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1章消失的孩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71章消失的孩子字體大小: A+
     

    隨後說道,“你今天跟着我來這個舞會是想破壞這場訂婚的吧?”

    萊斯莉額頭冒出三道汗,“閉上你胡說八道的嘴。”

    說罷,她推開東呈宇搭在自己肩上的那支胳膊。轉身走到了正堂的角落裏。有服務生經過,她拿了一杯伏特加一飲而盡,那濃烈的味道刺得她一陣咳嗽,她差點流出眼淚,不得不說,東呈宇的話讓她很難過。

    她努力平復下自己的心緒,她是來找回兒子的,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她反覆告誡自己。她環視四周,突然被嚇了一跳,道克羅,舞池旋轉的人流裏道克羅也在。冤家路窄,他應該早就發現自己逃走了吧。

    千萬不能被他發現自己在這裏,她急忙摸了摸臉上帶着的面具,往角落裏縮了縮。

    此時,韓少淵和柳川雲從二樓的看臺上下來,韓少淵託着柳川雲的手,二人相視而笑,滑入了舞池。

    萊斯莉望着舞池中翩翩起舞的二人,想到現在要接近韓少淵只有再入舞池跳舞。因爲這種英式交誼舞會不斷的交換舞伴,如果能夠抓住機會,就可以和韓少淵正面說話了。

    想到這裏,她跑了回去,抓住東呈宇的胳膊又進入了舞池內。

    “你變化真快啊,剛纔還一副不想理我的樣子,現在又拽着我跳舞了……”東呈宇笑着打起哈哈。

    萊斯莉不理會他,一邊邁動着舞步在舞池裏穿梭,一邊注意着韓少淵和柳川雲的動態。

    “等會跳到韓少淵那面去,我好和他同跳一支舞……”萊斯莉湊在東呈宇耳邊輕輕地說了一句。

    東呈宇笑了笑:“原來你打得這個注意啊,心眼真多……”說着,他攬住萊斯莉的腰,幾個步子轉到了韓少淵和柳川雲的身邊,他們一直圍繞在那對新人的周圍,等待時機的來臨。

    音樂突然有了轉換,萊斯莉知道更換舞伴的時候來了,她輕盈的一個轉身,離開東呈宇,碧色長禮服的裙襬蝶一般飄飛,回眸間她已經被另一個男子攬入懷裏。

    四目相對,還是那樣冷傲熟悉的眼神。

    韓少淵攬住她的那一霎那有片刻的愣神,這雙眼睛真的好眼熟。

    他攬着懷中的女子,一起在音樂裏翩翩而舞,望着對方的眼睛很是疑惑,“我們是在哪見過的吧……”良久,未等萊斯莉開口,他就先問道。

    “韓少淵,是我……萊斯莉……”萊斯莉湊在韓少淵耳邊輕輕說道。

    萊斯莉?

    韓少淵皺了皺眉,空白的記憶裏搜索不出這樣一個名字。“對不起,我忘了……”他說道。

    忘了?

    韓少淵把她忘了?他是故意這麼說的吧。一年前自己逃走,一年後韓櫻雪又冒充自己的身份在婚禮上當場悔婚。韓少淵說的一定是氣話。

    萊斯莉並沒有太在意,一支舞並沒有多長時間,可能馬上就又要更換舞伴了。她只好抓緊時間說道:“我來只想告訴你,上次答

    應嫁給你的人不是我,悔婚也不是我,是你一直心心念唸的韓櫻雪,她沒有死。雖然我不知道她爲什麼詐死,但有一點肯定她和道克羅是一夥的。道克羅想對付你,過去的一年時間我都被他控制,還有我的孩子。我現在什麼也不想管,我只求你看在我曾經是你情人的份上,把我的孩子還給我……”

    萊斯莉一口氣說了一長串的話,可是韓少淵一句也沒有聽懂,他覺得很是蹊蹺,於是緊緊握住了萊斯莉的手,帶着不可抗拒的力量問道:“你是誰?你說的話到底都是什麼意思?”

    他怎麼還是這個反映?

    萊斯莉的手被他抓得很痛,她睜大雙眸不可思議的望着眼前滿臉疑惑的男人。

    “你是誰?和我什麼關係?我一個月前出車禍什麼的不記得了,你要是想讓我記起你的話,請至少把面具拿下來……”韓少淵冷冷的看着她,鷹鷙的眼睛泛着刺骨的光。

    什麼都不記得了?難道說他在車禍中失憶了?

    萊斯莉愕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舞會的背景音樂開始變換,又要更換舞伴了。

    萊斯莉一個轉身要離開,卻被猛地一道力又拉了回去。她沒料到會這樣,身體實實的撞在了那個寬闊的胸膛上。

    他將她禁錮在懷裏,冷冷的說道:“把面具拿下來,讓我看看的樣子……”

    萊斯莉的心緊張起來,她環顧四周,面具是不能摘下來的,一摘下來,其他人都會認出她來。就上個月發生的悔婚事件就足以讓她被唾沫星子給淹死了,更何況還有道克羅在現場?

