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201章 羅笑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201章 羅笑笑字體大小: A+
     
    那是一個非常狡詐的家伙!

    最后一場的地圖是一片叢林,這里長滿了參天大樹。

    對方一進入到這張地圖,就直接躲藏起來,一點都沒有近戰靈戰士的覺悟。

    白銀級的地圖時間限制是一個小時。

    如果在一個小時之內不能找到對方解決戰斗的話,那么雙方這一場比賽,算是平局。

    一旦出現平局這種現象,那么連勝自然也就終止了。

    當然,這種現象并不常見。

    但也絕非沒有。

    甚至在帝國高中聯賽上,都曾出現過這種現象!

    那時候還有沒有單人賽呢,兩支團隊進入到地圖之后,全都隱藏起來,希望能打一個漂亮的伏擊戰。

    結果雙方都這么想的。

    一直到比賽時間結束,這兩方竟然誰都沒動。

    因為那是一場淘汰賽,最后不得不直接啟用擂臺加賽的方式一決高下。

    根據賽后采訪,雙方都表示,一開始是有機會站出來主動尋找對方的。可卻害怕自己一動,會被對方伏擊。

    所以誰都不敢動,以至于到最后,雙方只能通過擂臺加時賽來分出勝負。

    所以說,真正的比賽中,什么樣的情況都有可能會遇到。

    這就是復雜地形的特點。

    如果是在擂臺上,就算想要藏起來,也沒地兒藏,只能通過排兵布陣硬剛。

    可真正現實中的戰斗,卻不可能給你一個公平的擂臺,讓你站在擂臺上對攻。哪一方更強大,哪一方獲勝幾率就會更高。

    這個對手,隱藏在這片叢林中,以白牧野的精神力,竟然都很難尋找到對方的存在。

    因為這片叢林太過濃密,所以就算飛上天空往下尋找,也會被巨大的樹冠所遮擋。

    所以白牧野在做好了隨時給自己拍防御符的準備之后,主動出擊,去尋找對方。

    對一個比較脆的符篆師來說,他這舉動,多少有些冒險。

    白銀級以上的比賽,非請勿入!

    雙方看上去都沒有開放觀戰權限,一個圍觀的人都沒有。

    這就是一場特別純粹的白銀級較量。

    白牧野在叢林中仔仔細細,尋找了半天,依然一無所獲。

    樹上、地上、石縫里……但凡的被他尋找過的地方,幾乎沒有什么死角存在。

    可問題是,對方就像是消失了一樣。

    眼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失,從來都很淡定的白牧野也忍不住有些急了。

    心說你進來打這一仗就是為了終結我連勝紀錄的嗎?

    于是,他干脆在表面上,放松了一些警惕,讓自己的精神變得松弛下來。

    是真正讓自己精神放松那種,不是外松內緊。

    真正的強者,甚至可以通過感知對方的呼吸頻率來判斷對方的狀態。

    白牧野是覺得,他應該遇到了一個這樣的對手。

    可當他的精神力徹底放松之后,對方依然一直沒出現。

    這片叢林里面非常安靜,除了一些小型的動物和各種昆蟲之外,也沒有任何有威脅的生靈存在。

    “這特么的……還能挖個坑把自己給埋了不成?”白牧野滿頭黑線的在心里面嘀咕一句。

    這片叢林的地上,也找不到任何痕跡。

    于是,他靜下心,開始判斷對方大致可能的藏身之地。

    要么是他的視角盲區,要么就是對方非常擅長隱匿,把自己完美的藏匿起來。

    這片叢林不算大,一個小時的時間,足夠他走個遍。

    如今時間已經過去四十多分鐘,整片叢林被他走了一多半了。

    就在此時,不遠處,一片枯枝爛葉下面,一雙眼,正透過樹葉的縫隙看著他。

    白牧野其實已經在這里路過兩次了!

    第一次,白牧野精神高度集中,隨時準備往自己身上拍符。

    藏在樹葉下那人沒有任何反應,在白牧野走過他的那一刻,雙方距離只有不到兩米遠!

