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大符篆師 » 第29章 1個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大符篆師 - 第29章 1個月字體大小: A+
     

      昨天那場突如其來的戰斗,攪亂了百花城平靜已久的日子。

      小型次元空間雖說在百花城附近出現的頻率極高,但卻很少會出現在城里。

      以至于連開啟城市防御的機會都沒有,導致重大損失的造成。

      這件事成了時下最大的熱點新聞。

      很多人都在好奇那個協助城衛軍的人到底是誰,而在一中校園,一個小道消息卻快速流傳開來。

      “什么?是那個精神力只有二十點的白帥哥?真的嗎?天吶!原來他不僅僅是長得帥呀!”

      “白牧野?怎么可能?肯定是看錯了,絕不可能是他!除了帥他也沒別的了。”

      “別逗了,精神力那么低,他憑什么協助城衛軍?”

      “肯定不是他!看到黑幽靈,不嚇尿褲子就算膽子大,還敢往跟前湊?”

      驚訝者有之,質疑者更有之。

      很多人都這樣,從來都是只愿意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

      ……

      ……

      秦冉冉癱在沙發上,一臉慵懶的在玩著一個無聊的小游戲。

      芳姐拿著一把水果刀,坐在一旁低著頭,小心翼翼的削著蘋果皮,將一個削好皮的蘋果遞給秦冉冉,有些憂心的說道:“冉冉,我看不行的話,這場演唱會,咱們把現實那部分取消掉吧?”

      “為什么?票不都早就賣完了嗎?”秦冉冉接過蘋果,咬了一大口,聲音含混的問道。

      “太危險了!你想想,萬一你這邊在開演唱會,那邊沖出來一群次元空間怪物,簡直不敢去想那場面……”

      芳姐蹙著眉,看著秦冉冉說道:“而且賣掉的票,咱們可以退。原本咱們跟主辦方的合約上就有說明,一旦出現不可控事件或未知的危險事件,都算是不可抗力,咱們有權終止這場現實中的演唱會。”

      “不會那么倒霉吧?而且咱們那么遠來到這里,不就是為了現實中與粉絲們見面嘛,現在說取消不開,她們一定會特別失望。再說,哪有那么巧的事呀?不要擔心啦。”秦冉冉啃著蘋果的安慰道。

      “我還是有些擔心……”方芳喃喃道。

      “我這么幸運的人,一定不會有事的。”

      秦冉冉隨口應付著,偷偷開啟了個人智腦,第N次申請加那個小混蛋的好友。

      我還就不信了!

      本寶寶非要加到你不可!

      至于加到要做什么,連她自己都早就給氣忘了。

      反正一定會兇他。

      哼!

      ……

      ……

      接下來的日子,白牧野都在充實的兩點一線中度過。

      學校、孫家!

      大漂亮甚至發來消息問他是不是離家出走把她拋棄了……

      他也沒有再上孫岳琳的車!

      男子漢大丈夫說不上就不上,無論孫岳琳如何威逼利誘,他都沒有認慫過。

      打死都不坐!

      寧可讓姚謙每天開車接送他。

      白牧野實在怕自己再坐一次孫岳琳的車,會留下嚴重到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

      她不應該在百花藝校當副校長,她應該出現在賽道上,去做賽車手。

      除了這件事之外,其他時間,白牧野都特別開心。

      尤其是制符的時候,更是如此!

      他天生就適合做這個!

      多年的積累之下,厚積薄發,進步之快,連他自己都有些吃驚。

      孫家的實力體現在方方面面。

      當他流露出不想讓太多人知道協助城衛軍的人是他之后,那條新聞,便神奇的被壓制下去了。

      就算街頭巷尾還有一些人在議論,但卻已經無法形成輿論風潮。

      一中校內倒是依然很多人在傳,但除了極少數知情者外,其他人也都只能是猜測。

      沒有任何證據。

      孫家這么給力,白牧野沒道理不盡心盡力。

      尤其姚謙私下里跟他說起這一次報酬的準確數額之后,白牧野更是動力十足。

      想要徹底清除掉孫恒體內的烈火之毒,以白牧野目前的能力來說,正常情況下,其實還是力有不逮的。

      所以只能通過高品質的筆、墨、紙來實現。

      孫家這邊效率極高,短短幾天功夫,送來的制符材料就已經遠超白牧野拉的那張清單了。

      特殊的符篆筆、墨、紙。

      他只在網絡上看到過圖片,現實中從未見過!

      老頭子給他留下的那些符紙、畫符的筆和墨,全都是最普通那種。

      可就算是最普通的,白牧野看過價錢之后,也不由有些咋舌。

      符篆師用的,真的沒有便宜貨!

      就如同大畫家用的頂級宣紙一樣,價格昂貴。

      而對符篆師來說,哪怕是最普通的初級符紙,價格就已經不低于頂級宣紙了。

      所以孫家準備的這些東西,對他們來說,是救命的。

      但對白牧野來說,卻是他提升修為提升等級的修煉資源!

      是他現在幾乎不可能獲得的頂級資源!

      畫符的過程,其實就是修煉過程。

      相比一個億什么的,白牧野更看重的是這些。

      除此之外,孫家還給了白牧野提供給了大量快速恢復精神力的藥劑。

      這些藥劑沒辦法讓白牧野的精神力實現增長,但卻可以讓他在短時間內將損耗的精神力補滿。

      所以每天只要一回到孫家,白牧野便會一頭扎進專門為他準備的房間,開始制符。

      幾種墨融合在一起,拿起特制的符篆筆,在高級符紙上面不斷勾畫。

      簡直是最大的幸福!

