才搜羅到這么一點點,廢柴!”白牧野咕噥了一句。

        秦冉冉一臉無語,搶人生辰綱您還有理了是吧?

        不過白牧野打出的這兩張符,的確是有點恐怖,至少干掉了七八十個巨大的機械傀儡。

        各種各樣的零件全部散落在廣場上,一時間,竟然沒有傀儡能越過白牧野的流星火雨和落石的攻擊范圍。

        兩張符形成的密集攻擊,一口氣持續了兩分多鐘,這才停止下來。

        這時候,那張爆閃符也早已經熄滅。

        有急促的沉重腳步聲,從黑暗中傳來。

        轟隆、轟隆、轟隆!

        “又是一種傀儡嗎?”秦冉冉問道。

        就在這時,至少有五六十張符篆……從黑暗中高速飛來!

        白牧野瞬間扔出一張符——巖壁!

        在三十多米外激活!

        一道高大的石墻,瞬間出現在那里。

        飛過來那五六十張符紛紛撞在石墻之上,其中幾張強大的劍符瞬間激活,狠狠轟在石墻上。石墻瞬間崩潰,四分五裂。

        宗師級……不入品的符篆,的確是有點弱!

        不過也不是一點用都沒有,至少起到了一定的阻擋作用。

        當剩下那些符篆飛過來的瞬間,白牧野一口氣祭出幾十張劍符,跟這些符篆狠狠對轟在一起。

        空氣中傳來一陣陣劇烈的轟鳴聲,一股股能量的震蕩洶涌而來。

        白牧野面無表情的往自己和秦冉冉身上打了兩張防御符,同時說道:“補充一張。”

        秦冉冉拿著那張早就準備好的精神力補充符直接拍向白牧野,是用手直接把符拍在白牧野身上的。

        然后激活。

        白牧野一臉無語的道:“感覺你這像是在拿符鎮僵尸……”

        秦冉冉:“……”不就御符能力差了點嗎?回頭我就勤學苦練!

        這些劍符直接將飛過來的符篆全部擊落,白牧野又再次祭出一堆狂雷符,朝著黑暗中扔過去。

        咔嚓!

        一道閃電驟然亮起。

        那里,一群真人大小的傀儡,正用森冷的目光,注視著白牧野和秦冉冉。

        “高級傀儡?”秦冉冉問道。

        “嗯。”白牧野抿著嘴,冷笑道:“但是咱們被人給坑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