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67章失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67章失憶字體大小: A+
     

    “交情?我和你能說什麼交情?若不是因爲你被淑墨阿姨收養,我和你這樣一個孤兒會有交集嗎?若是你認清自己的身份,和少淵保持距離,我也不會用這樣的手段來對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柳川雲說着似乎是不解氣,又將倒在地上的自己狠狠踹了兩腳。

    踹完之後,柳川雲理了理頭髮,轉身就要走。

    她伸出一隻手,奮力拽住了柳川雲的一隻腳,哀求着,“不要走,川雲姐,求求你救救我,不要走,不要把我扔在這裏……”

    “你鬆開……”柳川雲猛的掙脫開來,隨後俯下身來望着她被一隻手捂着的血肉模糊的臉,笑得很是開懷,“你覺得你這張臉還有救嗎?你這個樣子誰見了都會嫌棄。你以爲少淵還會繼續喜歡你嗎?別做夢了……”

    “不——不要這樣對我……”她的聲音撕心裂肺,那一晚,天堂與地獄只是一瞬間……

    “你就在這裏自生自滅吧……”

    柳川雲冷哼了一聲,趾高氣昂的走了。

    “不——不……”

    尖叫之聲震落了滿枝的飛花,誰能預料在那樣一個寧靜美麗的夜晚,彼岸櫻花林裏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柳川雲,只要我活着,今生今世就不會放過你。

    十年過去,她依然改變不了那種趾高氣昂的烈焰,回首十年,柳川雲不過是一個可憐的女人,那是令她欣慰的,十年,她一如自己耗盡了青春,卻沒有得到少淵的心。至少,少淵哥哥曾經愛過自己。而她呢?用盡手段卻終是什麼也沒有得到。

    我會讓你也體會我的痛苦的,總有一天。她瞪着柳川雲,心裏反覆對自己說。

    “你滾,我不准你再接近少淵一步……”

    韓少淵被臺上了支架,已經不省人事,柳川雲跟着上了救護車,臨走之前對韓櫻雪發出了警告。

    帶着恨意的淚眼漸漸模糊,韓櫻雪望着滿臉是血的韓少淵,壓抑着仇恨,看了那輛救護車最後一眼,轉身離開了事故的發生地。

    救護車的鳴笛逐漸遠去,她獨自沿着教堂外的公路失魂落魄的走着,白紗在風裏起舞着,上面的斑斑血跡油然刺目。她到底應該去哪裏呢?似乎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雪兒……”

    在她漫無目的的像落葉一樣飄飛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進入了她的耳朵。

    擡起頭時,她發現是道克羅正站在自己正前方的不遠處。

    “對不起……”

    她望着站在面前的男子,流過淚的眼眸像冬天這個季節一樣帶着絕望和冷清。

    “沒有什麼對不起的,是我輸給了韓少淵,只是今天的事我搞不明白,你爲什麼會在禮堂上反悔嫁給他?”

    道克羅向韓櫻雪問道。

    “你——你都知道了?”韓櫻雪有些吃驚,道克羅的消息還真是靈通。

    “我剛纔就在禮堂的角落裏,本想看着你回到他身邊做一個幸福的新娘,可是沒想到你……”道克羅說着緩緩向韓櫻雪走過去,一手搭在她的肩頭,“告訴我。爲什麼

    ?”

    “一切都是錯誤……”清冷的眼睛裏淚水氾濫開來,“你、我、韓少淵,我們三個人都錯了,老天爺給我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什麼?”道克羅有些不明白。

    “你知道嗎?我是藤原淑墨和你父親秦天華的私生女,是她爲了掩蓋醜聞將我送進了孤兒院,然後又將我領養了回來。我和少淵,甚至和你,都有血緣關係……”她眼睛在流淚,嘴角卻不自覺揚起嘲笑這樣的命運,“老天爺捉弄了我們……”

    “你說什麼?!”道克羅吃驚不小,他怔愣的都無法從韓櫻雪的話中回過神來,這是真的嗎?他沒有聽錯嗎?

    “是真的,韓少淵親口說的……”她說着捂住自己的臉,都不願意回想剛纔發生的一切。

    “他……他是怎麼知道的?又爲什麼到今天才說?!”道克羅雙手搭上韓櫻雪的肩膀,“爲什麼……”他的聲音也在那一霎那間變得絕望。

    “藤原淑墨的遺書……藤原淑墨在遺書裏告訴他的……”韓櫻雪回答,她擡起頭,望着道克羅震驚的表情,心碎的無奈,“這幾年,我知道你對我的感情,我知道你也無法接受,可是這就是真相,要怪只能怪命運的不公。”她說着頓了頓,似乎又想起了什麼,“我知道你和韓氏的仇恨,你以爲你的父母都是被藤原淑墨害死的,可是你又有什麼證據呢?如今事實證明她是我的親生母親,回想當初的一切,我真的是對不起她……”

    “雪兒,你以爲我會相信嗎?”道克羅緊緊攥住韓櫻雪的胳膊,“我會相信你是藤原淑墨和我父親的私生女?你讓我怎麼相信?”他的眼睛有些充血,聲音更像是吼出來的。

    “我很謝謝你爲我付出的一切,但我只愛少淵,並不曾愛過你……”可能因爲天氣寒冷,受凍的緣故,韓櫻雪有些嘶啞,“現在我和你、和他都有血緣關係,我和他不可能,和你更不可能……”

    “哈……”道克羅冷冷地笑出了聲,“你不愛我,我早就明白,可是……沒想到老天爺要這樣捉弄我……”他鬆開韓櫻雪的胳膊,冷笑着轉過身去,“全部都是藤原淑墨那個女人,全部都是因爲她!”