    但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甚至連心跳都控制在最低點。

    第二次,白牧野精神松懈下來,溜溜達達從他腦袋邊走過去,距離不到一米!

    只要他瞬間暴起出手,有八成把握,是能得手的。

    但他依然沒動!

    他從小就在進行著這種訓練,這種藏匿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

    而且,這場戰斗的對手,看上去也是一個經驗豐富的家伙。

    他第一次精神高度集中,那是擔心他隨時可能暴起出手。

    第二次路過的時候精神看上去很放松,卻是為了引他出來!

    如今這是第三次!

    他甚至不用看,也能感覺到對方那一股焦躁的情緒在滋生。

    連勝紀錄……嘿嘿,這種無用的東西,一點好處都沒有,卻深受絕大多數人的追捧。

    就連那些頂尖的天才,都不能免俗!

    對這個記錄,非常看重。

    可實際上,這個記錄除了讓人在關鍵時刻會感到焦躁之外,一點意義都沒有!

    他就完全不在乎連勝紀錄,甚至有些時候,會故意輸掉一場比賽,中止這個記錄。

    對方已經很急了!

    他一定很想我立即出現在他面前,跟他一番大戰!

    可惜,我依然不會如你的愿。

    藏在樹葉下面這人腦子在飛快轉動著,但臉上,卻沒有任何情緒流露出來!

    今天這個對手,他認識!

    大魔王!

    一個如今在黑域中名聲不怎么響亮,但卻非常危險的高級符篆師!

    像他這種不是刺客,但卻擅長藏匿和暴起突襲的人,最喜歡的……其實就是符篆師。

    他們特別好打!

    別看符篆師有防御符,但符篆從發出到激活,那是需要時間的!

    只要抓住這個時間差,擊敗一個符篆師簡直輕而易舉。

    不過這個小黑胖子不在此列。

    可能連白牧野自己都不知道,他今天這個對手,已經在暗中觀察他很久。

    就連他的戰斗,對方都看過十幾場!

    可以說對他已經有了比較深入的了解。

    白牧野嘆了口氣,突然開口道:“兄弟,我也不在乎什么連勝紀錄,如果你不想出來……”

    就是現在!

    話多,永遠死的快!

    藏在樹葉下面這位,要的就是這時候。

    在白牧野精神最放松,同時還在說話的一刻,他出手了!

    他的手中,是一把鋒利的劍!

    整個人如同一道光,從地下暴起,龐大的靈力似乎都要溢散出來。

    絕殺一擊!

    直刺白牧野的心臟!

    要么不出手,要么……就是一擊必殺!

    嗡!

    一聲輕響。

    這人感覺自己一劍刺在棉花上。

    不好!

    他激活符篆的速度怎么能這么快?

    我殺過的高級符篆師不下二十個,卻沒有一個……能擁有如此可怕的控符速度。

    一擊不中,他瞬間往后退去,整個身形幾乎都要化作一道殘影了。

    這人真的不是刺客,但他的舉動,卻比刺客還要刺客!

    如果是在擂臺上,他未必會這么打。

    但在這叢林中,這么打的成功率太高了!

    誰說靈戰士一定要分那么細的?我是主攻型的近戰靈戰士,難道就不可以會用弓箭?難道就不可以擅長刺客手段?

    嗖!

    一張控制符,從他身后,向他的身體拍過來。

    臥槽!

    這特么控符手段!

    幸虧之前看過他的比賽視頻。

    這人心里面想著,就地一個翻滾,試圖避開那張控制符。

    可誰曾想,剛一倒地,他立馬感受到更大的一股危險,從另一個方向傳來!

    日,真是狡猾啊!

    果然,在看臺上觀戰,跟當面對戰,還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感覺。

    啪!

    這張控制符直接在他肩頭炸開。

    他不懂動了。

    也不能說話。

    上品控制符!

    這人心中嘆了口氣,準備迎接死亡。

    被一個符篆師用控符給控住,還能有什么好下場?