      整個過程,孫家上下沒有任何人來打擾他。

      包括白牧野來孫家第三天才終于回家的孫岳峰,在得知白牧野竟然在給自家老爺子畫符治病后,對他的態度,也有了巨大轉變。

      為此,他甚至專門在私下里跟龐老師鄭重交代,叫他不要再去找白牧野的麻煩。

      雖然校董前后態度不一,讓那位龐老師有些困惑,但卻不敢不從。

      心胸狹窄又不代表腦子有問題。

      此后的課堂上,不但沒有再找過白牧野麻煩,反倒主動示好了幾次。

      轉眼間,距離白牧野入學,已經過去一個月。

      白牧野的制符工作,也接近尾聲。

      這一天,中午吃飯的時候,單谷特意問起白牧野最近一個月的行蹤。

      “怎么感覺你最近這段時間都神神秘秘的?”

      一個月來,白牧野跟團隊下了十幾次歷練副本,彼此間的默契也有很大程度提升。

      但每次離開副本之后,白牧野都是打個招呼便匆匆忙忙離開。

      這讓單谷等人都很困惑。

      “你該不會是偷偷談戀愛了吧?”單谷好奇的看著白牧野問道。

      白牧野看了他一眼:“我跟誰談戀愛?”

      “那誰知道呢?青春期的孩子誰說的準?也許是左手,也有可能是右手。”單谷嘀咕道。

      “單谷你給我閉嘴!”姬彩衣在一旁臉色緋紅的瞪著他。

      司音則一臉困惑的坐在姬彩衣身邊,不明白為什么會有人跟手談戀愛,也不明白彩衣為什么突然訓斥單谷,但也不敢問。

      劉志遠看著白牧野,真誠的道:“如果有什么困難,可以說出來,大家一起想辦法。”

      白牧野笑著搖搖頭:“沒有,我挺好的,忙著制符呢。”

      劉志遠點點頭:“那就好。”

      “對了,大明星秦冉冉要開演唱會了,你們有沒有興趣?”姬彩衣看著幾人突然問道。

      “有,有,有啊!”單谷一臉興奮:“秦冉冉啊,我最喜歡的女明星了!年輕、漂亮、關鍵是氣質太好了,尤其那兩條大長腿,嘖嘖……”

      “單谷你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姬彩衣翻了個白眼。

      單谷一臉哀怨:“彩衣,你太偏心了,自從白哥來了,我發現你就變心了!哎,你不愛我了,桑心!”

      姬彩衣冷笑:“呸,狗嘴吐不出象牙來,有本事你也長那么好看啊!”

      “這是我有本事就行的么?這事兒你得找我爸媽去啊!”單谷郁悶的道。

      劉志遠在一旁微笑。

      司音看著姬彩衣:“我想去,但是票太難買了,聽說一年前剛開售的時候票就賣完了。”

      姬彩衣點點頭:“但是我有票呀!”

      “真的呀?現實中?”單谷在一旁問道。

      姬彩衣看了他一眼,沒再懟他,說道:“這次的主辦公司,是我家旗下的一個子公司,所以呢,我手上大概有六七張VIP票。”

      “哇!”就連司音都忍不住一臉興奮。

      姬彩衣道:“之前次元空間生物來襲,我們都以為秦冉冉會取消這次現實演唱會,因為合約上有規定,發生這種事,她有權取消的。但沒想到她依然還是堅持召開,沒讓主辦方賠錢。加上我很喜歡她,所以決定到現場去支持她。”

      “好呀好呀,我也要去現場支持!”單谷用力點頭。

      姬彩衣沒理他,先是將目光投向劉志遠。

      劉志遠沉吟了一下,說道:“勞逸結合,看看也好。”

      姬彩衣臉上露出笑容,看著白牧野道:“白帥哥,你去不去?”

      “我就不去了吧。”白牧野腦海中出現那個戴著大墨鏡的漂亮少女。

      以及她連續一百多次鍥而不舍無比執著地要加自己好友的瘋狂舉動,覺得還是不去為好。

      不如回家畫符。

      “哎哎哎,白哥,集體活動哎!而且還有富婆小姐姐買單,你知道一張VIP票什么價嗎?而且現在就算有錢也買不到!你不去就是不能緊密的團結在組織周圍,成為一個脫離組織的群眾……這樣會讓大家對你失望的啊!”單谷巴拉巴拉,一臉夸張的說道。

      一個月了,眾人彼此間早已熟悉。

      單谷是個什么人,白牧野心里面清清楚楚,懶得搭理他,只是看著姬彩衣,再次拒絕道:“我還是不去了。”

      “去吧。”劉志遠看著白牧野,說道:“你要不去,彩衣估計也不會去了。”

      說錯了吧?

      是你不去她才不去吧?我是沒談過戀愛,但我又不瞎!

      白牧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劉志遠喜歡姬彩衣,姬彩衣好像對他也有點意思。

      其實單谷和司音都知道,只是沒人去點破這件事兒罷了。

      白牧野看了一眼姬彩衣,姬彩衣說道:“要去就咱們五個一起去,一個團隊,得整整齊齊的,不然多沒意思!”

      白牧野看了一眼一臉緊張的單谷,以及看上去也挺想去的司音。

      還有表面上看著去不去都行,但心里面肯定特別想去的劉志遠,覺得還是去吧。

      做個特立獨行的人,看著有個性,實際上卻沒什么好處。

      看看穆錫同學,開學一個月,已經成功自絕于人民。

      一班的同學,符篆師班的同學,幾乎沒人搭理他。

      當然,人家穆錫也不在意這些就是了。

      每天跟著高三的學長一起訓練,不知有多開心呢。

      見白牧野答應下來,姬彩衣臉上終于露出笑容,說道:“那說好啦,十月十號,下午五點入場。到時候,我在VIP通道那里等著你們!”

      約定好之后,眾人分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