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2章謊言別揭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2章謊言別揭穿字體大小: A+
     

    “原來是這樣……”柳川雲一手挽着韓少淵的胳膊,“舞會還要你主持大局呢,何況這裏這麼冷,還是回大廳裏去吧。”

    韓少淵點了點頭,和柳川雲一起往回走。走了幾步,他又回頭看了看,除了皎皎月光和婆娑樹影,什麼都沒有。那個女人真的走了,無奈他轉過身去。

    冷風颳來,萊斯莉打了一個寒顫。見柳川雲和韓少淵已經走了,她才從樹後面出來。她望着那兩個人離開的方向,思索良久。孩子怎麼會憑空消失呢?柳川雲一直打理着韓少淵的生活,難道孩子會在她的手裏?

    夜色漸漸沉下去,鎖心城的舞會散了,衣香鬢影的人流逐漸離開,整個歐式的古堡又恢復了往日的威嚴。城堡裏的傭人們都在打掃着舞會的殘留痕跡。柳川雲挽着韓少淵,將頭輕輕側在他的肩上,小鳥依人的樣子,“少淵,今天晚上你從花園裏回來之後就一直心不在焉的,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韓少淵側頭看了看柳川雲,似還在深思些什麼,“你是不是有事瞞着我?”

    柳川雲一驚,急忙說道:“怎麼會呢?少淵?我馬上就要嫁給你了,夫妻之間還有什麼好隱瞞的呢?”

    韓少淵沉默了,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柳川雲見他不再說話,笑了笑,側過身子,兩隻手臂從後面環住了韓少淵的腰,緊緊的抱住了他。她把臉靠在他的後背,輕輕的說道:“少淵,我和你訂婚了,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韓少淵揚了揚脣角,輕輕的轉過身去。一隻手托住了柳川雲的下巴,細細的看着她的臉。這個女人會騙他嗎?他想,如果是她在撒謊,爲什麼她看自己的眼睛飽含深情而又真摯呢?他不明白,難道說,是那個戴面具的女人在欺騙嗎?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空曠的城堡在夜色裏寂靜的沒有了聲息,柳川雲出神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柔軟的櫻脣輕輕的吻上了他的臉龐。

    韓少淵愣了愣,望着她帶着迷離的眼神,心頭一動,不由將她摟入了懷中。

    指尖輕刮過她柔軟的長髮,他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最終他捧起那個女人的臉,吻了她。

    脣舌糾纏,柳川雲的心中一陣悸動,十年,她盼了十年,終於有一天他會要自己。

    可是她沒有發現,韓少淵的眸光漸漸沉下去,漆黑得如深不見底的夜。和這個女人接吻的瞬間,有很多畫面突然從腦海裏如雪花碎片般飄來,他一邊吻着懷中的女人,一邊努力回憶着,可是那些太破碎的片段終是拼湊不成一個完整的景象,他看到那個戴面具的女人在哭泣,隨後那張臉又破碎了……

    柳川雲真的在說謊嗎?他想不通……

    他一邊努力的吻着,脣角越來越冰涼。這個女人到底有什麼目的?

    他眯了眯黑色的瞳眸,雙臂猛地將柳川雲按在牆上,“你想做我的女人?嗯?”他冷冷的表情,他只想試探,

    試探她的目的。

    “少淵,我……今生只想和你在一起……”柳川雲因爲剛纔的吻,臉上浮起一層淡淡的紅。她聲音有些小,說着又輕輕靠在了韓少淵的懷裏。

    這個女人果然是心甘情願的,他冷冷地帶着疑惑的眼睛看着她沉迷。曾經的自己究竟愛誰?一定不是柳川雲,他可以肯定。因爲直到身體相合,他也找不到夢中的感覺,他腦海裏全部是另一個女人哭泣的臉,萊斯莉?她叫萊斯莉嗎?他想,他真正愛的是不是另一個女人?在夢裏,他一直在問一個問題,甚至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爲什麼?爲什麼不願意嫁給我?”他一直追着那個女人直到漫天飄起紅色的雨。

    “少淵……我……我愛你……”此時柳川雲意識迷離。她從未感到過的幸福與滿足。

    突然,那個男人一鬆手。她來不及站穩雙腳,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少淵……”她愕然瞠大了雙目,猛地從迷亂中復甦意識,卻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韓少淵站在原地,衣服一絲都沒有凌亂,他寒冷的眸居高臨下的掃過跌在地上的柳川雲,語氣淡淡卻帶着簡潔有力的質問,“你騙我。”

    柳川雲大吃一驚,伏在地上驚聲問道:“少淵,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韓少淵脣角揚了揚,露出一種嘲諷:“我想娶一定不是你。”

