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5章下地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5章下地獄字體大小: A+
     

    “哈哈……”柳川雲突然淒厲的笑了起來,那笑聲讓韓少淵驚訝,也讓萊斯利聽得一陣頭皮發麻。

    “少淵,她是誰呀?”萊斯利神色有些驚惶的說道。

    “一個瘋女人。”韓少淵低下頭在萊斯利耳邊輕輕回答道。

    “瘋女人?你說我是瘋女人?”柳川雲的笑聲更加尖利,“是啊,我是瘋了,我瘋了纔會愛你十多年,最後換來這樣一個結局。”

    萊斯利聽得雲裏霧裏,但她依然能感覺到柳川雲發自內心的恨意,她抓了一下韓少淵的衣領,急切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告訴我!”

    韓少淵的神色頓時有些僵硬,他拍了拍萊斯利的肩膀企圖安慰她,“沒什麼事情,別理她,我們走。”說罷,他抱着萊斯利準備繞過柳川雲離開。

    “不許走!”柳川雲見狀跑過來攔在了他們的面前。

    “你到底想怎麼樣?”韓少淵鋒利的雙眉寧在一起,心頭已經涌上了怒火。

    柳川雲並沒有理會韓少淵,反而是笑着對她懷裏的萊斯利說道:“你不是已經悔婚了麼?爲什麼又要嫁給他?你可真是會玩把戲,把韓少淵給糊弄得團團轉。像你這樣的賤女人根本不配有孩子,我做的一切本沒有錯。”

    萊斯利望着柳川雲的表情有些愕然。

    “孩子的死因韓少淵應該沒有告訴你吧?不然你面對我又怎會如此坦然?”柳川雲望着萊斯利,又幹笑了兩聲。

    韓少淵心頭猛地一顫,絕對不能再讓萊斯利知道過去的事情,他要讓她從此與往事絕緣。“柳川雲,你住口!”他急忙想要堵住柳川雲的話。

    “你不讓我說?”柳川雲饒有興致的掃量了一眼韓少淵緊張的表情,“我偏要說!”隨即,她望向不安的萊斯利,“我告訴你,我把你的孩子殺了,活埋了!”

    萊斯利的臉瞬間蒼白下來,不敢置信的問道:“你說什麼?”

    “你恨我大可以找我報仇,我柳川雲奉陪。”柳川雲見萊斯利的臉已經發白,笑得有些得意,“別以爲你和韓少淵會有好日子過,只要我不幸福你們也休想快樂!”

    “柳川雲你!你說夠了沒!”韓少淵一聲大喝,眼眸中燃起一團怒火。

    “哈哈哈……”柳川雲又大笑起來,近乎瘋狂的笑得前仰後合,“韓少淵,你讓我浪費了一個女人最寶貴的青春,我有你償還我!”

    “償還?我從來沒有愛過你,我如何償還?還有你做的那些事情,你以爲可以得到原諒嗎?”韓少淵冷冽的聲音在空氣裏打轉。

    “我可從來不需要原諒。愛一個人並沒有錯。我爲你付出一切,而你卻傷透了我。韓少淵,你知道嗎?現在我的肚子裏也有一個孩子,你怎麼選?”柳川雲尖利的喝道。

    “你說什麼?”韓少淵的臉上頓時隴上一層訝異。

    “我也懷了你的孩

    子。還記得你離開鎖心城的那個晚上嗎?你有要過我!”柳川雲的笑容變得複雜。裏面有得意、悲哀和憤怒,“你就那麼走了,你說我欺騙了你,可你知道嗎?就那一次我懷了你的孩子?”

    “少淵,她說的是不是真的?”萊斯利臉色蒼白,失憶以來,她以爲她是韓少淵的未婚妻,她以爲她是韓少淵唯一的女人……可是……可是竟然有另個女人出現,她不敢相信,她望着韓少淵,期望他給自己一個否定的回答。

    韓少淵的臉色也在冷空氣裏變得有些蒼白:“你懷孕了?”

    “是的,孕檢單在這裏。”柳川雲伸手揚了揚手中拿了已久的幾片紙,那白色的紙片隨着她的搖晃在冷風裏嘩啦啦的作響:“你恨我殺了萊斯利的孩子,我現在倒是很想知道你會怎麼處理我和你的孩子……”

    “不……”萊斯利一聲哀痛,那個女人竟然說得都是真的?她來回掃量着柳川雲和韓少淵的表情,心裏已然有了答案。“少淵,你放我下來……”她心碎的說道。

    韓少淵蒼白着臉,搖了搖頭。

    “放我下來!”她突然高喝了一聲,在韓少淵的懷裏掙扎起來。

    韓少淵抱她不住,只好將萊斯莉放了下來。

    雙腳接觸地面,萊斯利拖着長長的白色婚紗裙襬,向柳川雲的方向邁了幾部。她盯着柳川雲依然平坦的小腹,紅着眼眶問道:“你和他到底什麼關係?”

