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4章孩子死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4章孩子死了字體大小: A+
     

    保鏢們又互視了幾眼,心驚膽戰的走到柳川雲的身邊。

    “住手!”就在這時,一個凌厲的聲音傳來。

    保鏢們循聲望去,最後連忙散開。

    “北島川雄先生……”他們排成一字型向他鞠了一個躬。

    北島川雄走了過來,身後跟着保鏢和韓逸修。走到韓少淵面前,他伸手狠狠扇了韓少淵一記耳光。

    “混賬東西……”北島川雄怒而罵道。

    韓少淵面不改色,只是直視着北島川雄,指了指柳川雲說道:“你知道她都幹了些什麼嗎?”

    北島川雄冷哼了一聲,“都幹些什麼?你自己最清楚!雲兒爲了你放棄了一切,她不顧北島川家的尊嚴,跑去中國在你身邊一守就是十年。而你呢?你拿什麼來對她的?”

    “她自私又殘忍,她殺了我的孩子!”韓少淵說道。

    此時,保鏢已經抱着從土裏挖出的嬰兒屍體走了過來,那已經青黑的屍體被白布包着,透着無比的淒涼。

    “她竟然把一個無辜的嬰兒給活埋了!”韓少淵側身看了看保鏢手中的屍體,又吼了一聲。

    北島川雄瞥了那屍體一眼,一聲冷笑:“和一個三流女明星生下的孽種也配留在這個世界上嗎?”

    北島川雄的冷酷讓韓少淵震驚而憤怒,“你們北島川家的人都是冷血。這個孩子是我們韓氏家族的血脈,柳川雲殺了他,就是殺了我們韓氏家族的人,我韓少淵一定要你們北島川家族付出代價的!”

    北島川雄望着韓少淵皮笑肉不笑,“代價?我們北島川家隨時奉陪!”說罷,他轉過身,對旁邊的柳川雲說道:“雲兒,我們走。”

    柳川雲跟在北島川雄身後,臨走之前又看了韓少淵一眼。韓少淵面如鐵色,柳川雲不再說話,最終離開了。

    韓逸修見此種狀況,走到韓少淵身邊說道:“北島川家在日本政商界一呼百應,勢力極大。現在韓氏得罪了北島川,恐怕以後會有很多麻煩。”

    “再多麻煩也不可以讓這個孩子白白死掉。柳川雲要付出代價的。”韓少淵聲音冷冷。

    “川雲姐也是因爲愛你……”韓逸修本還想再說什麼爲柳川雲求情,但話說到一半,他最終還是止住了,他知道發生這種事,韓少淵和柳川雲的關係都無法再挽回。自己無論說什麼,韓少淵也不會聽得進去的。

    韓少淵也沒有再聽韓逸修說話,徑直邁開了離開的步伐。他邊走邊思考着,如何找到萊斯莉那個女人,又該如何告訴她孩子已死的真相。

    韓少淵與柳川雲婚禮取消,二人已經分手。商業新聞上又出現了這樣一則頭版頭條。韓少淵又和柳川雲分手了?短短兩個月內,爲何韓少淵的婚事出現瞭如此之多的變故。原本韓少淵和柳川雲的結合會是韓氏走上新臺階的一個標誌,因爲北島川家族的勢力與韓氏的勢力合流將會使所有競爭對手望塵莫及。這樣一個利益巨大的聯姻爲什麼會破裂呢?所有人都在紛紛猜測着原因,這是不是意味着韓氏與北島川翻臉了呢?

    鏡溪湖度假村,萊斯莉拿着報紙在看,

    柳川雲與韓少淵分手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韓少淵恢復記憶了嗎?

    正這樣想着,突然聽到有人在敲門,她走過去把房間門打開,發現是韓少淵站在門口,不由有點吃驚,“你怎麼會來這裏?”

    “我怎麼不會來這裏?我可是派人找了你好幾天啊。”韓少淵笑了笑,“你不打算請我進去坐坐嗎?”

    萊斯莉反應過來,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進來吧。”

    韓少淵走了進去,掃視了一下房間,在一張沙發上坐了下來,良久笑容臉去,神色凝重的說道:“孩子找到了……”

    “真的?找到了嗎?”萊斯莉不由一陣欣喜。

    韓少淵點了點頭。

    “那孩子呢?能不能讓我見見他?”萊斯莉說道。

    韓少淵嘆了一口氣,想她如何面對真相。“孩子他……”猶豫着,他不知道如何開口。

    “孩子怎麼?”萊斯莉見韓少淵神色有異,想了想就問道:“孩子生病了麼?”

    韓少淵搖了搖頭,思量再三之後,最終還是說道:“孩子他……他死了……”

    “什麼?你說什麼?死了?”萊斯莉愕然震驚,她不敢相信地說道:“你……你是在和我開玩笑的吧?你是騙我的吧?”

