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69章重回自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69章重回自由字體大小: A+
     

    現在,哥哥韓少淵失憶了,雖然川雲姐說了謊,可是她的愛情是她該得的,他的哥哥最應該關心,最應該去愛的女人確實是川雲姐。

    想到這裏,他收斂了驚訝的表情,嘆下一口氣,欣慰的笑了笑。

    “不是我應該向你求婚的嗎,只是現在沒有正式的求婚儀式,而且我現在腿部受傷也不能單膝跪地,不知道你還願不願意嫁給我?”韓少淵說着把鎖芯戒指拿到了柳川雲眼前。

    柳川雲睜大了雙眼,喜極而泣,她沒有想到,她幻想過千萬次,“少淵……”一時間,她覺得夢境般不真實。

    “你還願不願意嫁給我?”韓少淵望着淚流滿面的柳川雲又問了一遍。

    “我……我願意,我當然願意,”她說着俯下身去埋在了韓少淵的懷裏。

    韓少淵捧起她的手,將鎖心戒指套上了她的無名指。

    真的像是一個夢,這枚戒指,這個情景,她幻想了多少次?多少女人在韓少淵身邊匆匆過?韓櫻雪?萊斯莉?最後真正帶上這枚戒指的還是她柳川雲。

    這個男人註定還是她的!

    她久久的埋首在韓少淵的懷裏,暖暖的溫度,她深吸一口氣,今生等一個擁抱,等盡了青春!

    韓逸修見到兩人相擁在一起,默默轉身走了出去。輕輕關上房門,他最後回首看那門合上時,縫隙裏那個幸福的畫面越變越小,心裏不由默默道了句:有情人終成眷屬,母親,你看到了嗎?哥哥他終於和川雲姐在一起了,他終於和應該在一起的人在一起了,你在天之靈可以安息了。

    這是韓氏家族的幸事,也是韓少淵愛情的最好歸宿。

    狹小的窗戶照進來暗淡的光,呆在這個精神病院一個月了,整整一個月了!這樣暗無天日的日子什麼時候纔是個盡頭?萊斯莉躺在牀上,在這裏沒有人和她說話,沒有其他的聲音,除了時時從隔壁飄來的精神病人的哭嚎聲,什麼都沒有。難道她的一生要在這裏終結嗎?這樣簡直就是生不如死,她活着還有什麼意思?沒有了孩子,沒有了自由,她的生命還有什麼可以期盼。

    “萊斯莉小姐——萊斯莉小姐……”

    正當萊斯莉流淚之時,她聽到了錦子的聲音。

    錦子?

    她從牀上坐起來,果然是錦子在外面。

    “你怎麼會來?”

    萊斯莉驚訝地問道。

    錦子站在鐵欄杆外,面色有些愧疚,“對不起,萊斯莉小姐,我當初應該幫助你的,不然你也不會……”她說着已經紅了眼眶。

    萊斯莉從牀上下來,朝錦子走過去,“錦子,這是不是人呆的地方,你……你幫幫我,幫我出去好不好?”

    錦子點了點,“其實,我今天來就是想幫你出去的。這段時間,一想到道先生把你關在這裏,我晚上就睡不好覺,我怕你想不開啊……”

    “在這裏生不如死,如果出不去我真的想自我

    了斷了……”萊斯莉說着眼淚已經在打轉,這座精神病院就像是一個人間的地獄,道克羅把她關在這裏是折磨他,是想逼她也瘋掉啊,這樣他就不用擔心她會把韓櫻雪活着的事情說出去了。要一個人住嘴很容易,要麼就是她死了,要麼就是她瘋了。

    “這座醫院的護士長我認識,我放你走,她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不知道,然後再告訴道先生你是自己逃走的……”錦子說着拿出鑰匙打開了鐵門,“趕快出來吧,趁還沒有其他人發現之前趕快離開這裏,走得越遠越好,不要再回來了……”

    萊斯莉急忙從病房裏出來,緊緊抱住了錦子,“謝謝你……這個恩情我永遠不會忘的……”

    錦子點點頭,“來日方長,希望我們將來還有機會再見吧。哦,還有……”她從隨身帶着的包袱裏拿出一件棉襖,“把這個穿上,外面天冷,你穿一件病號服別把身子凍壞了……”

    “謝謝……”萊斯莉接過棉襖披在身上,一陣暖流瞬間涌遍全身。對於錦子,她都不知道再該說什麼了。

    臨走前,她回頭看見錦子在向她揮手再見,她不由留下了眼淚。她想她要永遠記得,曾經在鏡溪湖孤兒院,在她最灰暗最恐懼的日子裏,還有這樣一個人,還有這樣一道陽光溫暖過她。

    從醫院裏出來,迎面就是刺骨的寒風。十二月的天氣,青灰的天幕裏飄着雪。一朵朵,一瓣瓣,紛紛揚揚,如上帝揉碎了天際裏的浮雲,灑下了翩翩碎屑。這樣的雪真的好像三月裏的彼岸櫻,那樣嬌小那樣柔美,只是沒了絢爛與繁華,多了陰慼慼的背景與冰涼的溫度。一年的時光匆匆過去,她終於在這一刻擺脫了道克羅的控制。可是,她沒有感覺到輕鬆,她還想着自己那個被抱走的孩子。

    那個可憐的孩子……

    自出生那一天起,就遭受了這樣多常人難以想象的磨難。

    孩子啊孩子,到底去哪裏了呢?