    “我……我不能在這裏摘面具……”她說道,手心裏冒出了一層冷汗。

    “我們可以換個地方說……”

    韓少淵的話音剛落,攬住萊斯莉腰的那隻手便一個用力將懷中女人轉到另一個方向。萊斯莉被韓少淵控制在身邊,二人離開了舞池。

    鎖心城堡大的讓人找不到方向,萊斯莉跟着韓少淵走在七拐八彎的迴廊裏,她也不知道韓少淵要帶着她去哪裏。

    彎彎曲曲的迴廊突然到了盡頭,像是沒有路了,但卻突然柳暗花明,一個夢幻般的噴泉花園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裏。

    清澈的泉水從石雕神獸的嘴裏冒出來,不斷髮出明快的潺潺之聲。韓少淵把萊斯莉帶到噴泉邊,說道:“現在,你可以摘下面具了吧……”

    萊斯莉點了點頭,雙手繞到後腦勺,解開了面具。韓少淵一瞬不瞬地望着她,他很想知道,擁有這樣一雙如此他熟悉的雙眼的人會有怎樣一張臉。

    那面金色的華麗面具拿下來,清麗的面龐在瑩然月光下像無瑕的玉透着微涼傾城的絕美。韓少淵不由睜大了眼睛,這張臉真的好熟悉好熟悉。多少次,午夜夢迴,他看到一個女人向他走來,可是卻始終看不清她的臉。

    “是你……”他蠕動雙脣,愕然說道。

    “你是想起來了嗎?”萊斯莉問道

    韓少淵伸手環住她的肩,細細掃量着她,“你就是那個夢裏面的女人。你到底和我什麼關係,爲什麼自我從醫院醒來的那一天起,你每晚都會出現在我的噩夢裏,我想我一直有個問題要問你,可是我我忘了,你知道是什麼嗎?”

    問題?萊斯莉近距離的看着韓少淵,發現他深邃的眼眸裏竟然寫滿了疑惑,沒想到這樣一雙眼睛也會有充滿疑惑的時候。她說自己是她夢裏的女人?她真的於他來說那麼重要嗎?可是他說問題?到底是什麼問題呢?

    “回答我的問題,你和我什麼關係?”韓少淵的臉貼近着她,二人對視着,兩雙眼睛只有幾釐米的距離。萊斯莉望着韓少淵,她發現那個那人漆黑如墨的眼睛就像一個正在汪洋上興起的漩渦,就快要把她吸進去了。

    “我和你是……”萊斯莉遲疑着該怎麼回答。情人關係?其實她就是他的情婦而已。雖然她當初是被逼的,可是到現在依然讓她猶豫着難以啓齒。良久之後,她話鋒一轉,說道:“我和你什麼關係並不重要,我只求你把孩子還給我……”

    “孩子?什麼孩子?”韓少淵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來那個女人到底在說什麼孩子。

    萊斯莉一驚,“你不知道孩子?”

    韓少淵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什麼孩子……”

    萊斯莉焦急起來,韓少淵不知道孩子的事,那麼孩子去哪裏呢?現在他失憶什麼都不記得了,孩子會落到了誰的手裏?“那個孩子,你真不知道?”她急得眼淚在打轉。

    韓少淵見她焦急的樣子皺了皺眉,“你跟誰的孩子?”

    “孩子是你的,我跟你的孩子,一定要找到他,求求你一定要找到他……”萊斯莉拽住韓少淵的胳膊,眼裏露出哀慼的流光。

    韓少淵很是訝異,“我跟你的孩子?”

    “是的,我跟你的孩子,我失蹤的那一年就生下了那個孩子—……是個男孩……他長得很像你……”萊斯莉說着說着,眼淚就流了下來。從孩子出生到現在這麼久的時間裏,她甚至都沒有好好抱過他。“我沒有什麼要求,我只要我的孩子……”

    韓少淵望着那個女人,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疑惑。

    “少淵……少淵……你在花園裏嗎?”

    就在這時,柳川雲的聲音傳了過來。

    萊斯莉一驚,慌忙躲閃,“我不能讓她看見,我要走了……”說罷她連忙逃離。

    “不……你不能走……我的問題你沒有回答清楚……”韓少淵伸手想要抓住她,卻終是沒有來得及。那抹碧色的身影在絕美的月華下,悄然消失了蹤跡。

    “少淵,你在和誰說話呢?”柳川雲已經走進了花園,她來到噴泉邊上,見韓少淵是一個人就問道。

    韓少淵的疑惑未解開,嘆下了一口,對柳川雲淡淡一笑,說道:“沒有誰,只是覺得有點悶,出來透透氣而已……”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
    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快穿:男神,有點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