    當然,對方也可能等著他自己主動認輸。

    但這種人非常少。

    為什么要等?萬一他不認輸,厚著臉皮抽冷子來一下呢?

    不過是死,其實……對真正心性堅毅的人來說,死,也沒什么可怕的。

    但他沒想到,自己會是被一顆大樹給砸死。

    白牧野一張控符控住他之后,突發奇想,直接用一張劍符斬斷了一顆參天大樹!

    這顆大樹朝著被控住這位轟然砸落。

    臥槽,大魔王,我日你先人啊!

    這人差點崩潰!

    死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可誰愿意臨死之前看見這一幕啊!

    狗日的真不是個東西!

    轟隆隆!

    參天大樹倒下去,將這位活生生給砸死了。

    白牧野跳到這棵樹上,若有所思的喃喃道:“身處環境,利用環境,也是戰斗的一部分!單純的藏匿,還是太簡單低級了點。”

    黑域主城。

    某一間鴿子籠似的房間里,一個黑衣少年,一臉憤怒的出現在房間中。

    他就是被大樹砸死的那位九級靈戰士。

    “該死!”

    “太壞了!”

    “狗日的大魔王,怪不得有人冒充你黑你!你媽老子也想黑你啊!”

    哪怕被一刀砍死,被一劍刺死,他都不覺得有什么,可問題是,被一顆大樹砸死……然他有種日了狗的感覺。

    “大魔王,你給我等著,等我磨練夠了,就用一顆靈珠提升到宗師境,到時候,我肯定用一種更有創意的辦法干掉你!”

    少年從始至終,就沒想過他可以通過認輸結束戰斗這件事。

    在他看來,戰斗嘛,就應該這樣。

    如果對方拎著刀下不去手,跟他玩什么仁慈和素質,讓他主動認輸,他只會覺得對方愚蠢,是個超級大蠢貨!

    認個毛啊!

    這不是高中生聯賽!

    這是黑域!

    有朝一日踏上戰場,見到神族,你擊敗對手之后,會停止攻擊,讓對方認輸?

    所以,必須要狠。

    這種想法,其實也不算錯,但卻多少顯得有些偏激。

    因為那些會給對手認輸機會的人,也未必就是心慈手軟,而是根據時間地點和人物,來進行判斷。

    比如說對手是熟人,大家相互切磋。那么就沒這個必要。

    比如說是擂臺戰,當著一大群觀眾的面,在已經徹底掌控全局的情況下,給對手認輸的機會,也等于是給對手一個體面下臺的機會。

    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所以也不能說誰一定是對的。

    反正對這黑衣少年來說,死就死了,雖然有點不忿,但也只是因為最后被大樹砸死而不爽罷了。

    抱怨一通之后,他伸手抓了一把自己的頭發……所有的頭發,連同整個面部一起……都跟著扭曲起來。

    要是有人看見,非得嚇得不輕。

    接著,一個完整的人皮頭套,被他抓了下來。

    露出里面一張不算太漂亮,但很耐看的少女臉龐。

    短發,圓臉,大眼睛,皮膚白凈,兩道眉毛稍微有點點粗,卻并不影響她的形象,反倒給人一種英姿颯爽的感覺。

    要白牧野在這里,一定會被嚇一跳。

    因為這張臉,他也認識!

    這姑娘名叫羅笑笑,來自三仙島,正是白牧野幼時的伙伴之一。

    不過在那個時候,她并沒有展露出太多這種藏匿的天賦來。

    性子沉穩,話不多,跟林子衿的關系非常親近。

    在他們逃離三仙島的時候,羅笑笑跟于秀秀和蕭這些人一起,都在暗中幫忙,替白牧野和林子衿兩人各種打掩護。

    這些女孩子跟白牧野和林子衿這種來頭極大的人不同,她們都屬于三仙島在外面帶回來的超級天才,連名字都是在島上取的。

    跟著的師父姓什么,她們就姓什么。

    至于她們父親姓什么,母親姓什么,則沒有人知道。

    羅笑笑這些年跟于秀秀和蕭那些人走的并不近。

    原因也很簡單,她覺得于秀秀有點過于張揚了!