    她突然想起了那天道克羅扔給她的週刊,那上面有那個孩子的照片,她想韓櫻雪一定抱着這個孩子去了韓少淵那裏,他現在一定在韓少淵的視線裏,她要回落雪城去。

    可是,她又猶豫了。

    韓櫻雪現在也在韓少淵那裏吧,自己說什麼才能揭開真相,更何況整件事情,除了知道韓櫻雪沒死之外,其他的她自己也不明瞭。韓少淵又憑什麼相信自己呢?要是再被道克羅送回精神病院裏,那真是一個很不明智的做法。

    但回看自己的處境,茫茫人海,她在日本無依無靠,她何去何從呢?

    洛拉,她唯一能想到的還是洛拉。

    她將棉襖的領子拉了拉,不讓寒風灌進去。沿着大街走着,找到了公用電話亭。她在寒風中瑟瑟發抖着,撥通了洛拉的電話……

    “喂……”電話那頭熟悉的聲音如夜露般明澈清涼。

    “洛拉,是我……”萊斯莉哽咽的聲音有些沙啞,時隔一年之多,再聽到那個聲

    音,總有種恍然隔世,久別重逢的感覺。

    “萊斯莉!”洛拉一聲驚呼,“你,你在哪裏?這一年多,爲什麼都找不到你?”

    “我……我在日本……”萊斯莉回答道。

    “日本,你去了日本?”洛拉急忙追問着,“過去那麼長時間我一直找不到你,上次去你的花店也發現那裏被韓少淵的人砸掉了,我一直擔心你出事了,可是怎麼也聯繫不上你……”

    “我沒事……”萊斯莉說。

    “謝天謝地你沒事……”洛拉嘆下一口氣,“我現在又接了新的明星,過幾天就要去日本了,告訴我你的地點,我去找你……”

    “我在鏡溪湖地區,我就在我們以前住的那個度假村等你……”

    “好……那我們下星期見吧。萊斯莉,我真的很想念你……”洛薩說着說着聲音也有些嗚咽起來,“退出影視圈,花店又被砸,我一直在想你在靠什麼生存……”

    萊斯莉嘆了口氣,“發生了很多事,電話裏也說不清楚,見面之後我再告訴你吧。洛拉,其實我現在真的很需要你的幫助……”

    “什麼事?可以的話,我一定會幫助你的。當年我孤苦無依的時候,也是你收留我,讓我有了經濟人這個工作……”

    洛拉在另一頭說着,萊斯莉只好默不作聲,真正幫助過洛拉的是宿主,自己就這樣戴上了宿主曾經助人的帽子。

    “洛拉……我等你……”聽着洛拉將往事說完,她最後說這樣一句話。沒有人可以幫助她了,只有洛拉,她最後的救命稻草。

    和洛拉見面的那天,鏡溪湖地區仍在下雪。那天的雪很大,無邊無際,度假村整個游龍行走的廣闊建築上都披上了皚皚的白色。銀裝素裹,不是很冷的天氣。

    遊人很多,洛拉是跟着人羣進來的。正值泡溫泉的好時節,她和萊斯莉在芙蓉園的山腳尋到了難得的安寧與閒適。

    周圍雲蒸霧繞,萊斯莉的整個身子都沒在泉水裏,白皙的面龐在熱氣蒸騰下透着醉紅的顏色。她閉上眼睛,難得有一刻的輕鬆。

    洛拉也泡在泉水裏,在萊斯莉的身邊。水聲潺潺,她的小臉一樣泛着暈紅。“萊斯莉,你是說那個和你一模一樣的女人還活着?”洛拉問道。

    “是的,她還活着,我整容的那個模板還活着……”萊斯莉邊說着睜開了眼睛,頓了頓,她又說道:“我真不知道她爲什麼要假死……”

    “恩……”洛拉抿了抿,也覺得匪夷所思,“是挺奇怪的。傳言,十年前她和韓少淵是深深相愛的一對戀人呢。她爲什麼要假死離開韓少淵然後又冒充你的身份嫁給韓少淵呢?真是說不通……”

    “她會冒充我身份嫁給韓少淵,說明韓少淵還不知道她就是韓櫻雪,更不知道她詐死的事情……”萊斯莉思索着。

    “還有關於韓少淵的婚禮,現在新聞都炒得沸沸揚揚的……”洛拉說道。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