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109章 都很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109章 都很懵字體大小: A+
     
      回去的路上,單谷催促道:“快點快點,隊長,今天大家都別回家了,去彩衣家那個會所,咱們晚上一定要下一次沼澤副本,好好感受感受。”
      劉志遠想了想:“好!”
      半夜。
      幾個小伙伴拖著疲憊的身軀從虛擬倉里面出來,相互對視一眼,都是一臉生無可戀。
      誰都不想說話。
      太他媽難了啊!
      一開始,白牧野沒讓大家帶保命符進去。
      大家本身也都不想帶。
      虛擬世界中消耗掉的符篆雖然不會影響到現實,但大家都想感受一下真實的沼澤是什么樣的。
      于是,他們很快就全軍覆沒了。
      包括司音。
      小臉煞白,眼淚汪汪,強忍著才沒哭出來。
      團滅!
      這是一個有靈力的世界,能修煉的也不僅僅是人類。
      雖然還有許多普通生物,但不普通的更多!
      他們第一次進入沼澤地圖,遇到了一群蚊子。
      每一個都有拳頭那么大,這還不算,關鍵是它們的防御太硬核了!
      一個個鋼筋鐵骨的,司音一錘子輪起來砸下去,最多能砸死幾只。
      但卻會有更多蚊子瘋了一樣撲上來。
      幾個少年被鋪天蓋地的蚊子瞬間就包圍了。
      那畫面太美,簡直不忍直視。
      第二次,所有人全都帶了一張被動激活的防御符進去。
      這一次沒有遇到蚊子,但卻遇到了一條巨大的水蟒!
      水桶粗,十幾米長的大水蟒一張口,就是一道水箭,身子如同鋼鐵澆筑,刀砍不破,箭射不穿……
      姬彩衣沖到水蟒眼睛那里,一刀刺下去的瞬間,水蟒的眼睛竟然瞬間蒙上一層冰晶。
      那冰晶仿佛萬載寒冰一般,堅硬無比。
      以姬彩衣六級靈戰士的力量,竟然沒能一下刺穿。
      接著她就被水蟒張開血盆大口一下子給咬住。
      防御符激活,大蟒蛇愣了一秒鐘——臥槽怎么咬不動?
      一秒鐘還沒到,姬彩衣就自殺了……
      自殺很難,但她更沒辦法接受自己被水蟒吞掉,不敢想。
      第三次,大家沒有那么莽了,全都乖乖的按照陣型緩步推進。
      劉志遠指揮,白牧野用控制符主控。
      在費盡辛苦干掉一只七米多長的大鱷魚之后,眾人再一次被蚊子給包圍了。
      最后逼得大家換上盔甲,把白牧野護在當中,劉志遠甚至用上了他很少用的盾牌。
      但依然沒有用。
      劉志遠為了救人一不小心陷入沼澤,直接被吞噬了。
      單谷被蚊子活活叮死。
      司音被蚊子活活叮死。
      小白被蚊子活活叮死。
      姬彩衣被蚊子活活叮死。
      沼澤這張大茶幾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悲劇。
      如果是在黑域中,白牧野可以制作一些群攻符篆出來。
      但在現實中,他這點精神力,根本沒辦法制作這種符篆。
      所有符篆都是單控。
      于是,一次又一次的悲劇。
      到最后他們終于找出了一些規律,比如那龐大的蚊子群,他們尋找獵物的方式是通過溫度來進行判斷。
      于是這群人用積分換了一些可以遮蔽體溫的裝備。
      再進入的時候,蚊子果然對他們視而不見。
      但沼澤里面不僅僅只有蚊子,還有無數種其他種類的生物。
      簡直令人防不勝防。
      最可怕的,還是沼澤本身。
      很多地方看著明明是可以站人的,一大片漂浮的草甸上還生長著樹木。
      可一旦跳過去,那些看似堅硬、可以承載著樹木的土地其實無比松軟,跟蛋糕似的,往上一跳,吧唧一聲……就掉進去了。
      巨坑無比!
      然后就連很多植物,都特么主動向生物發起攻擊。
      也不知道它們圖什么。
      幾個人前前后后,一共折騰了十幾次,總算積累了一些經驗,學到了很多知識。
      但其實沒毛用。
      這種臨時抱佛腳的舉動,最多只能讓他們勉強熟悉一下,卻不可能讓他們真正精通這種地形。
      但終歸聊勝于無,若是一點準備都沒有,直接一頭扎進這種地形,那才叫悲催。
      真的可能出現那種連對手都沒看見就已經被團滅的結果。
      單谷提出,可以利用沼澤生物的特點,讓它們自相殘殺。
      比如蚊子群看見一頭龐大的水牛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撲上去,這種時候人就可以躲過一劫。
      問題是可能還沒等見到水牛呢,就已經被蚊子給咬死。
      司音提出尋找一個相對安全的區域可以先藏起來,等著對手被沼澤生物殺光。
      姬彩衣覺得歸根結底還得是自己變得更強才行。
      劉志遠苦思冥想,試圖打造出適合沼澤的陣型。
      白牧野同樣在琢磨著這種地方用什么樣的符篆最適合。
      現實中的他,還沒辦法制作群攻符篆,想要通過目前掌握的符篆對付沼澤中的生物,有點不現實。
      哪怕他可以攜帶大量符篆進來,但跟沼澤中的生物數量比起來,不管他帶多少,都是杯水車薪。
      所以還是要想別的辦法,更多是要依靠團隊的力量。
      出來之后,五人圍坐在一起。
      “敏捷、力量、凈化……這幾種符篆,是必須要帶的。”
      白牧野看著大家:“其實司音提出來的建議,有一定可行性,但沼澤里面似乎沒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姬彩衣咕噥道:“我很疑惑,百花杯的圖庫里面怎么會有這么高難度的地形?”