    柳川雲見萊斯利失魂落魄的樣子,笑了笑:“和曾經的你一樣,情人關係。”

    “柳川雲,你不要胡說八道!”韓少淵不由一聲怒喝。

    “我有胡說八道嗎?韓少淵,你有多少女人,怕是你自己也數不清吧?”柳川雲笑着像是對韓少淵說話,實則卻字字句句刺激着萊斯利。

    “你有很多女人嗎?我只是其中一個?”萊斯莉的眼中蒙上了一層霧氣,她怔怔看着韓少淵,那個從醫院把她帶回家的男人,昨夜溫存纏綿的男人,竟然是一直在騙自己?

    “萊斯莉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請你相信,我現在只愛你,只有你一個女人……”韓少淵望着她含淚的眼,心頭一陣疼痛,“請你一定相信我……”

    “她肚子裏的孩子怎麼解釋?”萊斯莉對着韓少淵指了指柳川雲。

    韓少淵沉下一口氣,“萊斯莉,那個女人從頭至尾都是滿口謊言。”

    “謊言?韓少淵,我說的句句屬實。你以爲萊斯莉失憶了,你就可以隨便哄騙她了嗎?”柳川雲插入了二人的對話。說着,她又伸出帶着鎖心戒的無名指,對萊斯莉說道:“你看看,他也向我求過婚,當時他用盡花言巧語,還把韓氏家族的鎖心戒指送給了我。欺騙了我的愛情。”

    “柳川雲!”韓少淵瞪着那枚戒指,幾乎快要怒的成一頭獅子,恨不得把眼前滿口謊言的女人撕裂咬碎。

    眼淚無聲滑落

    “你準備怎麼辦?”良久,萊斯莉控制住情緒,聲音顫抖地問道。

    “什麼怎麼辦?”韓少淵詫異道。

    “你怎麼處理我們三個人的關係?你怎麼處理她肚子裏的孩子?”萊斯莉說着,眼淚已經掉落了下來。

    韓少淵心口有種窒息的感覺,他向萊斯莉走近幾步,想要抱住她,可是萊斯莉後退幾步,躲開了。

    “你給我一個答案。”冷風裏,她悲傷的聲音被吹散,眼角流出的眼淚在臉上越積越多。

    “我和你的愛情和旁人沒有任何關係,和她更沒有你關係!”

    韓少淵心痛的說道。

    萊斯莉搖了搖頭,“自私的愛情便不是愛了,”說話間,她已經緩緩的取下了手上的戒指。

    “不……”韓少淵望着她手上的動作,表情揉成一團痛苦,冷風裏身體幾乎快要僵硬。

    “以前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並不知曉。原諒我取下了它。”萊斯莉將戒指握在手中,心已經碎成腳底的塵埃,昨夜那些溫柔似乎在這枚戒指上攢有最後的溫度,她淚流滿面,“在我找到曾經的記憶之前,原諒我不能信守和你白頭到老的誓言……”說罷,她用淚眼睇了韓少淵一眼,拉了拉婚紗的裙襬,轉身決絕而去。

    “不要走……”韓少淵驟然瞠目,急忙想要去追趕她。

    就在這時,柳川雲卻猛然衝過來,攔住了韓少淵的去路。

    “你走開!”韓少淵猛地推開柳川雲,再望向萊斯莉離開的方向時,發現他已經坐上了出租車揚長離去。

    “萊斯莉……”他奮然一聲大喊,冷風吹在他臉上刀割般生疼生疼。這樣的畫面彷彿一個月前悔婚的重現。難道他跟她此生是註定沒有緣分嗎?

    “韓少淵,我說過的,我不幸福你們也休想快樂。”柳川雲的聲音如針一般穿透空氣,她的眼底凝聚着仇恨的狠厲還夾雜着些許報復的快感與得意。

    “柳川雲!”韓少淵怒而轉身,眼中已燃起滔天的大火。他一把掐住了柳川雲的脖子,眸中的烈焰似乎就快要衝出眼底,只一霎那就要將眼前的人焚燒。

    “你殺了我呀?你最好殺了我。否則我一定保證你此生不得安寧?你想跟她在一起?你想撕碎我的真心,踐踏我的尊嚴之後再和別的女人在一起?韓少淵,你做夢!”柳川雲狂肆地笑着說道。

    “你以爲我不敢殺你嗎?”韓少淵的手中不自覺猛然加大了力道,他的手如堅硬的鋼鐵,越砸越緊,他真的恨不得擰碎柳川雲的脖子,讓他償還這麼久以來她讓自己和萊斯莉承受的痛苦。

    呼吸越來越困難,柳川雲喉頭髮出‘呃呃’的聲響,但還是奮力喘息着說道:“你恨我殺了萊斯利的孩子,你今天就要殺死我和你的另一個孩子……”

    韓少淵怔了怔,越來越用力的手突然有了片刻的停頓。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