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114章 穆錫的3劍符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114章 穆錫的3劍符字體大小: A+
     
      黑天?
      一群人全都有點懵。
      這地方也會黑天?
      “如果等到黑天,那我們可能就真不用打了。”萬雄苦笑道:“這地圖比我想象中更可怕,所以一定會出現各種強大生物,我們都挺不住。”
      “不是,這里也會黑天?”穆錫終于忍不住開口,問出了很多人的心聲。
      他抬頭看了一眼頭頂天色:“這不挺亮的嗎?”
      萬雄道:“復雜地形里面的所有一切,都是高度模擬現實,不但會黑天,甚至可能出現各種極端天氣……”
      “那我們怎么辦?就在這里等著嗎?”穆錫問道。
      萬雄回頭看了一眼那片小樹林,搖搖頭:“不能等!伐木,做木排,我們渡河過去!”
      “水里不安全。”潘相文看著萬雄:“而且我猜咱們那幾個學弟學妹……肯定找地方藏起來了,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抽冷子偷襲我們一下。”
      萬雄哈哈一笑:“這就是這種地形的真正意義!如果不這樣做,我反倒要教育他們太幼稚!這是戰斗,不是你好我好過家家!”
      說著大步往回走去,揮刀去砍那些樺樹。
      直播間里的小鵬和董栗跟所有觀眾一樣,都是能看到全局的。
      他們挺佩服萬雄的,這人很正,格局很開闊,人也非常大氣。
      說出來的話會讓人情不自禁的去認同。
      但萬雄的性子……還是有點急啊!
      似乎耐心沒有那么足。
      因此所有人的精神,在這一刻,全部高度集中起來。
      因為他們知道,小白那群人,此刻正非常雞賊地躲在一百多米外的地方!
      以逸待勞,觀察他們呢!
      一旦萬雄這邊下水,那么小白那些人完全可以在水面上進行偷襲。
      萬雄和李秋風都是近戰強者,遠攻無力,潘相文的飛刀也只在中短程有效。
      整個團隊里面,恐怕就一個穆錫的符,有能力扔得比較遠。
      但說起來,迄今為止,還沒人真正見過穆錫出手呢。
      所以沒人知道穆錫的符篆有效距離是多遠,又能達到怎樣的威力?
      只能說萬雄把穆錫藏得太深了!
      沒人覺得穆錫是個廢物,精神力五十五的天才,資料上又明確標注的攻擊型符篆師,實力肯定不會差。
      可反觀小白這邊,單谷是個弓箭手啊!
      如果雙方在水上相遇,萬雄這邊就是一堆活靶子!
      甚至可能都不需要小白去做什么,單谷一個人就能把他們安排得明明白白的。
      以單谷的箭術,就算萬雄他們能抵擋一時,也不可能一直抵擋。
      必然會出現慘重傷亡!
      難道……這場比賽真的要出現如此戲劇性的一幕嗎?
      就在這時,異變再生!
      天空中傳來一聲鳥鳴,一只龐然大物,猛的朝小樹林那里鋪下去。
      它的目標,正是萬雄!
      萬雄在這只猛禽撲下來的一瞬間,整個人身上氣勢陡然一變。
      手中長刀猛的往上一挑,一道長長火焰,斬向撲下來的猛禽。
      誰知這猛禽在距離萬雄還有幾十米的時候,嘴巴一張,竟然吐出來一道火焰!
      我靠!
      這玩意兒竟然會噴火?
      當場不知有多少人被這一幕震撼到。
      那火焰明顯不是擺設,帶著一股熾熱的氣浪,瞬間燒到萬雄頭頂。
      萬雄只能不斷后退。
      這時候李秋風在一旁手中長槍一抖,一股森寒之氣,瞬間涌出。
      那邊的潘相文也出手了,手中兩把飛刀直接甩了出去,但卻被那只如同巨鷹的猛禽猛的煽動鋼鐵般的翅膀給拍飛出去。
      “這東西的實力……應該已經達到九級了,火系巨鷹啊!特別厲害的生物!”
      直播間里,董栗一臉嚴肅,道:“這地圖真有點狠啊!普通的大學生團隊肯定搞不定,只有真正的精英團才行。”
      就在這時,穆錫終于出手了。
      一張劍符,瞬間拍出。
      三劍符!
      藏了這么久,人們終于在百花杯的決賽上看見了穆錫的符。
      一符化三劍,三劍分別從不同方位攻向那巨大猛禽。
      遠處水中趴在草筏上的四人也是第一次看見穆錫出符,全都聚精會神,眼睛一眨不眨的仔細看著。
      但在觀眾們的眼里,這幾個小家伙就跟看熱鬧似的。
      那只猛禽隔著地面幾十米,能夠輕易拍飛潘相文扔出去的飛刀,但面對穆錫祭出的三劍符,卻發出一聲尖銳叫聲。
      聲音聽起來極為憤怒,同時也帶著一股強烈的恐懼。
      猛禽雖然巨大,但速度極快,而且非常靈活。
      三劍符化成的三把劍竟然被它避開了一把,同時用翅膀狠狠拍在另一把劍上。
      一聲刺耳尖叫,天空羽毛紛飛。
      那如同鋼鐵澆鑄的翅膀被這把劍劃出一道深深的傷口。
      至于那第三把劍……這個就厲害了!
