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3章活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3章活埋字體大小: A+
     

    “逸修,你告訴我,你告訴我我哪裏比不上韓櫻雪,哪裏比不上萊斯莉,爲什麼少淵會愛她們卻唯獨不會愛我,那張臉真的那麼重要要嗎?”柳川雲說着手撫上自己的臉,輕輕的摩挲着,揉開的脣彩,化掉的黑色眼線都讓她滿是狼狽,“我長的真的不如她們嗎?”她似乎是在問韓逸修,可是更像是在自言自語。

    韓逸修只好走過去扶着她,“川雲姐,你很漂亮。你一直都比韓櫻雪漂亮。”

    “我漂亮?”她聲音帶着哭腔與哀慼,“我漂亮爲什麼不喜歡我?”說罷,眼淚再次決堤氾濫。她拿起手裏的酒瓶,咕咚咚喝下了大半瓶。

    韓逸修想阻止她,可是被她一把推開了。咕咚咕咚,她猛的灌自己。

    “川雲姐,你不要再喝了川雲姐。”韓逸修看在眼裏,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真希望自己能醉死,永遠都不要再醒過來了。”她一身酒氣,又喝下了一瓶。

    “川雲姐……”就在韓逸修不知所措時。房間的門開了,韓少淵走了進來。

    柳川雲擡眸見到韓少淵,先是愣了一下,他還在乎她嗎?他是後悔了嗎?她帶着希冀聲音顫抖地問道:“少淵,你怎麼來了?”

    韓少淵沒有理會柳川雲的問題,而是直接向她問道:“孩子呢?把那個孩子給我。”

    柳川雲怔了怔,突然笑了起來。原以爲他還會在乎自己,他怎麼會在乎自己?他回來也是來向她質問萊斯莉孩子的問題的。

    花掉的妝讓她的笑容很是扭曲,她的聲音有些尖利:“我不知道,我什麼也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出車禍之後是你從落雪城帶走了孩子。你現在說你不知道?”韓少淵望着柳川雲,一身慍怒之氣。

    柳川雲見韓少淵發怒的神情,又淒涼的笑了笑:“我抱走了孩子,那又怎樣呢?我把他藏起來了,你永遠也別想找到。”

    “你……”韓少淵火氣更大,他一個箭步跨到柳川雲身邊,兩隻手掐住她的肩膀,一雙眼睛瞪視着她,“說!孩子在哪裏?告訴我?!”

    “韓少淵,你眼裏爲什麼從來都沒有我?”淚水從眼角處氾濫,她心碎的絕望,“你爲什麼永遠也不會想到我的感受?我等了你十幾年,葬送了最美好的青春,爲什麼你心裏連一點我的影子也沒有?”

    “以前的事我都忘了。我現在只想知道萊斯莉生的那個孩子在哪裏?那是不是我的孩子?”韓少淵掐着柳川雲的肩膀逼問道。

    “萊斯莉?你爲什麼那麼相信她呢?你甚至沒有給那個孩子做DNA鑑定就要娶她,那個風0塵的女人到底給你灌了什麼迷藥?”柳川雲的聲音夾雜着破碎的哭腔。

    “難道你就值得我相信嗎?以前的事我不記得也不想追究。我現在唯一看到的事實是你欺騙我,你騙我說你是我未婚妻,其實我要娶的人根本就是萊斯莉!你拿謊言就想獲得愛情嗎?”韓少淵的話像冷冽的風貫穿耳底。

    柳川雲望着那個男人的眼睛,好黑好黑,黑得果然看

    不看見自己的倒影。半晌,她才心碎的說了一句:“即使我騙你,那也是因爲我愛你。”

    “愛?如果你知道愛,那就請把孩子還給我。”韓少淵的語氣似乎柔軟了些,但是不會多說半句脫離目標的話。

    此刻,柳川雲的心已經絕望的徹底,她扭曲着笑容說道:“那個孩子你不用找了,我把他弄死了。哈哈哈……”她笑得癲狂起來。

    “你說什麼?!你胡說?”韓少淵吃驚不小,死死掐着她肩膀搖晃着,“你胡說!”

    柳川雲止住笑聲,但那笑容卻沒有消失,她緩和氣息,平靜着慢慢吐氣,“我聽說萊斯莉就要嫁給你的時候,就恨不得將她千刀萬剮。你們結婚的那天連老天爺也幫我,她竟然當衆悔婚。哈哈哈……”她又笑了兩聲,“後來你去追她發生車禍,失憶了。我想是上天讓我們在一起。所以我騙了你,讓你以爲你要娶的人是我。然後我去落雪城抱走了那個孩子。我恨萊斯莉,當然更恨她生下的孩子。我想你以後都會跟我在一起,這個孩子活着根本就是多餘,所以我把他埋了……”她一邊說着又笑了起來。

    “埋了?”韓少淵駭然大驚,“你……你把他埋哪了?”

