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66章被毀容的往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

    重生之豪門情怨 - 第66章被毀容的往事字體大小: A+
     

    她被毀容,是因爲和韓少淵的愛情。她被迫遠離韓氏家族,是因爲韓少淵的愛情。她帶着面具在孤兒院裏過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還是因爲和韓少淵的愛情——可是,當她歷盡千辛萬苦回到他身邊的時候,命運卻告訴她,她和韓少淵的愛情是不倫的錯誤!那曾經的種種都算什麼呢?

    她以爲自己馬上就可以得到幸福了,可是卻受到了命運的嘲笑。她的表情在一剎那間,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她都無法自己徘徊在崩潰的邊緣!

    “萊斯莉,你怎麼了,萊斯莉?”韓少淵望着她幾乎是有點駭人的表情,不由有些震驚,連忙扶住她的肩頭,“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

    “沒——沒什麼……”韓櫻雪回答他,嘴角依然掛着嘲弄的笑,她嘲笑自己,嘲笑自己不堪的命運。

    “你——你在笑什麼?”韓少淵掃量着她的表情,遲疑着問道。

    “沒笑什麼——真的沒什麼……”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緒。

    韓少淵鬆開了自己的手,確認她沒什麼事又轉過身去了。

    似乎一切都平靜的過去了,可是韓櫻雪心裏卻翻涌着驚濤駭浪!走進教堂的那一刻,她看到聖潔大門後潔白的花朵,漫天的呼聲和星海般的攝影機燈光。她反覆地問着自己該何去何從?她也不知道。如果選擇隱瞞繼續和韓少淵走下去,她要面對不倫的事實。如果她退卻說出真相,那麼十年來忍辱承受下的一切都會付諸東流?她該怎麼和韓少淵解釋自己死而復生的真相呢?

    “韓少淵先生,請問你願意娶萊斯莉小姐爲妻,一生照顧她愛護她,無論富貴與貧賤,都永遠愛護她,照顧她,對她不離不棄嗎?”

    神父在耶穌的聖像下問走進禮堂的新人。

    “我願意。”韓少淵回答道。

    “萊斯莉小姐,請問你願意嫁給韓少淵先生,一生尊敬他,愛他,無論富貴與貧賤,都永遠守護他,照顧他。對他不離不棄嗎?”

    神父轉而問韓櫻雪。

    “我——我……”

    她陷在猶豫與萬千的矛盾裏,這個問題似乎她永遠也無法回答。

    韓少淵等着她的回答,禮堂裏所有的人都在等着她的回答。可是她卻一直哽咽在那裏,再也說不下去。

    神父也很詫異,於是又問了一遍,“萊斯莉小姐,你願意嫁給韓少淵先生,一生尊敬他,愛他,無論富貴與貧賤……”

    “對不起,少淵……”韓櫻雪打斷了神父的話,她轉過身去,掀開白色的頭紗,眸中翻滾着鹹澀的淚,“今生你是我最愛的男人,沒有第二。可是……可是我不能嫁給你……”

    她聲音打顫地說完,眼淚已經肆虐着在眼角氾濫。

    “你……你說什麼?!”韓少淵驚的睜大了眼,差點沒站穩,“萊斯莉,你到底在說什麼?!”

    “我說我不能嫁給你!”

    她的聲音帶着聲嘶力竭的絕望。

    禮堂裏一陣唏噓之聲,在坐的衆人誰也沒有料到會有這樣一出。

    “對不起……”她滿臉是淚的想要離開

    這個地方。

    “萊斯莉——萊斯莉……”韓少淵想要抓住她,可是卻終是來不及,只有那飄揚的白色頭紗落入了他的手裏,如帶着暗香的花瓣,他的眼裏寫滿了不解、疑惑與傷痛,“不要走,告訴我,爲什麼!”

    爲什麼?你永遠不會知道,也不必再知道。世間什麼叫無緣?就是如此吧?

    她捂着臉跑出了禮堂,冬天的冷風颳過,像刀鋒一般,一刀一刀割在她的冰冷肌膚上,也一刀一刀割在她的心裏。她找不到方向的跑着,白色的婚紗裙襬在冷空氣裏打着轉,‘我恨你!我的命運!’此刻再也找不到任何字眼來形容這種絕望。

    “萊斯莉——萊斯莉……”風裏傳來韓少淵的聲音,他已經從禮堂裏追了出來。

    “不要走……”他在馬路對面奔跑而來。

    韓櫻雪顧不得理會,急忙加快腳步想要逃跑。已經沒有辦法去面對了,她無法找到任何話來給他解釋。原本是想借萊斯莉的身份留在他身邊,如今到頭來終是一場空。無論是十年前,還是十年後,他和她,註定是隻能錯過。

    “萊斯莉……”

    突然一陣汽車尖銳的鳴笛與急剎……

    白色的頭紗往空中飄去……

    “不……”

    韓櫻雪聽到那尖利的聲音,猛地回頭,歇斯底里的一聲尖叫,寒風無邊凌冽,那個追逐她的身影在她再次想決絕而去時在他的身後倒在了血泊裏。

    “少——淵……”