      第三把劍竟然像是被單獨控制的一樣,高高飛起,又快又狠地向下刺去。
      猛禽靈性十足,知道那把劍才是最恐怖的,拼了命想要閃避,但卻已經來不及了。
      噗!
      穆錫三劍符中的第三把劍,順著猛禽后背狠狠刺下。
      原本的目標,其實是后腦,還是被這頭猛禽躲開了那么一點點。
      但沒關系,穆錫這把劍剎那間就已完全刺進這頭猛禽的后背。
      猛禽發出一聲哀鳴,身子在天空中搖搖晃晃了幾下,一頭向地面扎下來。
      嘭!
      掉在地上,發出一聲沉悶聲響。
      掛了。
      幾乎所有正在收看比賽的觀眾在這一刻,全都出現一瞬間的呆滯。
      這就是攻擊型符篆師的威力嗎?
      太可怕了!
      白牧野之前的表現雖然也特別驚艷,但卻給人一種從容優雅的感覺。
      控制型的符篆師,基本上不會表現出暴力一面。
      固然又帥又有風度,但卻總讓人覺得少了一點什么。
      這也是為什么小白在半決賽上暴揍郭姐前男友的時候,會有那么多人一邊感到意外,一邊大聲叫好。
      看比賽的,除了那些顏值狗之外,幾乎絕大多數都更喜歡那種能讓人熱血燃燒的場面。
      穆錫此番的表現,極大滿足了這群觀眾的心理。
      哪怕之前萬雄和李秋風兩人轟殺蟻群,也沒有這么痛快。
      這才叫爽!
      萬雄看了一眼穆錫,點點頭:“不錯!”
      穆錫露出一個矜持的笑容。
      草筏上。
      單谷的臉色十分嚴肅。
      三劍符的威力,有點超出了他的想象。
      他是看不上穆錫,不是看不起。
      畢竟人家精神力高達五十五,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
      可他現在才明白,他還是有點小看了這個家伙。
      他的三劍符,的確是不俗啊!
      單谷下意識看了一眼身邊的白牧野。
      “白哥……”
      “嗯?”
      “我可能未必是他對手。”單谷聲音有些低沉。
      “不,他不是你的對手,你在他出符之前射他十箭八箭的,他就被你干掉了。他的符,沒有你的箭射程遠,跟這種人打,在他精神力不是爆表的情況下,通常保持距離就能贏。”白牧野道。
      單谷:“……”
      無數正在收看比賽的觀眾:“……”
      真有那么簡單嗎?
      單谷一臉狐疑的看著白牧野,他知道白牧野平時雖然也經常開玩笑,經常吹牛,說自己多厲害什么的。但在這種事情上,是不會胡說八道的。
      “你認真的?”他問道。
      “當然認真的!”白牧野自從進入黑域之后,眼界提升得極快。
      雖然回到現實精神力會被封印,但在黑域中總結出的經驗卻不會消失,還在腦子里。
      如果是在進入黑域之前,他未必能給出單谷多么有建設性的建議。
      因為那時候,他自己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只是覺得那么做可能是對的,但卻不敢保證,因為沒有真正驗證過。
      但現在不同了。
      他在黑域可以跟各路頂級天才甚至是超級天才過招,僅僅之前他經歷的七場戰斗,就讓他積累了大量經驗。
      極大程度的開拓了他的眼界,也改變了他的格局和思維方式。
      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培養方式!
      經歷過黑域的戰斗,再看穆錫的出符方式,攻擊方式,以及符篆飛行的速度,頓時覺得破綻百出而且速度太慢!
      這破綻一方面來源于經驗和眼界,另一方面……卻是因為能力!
      真正的天才,會用更低的精神消耗,完成更加完美的出符過程。哪怕是個純粹符篆類型的超級天才符篆師,控起人來,也是無比恐怖的!
      比如他自己。
      他御符、控符的能力,遠超穆錫!
      而穆錫因為沒有經歷過超級天才的訓練方式,造成他眼界不夠,經驗也不夠。
      雖然能察覺到一些東西,但卻不愿相信那是真的。
      單谷似乎被鼓勵到了,嘴巴里喃喃自語咕噥著:“只要我的箭更快……對,只要我的箭更快!”
      這時候,天空中再次傳來幾聲憤怒的鳴叫。
      白牧野等人抬起頭來一看,全都呆住了。
      整整六頭巨大的猛禽,在高天之上盤旋,發出凄厲的哀鳴,那聲音中充滿憤怒!
      這是捅了馬蜂窩啊!
      穆錫用三劍符干掉了一個,結果人家來了一窩!
      拖家帶口前來報仇!
      “他們恐怕要完了。”姬彩衣低聲說道,“這是我們絕佳的機會,但是……我有點糾結。”
      劉志遠看了她一眼,這姑娘典型刀子嘴豆腐心,看似霸氣,實則心軟地很。
      “雖說這是比賽,但同樣,他們并不是我們的仇人。擂臺上偷襲沒什么,如果在這種地方趁亂偷襲,總覺得有些趁人之危。”姬彩衣嘆息,“畢竟他們跟半決賽那群作弊的小人不同。”
      劉志遠輕聲道:“彩衣,這種比賽……考驗的東西遠比我們想象中要多。”
      單谷拿手指戳了戳身邊白牧野的胳膊:“白哥,你怎么想?”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