    韓少淵望着她有些心痛,聲音變得有些沙啞,“我沒有騙你,孩子被柳川雲活埋了,就在落雪城旁的櫻花樹下……”

    “你……你一定是騙我,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萊斯莉後退了幾步,情緒變得有些激動起來,淚水漫上了眼眶,“你騙我……”

    韓少淵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近萊斯莉,扶住她,“我沒有騙你,孩子真的死了,我把屍體挖了出來重新安葬在了韓氏陵園裏……”

    “你騙我!我不相信!”萊斯莉情緒驟然失控,她揮過手去一把拽住韓少淵的衣領,用一雙含淚的眼睛瞪視着他,“韓少淵,你這個魔鬼。你是不想把孩子還給我是不是?所以編這種謊話來騙我?你以爲我會相信你?你把孩子還給我!還給我!”

    韓少淵見她這個樣子,心裏很是愧疚,“萊斯莉,對不起,我沒能照顧好那個孩子……”。

    “啪……”一把掌摑在了韓少淵的臉上。

    “韓少淵,我恨你!”眼淚再也止不住流了下來,她大口吸着氣,突然心口一窒,承受不住壓力眼一黑,暈了過去。

    “萊斯莉——萊斯莉……”韓少淵連忙抱住她,“萊斯莉……”他慌張地搖晃着她,見她還不醒,就將她橫抱而起,衝了出去。

    “病人貧血,再加上刺激所以纔會暈過去。現在沒有什麼大礙了,要多多休息。”醫院裏,醫生向韓少淵交代。

    韓少淵點了點頭。醫生出去以後,他在萊斯莉的病牀上坐了下來,望着牀上昏睡的女人,他的心隱隱作痛。這是他夢裏愛過的女人嗎?自己連孩子都沒有保護好,該如何面對她?他伸出手,緩緩撫摸過她蒼白的臉。

    在那一瞬,萊斯莉睜開眼,醒了過來。

    韓少淵急忙縮回了手,“你醒了?”他說道。

    “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很可怕的夢。我夢見你告訴我,說我的孩子死了……”萊斯莉臉色蒼白如素紙,眼角未乾的淚痕讓她更顯憔悴。

    “對不起……”韓少淵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良久,他才說出了‘對不起’三個字。

    “你是騙我的對不對?”澄澈的眼眸裏倒映着哀慼,萊斯莉一順不順的望着韓少淵,抱着最後一絲希望韓少淵能告訴她這一切都不是真的。

    韓少淵沉下一口氣,“萊斯莉,我可以帶你去韓氏的墓園……”

    清明的眼淚從眼角滑落了下來,現實總是讓她心碎。

    韓氏的墓園就在鎖心城的後面的山坡上。韓氏的去世的故人都被安葬在這裏。除了葬禮時,有大批的哀悼者,平日裏此地都是靜悄悄。冬日的風吹過,這裏更顯得冰冷而寂寥。萊斯莉身着一件黑色的大衣,韓少淵扶着她站在孩子的墓碑前。

    那方小小的墓碑上什麼也沒寫,只是空蕩蕩的一塊黑色大理石。

    萊斯莉蹲下身來,緩緩地摸過那石頭,纖長的指觸碰到那冰涼的質地,讓她的心也冷得徹底。

    “他出生到現在,連個名字都沒有……”萊斯莉說着,一行清淚滑過臉頰,“可憐的孩子,媽媽都沒怎麼抱過你,你一生下來就受了太多的苦。媽媽對不起你……對不起你……”

    “這不是你的錯,都是柳川雲的錯,萊斯莉,你放心,我一定會讓那個女人付出代價的……”韓少淵站在萊斯莉的身後說道。

    “柳川雲?我一定要爲孩子報仇,我要殺了她,我要殺了她!”萊斯莉捶打着那大理石墓碑,情緒突然失控,無法止住的淚在冬日的空氣裏瞬間變得冰冷無比。

    “你別這樣!”韓少淵連忙拉住萊斯莉,將她扶起來,緊緊摟在懷裏。

    萊斯莉掙扎了幾下,最終敵不過他的力氣,被他環抱住。她的下巴抵在他的肩頭,不斷滑落的淚水一滴一滴打溼在他的肩膀。

    “萊斯莉,我不知道以前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全部都忘了,但是有一點我可以確定我愛你,即使我失憶了我還是常常夢見你……”他緊緊抱着她,感受着身體相貼而產生的綿綿溫度。“和我在一起吧,你所有的痛苦,都讓我來補償你……”那柔和的氣息和冰冷的空氣接觸滾動出一片片白色。

    “韓少淵,你可知道你對我做過什麼?”韓少淵的話讓她的眼淚決堤氾濫,“你可知道我是怎麼懷上的這個孩子?我是被逼做你的情人的,我是被逼的……”

    “可是我愛你,我什麼都忘了,可是我還記得我愛你……”他將她抱得更緊。

    萊斯莉搖了搖頭,“你愛的人不是我,你夢見的女人也不是我,是韓櫻雪。你真正愛的人是韓櫻雪。當初我能做你的情人,就是因爲我長的像韓櫻雪,你把我當玩物,逼我和你在一起,羞辱我,糟蹋我。過去的一切都讓我恨你,我真的很恨你!”她說着努力想要推開韓少淵。

    “對不起,我都不記得了。對不起……”韓少淵緊緊將她禁錮在懷裏,生怕他一鬆手她就要離開。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