    “她怎麼說也是我母親,”韓櫻雪追上道克羅,“何況她早在一年前就死了,而且少淵出了車禍……你能不能放下仇怨,放過韓氏……”她拽住他的一隻手,帶着從未有過的哀求,“就讓一切到此爲止,煙消雲散好不好?”

    “放下仇怨,煙消雲散?雪兒,你說的太輕巧了……”道克羅沒有回頭,聲音卻更加冷冽,“二十年失去雙親之痛你不曾體會過?就因爲那個女人死了,我就要放過韓氏嗎?那絕對不可能!”

    “你……”

    道克羅的話讓韓櫻雪怔愣在原地,他的聲音有些駭人,她有些恐懼。

    “雪兒,你被毀容的十年來也一定恨過那個害你的人吧,雖然你不說,但是我知道你一直在醞釀着報復,你都不能放下恨,又憑什麼來勸服我呢?”說罷,道克羅掙脫開韓櫻雪的手,獨自走着離開。

    遠處只留下那個穿着白色婚紗的女子在寒風

    裏淚流滿面。

    這是命中註定,道克羅邊走脣角邊揚起悲傷而嘲弄的笑,韓氏和秦氏在二十五年糾葛在一起時就註定要一場廝殺。只是沒想到過去的十年,韓氏和秦氏之間會夾着一個櫻雪,更可笑的是他和韓少淵竟然都同時愛上了這個女人。愛到千辛萬苦,愛到不顧一切,卻在十年後被當頭一棒,她竟然同有兩家人的血脈,真是可笑又可悲!

    急救室的紅色燈光一直亮着。柳川雲和一衆人守在外面。她在走廊裏焦急的來回,韓少淵應該不會有事的,他應該不會有事的,如果他有事,那麼自己也沒有活下去的意思了。如果他有事,她一定要去找萊斯莉那個女人同歸於盡!

    急救室的紅色燈光突然滅了下去。柳川雲連忙跑到門口。醫生和護士推着移動牀從急救室裏走了出來。韓少淵躺在牀上帶着氧氣罩,依然是昏迷不醒。

    “少淵……少淵……”柳川雲撲過去,眼淚都流了出來,“你千萬不能有事。”

    主治醫生摘下口罩,對柳川雲說道:“病人的腦內大量積血,現在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他能不能堅持過來,就看能不能渡過今晚了……”

    “少淵——少淵……”柳川雲泣不成聲,“你不能有事,你有事我也不活了……”

    此時,韓逸修也趕了過來。見柳川雲幾欲崩潰,急忙跑過去,扶住了她,“川雲姐,別這樣。我哥福大命大,他一定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說罷,他扶着柳川雲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又對身邊的保鏢說道:“你們好好照顧她。”黑衣保鏢聽到吩咐也都聚攏了過來。

    柳川雲哭了太久,眼神直愣愣地看着醫院那白色地磚鋪就的地面,一句話也不說。

    外面的月亮的有些慘白,襯着醫院的氛圍似乎像是在哀喪。

    韓逸修記得一年前,母親藤原淑墨就是在這家醫院去世的。那時候,母親最後的心願是見一見哥哥韓少淵,可是哥哥終是沒有來。知道母親閉上眼,那一生都充滿了遺憾。母親去世以後,他一直都恨着韓少淵,自鎖心城的喪禮之後,他便再也沒有和韓少淵聯繫了。可是,就在一星期前,突然傳來他要結婚的消息,娶得竟然是一個聲名狼藉的過氣明星。他思考良久終是來參加今天的婚禮,因爲在他心裏韓少淵最應該娶得人是柳川雲,而不是任何其他的鶯鶯燕燕。只是沒想到,他結婚的這天,竟然又發生了這樣的意外!

    那個長着櫻雪面容的女人真的是韓家的詛咒與劫難!

    韓逸修嘆了口氣,心中只能默默祈禱,願母親藤原淑墨在天之靈能保佑哥哥韓少淵渡過這一劫。

    凌晨時分,有人來通知韓少淵醒了。

    柳川雲和韓逸修匆忙趕到觀察室。

    醫生說:“病人雖然是醒了,可是顱內大量積血導致其記憶困難……”

    “記憶困難?什麼意思?”韓逸修愕然問道。

    “就是病人過去的事情無法回憶,已經失憶了……”醫生頓了頓,最終說道。

    “什麼,失憶?怎麼會?”韓逸修吃驚不小。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