    說罷,他欲轉身離去。

    柳川雲卻急忙抱住了他的腿,“少淵,爲什麼?我……我沒有騙你啊……”她顧不得整理衣衫,緊緊抱着韓少淵的腿失聲尖叫。

    韓少淵緩緩回過頭來,俯下身去,一隻手捏住柳川雲的下巴,“我是失憶了,可是我不是傻子。”

    柳川雲連連搖頭,美麗的大眼睛流出心酸的淚水,眼角的妝都花了,黑黑的糊成一片,“少淵,我是真的愛你。”

    “可是我不愛你。”韓少淵瞪着她,“你知道嗎,剛纔我對你一點感覺都沒有,腦子裏全想着別的女人。”

    “不……”眼淚止不住往下掉,只有這個男人會把她搞得如此狼狽。

    韓少淵不再理會她,起身掙脫開自己被抱住的腿。

    “不……不……”柳川雲一聲又一聲絕望的尖叫。

    她以爲幸福就要來臨了,只一步之遙,她以爲就可以和自己日思夜想的男人永遠在一起了。

    可是,沒想到,這一切原來只是一個虛幻的泡沫。老天爺對她是如此不公,就算只是一個泡沫,也讓破碎的那麼快,那麼早。

    “少淵,我所做的一切都只希望你愛我,我希望你愛我,我到底有什麼錯?!我有什麼錯?!”她尖叫着,眼淚滴滴答答掉落在地板上,透明的水珠在城堡華麗的燈影下泛着五彩的光。

    她的傷心絕望並沒有能讓韓少淵駐足,在她哭泣淚流滿面的時候,她心愛的男人只留給她最後一串離開的腳步聲。

    “哥,你要去哪裏呀……哥。”

    走到鎖心城的大門口,韓少淵碰到了韓逸修。

    韓逸修聽到柳川雲的哭聲,急忙趕過來了解情況。

    韓少淵徑自往外走,瞥了一眼韓逸修,什麼也沒有說。但臉上寫滿了不滿。他這個弟弟就是這樣和別人合夥來騙他的。他走路飛快,韓逸修都沒來得及追上他。最後只好看他開車離開了鎖心城。

    汽車在黑夜裏行駛。車燈在一片茫茫夜色中劃出一道明亮。韓少淵獨自開着車回到了落雪城。

    落雪城的管家聽打大門外的汽車鳴笛聲,知道是韓少淵回來了,急忙去開了門。

    “韓少爺,怎麼現在回來了?”管家很是奇怪,就問了一句。

    韓少淵跨步走入落雪城大廳內,突然轉過身,冷冷地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被他這一看,嚇了一跳,試探着問道:“韓少爺,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落雪城上上下下,膽子倒是不小。”韓少淵直視着管家,語氣像刀鋒泛着冷冷的刺骨之意。

    管家額頭冒過涔涔冷汗,面如土色,“韓少爺,你……你都知道了?”

    韓少淵沒有回答,只是冷聲說道:“如果你還想留在這裏,最好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如果還敢對我隱瞞什麼,你就馬上捲鋪蓋走人吧。”

    管家咬了咬下嘴脣,半晌之後,只好實話實說,“韓少爺,本來我們下人也不想瞞你的。可是川雲小姐和逸修少爺都下了命令,我們也只好默不作聲。”

    韓少淵沉了一口氣,繼續問道:“那個女人呢?”

    管家愣了愣沒反應過來,“那個女人?”

    “我說萊斯莉。”韓少淵說道。

    “萊斯莉小姐?她上次悔婚逃走了,你是因爲去追她才發生的車禍呀。”管家怯怯地回答道。

    韓少淵愕然,但馬上又恢復了正常的神色,隨後對管家說道:“你把我和她之間的事情都說一遍。”

    管家只好一件一件告訴他,然後看着他的表情越來越難看。

    說道孩子的時候,他急忙問管家,“那個孩子在哪裏?”

    管家只好告訴他,孩子被柳川雲抱走了。自她帶走那個孩子以後,僕人們就再也沒人見過那個孩子了。

    韓少淵神色凝重起來,柳川雲抱走這個孩子是要做什麼呢?她會不會對孩子不利?

    想到這裏,他又轉身衝入了無邊夜色裏。

    “韓少爺,韓少爺,你去哪裏呀,韓少爺……”管家沒來得及問他,他就已經走遠了。

    “韓少淵,我恨你!我恨你!”柳川雲倒在鎖心城的房間裏,頭髮凌亂,臉上的妝也被淚水沖刷的不成樣子了。

    韓逸修站在旁邊看着她,卻找不到言語來安慰她。他沒有想到,他好心幫助川雲姐隱瞞欺騙,卻給她帶來了更大的傷害。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
    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