    的確,于秀秀的確非常優秀,如今精神力都已經過了三百,妥妥的頂級天才水準。

    而且人非常聰明,又擁有不可思議的洞察能力。

    但她有點太驕傲了!

    驕傲就是最大的弱點!

    太容易被利用。

    羅笑笑之前也勸過于秀秀幾次,別把島上那些老家伙當傻子,人家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米都多!人家修為比你高深,見識比你廣博,你憑什么覺得自己能把人家玩弄于股掌之間?

    但沒用。

    羅笑笑也就不再勸了。

    雖然大家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但在三仙島上,朋友其實是個很奢侈很稀有的產物。

    因為大家連父母都不知道是誰,根兒在哪都不知道!

    骨子里,真的很難做到徹底信任別人。

    所以她挺羨慕于秀秀跟蕭她們的。

    都這么大了,還能保持這么好的關系,還能彼此那么信任,真是又傻又叫人羨慕。

    于秀秀頂著自己本來模樣公開進入黑域,這件事在三仙島上,當時就引起了不小的爭議。

    只是有些爭議是明面上的,有些……則是私下里的。

    私下里那些,對于秀秀來說,一點都不友好。

    其實于秀秀自己也明白!

    人家是懷疑她以本來面目進入黑域,是想要尋找白牧野和林子衿!

    那兩個三仙島有史以來,唯一一次被人突破防線,從里面逃出去的兩個人。

    之所以三仙島沒有強力阻止于秀秀,原因也簡單的很。

    人家想要通過她,找到白牧野!

    好在于秀秀也不傻,不需要羅笑笑去提醒,也知道應該怎么做。

    在黑域里面大大咧咧,非常擅長交際,跟這個關系很好,跟那個看起來也不差!

    以至于黑域那些老家伙們對她也非常頭疼。

    培養這么多年的超級天才,沒犯什么不可原諒的錯誤之前,也不能把她怎么樣。

    最多只能讓人暗中盯著就是了。

    然后,有意思的是,這些年跟于秀秀走的沒有那么近的羅笑笑,也成了暗中盯著于秀秀的人之一。

    但她才懶得管這破事呢!

    做做表面工作就行了,所以她才通過于秀秀,知道了小黑胖子大魔王。

    然后偷偷關注,看了不少大魔王的比賽。

    她不是沒想過大魔王會不會是白牧野,但最終也懶得去想了。

    是不是能怎么?

    跟她有一毛錢關系嗎?

    那是她幼時的好友,就算真是,她也不可能出賣。

    她只想著有朝一日可以離開三仙島,去外面執行任務。

    到時候只要找到一個機會,直接就跑路!

    還是小白跟林子衿聰明啊!

    早早的就跑了。

    不過他們也因此錯過了許多資源,多少有點可惜。

    但也沒什么可惜的,畢竟……自由更有價值!

    羅笑笑在小黑屋里安靜的坐了一會,拋開腦子里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在腦子里復盤了一遍跟大魔王之間的戰斗,最終無奈的嘆了口氣。

    似乎無論她怎么做,實際上都沒有辦法擊敗他。

    “這個家伙,的確厲害的很!看來,我必須要盡快努力,抓緊時間進入宗師級了,我的基礎,也已經夯實得足夠堅實。”羅笑笑嘀咕著,眼神中凝聚起堅毅的目光。

    再過不了多久,她就有機會出去了!

    三仙島發現的那處遠古遺跡非常巨大,想要動用極大的力量才行。

    師父也說過,這次會給他們這群年輕人機會的。

    只要有機會就行!

    先去那遺跡里面溜達一圈,看能不能有點什么收獲,然后再找機會逃走!

    如果沒猜錯的話,這一次很多人的目光,都會放到于秀秀和蕭她們身上,因為絕大多數島上的老人,都認為她們一直想要逃走。

    “只有我這種從來不張揚,也不顯山露水的人,逃走的機會才最大。秀秀,不是我不想幫你,實在是……你的目標太明顯了!”

    羅笑笑說著,選擇了下線。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