      劉志遠看了她一眼:“不要抱怨這個,將來我們可能會遇到比這更難的地形。”
      姬彩衣點點頭,道:“我只是好奇。”
      白牧野笑道:“沒關系的,他們也要面對同樣的困難。”
      眾人笑起來,心說這倒是真的。之前看萬雄學長的那些比賽視頻,大多數是擂臺,少數復雜地形,但從來沒出現過諸如遠古遺跡、沼澤這種地形。
      只能說百花城雖然不大,但花樣是真不少!
      也不知這從哪弄的地形庫,也真夠高級的。
      “我覺得吧,這次決賽很可能出現那種‘看誰活得更長’的情況。雙方連面都碰不到,都在拼命對抗著來自大自然的饋贈。”單谷一本正經地道。
      看著哭笑不得的其他幾人,單谷強調:“我說真的,不信你們回頭看下一屆百花杯,看他們還會不會把這些地形放進去?我跟你們說,絕對不會!這次是沒經驗,也被我們趕上了。”
      幾個人認真想想,單谷說的這種情況,極有可能是真的。
      第一次沒經驗,不管什么級別的地圖,都往里面一放。
      估摸著也是工作人員偷懶,想著地形種類不計其數,哪有那么巧的事兒?
      結果,還真就那么巧!
      這要在決賽上出現那種兩支隊伍從頭到尾沒碰面,最后通過誰活得更長來判定勝負,那可就真成笑話了。
      比賽雖說是以鍛煉為主,只要能夠得到充分歷練的比賽,就是好比賽!
      可也不能兩支隊伍連面都見不到,這畢竟不是荒野求生節目啊!
      幾乎同樣的時間段,萬雄團隊中的五個人也從沼澤副本中出來。
      萬雄還好,臉色還算正常,但剩下的幾個人可就沒什么好臉色了,全都蒼白得厲害。
      沼澤副本的難度,比他們想象中要大得多!
      說起來萬雄他們這支團隊屬于那種典型的比賽型團隊。
      賽場外他們雖然也會經常合在一起訓練,但更多是訓練戰陣,培養相互間的配合默契度。
      像這些稀奇古怪的地形副本,他們也是很少下的。
      萬雄看著幾人臉色,說道:“之前是我疏忽了,咱們接下來的時間里,一定要加強對復雜地形的熟悉和掌握。回頭帝國高中生聯賽,從一開始的小組賽就是這種復雜地形。”
      司空菲云點點頭,深吸了一口氣,苦笑道:“這場決賽,該不會是我們兩支隊伍比誰活得長吧?”
      潘相文笑道:“別說,我覺得真有這個可能!”
      萬雄搖搖頭:“不能這樣!”
      司空菲云說道:“是啊,還有人在看著我們的表現呢。”
      萬雄點頭:“對,我們必須要有更好的表現。”
      說著,他看向穆錫:“這場決賽……”
      “隊長,我想上場。”
      穆錫有些無禮地打斷了萬雄的話,十分堅決地道:“經過這么長時間訓練,我覺得我已經可以獨當一面了。請隊長給我這個機會。”
      潘相文看他一眼,忽然說道:“是因為跟那幾個人的私人恩怨吧。”
      穆錫沉默起來。
      萬雄有些為難,他是一個追求勝利的人。
      不管面對什么樣的比賽,只要參加,他都想要贏!
      雖然穆錫跟著他們磨合也有很長一段時間了,但若是真說到默契,那還得是他們四個更默契。
      尤其穆錫這個精神力很高的家伙竟然走的是攻擊型符篆師的路子,說真的,萬雄心里多少有些后悔。
      當初不如多等一段時間,觀察仔細再說。不過那會兒主要是怕等他觀察一段時間,人就被搶光了,就算他在學校有名聲地位,但也總不能強行挖人吧?
      別人或許能干得出來,但他萬雄不是那種人。
      如果當時招進來的人不是穆錫,而是白牧野,哪怕他精神力很低也沒關系啊!
      控制型的符篆師,這個真的是太強了。
      這樣的人,放在哪支隊伍,都是頂級的輔助!
      精神力低點也可以忍啊!
      好好補補不就上去了么。
      現在說什么都晚了,他也不是一個為了前途為了私欲不擇手段的人。盡管心里不舒服,但還是沒有對穆錫表示過任何不滿。
      只是這一次……穆錫的舉動,的確有些過分了。
      他想要跟他那幾個同學爭鋒的心思,絕對遠超想跟團隊一起贏得比賽。
      穆錫看著萬雄,忽然說道:“隊長,我能行。”
      那邊李秋風突然來了一句:“那你的意思是,我們三個……或者我們四個當中,有人不行?”
      這話問的有點挑事兒,可這么說也沒什么毛病。
      你說你行,自然就是我們當中有人不行唄。
      司空菲云想了想道:“決賽我不上了,我對沼澤地形深惡痛絕,現在還有心理陰影呢。”
      萬雄看著司空菲云,又看了看緊繃著臉的穆錫,淡淡說了一句:“穆錫,僅此一次。”
      穆錫點點頭道:“謝謝隊長,我只會任性這一次,以后隊長怎么安排,我絕無二話。”
      說著又朝著司空菲云彎腰鞠躬:“菲云姐,委屈您了,謝謝!”
      司空菲云有些無奈的笑了笑:“你加油吧!”
      心里面不痛快的潘相文和李秋風兩人看了穆錫一眼,心道總算說了句人話!
      退出虛擬世界,穆錫來到自家衛生間,對著鏡中的自己,喃喃道:“白牧野,我一定會擊敗你,用事實捍衛我才是一中最出色的符篆師!”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