    她奮力轉身回去,白色的婚紗在那一剎那綻放出如血般的顏色,生命裏有兩個畫面另她痛到終身難忘,一個是初次看到自己被毀容後的臉,一個就是她耗盡所有青春錯愛的男人滿身是血……

    “少淵——少淵……”她從地上扶起他,每一聲都已接近恐懼的尖叫,淚水和血水夾雜在一起,她將韓少淵摟在懷裏,心如凌遲,“少淵,對不起——對不起……”

    “告訴我——爲什麼不願意嫁給我?爲什麼?”血從韓少淵的頭部不斷涌出來,他緊緊的攥着韓櫻雪手,瞪大着眼睛望着她,“爲什麼?爲什麼?”你一年後選擇回到我身邊說要永遠和我在一起,你接受了我的求婚卻在禮堂上逃走,這一切都是爲了什麼?!他想不通,他真的很想知道。

    韓櫻雪搖着頭,淚流如柱,她無法將所有的真相說出口,她感到自己被逼退到萬丈的懸崖,連同着所有的絕望都要跌落下去……

    “少淵——少淵……”就在此時,柳川雲也從禮堂裏追了出來。她看到眼前的情景,被嚇了一跳,急忙朝這個方向趕來。

    “叫救護車,趕快叫救護車……”她邊跑邊朝身後的保安命令。

    “你!”來到事故發生地,她惡狠狠地推開了韓櫻雪,“你!你這個噁心的女人!”她一巴掌狠狠摑在韓櫻雪的臉上。

    一陣蝕骨的痛,韓櫻雪沒有說話,她看向柳川雲的眼神卻透出比對方更深的狠戾,柳川雲!她的十指緊緊攥在一起,你等着,我和你的賬還沒有算呢!

    記憶回到了那個她永遠也忘不了的夜晚。

    十年前櫻花盛開的三月,她在落雪城的軒窗探出腦袋,看着天空裏銀白色的月亮。風兒在吹,她的心中是無比的甜蜜。雖然離開了鎖心城,雖然違逆了養母藤原淑墨的要求,但是他的韓少淵哥哥說要娶她,他說要拿着韓氏家族的鎖心戒指來娶她。

    一切都是那麼美好,她想着自己可以和韓少淵在落雪城一生一世,白頭到老。

    可是那天晚上,她接到了柳川雲的電話,她的好姐妹柳川雲在電話那頭說,“雪兒,明天是你的生日,你到櫻花林來,我有驚喜給你哦……”

    驚喜?她天真的歡呼雀躍,連忙換了鞋子和衣服匆匆趕了出去。

    一路上,她認爲她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有韓少淵哥哥愛他疼她,還有柳川雲這個好姐妹關心她,她對生命裏的每一分鐘都充滿了感恩。

    但她不曾預料,她一生的命運就在那個晚上都變了,她所有的幸福都被撕裂成碎片!

    她去的時候,只有柳川雲一個人在櫻花林裏。

    她嬉笑着跑過去,拍了拍柳川雲的肩頭,“川雲姐,怎麼就只有你一個人呀?給我準備了什麼?這麼神祕?”

    柳川雲笑了笑,拿出了一個精緻漂亮的瓶子。

    那時的她完全感受不到危險與陰謀,“哇,好漂亮的瓶子啊……”她望着那個瓶子驚奇的叫出聲,“這個不會是你們北島家收藏的古董吧。”

    柳川雲點了點頭,依然帶着笑意,“是啊,價值連城呢……”

    “給我看看……”她伸過手想接過來看,可是柳川雲又收了回去。

    “這個瓶子倒是沒什麼,裏面的東西纔是我給你的驚喜呢!”柳川雲故作神祕的說道。

    她倒是一時起了好奇心,雀躍着想要看裏面的東西。

    柳川雲說:“好啊,你先把眼睛閉上,我就給你看這個驚喜……”

    她點了點頭,單純的同意了。

    眼睛閉上以後,她聞到了一股濃濃的酸味隨風飄來,可是她對柳川雲的信任讓她一點都沒有察覺到災難……

    那瓶酸全部潑在了她的臉上,刺骨的肌膚被腐蝕的痛讓她在櫻花林裏發出淒厲的尖叫……

    “川雲姐——這是什麼——這是什麼……”

    她捂着不斷腐化的臉痛得滿地打滾……

    “這是硝酸啊,我給你的驚喜……”柳川雲扔開了瓶子,兩手如麻花一樣交叉在胸前,望着她痛苦的樣子露出得意的笑。

    “硝酸?!爲什麼?!爲什麼要這麼對我?!”她的肌膚一寸寸被蝕去,她帶着痛驚聲質問。

    “爲什麼?因爲像你這樣的蠢貨根本配不上少淵!”柳川雲笑得更是開心,“你除了有一張看似無害讓人噁心的臉,你還有什麼?一個被韓氏領養的孤兒,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身份!淑墨阿姨都不同意你和少淵在一起,你又爲何還要不知趣的強求,這是你活該!”

    “爲什麼……爲什麼……”她心碎而絕望的痛哭,眼淚與血水交融在一起,“我們十多年的交情難道是假嗎?”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
    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