    “就在鏡溪湖度假村啊,離落雪城不遠的那棵千年彼岸櫻下……”她的音調裏夾雜着怪異的笑聲,聽了讓人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站在旁邊的韓逸修也被她的話嚇的不輕,連忙插進來說道:“川雲姐,我知道你恨我哥,可是你千萬別開這樣的玩笑啊……”

    “我纔沒有開玩笑……”柳川雲笑着,“我把那孩子放進坑裏的時候他還衝我笑,等我把土往他身上蓋的時候,他就哭了。然後我怕人發現就連忙將坑填上,等坑填滿,就再也聽不到哭聲了……”

    “啪……”

    柳川雲的話還沒有說完,空氣裏突然響亮的一聲。是韓少淵狠狠一記耳光打在了柳川雲的臉上。

    那記耳光用了太多的力氣,柳川雲一個趔趄被擊倒在了地上。臉很快腫了起來,脣齒之間一股血腥味,紅色的液體從嘴角流了出來。

    韓逸修被韓少淵突然而來的行爲嚇了一大跳,他臉色刷一下白了,站在邊上不敢多發一言。

    笑容從柳川雲的臉上漸漸散去,她一隻手捂着紅腫的臉,眼神直直的看着韓少淵,從來沒有人打過她,從小到大,她都是北島川家族最珍貴的寶貝,她父親北島川雄的掌上明珠。韓少淵竟然打她,她拿真心愛過的男人竟然打她?她的眼神由絕望而變成怨毒。“韓少淵,你會後悔的,我發誓你一定會後悔的。”

    “世界上怎麼會有你這樣心狠的女人?”韓少淵一聲怒吼,一縱身走過去,一把將柳川雲從地上拉了起來,“你現在就跟我去櫻花樹那邊,我要親眼看人把孩子的屍首找出來。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就馬上把你也埋了……”說罷,他拽着柳川雲的一隻胳膊帶着沖天的怒火往外走。

    他的力氣極大,柳川雲反抗不得,幾乎是一路被他拖了出去。

    被嚇呆了的韓

    逸修也急忙跟了出去,他一直喊着韓少淵,希望事情還能有所挽回。但事實證明,一切都是徒勞的,韓少淵氣得已經近乎發狂的獸,若那個孩子真的有事,後果不堪設想。

    冬夜的寒風如刀般凜冽,一刀一刀割在肌膚之上,刺痛的如撕裂般的感覺。千年彼岸櫻早就凋落了繁華,只有那黑色嶙峋的枝椏直指漆黑無邊的天空。盤根錯節的樹根綿延一大片土地,韓少淵狠狠將柳川雲推到在那片被樹根佔領的土地上。

    “說,孩子埋在哪裏?”他的聲音比風還要冷。

    柳川雲知道,事情走到這一步,她和韓少淵已經永遠無法挽回。她的愛情,她所有美好的幻景永遠不可能在這個世界實現。她沒有說話,只是癡癡的笑着,風裏,她黑色的頭髮如羣蝶亂舞,透露着絕望的妖治的氣息。

    “你不說話,是不是?沒關係,我叫人在這裏一寸地一寸地的找……”韓少淵撂下話,落雪城的保鏢就都趕了過來。一衆人七手八腳,彼岸櫻下,七零八落的鏟子剷土的聲音。

    柳川雲絕望地癡笑着,韓少淵站在旁邊看着手下的人忙碌,他沒有表情,冷峻的臉像無風的湖面,平靜卻透露出深深的凝重與不安。

    “韓少爺,這裏有東西……”

    這句話傳來的時候,天已經快要亮了。東方泛起魚肚白,黑色的夜幕在日光裏消散。

    也正是因爲有了光線,那泥土裏被掩埋的東西被看得清清楚楚。

    讓所有人都驚駭的畫面。

    嬰孩幼小的身體半露在外面,泥土的掩蓋讓人分不清他的臉,那雙小手似乎掙扎着懸在半空中呈現一個僵硬的弧度,皮膚已經化成了似乎沒有血液存在過的鐵青色。

    韓少淵看到之後,不由馬上轉過身去不忍再看,“把他挖出來,埋到韓氏的墓地裏去吧。”他的語氣平靜,可是聲音卻是顫抖的。

    他邁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柳川雲面前,面色如鐵,“竟然是真的。”

    柳川雲依然癡癡的笑,“無論我做什麼,那都是因爲我愛你……”

    “他是一個嬰兒啊,你怎麼下得了手?”他質問。

    “萊斯莉這樣的女人根本不配生你的孩子,這個孩子根本就是一個不該有的孽種!”柳川雲聲音尖利地說道。

    “可怕的瘋女人!”韓少淵再也無法平靜,他的眼裏突然聚攏起刺骨的冷意,“我說過的,若這一切是真的,我也會把你活埋在這裏!”說罷,他一揚手,幾個保鏢趕了過來。

    “把她推到那個土坑裏去,把她也埋了!”他近乎瘋狂的說道。

    此話一出,幾個保安都被嚇得不敢移動腳步,把柳川雲埋了?他們面面相覷,臉色都浮起了一層驚恐的土色。

    “給我動手!”韓少淵的情緒就像平靜的大海上翻起的巨浪,他怒吼着,像一頭暴怒的野獸。

    柳川雲沒有移動腳步,她看着那個男人震怒,心裏突然有一種扭曲的開懷。從來她不幸,她就會讓別人比她更不幸。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
    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